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63節 投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63節 投機字體大小: A+
     

    韓大太太是東瑗生母的嫂子,倘若薛家還願意同韓大太太走動,也應該是老夫人吩咐世子夫人或者東瑗的大嫂代世子夫人過來問候,怎麼是二房的三爺和三奶奶來了?

    韓大太太見東瑗微惑,估計她也不知道,笑着跟她解釋:“你三嫂是你二舅母的外甥女,她母親和你二舅母是親姊妹。你三嫂過來坐坐,問你二舅母好,順便老夫人讓給你兩位表兄送些筆墨紙硯,過幾日就是春闈了嘛”

    東瑗明白過來,笑了笑。

    她到薛家沒過兩年,三爺就去了四川。對於這位三堂兄和堂嫂,因爲不是一房的,東瑗不太熟悉。

    果真是替薛家送賀儀的。

    說着話兒,進了韓府的大門。

    門樓下,是一排號房。

    號房不遠處,寬闊場地有一座兩人高的粉油壁影。

    只是年月久了,鋪滿了藤蔓。如今藤蔓雖然除了,依舊見斑駁影痕。

    韓大太太和韓乃宏、韓乃華兄弟帶着東瑗和盛修頤,薔薇跟在身後的兩個丫鬟一起,繞過了壁影,又是一處高高的半月形門樓,門樓地下八間矮屋,這纔是韓家的門房。

    “這院子真是氣派”東瑗挽着韓大太太,感嘆道。

    韓大太太眼眸則是一黯,嘆氣道:“這是從前老宅的一半,另外一半從西邊角門隔開,離京的時候賣了出去當年這裏的街坊四鄰,皆是王公貴胄。如今荒落得厲害”

    盛修頤就笑着解釋:“韓老尚書致仕歸隱後,正榮伯和萬國公沒兩年也病故。家業漸漸敗了,也出些怪事,所以原先住着的紛紛搬走了,這裏就安靜了下來。”

    韓大太太恍然,微微頷首。

    說着話兒,進了韓府的第二重儀門。並無小廝拉着馬車等待,韓大太太則是請他們繞過東邊的角門,直接進了內院。

    她有些尷尬跟東瑗解釋道:“此次上京。是陪你兩個表兄趕考。排場不好多,所以家裏的傭人只買了幾個,委屈你們走走……”

    “這園子好看。走走值什麼?”東瑗笑道,又問韓大太太,“表兄中了進士後,以後就落在盛京嗎?”

    韓大太太笑道:“也要看選在哪裏。倘若選了下面的郡縣,自然是舉家上任,我也不會留在此處的。倘若是選在吏部、戶部,我暫時也不回安慶府,陪着住一段日子的。若是不中,那定是要再等三年的。”

    語氣很委婉,還聽得出想落戶盛京。

    “這科定會高中的”東瑗道。

    韓大太太笑了起來。

    說着話兒。走了大約一炷香的功夫,才進了內院。

    遠遠的,東瑗就瞧着一個穿着天青色繭綢直裰的頎長男子,身邊跟着一個穿月白色褙子、宮綠色襴裙的窈窕女子,二人翹首以望。

    是薛家三爺薛華軒和三奶奶蔡氏。

    見他們來。三爺和三奶奶上前迎了幾步。

    東瑗給他們行禮,喊了三哥三嫂。

    盛修頤也跟着行禮。

    薛華軒和三奶奶還了禮,三奶奶就笑着對韓大太太道:“九妹和九妹夫果真是一對金童玉女。”

    韓大太太笑起來。

    東瑗微微垂了頭。

    進了韓大太太院子的正屋,兩個小丫鬟給衆人上茶。

    韓大太太吩咐他們坐,讓兩位表兄陪着,親自下去吩咐飯菜。

    盛修頤問韓家兩位表兄功課溫習得如何。

    兩人都說還好。很謙虛。

    他就又問薛華軒薛家衆人可好,老侯爺和老夫人身子可好,薛華軒也笑着告訴了。

    “三哥什麼時候回的盛京?”東瑗笑着問,“我以爲你還在四川。”

    “回來大半個月。”薛華軒道,“任期還有一年,娘身子不好,我就提前辭了官,回了盛京。”

    可能是薛東蓉的事打擊太大了,二夫人的原本羸弱的身子就垮了下去。

    盛修頤問:“如今有何打算?”

    薛華軒自嘲笑道:“我這些年在四川,回到盛京兩眼一抹黑,也不知道能做什麼。等着祖父替我安排。”

    “四川乃宰相迴翔之地,三哥在四川多年,他日定是國之頂樑。”盛修頤呵呵笑起來。

    薛華軒一愣。

    四川乃宰相迴翔之地,是唐宋時期的說法。

    那時國都在西北,四川便是京城的後花園,爲京師提供糧食和防衛的保障,四川的地位堪足重要。那時,倘若有人被派到四川去做官,衆人都會猜測,他任期滿後,就是宰相人選。

    所以纔有“四川乃宰相迴翔之地”一說。

    到了前朝和本朝,京都早就遷離了西北,所以這種說法慢慢不見了。

    倘若不是熟讀史書,可能都不知曉。

    聽到盛修頤這話,不僅僅是薛華軒有些吃驚,就是韓家兩位滿腹詩書的少爺也很吃驚。

    盛修頤在學問上無所不精。

    雖然是安慰和鼓勵的話,薛華軒卻是很高興,跟盛修頤的話就慢慢多了起來。

    韓家兩位少爺看他的目光也認真了幾分,和他說起往年的應試題目。

    盛修頤雖沒有參加過春闈,卻對往年應試題目一清二楚,幾個人就侃侃而談,一頓飯吃到申初才歇。

    東瑗幾次想開口問五姐薛東蓉的事,可想着是在韓家,怕薛華軒和三奶奶不好回答,就忍住沒問。

    她心裏記掛着誠哥兒,吃了飯就要告辭。

    薛華軒也怕打擾韓乃華和韓乃宏溫習,也起身告辭。

    韓大太太不虛留他們,親自又送出來。

    “天和。等放榜後,咱們再聚聚”韓家大少爺韓乃宏臨走時對盛修頤道。他雖然是儒家子弟,卻喜歡黃老之學,而盛修頤又精通,他聽了盛修頤說一席,還意猶未盡,相約再聚。

    連妹夫都不叫了。像同窗那樣,喊盛修頤的字。

    盛修頤就連忙道好。

    韓乃宏差點忘了薛華軒,連忙補充:“到時華軒兄也來。”

    薛華軒也挺喜歡盛修頤和韓乃宏兄弟的。今日說話也很投機,就痛快答應了。

    回家的時候,盛修頤坐在馬車上闔眼假寐。沉默不語。

    東瑗有些驚訝,輕聲問他:“不舒服嗎?”

    盛修頤這才睜眼,伸手揉了揉麪頰,緩慢道:“說了太多的話,臉疼”

    說話說到連面部肌肉都疼痛……

    東瑗很無語,撲哧一聲笑出來:“何苦來?少說一句又不妨事”

    盛修頤就繼續闔眼假寐,果真不說了。

    東瑗越想越好笑,一個人偷偷笑了半晌。

    平日裏不怎麼說話的人,猛然間說多了,的確臉上不舒服。

    她回到盛府。跟着盛修頤去了元陽閣。

    誠哥兒在盛夫人的暖閣裏睡着了。

    盛夫人見他們倆從外面回來,也不多留他們,讓乳孃抱着誠哥兒,跟着東瑗和盛修頤回了靜攝院。

    東瑗出門,怕身上衣裳髒。不敢抱誠哥兒。讓乳孃喬媽媽一直抱着,到了楨園就對喬媽媽道:“抱到靜攝院去吧。我今日一整日不見誠哥兒了”

    喬媽媽道是。

    回了院子,兩人各自洗漱一番,換了乾淨衣裳,誠哥兒也醒了。東瑗抱着他逗弄了一回,就被盛修頤接了過去。

    元陽閣裏。東瑗和盛修頤走後,康媽媽笑着對盛夫人道:“大奶奶今日定是遇到了好事,我瞧着她滿臉是笑。”

    盛夫人也覺得,不禁也笑:“小兩口出了趟門,自然是高興的。”

    正說着,盛昌侯和三爺盛修沐回了內院。

    三爺只是過來給盛夫人請安的。

    盛昌侯去了內室更衣,然後去了淨房。

    盛修沐就準備跟盛夫人說幾句話,然後回外院去歇息。

    “娘,您和康媽媽說什麼呢,這樣開心?”盛修沐問盛夫人。

    盛夫人就把東瑗和盛修頤出門的事告訴了三爺。

    說着話兒,盛昌侯從內室出來了。

    他對盛修沐道:“早些回去歇了吧。”

    盛修沐正要道是,盛夫人拉住了他,笑着對盛昌侯道:“侯爺,我有件事和您說。沐哥兒一塊兒聽聽。”

    盛修沐就又坐了回去。

    丫鬟給盛昌侯端了茶,他輕呷了一口,問什麼事。

    “五姑奶奶想替奕姐兒保媒……”盛夫人小心翼翼看着盛昌侯的臉色,陪着笑容道,“說給和煦大公主的次子,秦尉侯的二少爺衛清風。侯爺,您覺得這門親事如何?”

    盛昌侯微微沉吟,正想說什麼,目光卻突然越過盛夫人,落在盛修沐臉上。

    眸光不由自主嚴厲起來。

    盛夫人順着盛昌侯的目光看過去,只見三爺失措的站了起來。

    被父親嚴厲的目光一掃,他嚇了一跳,慌忙坐了回去。

    盛昌侯和盛夫人都是過來人,盛修沐如此大的反應,兩人豈會不懂?

    盛夫人很是吃驚。

    盛昌侯則冷了臉,對盛修沐道:“奕姐兒要說親,你做這副樣子做什麼?”

    盛修沐一瞬間焦慮,卻又不知如何啓齒,嘴脣翕動望着父親,最終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盛夫人則問:“沐哥兒,你是和奕姐兒好上了嗎?”

    盛昌侯就冷哼一聲。

    盛修沐忙站起來,堅定道:“沒有”他要是和奕姐兒好上了,父親定會說奕姐兒不規矩。

    “我…….”盛修沐半晌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見盛昌侯臉色越來越差,慌不擇言求助望向盛夫人道,“娘,我要娶奕姐兒”

    我超級尷尬上一章應該是510+,結果手滑寫成了520+,更了四個多小時了還是不足520,嗚嗚,丟人丟大了,我真想自己訂閱湊兩票填上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