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30節 不見(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30節 不見(1)字體大小: A+
     

    回了盛昌侯府,盛昌侯父子下了馬車。

    盛夫人派了丫鬟香櫞在門口等盛修頤。

    她原本是要親自迎接盛修頤的,被東瑗倏然生產打斷了,去了靜攝院。

    香櫞見他們進府,跟在衆管事、小廝身後給他們行禮。

    盛昌侯鐵青着臉,想做出和善些的表情,仍見凜冽神態。

    他在人羣裏瞥見了盛夫人身邊的香櫞,就喊了她上前,問道:“怎麼不在夫人身邊伺候。可有何事?”

    香櫞忙又給他行禮,道:“大奶奶誕下了位公子,夫人陪着大奶奶呢。今日世子爺回京,三爺進爵,夫人讓奴婢到門口迎迎侯爺、伯爺和世子爺。”

    盛昌侯冷臉道:“知道了。你回了夫人,我和世子爺有話說,晚夕再回內院。”

    香櫞屈膝應是。她真的很怕在侯爺面前說話,一副冷冰模樣叫人不由透出幾個膽懼,大氣都不敢喘。

    盛昌侯轉身就去了外書房。

    盛家的外書房有三間,一明兩暗。

    兩間暗書房,一間是盛修頤的,一間是盛昌侯的。

    盛昌侯的暗書房是他接見清客幕僚的地方,商議機敏大事;而盛修頤的暗室,多半是他宿歇之處。

    進了書房,盛昌侯就把盛修頤和盛修沐喊進了他的暗室。

    推開最西北角擺着古董瓷器的槅扇子,就緩緩移動出一閃與牆壁顏色毫無差別的門。

    父子三人進了暗室,門有緩緩合上。

    跟着盛昌侯的小廝門口守住。

    暗室後面就是盛府的一處水中亭閣,窗前種滿了荷葉。臨窗一張大炕,立着兩對彈墨大引枕,玄墨色炕幾,擺了整套的茶具。

    對面一架一人高的書槅,整整齊齊碼着盛昌侯的書。

    書案上筆架樹立。

    推了窗,能看見遠處的涼亭,聞到初春桃蕊的幽香。

    盛昌侯早已顧不得罵盛修頤推辭三品侍郎官職之事。開門見山就說對東瑗和那孩子的處理法子:“……孩子留下來,將來總有機會送進去;那個女人,坐完月子先送到天龍寺,宮裏自然會有人接她。”

    盛修沐聽着父親的話。本想頷首,卻見盛修頤表情清冷平常,他的贊同就保留了幾分。

    “大哥,你說呢?”他問盛修頤。

    盛修頤沉默了良久,對盛昌侯道:“爹爹,方纔我和三弟在馬車上說話,三弟說皇上這些日子時常去咱們家貴妃娘娘的宮裏。可是真的?”

    盛昌侯正等着他說話,等了半晌卻聽到風馬牛不相及的話,火就冒了上來:“管好你房裏的事,再說旁人!貴妃娘娘那裏有我和沐哥兒。”

    盛修頤心裏已經有數,道:“送走她和孩子,我無異議。爹爹和薛老侯爺商議着辦吧。”

    說着,起身要出暗室。

    盛昌侯對他這般很是不滿,卻聽到了他同意之語。也顧不上追究,只是喊住他:“這件事,切不可讓你娘知道了。”

    他說的是東瑗與元昌帝珠胎暗結之事。

    盛夫人很喜歡東瑗。若她知道了,定是一番傷心失望。盛昌侯不想讓盛夫人太難過。

    過幾日送走薛氏的時候,再把實情告訴她不遲。

    盛修頤道是,轉身出了暗室。

    盛修沐看了眼盛昌侯,乾笑道:“爹爹,您再找人商議如何處置,我先出去了。”

    盛昌侯心思都在如何送走東瑗上,心不在焉含混點頭。

    盛修沐忙跟着盛修頤的步子出去了。

    他出了書房,見盛修頤正往內院去,以爲盛修頤要回靜攝院去看薛氏。忙上前幾步拉住了他:“大哥,你要去哪?你別再惹爹爹了。”

    倘若父親聽說大哥回了靜攝院,怕又是一番責罵,氣急攻心了。

    盛修頤頓了頓,淡淡笑道:“我一走九個月,回來也該去給娘請安了。”

    盛修沐就鬆了口氣。笑道:“我陪你去。”

    盛修頤點點頭。

    兄弟二人並肩回內院,盛修沐越想越覺得他的大哥真是奇怪。倘若是盛修沐的妻子弄出這般醜事,他定是止不住自己的怒焰。而大哥風輕雲淡,只當什麼都沒有發生般。

    他真是隱忍過人。

    兄弟二人進了內院,徑直去了盛夫人的元陽閣。

    康媽媽和香櫞都在靜攝院,只留下香薷在院裏看守。

    見盛修頤兄弟二人前來,她忙上前行禮,笑道:“世子爺和三爺怎麼來這兒了?夫人在大奶奶那裏。”

    然後又給盛修頤福了福身子,“奴婢恭喜世子爺喜添貴子。”

    盛修頤微微笑了笑,進了盛夫人起居宴息處的東次間。

    盛修沐擔憂看了眼他的背影,也跟了進來。

    香薷發覺兩位爺不太對勁,頓時不敢再多言。她不知道盛修頤和盛修沐怎麼了,索性不說話,免得多說多錯,只是吩咐丫鬟給他們上茶,就垂首立在一旁伺候。

    “你去和夫人稟一聲,說我和世子爺在此,看看夫人何時回來。”盛修沐呷了兩口熱茶,對香薷道。

    香薷又狐疑看了眼盛修頤和盛修沐,屈膝應是,出了東次間。

    她去靜攝院的路上,忍不住好奇:從前見世子爺和大奶奶如膠似漆般,現如今大奶奶替世子爺生了個大胖小子,世子爺初回盛京,知道盛夫人在靜攝院,應該是正好有藉口急匆匆趕回去看大奶奶纔對。

    怎麼明知盛夫人在大奶奶那裏,世子爺卻坐在元陽閣悠閒喝茶?

    她想着,就進了靜攝院。

    院裏安靜極了,丫鬟婆子們都斂聲屏息。

    盛夫人正在東次間替新出生的三少爺挑選奶孃。

    幾個奶孃在跟前,盛夫人看了又看,總覺得不太滿意。

    香薷伸了頭進來,見盛夫人忙,又把頭縮了回去。

    卻被屋裏的香櫞看個正着。她靜悄悄撩起氈簾走了出來。

    “怎麼了?”香櫞問道,“你不守着院子,跑來做什麼?滿院子的丫鬟婆子,你也不在。怕是要翻了天的。”

    香薷就把盛修頤和盛修沐在元陽閣,請盛夫人回去的話,說給香櫞聽,又道:“應說世子爺應該回靜攝院見夫人的。卻……”

    香櫞猛然瞪了她一眼。

    香薷立馬不敢多言。

    香櫞輕戳了下她的額頭,壓低聲音道:“還是這脾氣,什麼胡話都敢說!你等着,我進去稟了夫人。”

    說罷,轉身進了東次間。

    盛夫人正在跟康媽媽說三少爺乳孃人選的事:“……似錦從前是咱們院裏的,爲人最是體貼小心。她既願意進來服侍三少爺,乳汁又多。就她吧。”

    康媽媽笑着道是。

    似錦姓喬,從前是元陽閣的丫鬟,而後嫁給了康媽媽的內侄兒。她前不久又生了個閨女,現如今正是乳汁好的時候,康媽媽就推薦她到三少爺屋裏做乳孃。

    家裏是夫人當家,三少爺的乳孃人選自是夫人定下。

    選喬似錦給三少爺做乳孃,除了看好似錦,亦是給康媽媽體面。

    盛夫人吩咐完乳孃的事。才擡眸問靜靜立在一旁的香櫞:“誰找你?”剛剛香櫞出去,她也是看見了的。

    香櫞就笑道:“是香薷來了。世子爺和三爺在元陽閣等您呢……”

    盛夫人一聽盛修頤回來了,臉上就佈滿了笑。想了想又覺得不對,問香櫞:“你去外院請安的時候,沒說我在這裏?”

    香櫞笑道:“奴婢說了。”

    盛夫人就疑惑起來,喊了香薷進來,問她盛修頤和盛修沐在元陽閣做什麼,又問她有沒有告訴他們兄弟東瑗產子之事。

    香薷道:“夫人,奴婢還給世子爺行禮道喜呢。他們喝了茶,也不見移步。而後三爺讓奴婢請夫人呢。”

    盛夫人聽出些端倪。

    似乎是有話對她說,不好來靜攝院。

    她起身下炕,香櫞和香薷忙蹲下去服侍她穿鞋。

    “你還守在這裏照拂一時。倘若有什麼,叫人快快稟了我。”盛夫人起身,對康媽媽叮囑道。

    羅媽媽和薔薇正好進門,聽到了盛夫人的話。

    其實羅媽媽和薔薇剛剛就在外間。香薷稟告盛夫人的話,她們也一併聽在耳裏。直到盛夫人要走,才進來。

    “夫人。大奶奶已經無礙,三少爺被喬媽媽抱去餵奶,吃了兩回,您放心吧。”羅媽媽笑着對盛夫人道。

    盛夫人就笑了笑,叮囑她們仔細服侍,只留下康媽媽,帶着香櫞和香薷回了元陽閣。

    盛夫人一走,康媽媽就去西次間看三少爺。

    薔薇和羅媽媽進了內室看東瑗。

    孩子落地後,東瑗知曉盛夫人在場,不會讓孩子有事,就放心睡去。她累得脫了力,一直睡到此刻才醒。

    “什麼時辰了?”她問薔薇。

    “酉初二刻了,奶奶。”薔薇回道。

    就是說,快黃昏了。

    她問薔薇:“世子爺還沒有到府嗎?”

    薔薇和羅媽媽一時間面面相覷,不知怎麼回答。

    東瑗雖有些虛弱,卻瞧得分明,追問着薔薇:“出事了嗎?”

    “沒有。”薔薇躲閃着東瑗的眼神,不知怎麼啓齒。

    羅媽媽不落忍,低聲道:“瑗姐兒,世子爺回來了,卻去了夫人的元陽閣。香櫞和香薷都告訴世子爺您生了小少爺,也告訴了夫人在靜攝院……世子爺還是和三爺去了元陽閣。”

    就是說,不想回靜攝院。

    東瑗愣了愣。

    這章現在才寫完,我爲我的效率汗顏。睡去了,姊妹們早起看到了別忘了投粉紅票喲~~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