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56節 選擇(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56節 選擇(2)字體大小: A+
     

    下午姨娘和孩子們來給東瑗請安,東瑗寒暄了幾句,讓他們回去,自己也去給盛夫人請安。

    想着請安回來,就趁着吃晚飯的空隙,問問薔薇她的意思。

    今日來福過來,下午東瑗又看了三個小廝,薔薇就一下午都躲着不在東瑗跟前服侍,只怕是害羞了,心裏肯定也會多想。

    嫁人猶如第二次投胎,哪個女人心裏不忐忑?

    早早跟她通個風,免得她想多了,心裏不踏實。

    盛夫人卻拉着東瑗說話。

    “今日和煦大公主讓身邊的黎媽媽給我送了兩匹緞子,說是宮裏新賞的。”盛夫人讓二奶奶和表小姐秦奕先回去後,拉着東瑗說話,“我們府上和秦尉侯府不算深交,和煦大公主又是傲慢性格,她給我送東西,真真頭一回呢。”

    和煦大公主,元昌帝的姐姐,早年下降給秦尉侯衛國平,對東瑗和韓家恨之入骨的和煦大公主。

    東瑗對這個大公主無甚好感。

    盛夫人跟東瑗說知心話,東瑗洗耳恭聽着,問道:“黎媽媽說了些什麼?”

    盛夫人微微嘆氣:“還不是離不了兒女親事?”

    蕭家流放千里,三爺盛修沐和蕭家七小姐的婚事作罷後,才二十就封了伯爺的盛修沐一時間炙手可熱,京都有些地位的人家,都想着攀上這門親事。

    東瑗原先不知道和煦大公主還有個女兒,自從她和薛家十二姑娘薛東琳打了一架,東瑗才知曉。

    和煦大公主的那個女兒,應該年紀和薛東琳差不多吧?

    “是提了三爺嗎?”東瑗問。

    盛夫人頷首,又是嘆氣:“我都快愁死。我昨日也問了侯爺,沐哥的婚事定誰家。讓侯爺給我個譜兒。侯爺卻說,大事未定,現在給沐哥兒定親不合時宜,讓再等等……”

    大事未定,是爲後位和儲君未定吧?

    倘若薛貴妃娘娘母儀天下。三皇子封了太子。盛家要避其鋒芒,盛修沐大約只能娶個家世比盛家弱的妻子。甚至可能是小吏的女兒;倘若東宮旁落,那麼盛家亦不需避諱,盛修沐就能娶個門當戶對的妻子。

    盛昌侯還真是怕委屈了三爺啊。

    東瑗想着。就笑道:“既未定。不管誰來打探消息,您都不應推脫就是了。”

    盛夫人笑道:“我何嘗不知?只是煩的很。我最不喜歡這樣,莫名其妙的人突然就親熱起來。阿瑗,我是不會說話的。怕說錯了什麼,叫人家尋了不是。將來侯爺和沐哥兒爲難。”

    東瑗笑着安慰她:“娘,您多想了……”

    “下次不管誰來,大約是沐哥兒婚事那意思,我就派人喊了你來。咱們婆媳一處,倘若我說錯了什麼,你也能提點,咱們描補描補,遮掩不過,不給侯爺和沐哥兒添累贅。”盛夫人拉着東瑗的手道。

    東瑗忙說好。

    正說着話兒,盛昌侯的林二姨娘來給盛夫人請安。

    盛夫人微微狐疑,想着自己免了林二姨娘晨昏定省多時,怎麼今日又來請安了。

    東瑗也看得出盛夫人的疑惑,就起身告辭:“娘,我先回了……”

    盛夫人笑笑說好。

    林二姨娘進來,跟着她的小丫鬟手裏拿了個小小的蔥綠色繡蟲草包袱,可能是包了鞋襪給盛夫人。

    看到東瑗,林二姨娘給她行禮。

    東瑗微微屈膝還禮,就退了出去。

    回去的時候,夕照漫天,將院中一株西府海棠照得錦繡璀璨,灼目穠麗。尋芳攙扶着東瑗,後面跟着兩個小丫鬟,一同回靜攝院。

    走到楨園門口,東瑗停了腳步。

    從早上見了誠哥兒一回,已經大半天了,東瑗總覺得心裏有什麼放不下似的。踏進楨園,心才微微放定下來。原來她真的想誠哥兒了。

    這樣片刻都離不得一個人,東瑗還說第一次經歷。

    原來做了母親,心會如此柔軟。

    她也會忍不住想起前世的母親,怎麼對自己那麼疏淡,讓她跟着奶奶過活?

    想來想去,終是不忍心去責備父母的冷漠,只當他們生意忙,只當他們跟自己緣分淺。

    做母女、母子也是需要緣分的。

    東瑗和誠哥兒就是緣分深,否則怎麼片刻都離不得他?

    剛剛踏進楨園,卻聽到孩子的哭聲。

    東瑗心裏一緊,快步進了屋子。

    內室門口,焦急站着沉煙和薛江晚的丫鬟鶯兒。

    看到東瑗來,沉煙嚇得臉色發白,忙給她行禮,鶯兒也瞬間失色。

    東瑗心裏一沉,不等沉煙撩簾,自己快步衝了進去。

    乳孃正抱着哭得厲害的盛樂誠,想要給他餵奶,而盛樂誠不吃,依舊哭得淒厲。

    薛江晚臉色慘白,手足無措立在一旁。

    看到東瑗進來,滿屋子服侍的人嚇得跪了下去。

    東瑗二話沒說,上前接過乳孃手裏的孩子,抱在懷裏。

    不知道爲何,東瑗剛剛抱了盛樂誠,他的哭聲就小了。東瑗將他摟在懷裏,隔着衣衫輕輕撫摸着他的後背,孩子的哭就漸漸止住了。

    片刻後,原本淒厲的啼哭終於止住了,滿屋子的人都暗中鬆了口氣。

    管事的夏媽媽忙吩咐小丫鬟給盛樂誠端了熱水來擦臉。

    薛江晚也上前,給東瑗行禮,喊了姐姐,語帶焦慮與不安:“……我只是想抱抱誠哥兒…….姐姐,我什麼也沒做。”

    東瑗沒有理她,依舊撫摸安慰着誠哥兒,直到孩子完全不哭了。

    小丫鬟端了熱水來,東瑗替他擦了臉,又摸了些雪脂膏。

    盛樂誠睜着一雙溼漉漉的眼睛望着東瑗,很委屈的樣子,東瑗的心都融化了般,忍不住往他臉上親了親。

    盛樂誠頓時就咧嘴。呵呵笑起來。

    他現在笑,已經有了些聲音。

    乳孃和管事的夏媽媽終於敢喘氣了,看到誠哥兒笑,也不由自主笑了起來。東瑗也忍不住笑。

    薛江晚就尷尬站在一旁。

    半晌,東瑗擡臉看薛江晚。問道:“薛姨娘怎麼過來看誠哥兒?”

    薛江晚見東瑗肯理她。忙上前急急辯白:“我今日也無事,就想着路過來瞧瞧誠哥兒。姐姐。我真的只是抱了下誠哥兒,剛剛沾手他就哭了,喬媽媽和夏媽媽都看見了……”

    實情的確如此。可喬媽媽和夏媽媽此刻都不敢點頭。只是垂首不語。

    誰願意爲個姨娘作證,惹大奶奶不快?

    “沒事,這不是笑了嗎?”東瑗聲音輕柔,怕驚了誠哥兒般。又道,“天色晚了。你回去歇了吧,多謝你想着看誠哥兒。”

    薛江晚慘白着臉,依舊想解釋什麼,東瑗卻不再看她。

    她懊惱着從內室裏退了出去。

    等她走後,東瑗將盛樂誠抱在懷裏,問乳孃和夏媽媽:“怎麼回事?誠哥兒從來不哭得這樣兇的。”

    她的聲音有些冷峻。

    乳孃喬媽媽已經跪下,道:“原是剛剛吃了奶,奴婢和夏媽媽抱着哥兒在屋裏遛彎。薛姨娘來了,見哥兒醒着,就要抱抱。哪裏知道她剛剛抱過去,哥兒就哭得不行……”

    夏媽媽也跪下,道:“大奶奶,真的是這樣!薛姨娘剛剛抱了誠哥兒,誠哥兒就哭了,怎麼都哄不好。也不是拉了,也不是餓了,餵奶也不吃,只是哭。我和喬媽媽都是頭次見誠哥兒這樣……”

    “只是剛剛抱了一下,沒什麼異常嗎?”東瑗又問。

    她不相信薛江晚能收買這屋子裏的人替她做僞證。

    喬媽媽和夏媽媽異口同聲說真的只是剛剛接過去抱了下。

    東瑗思量了片刻,讓喬媽媽和夏媽媽起身,然後道:“下次薛姨娘來,你們就攔着,只說她辛苦了,別把誠哥兒給她抱。”

    兩位媽媽忙道是。

    就算東瑗不叮囑,她們嚇了這一回,下次是再也不敢的。

    東瑗回眸看誠哥兒,見他正看着自己,眼眸溼漉漉的,能倒映出東瑗自己的影子。

    東瑗就捏了捏他的臉頰,笑着問他:“哭什麼,誠哥兒哭什麼呢?”

    誠哥兒聽不懂她說話,只是衝她笑。

    東瑗提起來的心終於放回了原位。

    她實在捨不得放手,孩子剛剛又哭了一場,她讓乳孃拿了風衣來跟誠哥兒裹着,笑道:“今夜誠哥兒跟我睡,明日再送回來。”

    乳孃喬媽媽是不敢攔的。

    倘若是平日,夏媽媽或許敢勸。

    方纔誠哥兒哭得那麼厲害,東瑗一來就不哭了,夏媽媽頓時就不敢吱聲,任由東瑗帶着乳孃和誠哥兒回了靜攝院。

    雖不合規矩,可到底誠哥兒比規矩重要!

    誠哥兒這麼一鬧,東瑗也沒心情跟薔薇談事,只得等明日早上。

    晚上盛修頤回來,看到誠哥,就問東瑗:“怎麼抱了回來?”語氣裏是極喜歡的,並沒有怪東瑗壞了規矩的意思。

    東瑗就把剛剛薛江晚的事說了一遍。

    盛修頤一貫清淡的臉色頓時沉了下去。

    東瑗笑着道:“……你說是不是怪事?我一抱着他,他立馬就不哭了,乖得不得了!”

    盛修頤這才笑:“若不如此,你不是白生了他一場?”

    說起這個,東瑗就很榮耀:是她生的兒子,旁人碰碰都不行,就能她抱。她想着,內心就衝滿了成就感。

    看着誠哥兒哭累了睡熟的小臉,東瑗覺得此生很完美。

    加更求粉紅。因爲粉紅票還差幾張纔有480 的加更,所以單更一章求粉紅,O(∩_∩)O~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