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59節 前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59節 前兆字體大小: A+
     

    盛修頤晚上回到內院,先去了楨園看誠哥,纔回靜攝院。

    盥沐後躺下,東瑗要看他身上的傷疤。

    他又像昨晚一晚顧左右而言他,不肯給東瑗瞧。

    “阿瑗,來福說他要出去。”他道。

    果然,東瑗的注意力成功被轉移,詫異問他:“因爲薔薇嗎?”聲音里居然帶了些許期盼。

    盛修頤就笑起來:“並不完成是因爲薔薇。我在外頭有些生意…….”他頓了頓,才壓低了聲音跟她耳語,“一些不太好的生意。我原本打算收手的,其實心裏也捨不得。來福說他出去,這些生意全部轉到他名下去。”

    其實盛修頤很清楚,將來萬一被查,來福肯定是擋不住的。

    到那時,就要看皇家對他的處理法子了。

    若是信任,自然會幫着遮掩,讓來福承擔下來;若是不信任,最後還是要算到盛昌侯府頭上。

    到頭來到底是火中取栗還是險中求勝,都要看時機。

    盛修頤向來不是那等猶豫寡斷、心軟手遲的人。

    “你做不法的生意?”東瑗錯愕問他。

    盛修頤淡淡笑了笑,算是承認了。

    “小心些,出了事爹爹又要罵你了!”東瑗叮囑道。

    盛修頤微愣,繼而失笑:“我以爲你會勸我罷手,免得出了事累及身家性命!”

    東瑗笑:“爹爹乃人臣之首,倘若咱們家做了不法生意就要搭上身家性命,那是咱們家氣數已盡。就算安分守己,照樣性命不保!”

    人治的社會,什麼天子與庶民同罪,不過是遮人耳目。

    只要所行之事不危及君主統治。不威脅皇位,皇家就會說“法令無外乎人情”,從而保下來。

    這個社會,永遠沒有公平與平等,處處都是士族階級的特權。

    盛修頤沒有管家。不能擅自動用公中的銀兩。他若是用錢,需要向盛昌侯開口。

    西北之行大獲全勝的盛修頤。東瑗覺得他並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這樣清冷平庸的人。

    他背地裏行事,自然需要銀兩。

    原來他“做些不好的生意”。

    東瑗沒有再去追問是什麼生意。

    她的話音剛落,盛修頤就哈哈笑起來。然後捏了捏她的鼻子。像獎勵小狗那樣摸了摸她的頭。

    東瑗蹙了蹙眉頭,對這般對待不滿意。

    盛修頤繼續問她關於來福的事:“來福不是花哨之人,他定會對薔薇好的,這點你寬心。”

    “我問問薔薇。”東瑗聽說來福並不是因爲薔薇而出去。就興致不高了,“明日再告訴你!”

    倘若一個男人爲了女人就不要前程。東瑗覺得他從某些方面說,是很不靠譜的。生活就是柴米油鹽,沒有前程,拿什麼養活女人?

    生活就是這樣庸俗、平淡、現實,靠風花雪月活不下去。

    然而她居然有那麼點期盼。

    得知來福並不是純粹因爲薔薇,也有些失望。

    可能是在這等俗世裏活久了,也盼望美好熱烈的愛情來充盈自己的心吧?

    不過這樣的來福,並不是個衝動的情竇初開的小夥子,應該更加能給薔薇未來的保障吧?

    東瑗心裏已經確定了八九分,只等薔薇開口回答了。

    盛修頤聽說她要去問薔薇,則微訝,笑道:“這種事,你幫她拿主意不就好了?”

    就像兒女的婚姻,都是父母拿主意,哪有拿着這個去問當事人的?

    這個年代的教育,讓盛修頤不明東瑗的做法。

    東瑗笑笑:“明日再告訴你,急什麼呢?”

    盛修頤也笑,翻身將她壓在身下,呢喃着叫她阿瑗,吻落在額頭、鼻端,脣瓣,雪頸,一寸寸下滑…….

    次日是清明節,休朝一日,皇上和文武百官皆要掃墓祭祖。

    盛家的祖墳在徽州,早在兩個月前,盛昌侯就派了外院得力的管事回鄉祭祖。

    盛昌侯府的家祠,不過是擺了些靈位。

    盛修頤早起跟東瑗去了楨園,抱着誠哥兒去元陽閣請安,隨後跟着盛昌侯、二爺盛修海、三爺盛修沐和盛樂郝、盛樂鈺去了家祠祭拜。

    盛夫人則抱住誠哥兒,留了東瑗妯娌幾個在元陽閣頑笑。

    誠哥兒困了,就讓乳孃喬媽媽抱到盛夫人的暖閣裏先歇着,夏媽媽陪在一旁照顧,竹桃和沉煙也跟着服侍。

    誠哥兒抱了下去,盛夫人就讓東瑗妯娌和表小姐秦奕陪着打牌。

    支了牌桌,盛夫人坐正西方向,東瑗坐在她的下首,二奶奶和表小姐也坐了,康媽媽和香櫞、香薷在一旁服侍。

    “七弟妹前幾日一直過來教芸姐兒和蕙姐兒扎花,我們家蕙姐兒已經會扎些簡單的樣子了!”二奶奶討好着對盛夫人道,“等再成了樣子,叫她給娘做雙襪,紮好看的花兒。”

    東瑗就笑:“蕙姐兒真能幹。”

    二奶奶頓時一副與有榮焉。

    盛夫人也笑:“她年紀那麼小,哪裏會做鞋襪?你別逼狠了蕙姐兒啊。有那份孝心,娘就受用了!”

    二奶奶忙道:“她都快十歲了,哪裏小?我們到了她這個年紀,都開始說親了呢!”

    盛夫人倏然就明白二奶奶這番話的用意了。

    大約是看了好人家,想給蕙姐兒定親呢。

    可是比蕙姐兒大一歲的芸姐兒還沒有說親呢!

    二奶奶不會覺得芸姐兒是庶出,就應該先讓着蕙姐兒吧?

    盛夫人心裏明鏡也似,笑着問道:“你不說我倒真差點忘了,咱們家芸姐兒今年就滿十歲,虛歲十一,應該說親了啊!”

    然後就看了眼東瑗。

    東瑗忙道:“是啊。從開始說親,到下定,沒個兩三年哪裏成?定好了人家。芸姐兒也快十四了。現在說親也不早。”

    然後又道,“咱們蕙姐兒也該說親了。”

    二奶奶聽着婆婆把話題扯到芸姐兒身上,而不談蕙姐兒,正不自在。聽到東瑗這話,她一個激靈。再也不敢打啞謎。笑着道:“是應該先緊着芸姐兒的。我們蕙姐兒比芸姐兒還小十個月呢,不急的。”

    口裏雖然是說應該先讓芸姐兒。卻又說蕙姐兒只比芸姐兒小十個月。既然芸姐兒該說親,只小十個月的蕙姐兒也該說親了!

    盛夫人並不是有意爲難二奶奶,她只是想長幼有序。

    既然話題說開了。盛夫人就順勢道:“是啊。她們姊妹都該準備說親了呢!”頓了頓,對東瑗道,“阿瑗,這件事你來辦吧!”

    這個家以後都是東瑗管。讓她幫着孩子說親,也是她分內之事。

    東瑗沒有推辭。很乾脆應了下來:“我先去訪訪,看看有沒有合適人家的孩子,再來告訴娘。”

    盛夫人微笑頷首。

    二奶奶聽到盛夫人把蕙姐兒的婚事也交給了東瑗,頓時就不安。她訕笑道:“娘,大嫂還有照顧誠哥兒,蕙姐兒的事哪裏敢勞煩大嫂?不如…….”

    “不妨事的!”盛夫人打斷她的話,“你叫她一聲大嫂,是白叫的嗎?將來家裏的事,都交給她勞碌,咱們娘們樂得自在!”

    其實哪裏真的是要東瑗給盛樂蕙定親?這只是在暗示二奶奶,東瑗纔會是這個家內院的未來當權者。

    就算東瑗定了,只要不是二奶奶葛氏心目中的人,二奶奶也會想方設法推了。

    難道非逼着她把女兒嫁到不願意的人家?

    將來好就好,不好的話,東瑗不是要吃二奶奶一輩子的埋怨?

    盛夫人才不會把兩個兒媳婦的關係弄得那麼僵。

    二奶奶聽得出盛夫人對東瑗管家的暗示,卻沒有明白蕙姐兒的事,臉色頓時不自在,笑容很勉強。

    東瑗就笑道:“二弟妹放心,我訪到了好人家,自然先跟你商量的!你要是有看好的人家,也說給我和娘聽。”

    二奶奶這才鬆了口氣,笑容也輕鬆起來,道:“蕙姐兒的事,就辛苦大嫂!”

    一席話,就把打牌耽擱了。

    盛夫人回神,問:“該誰的牌了?”

    表小姐一直沉默含笑坐着,此刻才道:“姨母,該您了!”

    盛夫人呵呵下了起來,打了一張牌。

    這張正好是東瑗要吃糊的,她卻放了另外一張。

    最終,一圈下來,還是盛夫人先糊了牌。

    直到中午盛昌侯等人祭祖回來,才歇了牌。盛夫人又吩咐去把孩子們都叫來,一家人在元陽閣吃了午飯

    飯後,盛夫人讓各人都回去。

    二奶奶上前一步,低聲笑道:“娘,昨日五姑奶奶有句話讓我告訴您,我差點忘了說……”

    衆人都退了出去,只是二爺夫妻和盛樂蕙留在了元陽閣。

    出了元陽閣,盛樂芸牽着盛樂鈺,給盛修頤和東瑗行禮,先回了自己住處。

    盛樂郝要去外院,需要跟盛修頤同行一段路。

    盛樂郝就對盛修頤道:“爹爹,我下午能不能跟着師傅去東郊踏青?昨日人多,我沒去……”

    盛修頤想了想,溫和道:“我下午也沒事,爹爹帶你去吧!”

    盛樂郝臉上就露出了欣喜不已的表情。

    然後看了眼東瑗,目光又瞟到了她身後乳孃抱着的盛樂誠,表情微斂。

    盛修頤把盛樂郝的表情瞧在眼裏,神情微頓。

    東瑗就衝盛樂郝笑了笑,目光很真誠。

    盛修頤回靜攝院換了身衣裳,就去了外院,帶盛樂郝去踏青。

    東瑗則喊了薔薇來,把來福願意出去的話,說給她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