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60節 寬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60節 寬心字體大小: A+
     

    薔薇一聽來福要出去了,東瑗問她是否願意跟來福時,她微微愣了愣,繼而神色既羞赧又疑惑。

    頓了半晌,她問:“怎麼出去了,世子爺不是很器重他嗎?”

    薔薇也擔心他是個衝動毛頭小子,爲了女人就出去的,所以纔有此問。

    東瑗的心放了下來。

    薔薇也是個很現實的女孩子,看男人少了份少女般的夢幻。

    她也覺得男人應該把前程看重。

    東瑗道:“世子爺說,外頭有些生意,是世子爺自己的,侯爺不知道。來福出去,是替世子爺打理這些生意的……”

    薔薇又是一愣,大約是沒有想到世子爺在外頭還有自己的生意,居然瞞着侯爺。

    她也驚訝東瑗就這樣不遮不掩的告訴了她。

    這種信任令薔薇心田暖融融的,充滿了感激。

    東瑗就問她:“來福是誠心想要你的,你可願意跟了他?”

    “奶奶替我拿主意!”薔薇羞紅了臉,垂首道。

    就是願意了。

    東瑗笑了笑:“既是我拿主意,我就將你許了來福的。回頭我告訴世子爺去,擇個好日子把你們的事定了。”

    薔薇依舊垂首不語,臉卻通紅。

    傍晚的時候,羅媽媽和橘紅就知曉了這件事,兩人私底下拿着薔薇打趣。

    天色將晚,盛修頤和盛樂郝回來了,父子倆先去了元陽閣請安,而後盛樂郝也到靜攝院給東瑗請安。

    正好乳孃喬媽媽把盛樂誠抱了過來,東瑗正抱着睡醒了的盛樂誠逗趣。

    盛修頤進來,滿屋子人給他行禮,東瑗也把孩子給了乳孃,起身給他行了禮。

    盛樂郝又給東瑗行禮。

    東瑗讓盛樂郝坐在沿炕鋪着墨綠色彈墨大引枕的太師椅上,吩咐丫鬟給他上了茶點。

    盛修頤順勢把乳孃手裏的誠哥兒接過來,抱在懷裏。

    誠哥兒就睜着亮晶晶溼漉漉的眸子望着父親。

    盛修頤不由自主臉上溢滿了笑意。

    盛樂郝在一旁看着。表情也帶了些許的笑,沒有了前段日子見到東瑗和盛樂誠時流露出那種淡淡的戒備。

    東瑗有些吃驚:盛修頤跟孩子說了什麼,才一個下午,這孩子的心結就解了?

    盛修頤抱着誠哥兒。對盛樂郝道:“郝哥兒,你給誠哥兒帶的禮物呢?”

    盛樂郝忙起身,從袖中掏出一個追了紅色絲絛的桃木小腰墜。

    他沒有直接給誠哥兒,而是雙手奉給了東瑗,恭聲道:“母親,孩兒今日和爹爹逛廟會,買了這個墜兒給誠哥兒。聽廟裏師傅說。桃木避邪消災。誠哥兒小,眼睛乾淨,這個保佑誠哥兒健康。”

    東瑗笑起來,沒有去接,而是道:“多謝郝哥兒費心想着。你給誠哥兒戴上啊!”

    盛樂郝給東瑗,而不是直接給誠哥兒,無非是怕東瑗不放心,以爲盛樂郝想害誠哥兒。想着先把東西給東瑗檢查檢查。

    聽到東瑗此語,盛樂郝眼波微靜,繼而道是。上前掛在誠哥兒的外衣帶上。

    誠哥兒正睜着眼睛看人,看到突然湊近的盛樂郝,他裂開嘴,無聲笑了起來。

    盛樂郝看到誠哥兒衝自己笑,腳步就停住沒動。

    他伸出手,抓住了誠哥兒露在衣裳外的小手。

    盛樂誠笑得更歡,雖然沒有聲音,眼睛卻眯成了一條縫。

    盛修頤看到這樣,心裏微動,也笑了起來。

    盛樂郝也不由自主笑了。

    屋子裏頓時就滿是溫馨。

    誠哥兒沒過多久又累了。打着哈欠。

    乳孃喬媽媽上前,接過盛修頤懷裏的孩子,抱着給東瑗和盛修頤行禮,帶着孩子回了楨園。

    盛樂郝略微坐了坐,也起身告辭。

    他的小廝煙雨在靜攝院門口等他。

    初五沒什麼月色,繁星滿天。盛府四處掛了明亮燈籠。煙雨手裏也提着一盞宮制明角燈,跟盛樂郝道:“……大少爺,這燈籠有趣吧?是大奶奶院裏的薔薇姐姐給我的,應該是大奶奶從薛家帶來的。咱們家我還沒有見過這樣的呢!”

    盛樂郝就順勢朝着那明角燈望去。

    八角宮燈做成了葫蘆形狀,畫着美人圖,墜了紫色穗子,挑柄也裝飾了翠綠色,儼然一隻精巧的葫蘆。

    異常的明亮。

    他微微頷首,道:“很好看!你明日親自給薔薇姐姐送來,別弄壞了。”

    煙雨笑道:“薔薇姐姐說了送給我們的,還特意說留給大少爺玩呢!”

    “既是這樣,回去交給紫苑收着,弄壞了反而辜負母親的一番心意。”盛樂郝道。

    煙雨道是。

    紫苑是盛樂郝院裏的大丫鬟,她和紫藤一樣是盛夫人賞給盛樂郝的。

    回到院子,煙雨把燈吹了,準備拿去給紫苑。

    盛樂郝想了想,喊了煙雨:“給我吧!”

    煙雨微愣,遞給了他。

    盛樂郝拿着,放在書房的什錦槅子上,和盛修頤送給他的硯臺放在了一起。

    看着這宮燈和硯臺,盛樂郝不由伸手,小心翼翼摸了摸那硯臺,又摸了摸那宮燈。

    下午父親帶着他去踏青,兩人一路而行,說了很多話。

    他們還去了孔廟祭拜。

    回來的路上,他跟父親說了好半晌唸書和功名之事。

    父親學問精深搏廣,盛樂郝很是佩服,就道:“爹爹,我要是有您這樣聰明,現在也能中個秀才了。”

    語氣裏有些失落。

    父親就問他:“何爲聰明?”

    盛樂郝一時不解。

    父親繼續道:“聰明,實則是聰穎與明智。反聽之謂聰,內視之謂明。此話是說,能聽之於耳、慮之於心,乃是聰穎;能自我反省,乃是明智。二者不足其一,不能稱聰明。記性好更加不是聰明瞭…….”

    頓了頓,父親又說:“郝哥兒,男兒立志報效社稷。不聰明就是庸才。要想聰明,除了刻苦唸書,還要時時想想,聽到什麼話。都要過濾於心。輕聽與剛愎自用的人,記性再好,都不能謂之聰明!”

    盛樂郝當時微微愣住。

    他覺得父親話裏有話。

    父親是告訴他,不要輕易相信旁人的話。不管聽了什麼,都要在內心仔細思量。

    就像他聽到旁人說,大奶奶生了兒子,將來母子皆得世子爺喜歡。倘若世子爺承了爵。只怕家業傳不到大少爺手裏。

    他的心就有些亂。

    雖說好男不吃分家飯,好女不穿嫁時衣,可是他盛樂郝不同。

    他的外祖家曾經因爲謀逆而被誅滿族,沒有了盛家的庇護,他不知如何行走世間。

    旁人看他,總帶了幾分懷疑。

    他需要這份家業。

    唯有這份家業,才能證明他的身份,證明盛家不曾拋棄他。他不是罪臣之後。而是皇親貴胄。

    他要立足世間,首先需要盛家對他肯定。

    “……小時候唸書,你三叔總是念不好。你祖父從不罵他。爹爹小時候唸書,稍有差錯就要捱罵,你可知爲何?”父親又笑着問他。

    因爲祖父喜歡三叔麼?

    他沒有答,只是看着父親。

    父親就笑着道:“因爲爹爹是長子,將來需要繼承家業,倘若不聰明,難當大任。所以祖父對爹爹比三叔要嚴厲。就像你們兄弟,爹爹就希望你聰明,而不會苛責鈺哥兒和誠哥兒。將來繼承家業的是你,不是鈺哥兒和誠哥兒。對他們。爹爹就會多些疼愛……”

    盛樂郝當時覺得眼睛有些澀。

    他垂首,喃喃低語:“爹爹對孩兒很好……”

    “因爲你比爹爹小時候用心,不需要爹爹嚴厲管教。”父親依舊笑着,“郝哥兒,唸書不要求多,要不時停下來。用心想想,反而學得更多。”

    父親雖句句說的是念書的話題,卻給盛樂郝吃了顆定心丸。

    只要父親肯這樣說,他就會相信父親。

    盛樂郝伸出手,又將薔薇給的那盞宮燈拿在手裏。

    精緻的明角燈,蓋上點綴了琉璃,美人圖畫得美豔生動。看着這八福美人圖,盛樂郝不由想起了他的嫡母薛氏東瑗。

    她微笑的樣子很美,也很親切。

    雖然不及她孃親的微笑溫暖人心,卻比陶姨娘的笑令他舒服。

    想着,盛樂郝又把這宮燈放在硯臺一處,緊緊挨着。

    靜攝院裏,東瑗把薔薇願意跟來福的事,說給了盛修頤聽。

    盛修頤就微微頷首,又道:“明日我和娘說。”

    次日,盛修頤去靜攝院請安,等二奶奶和表小姐秦奕、孩子們都退出去後,他和東瑗留了下來。

    他把薔薇的事告訴了盛夫人,又道:“來福跟了我這些年,如今願意出去,我不想爲難他。給了他些本錢,讓他在西門大街開間小小的鋪子度日。”

    盛夫人微訝,道:“我還以爲你挺看重來福的,怎麼放他出去……”

    盛修頤笑道:“他曾經混過市井,脫不了身上的痞氣。我雖是器重他,卻也不十分放心。如今他既然願意出去,我省了一樁心事。”

    盛夫人忙點頭:“也是,我從前就想和你說,來福雖能幹,可他無牽無掛的,到底不如來安是家生子妥帖。”

    這件事就算說定了。

    “這事先定着,年底再選好日子把薔薇送去。”東瑗笑着補充道。

    盛夫人也道好。

    頓了頓,盛夫人臉上的笑容淡了幾分,對盛修頤和東瑗道:“昨日你二弟妹跟我說,五姑奶奶想保媒,把奕姐兒說給和煦大公主的次子衛清風。”

    五姑奶奶想着把表姑娘秦奕說給和煦大公主的次子?

    東瑗和盛修頤一時間都有些吃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