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37節 尋珠(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37節 尋珠(1)字體大小: A+
     

    過了須臾,盛夫人親自送薛老夫人過來。

    薛老夫人就笑着對東瑗道:“年紀大了,身子骨不經用,來你這裏歇歇。”然後又轉眸對盛夫人道,“親家夫人忙去吧,我陪瑗姐兒說說話兒。”

    盛夫人是主人,事情樣樣是她經手,家裏有客,的確不好在這裏,笑道:“老祖宗,我就過去了?您這裏坐,我回頭來伺候您。”

    薛老夫人說不用。

    盛夫人吩咐東瑗的丫鬟薔薇、尋芳等人好好照顧薛老夫人,又讓小丫鬟去端幾樣老夫人愛吃的,擺在東次間,服侍老夫人再用一回。

    吩咐妥當,纔出去了。

    薔薇等人就扶老夫人在臨窗大炕上坐了,給了她沏茶,又上了柔軟好克化的點心。

    羅媽媽扶着東瑗半坐,給她後背塞了個大引枕,才引着滿屋子服侍的退了出去。

    等屋裏只剩下祖孫二人,老夫人起身,坐到東瑗的牀畔。

    自從正月裏回去拜年,東瑗就再沒有見老夫人。

    老夫人拉着她的手,問她:“天和回來了,對你還跟從前一樣的好麼?”

    東瑗微愣,怎麼好好問這話?

    可想着盛修頤,又覺得有些赧,低聲道:“他一直待我好,祖母……”

    老夫人就呵呵笑起來,又嘆氣:“年紀大了,總是囉嗦的。祖母不過是白擔心。既一樣好,我就放心了。”

    說着,臉上就有了釋懷的笑。

    東瑗心裏的那點狐疑就打消了。

    薛老夫人又問她盛夫人對她如何。

    東瑗道:“娘爲人心善,就是路邊的乞丐,亦會悲憫三分,且我是她兒媳婦呢,自是好!自從懷孕,她色色替我想的整齊,親生母親也不過如此的。”

    她在孃家那些年。沒有生母照拂,只有老夫人的疼愛。如今盛夫人樣樣替她打算,她是很感動的。

    說了半晌的話,東瑗總感覺老夫人言之未盡。好似有什麼沒有說出來。

    她卻是不好再問的。

    前頭散了席,盛夫人又來請老夫人去元陽閣坐坐。

    不過是怕東瑗陪着老夫人,勞累了。

    盛夫人這樣替東瑗想的仔細,老夫人豈有不喜的?囑咐東瑗好好歇着,又叮囑了乳孃幾句,跟着盛夫人出了元陽閣。

    吃了午飯,聽了一會兒戲。半下午就回鎮顯侯府。

    馬上裏,薛老夫人和世子夫人坐在一處,婆媳倆低聲說話。

    世子夫人榮氏道:“親家夫人那模樣,對瑗姐兒還是那麼真,不像是裝出來的!我瞧着瑗姐兒氣色也好,也不像心裏有愁苦的。娘,您說,瑗姐兒和親家夫人是不是根本不知曉此事?”

    此事。就是元昌帝說的那事。

    當時鎮顯侯爺和世子爺都在場,世子夫人榮氏自然就知道了。

    薛老夫人道:“她們婆媳不知道!”語氣很肯定,表情亦鬆緩不少。“盛文暉此人,朝廷上少一分爲相肚量,對媳婦還是真的不錯。”

    世子夫人就笑,好似不太贊同。

    薛老夫人道:“你不信?他對康氏倘若不好,康氏這些年能活得這樣自在?咱們家來往的公卿之家的夫人還少?哪一個有康氏這般善念的?盛文暉處處護她,她不用去算計,那些陰鷲小人盛文暉也替她擋了,她才覺得世間都是美好,對人也存了這份善念。這是最難得的。”

    盛夫人孃家姓康。

    世子夫人仔細一想,覺得薛老夫人字字錙銖。道:“娘有見識,我倒是沒有想到這層。如此說來,盛文暉此人亦不是那麼壞的。”

    “什麼是壞?”薛老夫人笑,“不過是同欲者相憎。”

    兩個人想要同一樣東西,自然會爭奪,視對方爲仇敵。將其一切都否定,認爲對方是個污穢不堪之人。

    可拋開這些,每個人皆有可取之處,否則他怎能在朝中立足?

    薛家覺得盛昌侯此人不善,盛家也肯定覺得薛老侯爺奸詐。

    世子夫人微訝,此刻方纔覺得自己看事看人太淺薄,不及婆婆一成,心裏惶惶起來。

    “……天和也不曾在瑗姐兒面前表露半點。”薛老夫人繼續剛剛的話題,“瑗姐兒在孃家時就事事小心,又生的玲瓏心,若天和有不快,她自是能體會到。我故意問她天和對她如何,她回答時,一副小女兒的嬌羞,臉上的喜悅不像是裝出來的。”

    世子夫人點頭,對老夫人的話很信服:“天和對咱們瑗姐兒真心!”

    “真心不真心,有什麼用!”薛老夫人又想起了元昌帝的誣陷,道,“我只憂心他能不能保住我的瑗姐兒!你看誠哥兒,那麼小就有一兩分天和的模子,定是他的孩子無疑的。我的瑗姐兒不是那輕薄的!”

    她是相信東瑗沒有跟元昌帝發生什麼。

    世子夫人也是相信的。倘若東瑗想着和元昌帝有什麼,當年在涌蓮寺早就成了事,哪裏會捱到出嫁之後?

    況且薛貴妃娘娘跟世子夫人說過,元昌帝此人,一直都是那等脾氣:他若是看中什麼,定要弄到手爲止,否則絕不善罷甘休。

    皇帝如今還有幾分喜歡瑗姐兒?

    不過是想着自己曾經對她用心過。得不到,怎麼嚥了下這口氣的?

    爲了得到,爲了平復心裏的那口氣,他定是要用盡手段的。只是他此招太狠了,居然如此誣陷東瑗。

    倘若盛修頤不是那沉穩過人的品性,只怕把東瑗從月子裏拖下來打罵一頓也是有的。

    哪個男人受得了這般侮辱?

    盛昌侯昨日就跑去薛家說,要把東瑗送走。薛老侯爺跟他大吵一架。

    其實也不怪盛昌侯,就連東瑗的大伯,不也是很難相信東瑗的清白?遇到這種事,除非定力過人,或者對東瑗的脾氣很瞭解,否則都不會相信的。

    薛老侯爺、薛老夫人和世子夫人相信,只是因爲他們和東瑗一起生活了十幾年,對那孩子瞭解深透。

    盛修頤相信她。大約是他自身本就沉穩,且對東瑗喜歡得緊。

    盛昌侯卻不太信任東瑗的。

    “……我原是想,若天和有半分對我的瑗姐兒不好,我就按照先前想好的法子。把瑗姐兒接回鎮顯侯府,等孩子養大了,看看到底像誰,到底是誰的兒子,到時盛家還有什麼話兒說!

    如今瞧來,天和那孩子沒有讓我失望。我現在把瑗姐兒接走,只怕傷了他的心。他既瞞着瑗姐兒。自是相信她的,他真心想留下她。他若是沒有法子,又知我疼愛瑗姐兒,自會去求我和老侯爺。

    畢竟將來是他們夫妻過日子,同甘共苦過,感情牢固些,咱們先不插手了!”

    薛老夫人慢慢道來。

    世子夫人一驚,道:“娘。話是不錯的。可天和到底是盛文暉的兒子,哪有兒子忤逆父親的?”

    薛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笑道:“天和是兒子。也是父親和丈夫。他若是不能兩頭做好,我的瑗姐兒以後還要吃苦!既這樣,讓他試試,咱們不是還有後招?等他實在留不住,我自有法子!”

    一副運籌帷幄的模樣。

    世子夫人榮氏笑,想着也只得如此。

    到底還是覺得東瑗這孩子命途多舛。

    那邊,盛修頤一整日都在陪着家裏的客人,直到黃昏時分,來福說有事請他,他纔出來。徑直往城西的觀音庵裏去了。

    庵裏的老尼見他來,忙叫了恩公,請他去了後面的廂房,就關了庵門。

    盛修頤見了塵風堂給他找的十個人,個個面容普通,一看就是城裏的小商小販。不管走到哪裏都不會引人注目。

    他很滿意。

    然後頓了頓,把他要辦的事說給幾個人聽:“……興平王府一共大小五坐門,你們兩人守一處,日夜看着,倘若有小廝或管事模樣的拉着馬車出去,就跟着,千萬莫驚了人。”

    衆人很乾脆道是。

    盛修頤有各自賞了他們銀子,讓他們去辦。

    回程的時候,來福對盛修頤道:“世子爺,咱們在袞州的例錢早上送到了,我存在了老地方。”

    盛修頤問:“一共多少錢?”

    “二萬兩!”來福道,“前段日子有個屠戶借了五百兩,到了日子該還一千兩的,他給不出,那幾個渾不楞的就把他打死了。袞州的太爺剛剛到任,就拿此事作法。後花了二千兩銀子,纔將這事平了。一來一回,就短了三千兩在裏頭。”

    盛修頤臉色一瞬間不好看:“我多次說過,不準沾了人命官司!”

    然後頓了頓,又道,“過幾日我尋個事頭,派你出城一趟,你就去趟袞州。這事是誰負責的,要小懲大誡!”

    來福道是。

    盛修頤嘆了口氣,道:“這些年咱們也存了將近百萬兩,以後不管做什麼,都夠打點的。這樣損陰德的錢,也該丟手了!”

    來福錯愕,道:“世子爺,現在正是好時候,就算順着藤兒摸瓜,扯了瓜藤也尋不到您頭上,怎麼丟手啊?”

    盛修頤表情裏有了幾分溫情:“替孩子積點陰德。”然後又笑,“哪怕我丟手了,也不會一下子就全部丟了。咱們經營了快八年的,每年總有些進益,少不得你的好處!”

    來福就笑起來。

    O(n_n)O~看了下粉紅票,還有17張就滿了270,可以再加更一章,親們看在我這麼早起來碼字的份上,支持支持吧~~~今天哪怕是滿了300,也會四更加完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