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61節 捉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61節 捉弄字體大小: A+
     

    衣香

    盛修頤先開口問:“和煦大公主還是想把女兒嫁給三弟?”

    盛夫人表情變成有些無奈:“要不然,怎麼想着娶奕姐兒?”

    盛修頤道:“娘,您可同意將奕姐兒嫁到秦尉侯府?”和煦大公主的駙馬叫衛國平,封了秦尉侯。

    盛夫人搖頭,道:“這不找你和阿瑗商議嗎?我還沒敢和你爹說。他要是不同意,這件事就沒有迴旋餘地。”

    盛夫人很瞭解盛昌侯的脾氣。

    “奕姐兒是一介平民之女,她爹好不容易考中了舉人,哪想到沒福氣,第二年春闈病死在上京的路上,什麼都沒有給她們娘倆剩下。姨母沒了,我就把奕姐兒接到身邊,都快十年了。她性格和順,心地又好,我是當親生女兒一般看待的。如今公侯之家願意娶她做正房,我想着這是好事。”盛夫人徐徐道來,“可和煦大公主那人,我不太喜歡,她動輒得咎,誰做她的媳婦都要爲難死了。況且和煦大公主的女兒和沐哥兒的事,你爹爹沒開口,不一定能成。將來成不了,和煦大公主還不把氣都撒在奕姐兒身上啊?”

    東瑗靜靜聽着,沒有說話。

    她不喜歡和煦大公主,對秦奕也很陌生。

    嫁到盛家快一年,東瑗還是不太清楚秦奕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她鮮少到東瑗這裏來逛,只是每日請安的時候會遇到。

    她從來不惹事,和東瑗沒有利益衝突;她也不求人。亦和東瑗沒有私交的。

    家裏下人們說起表小姐,總說她溫柔嫺靜,待人和氣。

    一個孤女寄人籬下,只要不是很笨,都會是這樣的性格吧?

    不瞭解秦奕此人,她嫁給和煦大公主做兒媳婦是好是壞,東瑗無從判斷。

    盛夫人則是猶豫不決:“……將來我們替她說親。誰家不看她的身世?望族是別想了。嫁到小戶人家,我又捨不得!再說了,做兒媳婦的。哪個不受氣?”

    東瑗就抿脣笑。

    盛修頤看了她一眼,又看盛夫人,也笑。

    被他們夫妻這樣一笑。盛夫人回味過自己的話,也笑起來:“俗話說,婆媳婆媳,天生的仇敵。感情好是緣分,總有些相處不好的……”

    “孃的心好,我們做媳婦的纔不用受氣。”東瑗道。

    盛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欣慰笑了笑。

    “娘,依我看,還是回絕了!”盛修頤半晌後才道,“和煦大公主並非真心想娶奕姐兒。不過是想跟咱們家攀上關係。單單這點,奕姐兒就委屈了。”

    盛夫人頷首同意盛修頤這話,可想着失去了嫁入公侯之家的機會,她又猶豫了。

    她所想的,不過是奕姐兒的前程。以平民之身嫁入公侯之家。也是榮耀的,奕姐兒未必不喜歡。

    盛夫人也算對得起奕姐兒的父母。

    “娘,小門小戶有何不好?”盛修頤又道,“夫妻敬重,家宅和睦,日子雖不富貴。卻舒心快活。”

    盛夫人又點頭。

    可她心裏還有猶豫不決,盛修頤這番話,讓她更加下不了決心了。

    她還是要好好再想想。

    說了半天的話,盛夫人有些累了,東瑗才和盛修頤出來。

    先去楨園看了誠哥兒。

    乳孃說他剛剛纔睡下。

    夫妻倆這纔回了靜攝院。

    “畢竟是奕姐兒的事,我不好多言。”東瑗對盛修頤道,“我也覺得和煦大公主不是好相與的,嫁到她府裏定是要吃些苦頭。可彼之砒霜,吾之蜜糖,奕姐兒怎麼想的,我們都不知道啊。”

    意思是探探秦奕的口風。

    盛修頤斜倚着墨綠色梭子錦大引枕,搖頭笑道:“她不會願意的。”

    東瑗不解看着他。

    盛修頤就賣關子不說。

    “她和你……”東瑗故意拖長了聲音,挑眉問。

    盛修頤表情一斂,定定看着她。

    東瑗第一次和他開玩笑,看着他的表情沉了下去,不由心裏沒底。

    過火了嗎?

    她正想把這話遮掩過去,盛修頤就猛然向她撲來,將橫在他們中間的炕幾推了下去。

    炕几上的茶盞砸得粉碎。

    東瑗沒有預料,被他這樣嚇了一跳,忍不住驚呼,人已經被他壓在身下,脣被他的脣蓋住,溫熱的氣息緊緊包裹着她。

    外間服侍的薔薇和羅媽媽聽到劇烈響動,隨後又有東瑗的驚呼,還以爲是出了什麼事,忙撩簾而入。

    看到炕上的兩人,羅媽媽和薔薇慌忙又退了出去。

    薔薇到底是姑娘家,臉上有了紅潮,很是尷尬;羅媽媽則抿脣笑着,把外間服侍的丫鬟衆人都遣了出去,只有她和薔薇留在這裏服侍。

    橘紅問什麼事,羅媽媽和薔薇都不答,只是笑。

    橘紅就明白了。

    盛修頤放開東瑗的時候,兩人都喘息得厲害。

    東瑗方纔腦袋一蒙,沒有注意到羅媽媽和薔薇進來過。只是想着一簾之外還有一屋子服侍的人,頓時又羞又急,使勁推他:“天和,別鬧,讓丫鬟們瞧見怎麼辦!”

    要是讓人撞見她這樣不莊重,青天白日做這等事,她不用活了。

    盛修頤則笑,捏了捏她的鼻子,然後俯身耳語道:“當我不知道?這屋子裏服侍的對你忠心耿耿,又精明。不會有人瞧見。”

    就算瞧見也會裝作不知道,所以他那麼肯定說不會有人瞧見。

    炕幾推下去的時候,動靜那麼大,簾外服侍的人肯定聽到了。

    現在都沒有人進來,盛修頤覺得她們心裏是有數的,說不定此刻已經派了人在門口守着。

    他就放心大膽的逗弄着東瑗。

    東瑗卻被他說得啞口無言。

    這個人。一點也不像她開始對他的印象。

    那時,東瑗覺得盛修頤是個很溫和的人,雖然表情有些清冷,可是對孩子們很好,對她也很敬重。

    如今,倒越來越把她當成孩子對待了。

    居然大白天這樣捉弄她。

    她現在是孩子的母親啊!

    見她真的急了,盛修頤才笑着起身。放開了她。

    Wшw• ttkan• ¢ ○ 東瑗慌忙下了炕,把炕幾搬了上來。

    盛修頤這才起身,伸手接了過來。放在炕中央。

    茶盞碎了一地,茶水也濺了一地。

    東瑗伸手理了理鬢角和衣襟。

    盛修頤瞧着她這樣,忍不住笑。一個人坐在炕上,無聲笑得歡樂。

    東瑗瞪了他一眼。

    “你怎會有這等奇怪的念頭?”盛修頤笑着問她,“奕姐兒到我們家的時候才六歲,我比她大十來歲,我跟她有什麼,倒是奇聞了!”

    “我說笑而已嘛。”東瑗一邊理着衣襟,一邊道,語氣很懊惱。

    盛修頤又是笑。

    東瑗不理會他,喊了薔薇進來。

    “叫人進來,把地掃掃。”東瑗強自鎮定對薔薇道。卻見薔薇臉微紅。她就明白過來,自己也一時間尷尬。

    薔薇道是。

    東瑗和盛修頤就進了內室。

    這樣一鬧,說話的興致都沒有了。東瑗拿出針線簸籮,替誠哥兒做小衣裳。

    盛修頤就上前接了她的針線,拉她到炕上坐下。逗她說話。

    “過幾日就要開殿試了,你兩位表兄不都是今年這科的嗎?”盛修頤轉移話題。

    東瑗的大舅母韓大太太去年就在京都住了下來,陪着兩位表兄趕考。

    只是二月初九的春闈因爲蕭太傅的動亂而改期到四月初九。

    這是正經話。

    “你不提,我就忙忘了!”東瑗這才笑,“明日送些賀儀去吧。你倘若沒空,讓管事們去一趟也不礙事。只是別忘了。”

    “我去吧。”盛修頤笑道,“明日沒什麼事。”

    東瑗笑了笑。

    提起韓家,方纔又說和煦大公主,東瑗就問盛修頤:“你可知道爲何和煦大公主那麼恨韓家?”

    然後把去年在文靖長公主府,和煦大公主問韓家是否死絕了的話,告訴了盛修頤。

    盛修頤目光微閃,看着東瑗道:“你……不知情?”

    東瑗搖頭,問:“你應該知曉些吧?我在家裏不好問……”其實她是猜測她的生母可能不太守婦道,所以被五爺薛子明記恨。

    要不然,五爺爲何這樣恨東瑗?

    可這些話,她是做女兒的,怎能去打聽?

    所以她從未打聽過生母韓氏和五爺的往事,也沒有打聽過韓家的事。

    “太后靜養去了,和煦大公主又是那等性子,有些話遲早有人告訴你。”盛修頤緩慢道,“我說給你聽吧,至少我不會摻假……”

    這話是說,太后不宮裏了,大家沒有了忌諱,和煦大公主又是個惹事的,所以遲早會有人說出來。

    東瑗忙坐正了身子。

    “和煦大公主雖是稱太后娘娘的第三女,可她並非太后娘娘親生。”盛修頤依舊靠着大引枕,跟東瑗道,“她和文雅公主,都是萬淑妃所誕。當年萬淑妃很受寵,太后娘娘並不喜歡萬淑妃。而後萬淑妃病逝,陛下悲痛,將和煦和文雅兩位公主託付給太后照看,過了一年就過繼到太后名下。”

    “文雅公主?”東瑗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位公主,“她嫁給了誰?”

    “她死了。”盛修頤道,“宮裏傳出來說她是爲情自盡的!”

    “她看上了韓家大爺還是二爺?”東瑗問。

    盛修頤看了她一眼,頓了頓,才道:“是你父親,當年的狀元郎薛子明。”

    加更求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