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55節 選擇(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55節 選擇(1)字體大小: A+
     

    羅媽媽聽着,心裏也駭然,仔細問了紅蓮,紅蓮一一告訴了她。

    她就記在心裏。

    次日早晨,東瑗依舊是卯初一刻起身,吃早飯,準備卯正去給盛夫人請安。她很久不曾這樣早起,所以薔薇和羅媽媽進來喚她的時候,她睜開眼,覺得手腳無力,又倒頭睡了片刻,纔起來。

    倒是盛修頤先起來了。

    東瑗和他吃了早飯,兩人去了盛夫人的元陽閣請安。

    而後,盛修頤說去衙門點卯。

    東瑗想起他說衙門裏只是掛了閒職,說去點卯,其實是有自己的事要去辦。他每日起得這樣早,到底辦什麼事?

    心裏的疑惑一閃而過,亦不能深問,給盛修頤行禮,送他出了元陽閣。

    盛夫人今天要在花廳見家裏的管事婆子們,沒有功夫留東瑗頑,就讓她先回去。

    東瑗是嫁過來兩個月後才知道,家裏內宅很多規矩都是公公定的,婆婆只是每個月隔十天象徵性問問家裏管事婆子們最近的事。

    規矩都已經定下了,且衆人從不敢私下違逆侯爺的規矩,所以後宅井井有條。那些僕婦對那個隨時會打殺下人的盛昌侯很懼怕,從來不敢耍花槍,盛夫人管理內宅就變得很輕鬆。

    東瑗回靜攝院,路過楨園時,先去看了誠哥兒。

    誠哥兒正在睡覺。

    乳孃說他夜裏只醒了一次,餵了奶又繼續睡了。

    東瑗站着他的小牀前看了半晌,才叮囑丫鬟、婆子們仔細服侍他,自己回了靜攝院。

    羅媽媽就把盛修頤後背一條猙獰傷疤的事告訴了東瑗。

    東瑗這纔想起,昨夜那樣的時候,盛修頤都不曾在她面前褪了上衣。

    他似乎從西北迴來。就一直穿着中衣睡覺,從未在東瑗面前脫過上衣的。

    她心裏頓了頓,喊了紅蓮和綠籬來問。

    “大約是好了。”紅蓮道,“刀口很深,肉都翻了出來。不過紅肉都結痂了。不礙事。只是瞧着嚇人…….”

    東瑗深深吸了口氣,心內的情緒才斂了去。

    盛修頤中午回靜攝院的時候。東瑗很想看看他背上的傷疤,可來福跟着一起來了,她的心思只能先按捺下。

    盛修頤帶了來福給東瑗看。

    東瑗讓丫鬟給來福端了個腳踏坐。然後把屋裏服侍的都遣了下去。和盛修頤坐在臨窗大炕上,看了又看來福的模樣。

    來福比盛修頤矮些,卻很壯實,面色黧黑。橫眉星目,眉宇間有些煞氣。不太像個小廝,倒像是護院。

    模樣不及盛修頤身邊的來安好看。

    可是瞧着老實,也不像來安那般油滑。

    倘若是在來安和來福中挑選一個做丈夫,東瑗覺得來福更加讓人踏實。

    可年輕的女孩子,哪個不喜歡丈夫容貌俊俏,反而喜歡來福這個大老粗的人?

    她心裏對來福有了幾分保留。

    “你是哪裏人?”東瑗問他,“父母現在在哪裏?”

    來福就看了眼盛修頤。

    盛修頤咳了咳,替來福答道:“他是臨汾人,父母早亡,隻身投靠在我這裏的……”

    東瑗聽這語氣,不像是說小廝,反而像是說門客。

    她覺得這其中有緣故,而盛修頤和來福不肯說明,她是不會把薔薇給來福的。

    東瑗端了茶,輕輕啜了一口,纔再問來福:“你爲何想娶薔薇?”

    這個問題…….

    盛修頤挑了挑眉。

    來福想了半晌,道:“她長得好看……”

    這話雖淺薄了些,卻是大實話。他和薔薇沒有接觸過,不瞭解她的爲人。現在想娶她,不過是看着她長得漂亮。

    東瑗覺得來福在這件事上不花哨,依舊讓人踏實。

    她又問了他年紀。

    “二月裏滿了二十一歲。”他說。

    東瑗微訝,問道:“怎麼二十一歲還沒有成親啊?”

    來福又看盛修頤。

    盛修頤笑了笑,對來福道:“你先出去吧。”

    來福道是,卻又看了眼東瑗,很想從她面上讀出這件事成功的可能性和東瑗對他是否滿意。見東瑗垂首喝茶,不動聲色,他很是失望,給東瑗和盛修頤行禮,退了出去。

    來福從東次間走了出來,看到外間有個穿着玫瑰紫二色短褥衫的女子衝着他抿脣直笑,而穿着淺紅色短褥衫的薔薇,雖硬撐着,面上卻是通紅。

    來福見她們這樣,便知道方纔東次間大奶奶的問話,她們在外間服侍的幾個人都聽到了幾句。

    估計猜到了來福的目的,正拿薔薇取笑呢。

    而薔薇羞得滿面通紅,來福也不敢再說什麼,跟她們拱了拱手,快步出去了。

    來福出去後,橘紅就忍不住低聲笑,推薔薇道:“世子爺身邊的,居然自己來提這事了……這份膽量真叫人稀罕呢。他說你長得好看呢!”

    薔薇輕輕跺腳,又羞又惱,轉身要出去。

    羅媽媽拉了她,又要打橘紅:“還說還說,我們薔薇的臉都紅破了!”

    幾個人又是壓低了聲音偷笑。

    薔薇更是惱了,掙脫羅媽媽的手,跑了出去。

    “平日裏數她精明,遇到這事,也忸怩起來了!”橘紅仍在笑。

    羅媽媽輕輕打了她一下,低聲笑道:“哪個大姑娘遇到這種事不羞?你當初配人的時候,不羞嗎?”

    橘紅哎喲一聲,臉上也微紅,道:“媽媽真是的……”就出去尋薔薇了,只留羅媽媽在外間服侍。

    東次間裏,盛修頤拉過身後的梭子錦彈墨大引枕斜倚着,對東瑗說來福的事:“……他六年前纔到我身邊的。他那時才十五歲,已經是一身的好力氣,在臨汾道上有了些名氣。”

    “道上?”東瑗打斷盛修頤的話。

    盛修頤就笑,半晌後才說:“他從小混在市井,自然乾淨不了。不過他是很懂得是非和律令的。這些年在我身邊,也從來沒有出過岔子,謹守本分的。”

    “他以前有過官司嗎?”東瑗問。

    盛修頤又是猶豫,沉默須臾才道:“是替人頂了黑鍋。他在我身邊這些年,早換了度牒和戶籍。當年那些事早已查不出來。你大可放心的。”

    東瑗又問:“那他怎麼二十一歲還沒有成親?你沒有替他打算過?”

    盛修頤笑道:“有啊。從前我院裏服侍的。有個小丫鬟,我說賞給他。他不要,說人家不好看。”

    東瑗撇撇嘴。

    盛修頤卻道:“其實那丫鬟長得很好看,比薔薇差不了多少。”

    東瑗笑了笑。

    難道只覺得薔薇好看嗎?

    不管怎樣。東瑗很不好看來福。他的背影太複雜了些。而且長得不夠俊俏,估計薔薇也不喜歡。

    “我瞧着他應該是個得力的,你又在他身上花了心思培養他,自然是委以重任的。”東瑗頓了頓。才總結般對盛修頤說道,“而我這裏離了薔薇事事不行的。我還是不準備放薔薇出去。要不,我院裏還有些長得好的小丫鬟,你挑了送給他?”

    這話就是拒絕了這門親事。

    盛修頤似乎是預料之中的,他笑笑道:“你院裏的小丫鬟都在定製裏,送給了他,你不是還要添人?我回頭瞧瞧,看到有好的,再買進來給他吧!”

    東瑗道好。

    這件事只得作罷。

    東瑗又想起方纔羅媽媽告訴自己,盛修頤身上一條猙獰傷疤的事,於是起身繞到他身邊坐下,問道:“你身上的傷口,讓我瞧瞧。”

    盛修頤微愣,繼而笑起來,猛然將她摟在懷裏,用力吻着她,道:“夜裏再看……大白天解衣給你看嗎?”

    說的東瑗臉頰緋紅。

    盛修頤在靜攝院吃了午飯,下午又說有事出去,就去了外院。

    羅媽媽和橘紅進來問,薔薇的事定了沒有。

    羅媽媽說:“那個叫來福的,瞧着不是那輕浮性子,沉穩得很,比世子爺身邊的來安好些。那個來安,油嘴滑舌的…….奶奶,定了他嗎?”

    橘紅就反駁羅媽媽:“來福長得不好看。”

    年輕些的女孩子,都喜歡俊俏的,果然是不假,東瑗就笑了笑,道:“世子爺是問我,願不願意將來放薔薇出去,假如願意,纔要把薔薇說給來福的。我身邊得力的,是不能配世子爺身邊得力的。我就說先看看人,倘若是個極好的,自然不願薔薇錯了良緣。如今我反覆想着,還是想把薔薇留在身邊。”

    就說說,這件事不成。

    橘紅沒什麼感覺,羅媽媽挺遺憾的。

    她年紀大些,看人比較深,覺得來福很不錯。

    可嫁給來福就要出去,薔薇也不一定願意。她現在在奶奶身邊,正是受器重的時候,將來就跟盛夫人身邊的康媽媽一樣,就是盛家的少爺小姐見了,也要尊一聲媽媽的。

    羅媽媽覺得薔薇不願意爲了嫁來福而放棄這樣的前程,所以也不再多言了。

    這件事也就丟開了,橘紅亦不再拿薔薇取笑。

    下午的時候,東瑗又看了三個人,都是以前提過的,只是她都不太滿意。

    羅媽媽和橘紅也在一旁幫襯參謀,可她們倆經常意見相佐,不能給東瑗實質性的建議。

    東瑗最終想了想,還是想把這些人的情況說給薔薇聽聽,讓她自己挑挑。

    她跟東瑗不同,她的婚姻不需要爲了家族而做出犧牲,可以挑一個自己滿意的人。

    今天保底更新,求粉紅票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