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36節 洗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36節 洗三字體大小: A+
     

    三月初三,盛府宴請三日的第一天。

    今日是盛樂誠洗三禮,按照習俗,只邀請了近親。

    盛家原本亦是京都人士,只是從盛昌侯曾祖父那輩開始,都遷出了京都,去了徽州落足。

    家裏的親近除了盛昌侯兩個親兄弟,都在徽州。

    京都也有些族兄弟,都是出了三服的。因盛昌侯爲人傲氣,不喜這些族兄親因他富貴就攀附。

    一開始還有人攀親,都被盛昌侯冷冷拒之門外,而後就漸漸不敢再來了。

    剩下的親近,就是東瑗的孃家鎮顯侯府。

    盛夫人出去了半柱香的功夫,就有小丫鬟進門稟告說夫人攙扶着薛家老夫人快到了靜攝院門口。

    二奶奶葛氏就忙帶了表小姐秦奕、羅媽媽和薔薇、橘紅出去迎接。

    乳孃抱着盛樂誠,坐在一旁的炕上,東瑗就微微伸長了脖子。

    片刻,東次間聽到了大伯母榮氏呵呵的笑聲:“……這一路走來,我們都過了五個池子。您說說,這府裏多富貴啊?我們家府裏蓋得緊巴巴,您這裏又寬敞又漂亮,我都不想回去了!”

    衆人就附和着笑。

    盛夫人笑道:“您多住些日子。”

    世子夫人榮氏道:“哪裏成?我們那一大家子呢,我若是偷了懶,誰來管事?老祖宗還饒得了我?”

    說的衆人鬨笑。

    老夫人就趁勢對盛夫人笑道:“我是個惡婆婆!”

    又惹得一陣笑。

    東瑗在內室聽到了,也忍不住笑起來。

    盛修頤望着東瑗。也微微笑了笑。

    氈簾撩起,衆人進了內室。

    穿着孔雀藍五福捧壽緙絲褙子的薛老夫人,頭上戴着翠羽藍寶珠鳳鈿,折枝海棠嵌米珠遮眉勒,笑容慈祥由盛夫人和薛家的世子夫人榮氏左右攙扶着走了進來。

    東瑗忙喊了祖母。

    屋裏的丫鬟們給衆人行禮。

    盛修頤也給薛家衆人行禮。禮後,他就退了出去。孩子洗三朝,不需要父親在場。況且他要去外院招待客人。

    盛修頤走後,薛老夫人上前,拉了東瑗的手。笑盈盈道:“胖了些!可見親家夫人對瑗姐兒真心好!瑗姐兒嫁到盛家,我這個老太婆才放心呢!”

    盛夫人就笑:“瑗姐兒值得人疼,都是老祖宗教養得好!”

    東瑗就不好意思笑起來。

    老夫人拉着她的手。這纔回眸問她:“月子裏要聽話,好好躺着……”然後交代了很多坐月子應該注意的事。

    東瑗一一點頭應承着。

    薛家世子夫人榮氏就故意對盛夫人道:“親家夫人看看老祖宗,生怕孫女委屈呢!親家夫人快做個保證,保證不委屈了她的孫女兒,老祖宗這嘮叨才能停呢!”

    衆人又是笑。

    老夫人也笑得不行,對盛夫人道:“我這媳婦,整日裏說嘴,婆婆都要編排幾句!親家夫人,我這個老太婆可不容易呢!”

    盛夫人笑:“都是老祖宗慈愛,大伯母纔會這般!”

    “可不是。都是您寵的!”世子夫人也笑得花枝亂顫。

    屋裏的人都跟着笑。

    東瑗看到了人羣裏的三夫人蔣氏、四夫人沈氏、五夫人楊氏、大奶奶杭氏和十二姑娘薛東琳。

    唯獨不見二夫人馮氏。

    東瑗又想着蕭家的事,指不定二夫人這會子怎麼難過的。

    彼此說笑着,盛樂誠已經醒了,可能是被笑聲驚了,哇的一聲啼哭。把衆人都嚇了一跳。

    屋子裏立馬安靜下來。

    乳孃抱着他,忙給他餵奶。

    含着乳孃的奶|頭,他立馬就不哭了。

    老夫人和盛夫人才鬆了口氣。

    屋子裏的人都不敢再說話了。

    等孩子吃了奶停下來,盛夫人讓把孩子抱給老夫人看看。

    薛老夫人接過來,抱在懷裏,孩子正睜着溼漉漉的眸子望着她。那烏黑的眼眸似乎能看到人的心裏去,薛老夫人只覺滿心憐愛,喜歡得不行。

    她看着這孩子,輕聲對盛夫人道:“這孩子像天和!”

    東瑗就撇撇嘴。

    盛夫人越發高興,道:“老祖宗好眼力!我們都說像他爹爹。”然後又把孩子的名字告訴老夫人,“侯爺取的,叫盛樂誠!”

    於是大家誠哥兒、誠哥兒這樣叫開了。

    世子夫人怕老夫人累着,上前抱了過來,笑道:“老祖宗賞我瞧一回。”

    老夫人就把孩子順勢給了她。

    世子夫人抱着,薛家衆人都上來瞧,東瑗的繼母楊氏和薛東琳也瞧了一回,紛紛說些吉利的話,誇孩子長得好,面相好。

    約莫又過了半柱香的功夫,盛家二房、三房的兩位嬸嬸帶着媳婦也來了。

    到了吉時,替東瑗接生的穩婆開始給孩子行洗三禮。

    先上香,穩婆拜了供奉的元宵娘娘等衆位娘娘,丫鬟們就把盛着蒲艾水的銅盆放在東次間的炕上,穩婆就從乳孃手裏抱了孩子。

    銅盆裏除了盛着蒲艾水,還放了一塊金磚。這是等會兒給孩子洗三時孩子坐的,叫做“坐磚”。

    這並不是京都的規矩,所以世子夫人問盛夫人這是何意。

    “我們徽州,磚和官是一樣的念法。”盛夫人笑着,“坐磚不過是取個吉利,將來孩子好做官!”

    衆人恍然,原來在徽州話裏,坐磚和做官是一個音兒。

    除了這一樣,其他的規矩都和盛京的規矩差不多。

    穩婆抱着孩子,一旁伺候的小丫鬟就端着銅盆,捧到衆位近親面前,讓大家添盆。

    先是捧到薛老夫人面前。老夫人就添了一對小孩子用的金手鐲,赤金黃燦燦的,至少有八分,穩婆臉上不由露出笑意。

    這些東西,回頭都是給穩婆的。

    老夫人先添了,盛夫人才添。

    她擱了一個八分金珠子,一個八分銀珠子。又是兩個八分的銀錁子。只爲了不越過薛老夫人的禮。

    薛家的人就微微一愣。在京都的規矩裏,不管是送什麼東西,都不會添四樣。四這個數不吉利的。

    盛夫人看到衆人的目光。就笑道:“誠哥兒是咱們徽州的子孫,我還是想着照老家的規矩。我們老家逢喜事都添四,取意四季平安如意。”

    衆人都笑。說應該照老家的規矩。

    世子夫人挑了挑眉,擱了一塊金鎖,同樣的黃燦燦,至少有一兩重。

    穩婆臉上的笑越發濃了。

    然後是東瑗的繼母楊氏,她亦添了金鎖,雖比世子夫人的小些,也有七八分重。

    後面的人就不好越過姥姥的禮,都一一添了。

    穩婆拿着棒槌攪了銅盆的水,說了吉利話,就把孩子放在水裏。讓他坐在金磚上。

    孩子碰到涼水,應該哭一哭,謂之響盆。

    盛樂誠卻很無辜的睜着眼睛,任由穩婆替他洗着。

    薛東琳低笑,跟五夫人楊氏耳語:“這孩子是個傻的。都不曉得哭!”

    盛樂誠出生三天來,只有餓了纔會哭幾聲,餵了奶立馬就不哭了。

    五夫人也撲哧一聲低笑。

    世子夫人正好在她們母女前面,就猛然回頭看了她們一眼,表情雖不說嚴厲,卻也沒有笑。

    薛東琳撇過臉去。五夫人也只當沒有看見,世子夫人心裏很無奈,回了頭。

    穩婆一邊替盛樂誠洗着,一邊念着吉利詞。當她念叨“洗洗溝,做知州”的時候,盛樂誠倏然咧嘴,露出一個無聲的笑。

    他剛剛出生,這還是他第一次見。笑容很短暫,很快就過去了。他的手卻無力的揮了揮,想拍水玩兒。

    他好像很喜歡水。

    盛夫人歡喜得不行,哎喲低聲唸佛。

    薛老夫人卻沒有盛夫人那麼樂觀。她覺得這孩子不愛哭,可能不夠聰慧,並不是好事。從小愛哭的孩子,長大了會聰明機靈;小時不愛哭的,長得了忠厚有餘,聰穎不足。

    最後在穩婆說着各自吉利話中,孩子的洗三朝完成了。

    把他從水裏抱出來,他撇撇嘴,哇的一聲哭了。

    卻把衆人逗笑了。

    穩婆一邊幫他更衣,他哭得滿面是淚,盛夫人心疼不已。穿好了,盛夫人抱了過來,忙叫乳孃餵奶,盛樂誠這纔不哭。

    盛夫人笑着對薛家衆人道:“我們徽州是水鄉,這孩子天生就是徽州的子孫啊!我們家侯爺從前在家鄉,是鳧水的好手呢!”

    衆人就陪着笑。

    東瑗在裏間聽到孩子最後哭聲,心就提了上來。

    乳孃餵了奶,孩子又不哭了,她才安心些許。

    前頭丫鬟來稟,說搭了戲臺,請諸位夫人奶奶聽戲。

    盛夫人就請了薛家衆人和二房三房的妯娌、侄兒媳婦去聽戲。

    屋子裏的喧鬧頓時靜了下來。

    羅媽媽和薔薇進了內室,把剛剛洗三禮時發生的事都說給東瑗聽。說到盛樂誠離開水就大哭時,東瑗也哭笑不得:“這麼小的孩子,喜歡水?”

    羅媽媽也笑:“可不是!夫人可高興了,說老家是徽州的,那是水鄉,三少爺天生就是徽州的子孫呢!還說,侯爺也喜歡水,三少爺像祖父呢!”

    東瑗忍不住笑,她的婆婆真會胡亂聯繫。

    說着話兒,東瑗就有些困了。

    她睡了一會兒醒來,羅媽媽依舊陪着她。

    薔薇卻進來說:“奶奶,您醒了?老夫人身邊的寶巾姐姐來了,讓您醒了告訴一聲,她去回了老夫人。老夫人想着和您說說話兒。”

    東瑗道好。

    薔薇就出去告訴了寶巾,說東瑗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