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64節 決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64節 決定字體大小: A+
     

    盛昌侯手裏的茶盞重重磕在炕几上,茶水濺了出來,盛夫人寶藍色八寶奔兔福裙溼了一角。

    “混賬東西!”盛昌侯怒斥道,“等你老子和娘都沒了,你再自定婚事!還不滾出去!”

    盛修沐被盛昌侯嚇了一跳,不安看了眼盛夫人,想求盛夫人幫忙。

    一向疼愛他的母親則垂眸不看他。

    父親的盛怒讓他不敢多留,起身給盛昌侯和盛夫人行禮,不情不願退了出去。

    盛昌侯氣得大罵:“成何體統?婚姻大事自古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居然自己說要娶誰,這是哪家的規矩?”

    盛昌侯把規矩看得極重。

    盛夫人陪着笑臉安慰他:“沐哥兒不懂事,侯爺罵他就是了。可別氣着了自己。”

    然後喊了香櫞,讓再給盛昌侯沏了杯茶來。

    盛昌侯自己氣了一會,看了眼自鳴鐘,才亥初。

    他站起身,盛夫人道:“我有些摺子要看,然後就過去。你先歇了吧。”今日是歇在林二姨娘屋裏的日子。

    盛夫人道是。

    盛昌侯就先去了元陽閣的小書房。

    他看摺子一直到亥正,纔去了林二姨娘的院子。

    盛昌侯走後,盛夫人令人關了院門,自己也歇下,讓康媽媽陪着睡在螺鈿牀的踏腳上。

    “孩子越大,我就越看不懂了。”躺下後,盛夫人跟康媽媽道,“去年正月,聖上給沐哥兒賜婚的時候,他可是半句都不曾提奕姐兒。如今奕姐兒要說親了,他才說這話。你說,他心裏是怎麼想的?”

    康媽媽心頭一驚。

    她明白盛夫人想說什麼,可不能由她口中說出來,於是笑道:“當時是聖旨賜婚。沐哥兒一向懂事,又豈會提那些兒女情長的話?現在蕭家敗了。親事也迫在眉睫,自然要提提的。”

    盛夫人搖頭:“不是這樣!當時聖旨賜婚,他也沒有不高興。倒是奕姐兒……”盛夫人仔細回想去年正月盛修沐賜婚後的事,“…….她是不是病了一回?”

    康媽媽想着回想。道:“正月裏染了風寒,病了幾日。”

    盛夫人靜靜想了半晌,才道:“也瘦得厲害,後來才慢慢好了些。她總是不聲不語的,我也沒細想。”

    康媽媽忙道:“夫人,您想多了。誰生病不要清減些?”

    “但願吧。”盛夫人長長嘆了口氣,便不再言語。

    她的心卻有些沉。倘若沐哥兒和奕姐兒早就好上了。當初賜婚的時候,沐哥兒是怎麼想的?

    他是不是覺得,奕姐兒是一介民女,將來給她個貴妾,就足夠了的?

    盛夫人想着,心裏就有些涼。孩子們已經長大了,不再是天真單純的年紀,這世間的好事和壞事。他們都學會了,也有了自己的主張。比起在徽州長大的盛修頤,沐哥兒出生的時候。父親就封了侯。

    他自小是侯門子弟,結交的亦是望族子嗣。

    他的心,可能跟徽州鄉紳人家出身的盛夫人不同。

    如今秦奕要說親了,又是說給侯門,他卻突然冒出這麼一句來。

    因爲這件事,盛夫人一夜沒有睡好。

    次日,盛昌侯在林二姨娘屋裏吃了早飯,上朝去了,盛修沐亦要當值。

    東瑗和盛修頤依舊是最早過來請安。

    盛夫人臉色不太好,對東瑗道:“阿瑗。你院子裏還有事,就先回去吧。頤哥兒陪娘說說話兒。”

    東瑗嫁過來這麼久,盛夫人有事從來不瞞她,這次卻讓她避開。

    她微微一愣,忙道是,先退了出去。

    東瑗走後。盛夫人讓康媽媽和香櫞、香薷出去,道:“倘若二奶奶和表小姐來了,就說我不太舒服,還沒有起身呢。”

    康媽媽道是。

    盛修頤看着盛夫人的神色,擔憂問道:“娘,出了什麼事?”

    盛夫人起身,讓內室去了。

    盛修頤忙跟着進去。

    母子二人在內室臨窗大炕上坐了,盛夫人神色一斂,問盛修頤:“沐哥兒和奕姐兒什麼時候好上的?”

    盛修頤沒想到盛夫人會問這個,笑道:“娘,您這是問什麼?”

    盛夫人臉色微落:“你不要糊弄娘!你當真不知道?”

    盛修頤見盛夫人真的惱了,便斂了笑容,問:“娘,這是怎麼了?”

    盛夫人不答,只問盛修沐和秦奕是什麼時候好上的。

    “前年七月,娘帶着二弟妹、奕姐兒和孩子們去涌蓮寺上香,也是我和沐哥兒陪着去的。”盛修頤只得道,“傍晚的時候,他們倆一處……一處說話。正好被我撞見。我問沐哥兒,他就告訴我了。他那時和奕姐兒剛好上不久。”

    盛夫人微微闔眼,有些疲憊的嘆了口氣。

    她的神色有幾個傷感。

    盛修頤就明白過來,輕聲喊了娘,道:“娘,您還好吧?”

    盛夫人重重嘆了口氣,問盛修頤:“去年沐哥兒被賜婚,他想過怎麼安排奕姐兒?他告訴你沒有?”

    “我當時就跟沐哥兒說過,奕姐兒雖是姨母表妹,卻是沒有身份的,將來爹爹不同意。”盛夫人小心翼翼道,“沐哥兒說,他心裏有數,奕姐兒心裏也有數!”

    “什麼?”盛夫人猛然睜開眼,“你說,奕姐兒心裏也有數?她知道將來不能給沐哥兒做嫡妻,還同沐哥兒好?”

    “娘……”盛修頤拉着母親的手,不知該說什麼。

    後面的話,不是他這個做哥哥能說的。

    人家你情我願,他着實不好去說什麼,破壞了別人的好事。

    沐哥兒大約是從未想過正經娶奕姐兒進門,這件事盛修頤知道。沐哥兒非常瞭解爹爹的脾氣,奕姐兒和盛家們不當戶不對的,爹爹不可能願意。

    盛家娶什麼樣的兒媳婦,關乎着盛昌侯府的名聲。

    可奕姐兒是怎麼想的,盛修頤就不太清楚。

    沐哥兒被賜婚,她也是挺傷心的,眼見着憔悴,害得沐哥兒那段日子也是魂不守舍的,好幾次在爹爹面前走神,都盛修頤幫着遮掩。

    這件事已經泄露了嗎?

    “你回去吧!”盛夫人無力擺擺手。

    盛修頤還要說什麼,盛夫人又道:“回去吧。”然後頓了頓,道,“沐哥兒和奕姐兒的事,先不要和阿瑗說。畢竟咱們自家的事情,說出去也不夠體面。”

    盛修頤道是。

    見盛夫人不想多談,只得出去。

    盛夫人一個人斜倚在內室臨窗大炕上,想了好半天,才喊了康媽媽進來:“你去把表小姐叫來。”

    康媽媽道是。

    秦奕早上去給盛夫人請安時被攔住,現在突然康媽媽親自來叫,心生惶惑,跟着康媽媽進了元陽閣。

    盛夫人坐在東次間臨窗大炕上,見她進來,慈祥衝她笑笑,表情很溫和,不見異樣。

    秦奕的心才定了幾分。

    “奕姐兒,你在我們家快十年了。”盛夫人招手,讓秦奕坐到自己身邊,拉着她的手感嘆道,“姨母對你如何?”

    秦奕心裏一咯噔,忙道:“姨母待我如親生女兒!”

    盛夫人滿意笑了笑,道:“姨母的確是待你如親生女兒,你可有將姨母當親生母親?”

    秦奕忙道:“我一直視姨母爲孃親!”

    盛夫人的笑就更加滿意。

    她頓了頓,才道:“奕姐兒,既你把姨母當孃親,姨母也把你當女兒,姨母就不拐彎抹角。自古姻緣是父母定,奕姐兒都快十六了,姨母想着替你定門親事。”

    秦奕心頭跳得厲害,臉刷的紅了。

    她喃喃道:“全憑姨母做主。”

    神色卻不安。

    盛夫人看在眼裏,笑道:“秦尉侯府,就是和煦大公主的駙馬府,奕姐兒可知道?秦尉侯的第二子,叫做衛清風,今年才十六歲,生的一表人才。如今和煦大公主託五姑奶奶做媒,你可情願?”

    和煦大公主,秦奕見過一次。去年在文靖長公主府,進門就罵大表嫂的和煦大公主。

    秦奕卻好似鬆了口氣。

    她垂首不語。

    盛夫人看在眼裏,心都涼了,卻依舊笑着:“你不說話,姨母就當你情願了。姨母這就叫人應了和煦大公主府的這件事?”

    到底還存了一絲期盼。

    秦奕卻嬌羞不已,囁囁道:“我都聽姨母的…….”

    “好孩子!”盛夫人似嘆氣般道。

    坐了一會兒,就讓她回去。

    盛夫人就長長嘆了口氣,依偎着大引枕,半晌不說話。

    康媽媽擔憂的看着她,輕輕替她捶腿。

    “雖說我當她是女兒,卻也不能給她一個尊貴些的身份。”盛夫人跟康媽媽道,“她心裏只怕總擔心將來的前程。如今說是嫁到侯府,且是人家願意求娶的,她倒是鬆了口氣。”

    康媽媽一句話也不敢說,靜靜聽着。

    “罷了罷了!”盛夫人失望道,“前程重要,前程比什麼都重要,我還擔心她受委屈,倒是白擔心了一回……”

    然後對康媽媽道,“你讓丫鬟去把老二媳婦叫來吧。”

    康媽媽就喊了香櫞,讓她去請二奶奶。

    二奶奶也吃驚,今日是怎麼回事。

    她進來行了禮,盛夫人就把同意了秦尉侯府的事告訴了她。

    “那我回了五姑奶奶去!”二奶奶葛氏很高興的樣子,“五姑奶奶說,和煦大公主等着這件事的迴音呢!”

    盛夫人微微頷首。

    二奶奶葛氏就風急火燎的去了。(engshuyuan.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