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62節 前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62節 前事字體大小: A+
     

    當年的瓊林宴設在皇家花園,宴請新科進士。

    而和煦和文雅兩位公主因喪母悲痛,被陛下特許安排在皇家花園靜養。

    雖宮裏內侍和女官們早吩咐過兩位公主不要出了宮殿,今日宴請的都是男子。

    可禁不住年輕好奇的約束,兩位公主還是偷偷跑去看了。

    文雅公主正是豆蔻年華,懵懂情開的年紀,一眼就看中了面容清俊、舉止斯文的狀元郎薛子明。

    考取狀元尚公主,也是很多讀書人的夢想。

    可薛家是公卿望族,那時的薛子明已經和韓家三小姐定了婚約。

    文雅公主把這件事告訴了皇后。

    而皇后沒有指責文雅公主,反而積極的告訴了皇上。

    萬淑妃去世才一年,文雅公主面容又有幾分其母的風姿,衆多公主裏,陛下是獨愛文雅公主的。

    又見皇后賢明,把曾經和她有過過節的萬淑妃的親生女兒當成自己女兒般疼愛,還幫着提了此事,陛下不管是疼愛公主還是給皇后體面,都必須答應。

    可薛子明已有婚約,是不能公開提的,陛下就把薛老侯爺和薛子明叫到了御書房,私下裏說了此事,問薛老侯爺可有商議的餘地。

    薛子明準備磕頭謝恩,薛老侯爺卻先跪了下去,稱此事絕對不可。又說君子言而有信,幼子先和韓家有了秦晉之約,怎能另尚公主?

    薛老侯爺在先皇跟前,也是兩朝重臣,先皇是很敬重他的。見他無意,況且韓家也是近臣,先皇就更加不好強求。此事只得作罷。

    卻不知從哪裏走漏了消息,新科狀元郎要尚文雅公主之事,傳得滿朝皆知。

    韓尚書很生氣,親自上門詢問。

    薛老侯爺一再保證絕無此事,和韓家的婚約。薛家從未生過反悔之心。

    薛子明與韓家三小姐的婚期也因此事而提前了三個月。

    韓家三小姐出嫁那日。文雅公主就成了滿朝笑柄。

    次日,文雅公主自縊身亡。

    盛修頤靜靜把這些話告訴東瑗。

    東瑗沉默聽着。終於明白了和煦大公主對韓家仇怨的緣由。

    只是可笑,女人總是把過錯推給女人。

    當年拒絕文雅公主的是薛家,和煦公主卻認爲錯在韓家。文雅公主是因爲韓家三小姐而死的。

    “難道先皇不覺得文雅公主死的蹊蹺嗎?”東瑗擡眸問盛修頤。“難道他一點也不懷疑皇后嗎?”

    盛修頤嘆了口氣:“文雅公主一死,皇后娘娘十分自責,神志不清,日日夜夜哭着文雅公主……”

    “她跟萬淑妃不和。文雅公主又長得像萬淑妃,得皇上喜歡。她神志不清的時候還唸叨文雅公主。難道沒人覺得不合情理嗎?”東瑗冷笑着問。

    盛修頤拉過她,摟在懷裏,低聲道:“咱們倆人,你可以如此。倘若出去了,別這樣說皇家之事!你應該讚一聲當年的皇后娘娘慈愛仁善。”

    東瑗微微闔眼,沒有再多言。

    可薛子明就是因爲這個而恨韓氏的嗎?

    也說不通的。

    她心念未轉,盛修頤繼續道:“還有一個和慶公主…….”

    東瑗蹙眉。

    盛修頤道:“和慶公主是萬國公的女兒,當年是封了和慶縣主。萬國公是萬淑妃娘娘的兄弟。那時南止國與我朝交好,南止國的可汗三番五次派了重臣,帶了重禮,欲求娶我朝公主,做皇帝的女婿。

    朝中尚未婚配的公主裏,只有皇后娘娘的親生女兒。皇后自是不願把女兒嫁到西南荒蠻之地去,就把和慶縣主收爲養女,封了和慶公主,出嫁南止國。

    皇后又說,南止國誠心歸附我朝,爲揚國威,將盛京第一美人之稱的韓家四小姐封了郡主,做和慶公主的陪縢,一同嫁去南止國。”

    “韓家四小姐?”東瑗錯愕。

    她從來沒有聽人提過韓家還有個四小姐。

    盛修頤則點頭:“這位四小姐,比你母親的名聲更勝!韓家大約是要送她進宮的,自小培養她琴棋書畫,詩詞歌舞,樣樣堪稱一絕。在盛京貴胄小姐中,聲名顯赫。人人皆知韓氏女才華橫溢,容貌傾城……”

    東瑗這才明白,原來人人說韓氏美豔,並不是說她的母親,而是說她的姨母,韓家四小姐。

    皇后大約也是聽聞了韓家四小姐的豔名,所以在送和慶公主去南止國的時候,還把韓家四小姐也送走。

    她可真是厲害。

    萬淑妃死後,先把她一個女兒弄沒了,栽在韓家和薛家頭上;這件事沒過一年,又開始折騰萬淑妃的兄弟!

    怪不得東瑗從來沒有聽說過萬國公。

    大約早幾年就把皇后收拾了吧?

    看看,得寵又能如何?誰活得長久,誰才能笑到最後!

    不僅僅折騰萬淑妃,抱了前仇;還未雨綢繆,把可能存在的爭寵者也弄走!

    韓家四小姐從聲名鵲起那天開始,估計就被當時的皇后嫉恨上了。

    東瑗心裏泛出絲絲寒意。

    原來太后是這麼個人!幸好她瘋了,去了皇家山莊靜養,否則以她對東瑗的不喜,只怕東瑗下場也不會好。

    “……到了南止國,那可汗沒有看中和慶公主,先看上了韓郡主。他不顧送親大臣的反對,把韓郡主賜了大妃,和慶公主反而只封了個側妃。”盛修頤繼續道。

    在南止國,大妃就是皇后的意思。

    “和慶公主覺得南止國可汗是侮辱她,自刎身亡。”盛修頤道,“南止國怕我朝發怒,又送了些許珍寶美人給陛下,纔算了卻此事。這件事傳到盛京,韓氏的美貌與魅力就被人津津樂道。沒過三年,南止國可汗病逝,儲君登基後,派了使者來天朝。他新娶的大妃,就是他的繼母韓氏……”

    東瑗錯愕半晌。

    不過荒蠻之地的風俗向來怪異,繼子娶了繼母爲後,並不算奇聞。

    她只是感嘆,她的姨母居然這般手段。

    “於是韓氏女美貌的名聲就越傳越盛,是不是?”東瑗問盛修頤。

    盛修頤頷首。

    “和慶公主死,皇后娘娘又大病了一場,很自責說當初不該選了韓氏做陪縢……”盛修頤笑了笑,“而後誰也不敢提這件事。其實箇中緣由是什麼,你應該是清楚的。”

    她現在明白了和煦公主爲何恨韓家:她的親妹妹和表妹都是直接或間接因韓氏女而死。

    只是薛子明爲何恨韓氏,她還是不明白。

    難道是因爲韓氏擋了他的路,他沒能尚到公主?

    他不至於吧?

    那爲何恨東瑗?東瑗可是他的親生女兒。

    東瑗覺得薛子明和她的生母韓氏還有隱情。

    薛家可能瞞住不對外宣,而盛修頤可以說公主的事,卻絕對不會在東瑗面前說她母親的閒話。

    “怪不得和煦大公主那麼恨韓家。”東瑗譏笑道。

    那個和煦大公主,簡直沒有腦子。

    她對韓家的恨,可能是她根本看不出韓家和她的兩位妹妹一樣,都是太后弄權下的犧牲品。

    兩人在內室說了半晌的話,吃了晚飯,歇下不提。

    次日,盛修頤和東瑗去跟盛夫人請安,盛夫人習慣性問盛修頤今日有何事,盛修頤就說了等會兒去韓大太太那裏送賀儀。

    “娘,奕姐兒的事,您和爹爹說了嗎?”盛修頤關心問了句。

    盛夫人搖搖頭。

    想着盛修頤是反對態度,也不想和他多說。她

    看了眼一旁的東瑗,笑道:“從過了年,你就沒有出過門。你舅母一個人在京都,也怪孤寂,你和頤哥兒一起去吃頓飯。”

    東瑗想去,可不放心誠哥兒,猶豫不決。

    盛夫人看得出她的心思,道:“等會兒我讓康媽媽去把誠哥兒抱過來,今日在我這裏玩一日。你們吃了午飯再回來。我看着他,你就放心去吧。”

    東瑗這才道是。

    管事早已備好了賀儀。

    跟着東瑗出門的是薔薇,所以來安就笑着躲開了,讓來福跟着他們去韓家。

    薔薇一張臉通紅。

    東瑗低頭偷笑。

    馬車上,她問盛修頤:“來福什麼時候出去?”

    “四月月底吧。”盛修頤道,“他手上的事,都交給來順和來安,三日五日也理不清。”然後又道,“五月的時候選個好日子,再把他們的事定了。”

    東瑗說好。

    韓家在京都的東北向,是一處靜謐的老宅院,臨近幾家都是老侯府、國公府,當年這裏是很繁華的。

    只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這些老貴族漸漸就落寞了。

    子孫爭氣的,承了爵還能維持先前的體面;子孫不爭氣的,則把家業敗得精光,還不如普通富戶人家。

    韓大太太這宅子,是當時韓尚書正風光受寵的時候置辦下的,雖因年月久遠而陳舊了些,可庭院寬闊,依舊看得出當年的氣勢。

    馬車停在韓府門口,薔薇先過來扶東瑗下車,盛修頤也跳下了馬車。

    東瑗就注意到,韓府門口還停了另外幾輛馬車,有些像薛家的。

    到了門口,門上的小廝聽說是盛家的人來了,忙進去通稟。

    沒過片刻,韓大太太和兩位表兄都歡喜迎了出來。

    “今日真是巧!”韓大太太笑道,“你三哥和三嫂也來了。”

    三哥,是指二房的三少爺薛華軒,五姐的親兄弟。

    東瑗微微疑惑。

    他和三嫂怎麼來韓家做客?()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