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66節 誤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66節 誤導字體大小: A+
     

    東瑗本想等盛修頤,怎奈他回來太晚,她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感覺一雙微涼的手在她後背遊走,東瑗才猛然驚醒。

    放了幔帳,帳內陰晦,什麼都看不清,只能感覺到他溫熱的氣息縈繞。

    她縮了縮身子,道:“你的手好涼。”

    盛修頤就忙把手縮了回來,掀開她的被子,鑽到她一個被窩裏,從她後背擁着她躺下。

    “怎麼樣?”她問盛修頤,“是三弟過去了嗎?”

    盛修頤頷首,不願多提盛修沐的事,嗅着她髮際清香,低聲問她:“你方纔拉我做什麼?”

    東瑗只是笑,不回答。

    盛修頤的手就輕輕摩挲着她的腰際。

    東瑗怕癢,就笑出聲來,忸怩着身子要躲。

    盛修頤一個翻身,牢牢壓住了她。

    他吻着她,依舊問她:“你爲何拉我?”

    東瑗就是不說。

    兩人就鬧了半日,盛修頤知道她怕癢,就撓她。東瑗笑得不行,又怕被外面值夜的丫鬟聽到,壓抑着聲音,還是不時有笑聲溢出來。

    最後盛修頤在她耳邊道:“你小聲些,沐哥兒住在小書房呢。”

    內室和盛修頤的小書房,雖然是在院子的兩端,可東瑗還是被他唬住了,連連告饒:“下次不拉你了!”

    盛修頤就咬她的脣瓣。

    兩人在幔帳裏鬧了半晌,她出月子時間不長,自己是沒什麼感覺的,盛修頤的身子卻熱了起來。

    感受到了他的灼熱堅挺抵着她,東瑗臊了起來,不再笑了,任由他壓着就是不出聲。

    盛修頤笑着從她身上下去,將她摟在懷裏。

    東瑗默不作聲,以爲他又要讓她做上次那樣的事。心裏有些牴觸。可是等了片刻,他的呼吸均勻起來,居然睡着了。

    東瑗心裏就有些異樣絲絲泅開。

    她不由往他懷裏靠近了幾分。

    盛修沐一夜歇在靜攝院的小書房,次日早早就醒了。連忙起身,準備要出去了。

    盛修頤夫妻倆已經起來了,東瑗派了丫鬟過來服侍他洗漱。

    盛修沐不好再偷偷溜走,在靜攝院梳洗一番,然後進了東次間。

    東瑗笑着起身給他行禮,只當什麼都不知道。

    盛修沐忙還禮。

    盛修頤坐在炕上,對盛修沐道:“你下午才當值。在我這裏吃了早飯,回頭給娘請安,再出去吧。”

    因爲東瑗在場,盛修沐不好違逆哥哥的話,道是。

    丫鬟就給他們添了一副碗著。

    三個人默默吃了飯,丫鬟端茶漱了口,盛修頤對東瑗道:“你先過去吧,我和三弟隨後就來。”

    是先避開請安的衆人。單獨和盛夫人說話。

    東瑗道是,在尋芳和兩個小丫鬟的陪同下,去了盛夫人的元陽閣。

    平常盛修頤在家。總是跟東瑗一塊兒來請安,纔去衙門點卯的。

    見東瑗一個人,盛夫人不由問道:“頤哥兒呢?”

    “三弟找世子爺說話,兩人在小書房呢,讓我告訴娘一聲,他們稍後纔來。”東瑗笑着解釋。

    盛夫人雖不知發生了何事,可是一聽盛修沐去找盛修頤,就下意識想到了秦奕。

    她的笑容斂了幾分,淡淡笑了笑。

    東瑗略微坐了坐,二奶奶葛氏和表小姐秦奕、盛樂芸帶着盛樂鈺、盛樂蕙也先後來請安。

    盛樂鈺先給盛夫人行禮。再給東瑗和二奶奶行禮,而後就爬上了炕,跑到了盛夫人的懷裏,甜甜喊着祖母,笑盈盈攀着盛夫人的脖子。

    看着孩子這般純真可愛,盛夫人的心情又好了起來。

    盛樂鈺從小就活潑開朗。他的笑容總是能讓大人心情愉悅。

    二奶奶見盛夫人情緒很好,笑着打趣秦奕:“咱們奕姐兒馬上就要做公主的兒媳婦了!”

    語氣雖含着打趣,卻有些羨慕。

    秦奕輕輕垂首,嬌羞不已。

    盛夫人看着,眼眸就靜了靜。

    坐在秦奕下首的盛樂蕙看了好幾次秦奕,轉身就和和姐姐盛樂芸咬耳朵。

    盛樂芸聽了盛樂蕙的話,也偷偷打量了秦奕幾眼。

    大人們在說話,孩子在弄小動作,正好被盛夫人懷裏的盛樂鈺瞧個正着。他攀着盛夫人的脖子,附在她耳邊道:“祖母,大姐姐和二姐姐偷偷看奕姑姑。”

    他雖是耳語,聲音卻不小,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秦奕不由自主伸手摸了摸脖子,把頭壓得更加低了。

    東瑗和二奶奶葛氏一時間都把目光投向了秦奕,正好看到她偷偷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後垂首。

    盛夫人裝傻,只當她們沒有聽到盛樂鈺的話,也附耳低聲跟盛樂鈺說了句話,盛樂鈺就連連點頭,乖乖坐在盛夫人懷裏。

    秦奕擡眸也不是,低頭也不是,一瞬間如坐鍼氈。

    盛夫人笑道:“你們都有事,回去吧。”

    衆人都起身,行禮告辭。

    出去的時候,東瑗聞到秦奕身上有濃濃的茉莉花香氣,視線就落在她的脖子上。

    肌膚雪白修長如玉的頸項,好似撲了厚厚的粉。

    因爲時間長了些,鉛粉脫落,依稀可以瞧見清晰的瘀痕,像是被人掐出來的。

    東瑗想起了昨晚住在靜攝院小書房的盛修沐。原來他們昨夜鬧得那麼厲害啊!怪不得如意去找盛修頤的時候,那麼緊張!

    盛修沐是打算把秦奕掐死嗎?

    東瑗什麼也沒說,和二奶奶說着話兒,笑着就走出了元陽閣前頭的抄手迴廊。上了小道,幾個人紛紛不同路,各自行禮告辭。

    盛樂鈺則上前,拉東瑗的手:“母親母親,我能去看看誠哥兒嗎?”

    東瑗看着他純淨的眼睛,忍不住笑:“好啊。”然後看着站在盛樂鈺身後的盛樂芸,問她,“芸姐兒去嗎?”

    盛樂芸忙道好。

    東瑗左右牽着兩個孩子,他們的乳孃和丫鬟跟在尋芳身後。一同去了楨園看誠哥兒。

    誠哥兒剛剛睡醒,東瑗抱在懷裏。他睜開眼,看到趴在自己跟前的盛樂鈺和盛樂芸,裂開嘴就笑。眼睛眯了起來。

    盛樂鈺也跟着笑。

    盛樂芸看着誠哥兒笑,比剛剛出生的時候好看,而且臉蛋胖了很多。她柔聲對東瑗道:“母親,誠哥兒很愛笑。祖母說,鈺哥兒剛剛生下來的時候,也總是笑。”

    盛樂芸的乳孃戴媽媽聽着,心裏一咯噔。正想說幾句,就見東瑗擡眸,慈愛笑着對盛樂芸道:“他們親兄弟啊,自然相像。芸姐兒小時候愛笑不愛笑?”

    盛樂芸臉微紅,喃喃道:“我不記得。”

    東瑗就看她的乳孃。

    戴媽媽忙上前,恭敬道:“姐兒小時候愛哭得很。”

    東瑗就低聲笑起來,對盛樂芸道:“女孩子愛哭,男孩子愛笑……”

    盛樂芸更加不好意思了。

    盛樂鈺則很認真陪着盛樂誠傻笑。兄弟倆笑了半晌。

    誠哥兒漸漸有些困了,就不耐煩了哼了幾聲,打着哈欠。

    東瑗把孩子給了乳孃。帶着盛樂鈺和盛樂芸出了楨園。

    孩子們跟着乳孃回去,東瑗就回了靜攝院。

    盛樂芸回到院子,她的乳孃戴媽媽趁着丫鬟們不在跟前,低聲對盛樂芸道:“姐兒,你平日裏也是個聰明人,今日怎麼胡亂說話?媽媽嚇得一身汗。”

    盛樂芸正準備收拾針線簸籮,等會兒和盛樂蕙一塊兒跟七嬸嬸學扎花,聽到戴媽媽這樣說,她把針線簸籮端在懷裏,不解問:“我……我說錯了什麼?”

    “你說誠哥兒和鈺哥兒小時候一樣啊!”戴媽媽提醒道。

    盛樂芸依舊狐惑。

    戴媽媽拉了她坐下。低聲道:“姐兒,你怎能說誠哥兒和鈺哥兒一樣?誠哥兒是奶奶生的,鈺哥兒是姨娘生的,就算一樣,也不能說啊!況且,這怎能一樣啊?”

    盛樂芸蹙眉。想了片刻才道:“……母親說他們是親兄弟啊。”

    戴媽媽嘆氣:“當着人前,大奶奶自然要這樣說啊。可背地裏,還不知道怎麼不快呢!”

    盛樂芸聽着,猛然站起身子,把手裏的針線簸籮摜在地上,怒道:“這也是錯,那也是錯!自從她進了門,樣樣都做不得!”

    說着,就伏在大引枕上哭了起來。

    戴媽媽慌了手腳,忙安慰她:“姐兒,姐兒,你別哭啊……”要是哭紅了眼睛,被夫人知道了,又要責罰乳孃了。

    盛樂芸的哭聲把她的大丫鬟水仙和睡蓮都驚動了,兩人一齊進來。

    “怎麼了?”睡蓮上前拉盛樂芸,“姑娘,姑娘怎麼哭了?”

    水仙則看着戴媽媽。

    盛樂芸一邊哭,一邊把戴媽媽的話告訴了睡蓮。

    睡蓮勸着盛樂芸,有些埋怨戴媽媽:“您也太小心!大奶奶進門快一年了,從未見她拿誰作法。我瞧着大奶奶是個心地善良的,不會因爲這點小事就惱了姑娘。倒是媽媽,無辜惹得姑娘哭一場!”

    “還是我的不是?”戴媽媽很不高興,心裏窩着火兒。可睡蓮和水仙都是夫人賞給盛樂芸的,到底不比院子裏其他小丫鬟,可以隨意打罵。

    睡蓮就冷哼了一聲,繼續哄着盛樂芸。

    水仙則笑着把戴媽媽勸出去:“您老人家受累,歇着去吧,今日的事都在我們身上。睡蓮那蹄子愛說嘴,您別和她一般見識。”

    有了個臺階,戴媽媽就順勢下了,回了耳房歇着。

    求粉紅票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