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68節 巧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68節 巧妙字體大小: A+
     

    看着盛樂芸的眼裏有了懷疑,水仙嚇住了,也不敢承認了,笑道:“我何曾說過這話?姑娘多心了。”

    其實她對睡蓮說的,就是盛樂芸方纔提的那件事。

    戴媽媽因爲她兒子的事,對陶姨娘很好,這也是事實。

    從前陶姨娘對她們院子裏的人不好不壞,對盛樂芸也算溫和可親。自從大奶奶進門後,陶姨娘好似對戴媽媽一時間就親熱起來。

    倘若是從前,陶姨娘大概不會把這麼好的事,讓給戴媽媽的兒子。

    誰都知道戴媽媽那個兒子,就是個二混子。

    讓他去鋪子裏做事,還給了那麼高的工錢,不是白送的嗎?分明就是用來討好戴媽媽的。

    盛樂芸聽到水仙否認,也沒有追究。她垂了頭,默默坐着不說話。

    她剛剛看到睡蓮去告訴盛夫人,卻沒有攔着睡蓮。在她心裏,是不是也像水仙一樣,把睡蓮的話聽了進去?

    看着她沮喪又無奈的模樣,水仙有些心疼。

    她們姑娘雖然不夠機敏聰慧,卻很善良,從未有過害人之念。倏然讓盛樂芸覺得身邊好人壞人莫辯,甚至自己錯把仇人當恩人,她肯定會很難過。

    水仙拉了盛樂芸的手,正要安慰她一句,盛樂芸卻反握了水仙的手,眼裏有淚:“水仙,母親是個好人,是不是?”

    水仙連忙點頭,笑道:“姑娘別哭,大奶奶是個好人。”

    “陶姨娘也是好人,對不對?”盛樂芸期盼望着水仙。

    水仙也點頭:“陶姨娘也是好人,她對姑娘也好。”

    盛樂芸的眼淚就落了下來,甩開水仙的手:“你們總哄我!睡蓮纔是真心對我。只有她說實話。你明明懷疑陶姨娘,卻不肯說。你出去,我不要你服侍。”

    水仙惶恐站起身,給盛樂芸跪下:“大小姐,奴婢錯了。”

    盛樂芸不理她。翻身上牀。放下幔帳躺着,被子緊緊裹在身上。把自己包裹住。

    好半天,盛樂芸微微側頭,看見水仙依舊跪着。想起她素日來的體貼。盛樂芸心裏終究不落忍。掀開幔帳一角,道:“你起來。”

    水仙跪得腳有些麻,忙道了謝,緩慢站起來。

    “你出去做事吧。我睡會兒。”盛樂芸又放下幔帳,側身躺了。

    水仙揉了揉有些酸的膝蓋。退了出去。

    睡蓮去了元陽閣,正好看到香櫞和香薷帶着幾個屋裏服侍的大小丫鬟從正屋出來,都站在檐廊裏。

    正屋的大門虛掩着。

    她忙上前,給她們一一行禮,喊了姐姐。

    她從前也是元陽閣的二等丫鬟,而後盛夫人想着見她和水仙有些主張,就把她們倆撥去服侍盛樂芸。

    “可是有事?”香櫞笑着問她。

    睡蓮忙笑:“有些話回稟夫人……”

    香櫞笑笑,不再多問,請了她去一旁的耳房坐,給她端了杯茶:“先坐會兒,世子爺和三爺正在夫人跟前說話呢。”

    睡蓮道了謝,和香櫞坐在耳房閒話。

    而正屋東次間裏,盛夫人坐在炕上,盛修頤和盛修沐兄弟也是剛剛進門。

    康媽媽在外間服侍。

    盛夫人冷着臉,任由他們兄弟行禮,就是不言語。

    盛修頤和盛修沐心中都有數,兩人作了揖,恭敬垂手立在。

    盛夫人獨坐,倏然就抽噎起來,眼角溼了。

    盛修頤和盛修沐愣住,兩人忙一左一右簇擁着盛夫人,低聲喊着娘,勸盛夫人莫要傷心。

    盛夫人則狠狠甩開盛修沐的手。

    盛修沐明白過來,忙下了炕,跪在盛夫人腳邊:“娘,孩兒做錯了事,您打罵孩兒,孩兒無怨。您彆氣傷了身子。”

    盛修頤也跟着勸:“娘,您要打要罵,我幫着您。您別傷心了。您這樣難過,我和沐哥兒罪該萬死了。”

    盛夫人深深嘆了口氣,掏出帕子摸了淚。

    見盛修沐跪在冰涼地上,心裏雖對他恨得緊,卻也捨不得。她哭了出來,好受了些,氣也減了一半,對盛修沐道:“起來吧。”

    盛修沐聽到盛夫人的聲音雖然冷,卻不是反話,順勢起身,坐在盛夫人身邊,討好盛夫人。

    盛夫人推他,語氣有些厲:“坐到椅子上去。”

    盛修沐無法,只得起身坐到炕沿一排的太師椅上。

    盛夫人回頭看了眼盛修沐。已經二十歲的幼子,那麼小的孩子長成今日玉樹臨風的翩翩俊公子,彷彿是轉眼間。她記憶裏,孩子總是那麼小,在她膝下環繞,可不經意間,他們都快要爲人父、爲人夫,是頂起家庭的主心骨。

    她又是嘆氣。

    想着盛修沐和秦奕的事,心裏對這兩個孩子都失望透了。

    秦奕畢竟是個孤女,寄養在盛府。哪怕吃穿用度跟侯門小姐無疑,可出門交際,有些勢力的人家就會輕待她。

    她終究不是侯門小姐,名不正言不順。

    她爲了自己的前程憂心、謀劃,甚至利用他人,盛夫人雖然覺得心寒,雖然覺得自己看錯了秦奕,可冷靜下來,卻也是能體諒她。

    說到底,她不過是爭上游而已。

    女子不能報效家國,不能封王拜相,不能讀書入仕,想要好的前程,想要改了命運,無非就是靠婚姻。

    可男人不同。

    對盛修沐,盛夫人則是滿腔的怒氣,始終無法體諒。

    “沐哥兒,你告訴娘,你心裏是怎麼樣想奕姐兒的?”盛夫人聲音有些怨,定定看着幼子,“你將來要娶妻納妾,你是打算如何安置奕姐兒的?”

    盛修沐錯愕看着母親。

    只見母親那慈祥的眸子充滿了懷疑與失望,他心頭一跳,又看向哥哥。似乎在求哥哥幫着說話。

    盛修頤沒有理他。

    盛夫人厲聲道:“你不要看你大哥,你自己說!”

    盛修沐就忙站起身,卻又不知如何啓齒。

    盛夫人不說話,等着盛修沐。

    “娘,孩兒錯了。”最終。盛修沐只是說了這句。他知道母親爲何生氣。自然不敢說真話的。可更加不敢再在母親氣頭上撒謊狡辯。

    盛夫人無奈擺手:“你出去吧。”

    盛修沐站着不動,哀求看向母親。

    盛夫人則不看他。

    盛修頤只得道:“沐哥兒。你下午不用當值嗎?你出去吧,娘這裏還有我陪着呢!”

    盛修沐只得行了禮,從元陽閣退了出去。

    盛夫人心裏一陣酸楚。

    她對盛修頤道:“沐哥兒長大了……”語氣裏滿是悵然。

    盛修頤陪着笑。安慰盛夫人:“再不長大。娘也該着急了。沐哥兒算是好的,雍寧伯府的二少爺,眠花宿柳,公然在外頭養小。他們家夫人說他一句。當面就頂撞他孃親。咱們沐哥兒至少不荒唐……”

    盛夫人不由一笑。

    和別人家的孩子相比,盛家幾個孩子的確是難得的乖和孝順。從來不再外頭惹是生非,也不敢忤逆父母。

    比起那些紈絝子弟,盛修頤和盛修沐叫人省心。

    盛修頤見她能聽得進去,又說了幾家和盛修沐年紀相當的公子的醜事給盛夫人聽。

    有些盛夫人都不知道,漸漸就聽住了。

    有了對比,盛修沐對秦奕的薄情真真算不得什麼,盛夫人心裏堵着的一口氣,也漸漸散了。

    “說了半晌的話,喝口茶吧娘?”盛修頤見盛夫人情緒漸漸好轉,笑着問她。

    盛夫人說好,喊了康媽媽,讓小丫鬟煮茶進來。

    康媽媽在簾外答應着。

    小丫鬟端了茶,盛夫人的心情也好了一半,臉上有了笑。

    香櫞輕聲道:“夫人,大小姐身邊的睡蓮來了半日,說有話回稟夫人。”

    盛夫人讓喊了進來。

    睡蓮給盛夫人請安。

    盛夫人問她什麼事。

    睡蓮就把戴媽媽如何惹得大小姐哭,一五一十告訴了盛夫人;又把戴媽媽經常這樣告訴大小姐,惹得大小姐不快,一併說了。她見盛夫人臉色還好,索性把自己猜想的那些話,一同告訴了。

    盛夫人聽着,就看了眼盛修頤。

    盛修頤神色如常,不見一絲不快。

    盛夫人就對睡蓮笑道:“好孩子,難爲你這樣懂事!你先回去服侍大小姐,我心裏有數。”

    睡蓮道是。

    “這丫頭,嘴快,心思也轉的快。”盛夫人對盛修頤說睡蓮,“是個難得的明白人。”

    盛修頤端起茶盞抿了一口,沒有接話,只是笑了笑。

    “你也去吧,今日不用去衙門?”盛夫人問。

    盛修頤笑道:“不用。娘,您歇着,我先回去了。”

    盛夫人笑着說好。

    等盛修頤一走,盛夫人就喊了康媽媽來,蹙眉把睡蓮那番話,告訴了康媽媽,又道:“……教姐兒嚴守本分,是做乳孃的職責。可睡蓮說的也在理,拿着小事大做文章,的確有挑撥之嫌。這應該如何是好?”

    向來晚娘與孩子們關係微妙,很容易挑撥。

    康媽媽也爲難:“……睡蓮說得在理,可戴媽媽也沒有做錯。倘若就這事責罰戴媽媽,以後誰還敢管小姐?小姐規矩不用學了嗎?”

    盛夫人眉頭深鎖:“你說得對。但是要是放任不管,那戴媽媽若真的存了壞心,有意而爲,不是把好好的姑娘教壞了嗎?”

    康媽媽一時間也不能想到好的法子。

    兩人最後感嘆:假如真是像睡蓮所言,戴媽媽是故意挑撥,那麼背後使計的那個人,真是用心歹毒又巧妙。()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