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44節 抱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44節 抱孫字體大小: A+
     

    薔薇端了早膳到靜攝院,盛修頤已經隨小廝來福出去了。

    於是橘紅和薔薇就服侍東瑗用了早膳。

    用了早膳,昨夜不曾睡好,東瑗就有些困了。

    等她再醒來的時候,橘紅、薔薇、羅媽媽和尋芳、碧秋、夭桃等人在東次間說話,還有低低的笑聲。

    東瑗就喊了她們進來,問在說什麼。

    薔薇道:“聽說皇上認了個皇子呢。咱們家貴妃娘娘誕的四皇子改了齒序,現在叫五皇子了。”

    東瑗有些吃驚,問那四皇子是個什麼來歷。

    “是枚滄海遺珠,被興平王收留,直到昨日才送給了陛下。聽說四皇子比二皇子和三皇子長得都像陛下,陛下甚至沒有多問,就認下了那孩子。今日早朝就正式上了譜,賜了名字呢。”薔薇笑道,“還說大赦天下三日”

    皇上這麼高興?

    是因爲生了這四皇子的女子,是他心頭好嗎?

    畢竟是朝堂之事,跟內宅關係不大,不過是個趣聞,大家說說而已。

    盛修頤早上被來福叫去了外院,一直都沒有回來。

    吃了午飯,東瑗只留羅媽媽在跟前,跟她說自己對薔薇的打算:“您知道我的心,定是不會讓薔薇做通房的。不如給她說門親事吧。就定咱們府裏外院的,只要人才好,旁的都不拘。您把這個消息說出去,看看有沒有人來提起這門親事。”

    薔薇是東瑗身邊最得力的。娶了她的男人自然有好前程。

    大奶奶又說不拘旁的,只求好人才,還怕沒人提這門親事?

    羅媽媽見東瑗是真心不想讓薔薇做小老婆,那段心事只得放下,也替薔薇高興:“我等會兒就說出去”

    黃昏時,東瑗見金黃色夕照透過茜色窗紗,映在內室的什錦槅扇上。將青花瓷的古董花瓶鍍上了璀璨的金色。

    天氣很好,東瑗就想起身去院子走走。

    羅媽媽幾個人死死勸着,不讓她下牀。

    挨不過羅媽媽和薔薇、橘紅等人。東瑗就笑道:“開扇窗戶行嗎?”

    今日沒風,且外頭的氣溫比內室高些,滿院子的桃花、荼蘼花香。很好聞。

    羅媽媽就親自去開了半扇窗子。

    橘紅抿脣笑:“奶奶,您要給薔薇定親事嗎?”

    薔薇的臉刷的紅了,只差跺腳:“奶奶,橘紅姐欺負我,您快管管。”

    羅媽媽笑:“不是欺負你,這個是真事!奶奶託我放出話兒,要給你尋個好婆家呢!”

    薔薇的臉就更紅了,豔若晚霞般,越發好看。

    “什麼人聘了薔薇去,是幾輩子修的福氣!”羅媽媽看着模樣精緻的薔薇。感嘆道,“這模樣、這性情,就是大戶人家的小姐,也出落不得這樣好!”

    薔薇貝齒咬着櫻脣,又羞又怒:“你們都不是好人!”就摔簾子出去了。

    她走到院裏。心卻倏然熱了起來。

    奶奶對她真心,從來沒有變過。薔薇知道私下裏有人說過,奶奶可能讓她做通房。

    她是不願意的。

    哪怕是做奴才,她也想找個自己的男人,做正經夫妻。給人家做通房、做妾,有什麼好的?再體面也要給正室奶奶磕頭。一輩子伏低做小。

    薔薇自恃有些心氣,怎麼甘心做小老婆?

    她很害怕,奶奶會改變主意。只要一日未嫁,心就提着。如今聽到羅媽媽和橘紅取笑的話,她雖然羞得厲害,心裏卻放了下來。

    內室裏,東瑗就問橘紅,是不是有人找她說。

    “是廚下的程媽媽,聽說奶奶要替薔薇配人,就說他小子現在外院跟爺們出門,生的機靈又白淨,脾氣好,最是會疼人”橘紅笑着說給東瑗聽,“又聽說奶奶不拘人才,想套套我的口風。我什麼都沒說,只推不太清楚。”

    東瑗笑起來:“才第一天,便有人來說話?你明日回程媽媽,等我出了月子,見見她家小子再說,不急一時的。”

    橘紅道是。

    東瑗又道:“倘若不管誰問,都記下,等我出了月子慢慢訪。”

    橘紅笑着道好。

    又說了幾句閒話,夭桃進來道:“奶奶,香櫞姐姐來了。”

    東瑗讓請了進來。

    香櫞給東瑗行禮,笑道:“奶奶,南邊莊子裏送了三十隻烏雞上來,侯爺專門吩咐,讓給奶奶送過來,讓奶奶這裏的小廚房燉了,補補身子。”

    東瑗微愣。

    自從盛樂誠出世,她的公公好似從未關心過她,怎麼今天叫人送了烏雞來?

    “侯爺還問,三少爺醒了沒有,讓抱去元陽閣給他老人家瞧瞧呢。”香櫞笑道。

    這回不僅僅是東瑗,就是羅媽媽和橘紅等人,也微微吃驚。

    這可是盛昌侯第一次說抱了孩子去瞧瞧的。

    東瑗不敢託大,忙叫乳孃抱了孩子過來,吩咐道:“給誠哥兒披個斗篷,別進了風,抱去給侯爺瞧瞧。也不用着急回來”

    乳孃道是。

    東瑗又讓薔薇跟着去服侍。

    盛樂誠被抱走,東瑗滿腦子總想着他,離了孩子偶然的哭聲,她渾身不自在,卻又不好叫人去抱回來。

    快點戌初一刻,是盛修頤抱了盛樂誠回來。

    東瑗的心就鬆了下來。

    乳孃把孩子抱下去餵奶,東瑗問盛修頤:“今夜還歇陶姨娘那裏嗎?”

    盛修頤轉身去了淨房,頭也不回道:“歇這裏吧。”

    紅蓮和綠籬忙跟前去服侍。

    他對這個話題也有些尷尬。

    東瑗就不再問了。

    盛樂誠吃了奶,還沒有睡。乳孃喬媽媽就把孩子抱到東瑗跟前。

    東瑗接在手裏,問一旁的薔薇和乳孃喬媽媽:“三少爺在侯爺面前乖嗎?”

    “很乖。”薔薇道,“三少爺衝侯爺笑呢。”

    東瑗驚喜:“他笑了?”

    “是啊。”薔薇也滿面是笑,“三少爺笑了,夫人稀罕得不得了,說孩子還沒有在她跟前笑過,果然是喜歡祖父的。我說。三少爺也不曾在大奶奶和世子爺跟前笑過,夫人就更加喜歡了。侯爺也喜歡,把身上的玉佩解下來賞了三少爺。還把孩子接過去抱了一回呢。”

    說着。把玉佩給東瑗瞧。

    是塊漢代白巖玉,通透無暇,應該是很名貴的。

    東瑗看了看。還給薔薇拿着:“你先收了,等三少爺院裏選了管事媽媽,再交給她替三少爺管着。”

    薔薇道是。

    盛修頤從淨房出來,乳孃喬媽媽和滿屋子服侍的人退了出去,他親手抱了孩子,坐在東瑗的牀畔,對她道:“爹爹說誠哥兒像我”

    說着,他眼底的笑很濃郁。

    東瑗不知他爲何這般開心,卻也看得出他是極其喜歡的,就故意嘆氣:“大家都說誠哥兒像你!難爲我生他一場。竟沒撈着半點好處。”

    盛修頤就哈哈大笑起來。

    懷裏的盛樂誠見父親笑,也撇嘴無聲笑,露出淡紅色的牙牀。

    東瑗哎喲一聲,驚喜望着他,輕輕推盛修頤:“你瞧你瞧。他會笑!”

    盛修頤看過去的時候,誠哥兒已經不笑了,又闔眼要睡覺。

    夫妻倆都放輕了聲音。

    盛修頤對東瑗道:“他在元陽閣也笑了一回,爹爹很喜歡。”

    兩人逗弄了半晌孩子,才把孩子給了乳孃抱下去歇了。盛修頤親手放了幔帳,躺下歇了。昏暗中他摟着東瑗的腰,將頭擱在她的頸項間磨蹭。

    東瑗笑着推他:“我快半個月沒有沐浴了,你別這麼着,不好聞。”

    “豈會?”盛修頤笑道,“很香。”

    東瑗就輕聲笑了笑。

    次日早起,盛修頤出去衙門點卯,東瑗也早早醒了,讓乳孃抱過來過來。

    盛夫人由一羣丫鬟、婆子們陪着,往靜攝院來瞧東瑗,說起昨日抱孩子給盛昌侯看的話,笑道:“侯爺一回來,就說想瞧瞧孩子,讓我派個人去抱了來。看到誠哥兒笑,侯爺說誠哥兒像頤哥兒小時候的模子呢”

    東瑗聽着,忙笑了起來。

    盛夫人指了指身後的一個三旬婦人,對東瑗道:“這也原是我屋裏使喚過的,姓夏,嫁給了外院採辦上的盧管事。早些年服侍過郝哥兒。郝哥兒搬到外院去,她就不曾跟着。平日裏管着我院子裏的漿洗。讓她到楨園給誠哥兒做管事媽媽吧。”

    盛家和薛家的規矩一樣,小姐們屋子只有乳孃,乳孃幫着管事;而少爺們屋裏既有乳孃,還有個總管事的媽媽。

    東瑗瞧着這個夏媽媽,大約三十六七歲的年紀,模樣周正,舉止沉穩謙和,笑容溫婉,一看就不是那種刁鑽的。她站着,雖垂首,卻不搭着肩膀,後背挺得筆直,應該是個有主見的,不會任由少爺胡來不敢管。

    “以後誠哥兒就有勞夏媽媽費心。”東瑗客氣笑道,喊了薔薇,讓她那些尺頭和首飾給夏媽媽,算是頭次見面的賞賜。

    薔薇拿了兩匹大紅遍地金緞子,兩個八分的銀錁子,一對織金點翠琥珀蝙蝠簪。

    夏媽媽忙跪下給東瑗磕頭。

    這份禮算是重的。

    盛夫人想着東瑗出閣時,滿箱子的綾羅綢緞,手都插不進去,就笑笑讓夏媽媽接了,沒有推辭。

    滿屋子人正說着話兒,外院的小丫鬟忙來稟道:“鎮顯侯府的五夫人來看大奶奶了。”

    盛夫人眉頭微蹙,心想這個小丫鬟真不會說話。

    鎮顯侯府的五夫人,就是東瑗的繼母楊氏。她來看東瑗,自然會先到盛夫人這樣,怎麼稟道說看大奶奶,而不是看夫人?

    這個,是前天還是哪一天的保底更新沒有更的,先補了,今天的保底更新稍後送來~~~粉紅票已經加更到330了,後面的加更拜託大家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