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53節 花言巧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53節 花言巧語字體大小: A+
     

    東瑗正要說什麼,小丫鬟端了醒酒湯進來。

    她只好打住了話頭。

    薔薇親手給楊家兩位夫人奉上湯。

    楊二夫人沒有喝多少酒,也不愛醒酒湯的味道,她抿了一口,就端在掌心不再喝了。

    楊大夫人則小口小口啜着。喝了半碗,才繼續剛剛的話題:“瑗姐兒,大舅母跟你說句實話:陳家公子和琳姐兒八字相沖,其實是我們家老夫人找了高人推算,我們來前才推算出來,並未告知你們家老祖宗呢。”

    說着,她自己笑起來,“我吃了酒,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兜了出來。瑗姐兒,你不會胡亂說去吧?”

    東瑗微微笑起來。

    原來是拿話試探她的。

    “大舅母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東瑗保證道。

    琳姐兒和陳家公子八字相沖,是楊家給五夫人的最後一道王牌吧?

    倘若盛家不去求娶,薛老夫人又執意同陳家說親,五夫人楊氏就會拿出這最後的王牌,推了這門親事?

    東瑗心裏明白,暫時五夫人和建衡伯府都不敢說這話的。因爲一旦說出去,陳家就徹底得罪了。

    也會徹底惹怒了薛老夫人。

    陳侍郎再怎麼根基淺,也是當朝重臣。楊家並無人做官,雖有爵位,心裏還是沒底的。

    五夫人的如意算盤,還是想讓東瑗把五夫人想愛女嫁給盛修沐的事,不着痕跡滲透給盛家,讓盛家主動上門求親。

    如了五夫人想讓愛女嫁王侯的夙願。

    這件事,只有東瑗辦最合適。

    東瑗是盛家的長媳,是沐恩伯的大嫂,她替自己的胞妹說這門親事,並不是薛家和薛東琳主動的。只是東瑗想姊妹過來做伴而已。

    就算盛家不答應,也是東瑗在盛家說話沒有份量,是她沒面子。不涉及到薛東琳的體面。

    這樣,既圓了五夫人的美夢,也保全了薛東琳的面子。

    東瑗想,楊家真的替五夫人和薛東琳打了一手好牌。

    只是。她們怎麼就能保證勸得動東瑗呢?

    東瑗倒也好奇接下來楊大夫人和二夫人會說些什麼來打動她,讓她去做這件吃力不討好的事。

    正思忖間,楊大夫人放了青花小碗,楊二夫人才再喝了一口,也順勢放下。

    薔薇就讓一旁的小丫鬟端上早已備好的茶水漱口,又奉了痰盂。

    兩位夫人漱了口,小丫鬟上了熱茶。東瑗就讓薔薇把人都帶了下去,東次間不留服侍的人。

    等屋裏服侍的人都退了出去,楊大夫人笑道:“瑗姐兒,從前你母親時常在我們做嫂子的面前說,當年杜梨、木棉和湯媽媽害你,你母親並不是知情的。事後她想起了,總是懊悔,她只當湯媽媽和杜梨、木棉穩重。才放心把你交給她們,哪裏知道她們卻做出那等事,你心裏一定怪你母親吧?”

    這件事的始末。東瑗心裏最清楚。

    這麼多年,五夫人也從未就這件事跟東瑗解釋過一言半語。

    東瑗覺得,五夫人到底是知道慚愧的,不敢再來粉飾太平,所以對她的恨意,也不曾添加過。

    如今聽到楊大夫人這番冠冕堂皇的話,東瑗心底那些厭惡與不耐煩頓時涌了上來。

    她壓抑了半晌,才讓自己的聲音不露出異樣,方笑道:“當年的事,都過去這麼久。大舅母不提,我都不記得了!我心裏不曾怪過母親的,誰家裏沒有惡僕欺主?誰又是長了三隻眼,能事事看到呢?”

    楊大夫人就微微頷首。

    “母親是否做過什麼,母親心裏最清楚的…….”東瑗繼續笑道,“我心裏也最清楚。所以我不曾怪過她!”

    楊大夫人微愣,她不由重新打量着東瑗。

    依舊是那平淡的笑意,不見絲毫的異樣與憎惡,卻讓楊大夫人後背莫名一寒,關於當年的話題,亦不好再繼續下去了。

    楊大夫人原本猜想,東瑗心裏對楊氏定是有氣的。倘若提起前話,東瑗能把氣發泄出來,楊大夫人再加以粉飾、勸道,讓東瑗對楊氏的芥蒂少一分,就算成功了第一步。

    可東瑗這樣不鹹不淡的一句話,把楊大夫人滿心的盤算堵了回來。

    她覺得東瑗並不是那麼容易就勸解開的人,再說下去,反而破壞了暫時表面上的尊重。

    既這樣,只得換個法子勸她。

    “你這般體諒,你母親定是開心極了的。”楊大夫人又是一番描補,感嘆道“瑗姐兒,你總是如此善良,將來倘若妯娌是個刁鑽的,豈不是總吃虧?”

    東瑗就笑了笑,等待下文。

    楊大夫人見她不語,繼續道:“……瑗姐兒,你現在生了兒子,你婆婆和世子爺都是疼愛你的,你在盛家有了好日子,大舅母也放心了。”

    說的好似楊大夫人一直很擔心東瑗過得不好一樣。

    楊大夫人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五夫人楊氏怎麼沒有學會?倘若她學得一招半式,當年東瑗想對付她,也不容易的。

    可見一個人的處境是好還是艱難,都跟自身相關的。

    倘若五夫人有這等本事,當年就不會被東瑗逼得那麼狼狽了。

    她含笑接話道:“大舅母不用擔心的。”

    牆上的自鳴鐘響起,已經申正,東瑗順勢道:“時辰不早了,晚些怕城裏宵禁,我也不虛留兩位舅母了。”

    她這樣請送,不過是想讓楊大夫人繞開這些彎彎,直接說主題。

    楊大夫人也看了眼自鳴鐘,笑起來:“說着話兒,就忘了時辰的。瑗姐兒,舅母就先回了,只是有句話兒擱在你心裏:你小叔子不僅僅比世子爺官級高一品,地位尊貴,還封了伯爺。倘若將來是個不知根底的妯娌進門,又是個聰明會哄人的,你婆婆信任她,這偌大的庭院,可有你管家的地位?”

    在內宅的女人,奮鬥了一輩子,不就是想獲得內宅最高當權者的地位?

    假如她的妯娌樣樣能幹,三爺雖是弟弟,卻被世子爺強上百倍;弟媳婦又哄得婆婆喜歡,嫁入婆婆願意把家交給東瑗的弟媳婦管着,那麼東瑗的處境,可不就是尷尬?

    盛昌侯還在壯年,盛家不可能分家,盛修頤亦不可能承爵,東瑗就要有十幾年甚至幾十年伏低做小的日子,在婆婆面前可能不得喜歡,在弟媳婦面前退讓。

    這一切,都是未來的憂患。

    楊大夫人這一點,簡直戳到了女人的心裏最痛處。

    東瑗靜靜聽着。

    “……要我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既你現在得勢,何不抓住這個機會,把後面的憂患都清除了?”楊大夫人見東瑗不語,還以爲正說中了東瑗的心思,心裏大喜,又道,“大舅母是把你當親外甥女,纔對你說了這番話,你細想!”

    東瑗頷首:“大舅母說的是,我記在心上了。”

    “大舅母也有個現成的主意……”楊大夫人聲音低了低,“琳姐兒不是和陳家公子八字相沖?倘若盛家想替沐恩伯求娶琳姐兒,正是機會。”想了想,又道,“盛家如今和何等權勢?若娶了門第相當人家的女兒,皇家還以爲盛家是要結黨營私的。你父親只是個從六品的翰林院修撰,將來分了家,也無實權在身,陛下對盛家結這樣的親事最放心了……”

    這是拿東瑗自己告訴五夫人的話,來回擊東瑗。

    “我定會細想。”東瑗又保證道。

    楊大夫人和二夫人這才動身離開。

    東瑗送了她們出門,折身回來,累得身子發軟。

    她坐月子睡得太多,今日猛然站了這麼久,的確是不太適應。

    羅媽媽和薔薇、橘紅進來,問她要不要換了衣裳躺下。

    “我看看誠哥兒去!”東瑗起身道。

    今日下午,她們還在臨波樓看戲吃飯時,竹桃、沉煙早已收拾好,搬去了楨園。乳孃從臨波樓回來,也徑直抱着誠哥兒住了進去。

    以後他就要跟着喬媽媽、夏媽媽和竹桃、沉煙在楨園了。

    東瑗很是不放心。

    她方纔胡亂答應楊大夫人的話,也是想趕緊讓她們走,自己好去楨園瞧瞧誠哥兒。

    去的路上,羅媽媽就問東瑗:“楊家那兩位夫人來做什麼?”

    東瑗就把她們的來意說了:“藉着給誠哥兒送滿月禮,來說上次楊媽媽說的那件事!”

    羅媽媽頓時不快:“怎麼還沒完沒了的?瑗姐兒,你不會答應了吧?”

    兩位楊夫人走的時候,臉上可沒有不虞。

    “我答應她們做什麼?”東瑗笑道,“今日大伯母回去,自然會把她們來了我這裏的話告訴祖母。祖母心裏有了防備,琳姐兒的事定是變不了的。再說,楊大夫人只是說替我考慮,又不曾求着我去替琳姐兒做媒。我考慮與否,都是在我……”

    羅媽媽這才放下心來。

    趕到楨園的時候,小丫鬟們忙去告訴了乳孃和管事的夏媽媽。

    夏媽媽和竹桃、沉煙迎了出來。

    乳孃正抱着給誠哥兒餵奶。

    誠哥兒吃了奶,心情大好,東瑗把他抱在懷裏,他就衝東瑗咿呀咿呀的,似乎想說話般。

    東瑗看着他,就不忍撒手,一直逗留到戌正。盛修頤回到靜攝院,不見東瑗和孩子,就知道盛樂誠搬到了楨園,而東瑗肯定去了楨園。

    他信步到楨園,果然見東瑗抱着誠哥兒。

    盛修頤也逗弄孩子一回,夫妻倆纔回了靜攝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