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27節 歸期(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衣香 - 第127節 歸期(2)字體大小: A+
     

    薛老侯爺微頓,片刻後才道:“舉賢不避親仇,俯仰無愧天地,對得起江山社稷,百姓黎民,足矣”

    薛老夫人聽着老侯爺說的大義凜然,就哈哈大笑:“您真的沒有私心?”

    薛老侯爺抿脣不答,眼睛卻閃爍着光芒。

    老夫人忍不住笑:“您真是越老越奸詐了。”

    薛老侯爺卻道:“愁人之所憂,達人之所欲,成人之所求,夫人怎麼說我狡詐?是盛文暉想讓他的兒子出仕,亦想讓其子揚名。我不過是助力而已,又不是害他……”

    盛夫人忍不住笑,卻又想起身在盛家的薛東瑗,心裏的開心就減了五分。

    “盛文暉算計失利,會不會爲難我的瑗姐兒?”老夫人擔憂,“咱們世代聲譽,族無犯罪之男,家無再嫁之女,瑗姐兒定是一輩子要在盛家的。”

    想着,薛老夫人不由又恨起太后和皇上來。

    都是他們那對母子,把瑗姐兒賜婚盛修頤,讓老夫人陷入兩難境地。

    可抱怨皇上和太后,會遭天譴的,薛老夫人也是在心裏恨幾句,不敢說出口來。

    提起在盛家的東瑗,老侯爺也嘆了口氣:“倘若我們家落敗,瑗姐兒斷了依靠,才真正隨盛家拿捏。只是咱們家贏了,盛文暉就算恨瑗姐兒,亦要敬重我們幾分,表面上不敢爲難她。”

    戰國策裏說,同仇者相親,同欲者相憎。盛文暉和薛家現在有共同的仇敵,自然是相親的。

    可他們也有共同的,將來必然相爭。

    嫁入盛家門的薛氏女,便要學會在夾縫裏求生。

    這便是政治。

    老侯爺和老夫人在內室說了半晌的話,盛家那邊也知曉盛修頤即將回京的事。

    盛昌侯告訴了盛夫人。

    盛夫人轉頭就叫人去告訴了東瑗。

    東瑗聽到這個消息,心裏也是高興的,忙來了元陽閣,問盛夫人:“世子爺能趕上回京過年嗎?”

    盛夫人笑道:“快馬加鞭。或許趕得上元宵節。”

    就是說,過年是趕不上了。

    “世子爺此次歸來,是要加官進爵的吧?”東瑗知道盛夫人心裏喜歡,笑着問她。

    盛夫人笑:“娘跟你一樣。整日待在內宅裏,哪裏知曉朝廷的事?我只盼着早日見到頤哥兒,加官不加官,隨緣吧。”

    東瑗笑了笑。

    婆媳倆歡喜說笑了一陣,外院的小廝進來說大奶奶的舅母來瞧大奶奶了。

    盛夫人有些吃驚,看着東瑗。

    東瑗以爲是五夫人楊氏的孃家人,心裏狐惑建衡伯府的人要見自己做什麼。盛夫人已道:“快請進來。”

    東瑗和盛夫人站在元陽閣門口迎接,是個穿着絳紫色遍地金通袖綾襖的四旬婦人,白皙肌膚,圓臉杏目,笑起來臉頰有個小小梨渦,讓她看上去很慈善。

    盛夫人對這個舅母的第一印象很好,覺得她是個心地善良的人。

    東瑗卻蹙了蹙眉。

    建衡伯府的兩位夫人她是見過的,這婦人並不是建衡伯府的人。

    難道是韓家的?

    想着。她又細看那婦人,那婦人就由迎接她的康媽媽和香櫞等衆丫鬟攙扶到了跟前。

    老夫人身邊的綠浮跟着伺候。

    “夫人。”韓大太太給盛夫人屈膝行禮。

    盛夫人看了眼東瑗,見她比自己還要疑惑。就不管了,也給這位韓大太太行禮。

    東瑗聽聞是舅母,雖不知身份,照樣先行了禮。

    綠浮尚未上前開口,韓大太太待東瑗行禮後,眼淚就簌簌落下來:“這是瑗姐兒?你和三娘長得一模一樣。三娘去了這些年,我竟又見着了……”

    說罷,真的動情哽咽起來。

    東瑗便確定了是生母韓氏的大嫂,眼裏有些澀,又給她行禮。喊了舅母。

    一旁的大丫鬟們忙勸,遞帕子給韓大太太。

    盛夫人也勸。

    一行人進了暖和的內室,丫鬟們上了茶,韓大太太依舊在打量着東瑗,又是喜歡又是嘆氣:“咱們家離京的時候,你還那麼小。也像三娘。如今就是活脫脫三娘當年的樣子了。”

    說着,又忍不住落淚。

    盛夫人也陪着溼了眼眶。

    韓大太太止了淚,訕笑道:“夫人您瞧瞧我,一見到瑗姐兒就失了態,惹得您也跟着傷心。”

    盛夫人也知道韓家的事,明白她們娘們是多年未見的,東瑗又長得像她的母親,韓大太太動情是情理之中,就道:“哪裏話?舅母來瞧阿瑗,我心裏喜歡着呢。”

    韓大太太半晌拭淚,又把上京的目的跟東瑗和盛夫人說了一遍,還叫身後的丫鬟端了一隻檀木錦盒進來。

    那錦盒比平常的首飾匣子大好幾倍,丫鬟抱着很沉手,應該是不少的首飾。

    韓大太太接了,擱在炕几上推給東瑗:“你大婚那些日子,你外祖母正是不好的時候,家裏也沒人來替你送親。外祖母有驚無險,醒來後時時念叨這事。這是外祖母給你的添箱,切莫嫌東西輕。”

    東瑗起身,又給韓大太太行禮:“多謝外祖母掛念,辛苦舅母攜來。舅母替外祖母受瑗姐兒三個頭。”

    說着就要跪下去。

    韓大太太忙拉住:“你懷着身子呢,快起來,快起來”然後又哽咽道,“看到你都好,我回去告訴你外祖母,她老人家也寬心。”

    不知道爲何,東瑗聽着這些話,眼角就溼了。

    她出閣的時候,韓家不曾來人,她也沒有抱怨過。畢竟她只是個外甥女。

    如今看着這首詩匣子,心裏的暖意就止不住涌上來。

    彼此默默抹淚了半晌,才把初次見面的這點感動揭過去。

    盛夫人聽說韓家兩位少爺皆中舉,現在住在鎮顯侯府等着春闈,就道:“舅母帶着兩個表少爺,也到我們府裏住住。”

    韓大太太道:“薛家老祖宗留得誠,那裏住得也便宜,多謝夫人的美意了。”又道,“我們安慶府的規矩。不能在外人家過年,所以近幾日在收拾宅子,趁年前搬進去。倘若夫人和瑗姐兒不嫌棄寒舍簡陋,他日去坐坐。”

    看這架勢。是要在盛京重新落足嗎?

    東瑗想着,就忙道好。

    盛夫人也說好。

    韓大太太在盛家吃了午飯,陪盛夫人說了半下午的話,纔回了鎮顯侯府。

    她前腳進門,東瑗和盛夫人給韓家兩位少爺的賀禮就送到了。

    韓大太太見盛夫人也是一派的和氣,跟薛家一樣不拿喬,心裏也很欣慰。

    回去說給老太太聽。知道三孃的女兒嫁到不錯的人家,還有個和氣的婆婆,老太太也說高興的。

    冬月二十九那日,宜搬家,韓大太太就帶着兩位少爺,搬回來曾經韓尚書置辦的宅子。

    薛家和盛家都送了厚禮。

    元昌五年臘月初八,又是一年的臘八節。早上剛剛吃過臘八粥,就聽說蕭太傅請求致仕。他的黨羽紛紛請求罷官。

    以抗議巡察使攪亂西北大營。

    不成想,一向對蕭太傅敬畏有加的元昌帝欣然同意了。

    朝中的文武將,一下子就免了將近一半的人。朝廷瞬間就癱瘓了。

    蕭太傅猶自得意時,沒過幾日,就聽聞他的長子蕭宣孝的死訊。

    這個消息一公佈,很多投靠蕭太傅的大臣便起了悔恨之心。

    元昌帝知道人心動搖,再降聖旨,將請辭的官員全部官升一級,加俸兩成,承諾絕不秋後算賬。

    這件事就一直鬧到元昌六年的正月裏。

    正以爲局勢要穩,卻突然發生宮變,蕭太傅埋在宮裏的侍衛和太監衝進了各個宮殿。砍殺妃子皇子。

    薛老侯爺和盛昌侯帶着一千家奴護駕。

    盛昌侯的三子盛修沐有萬夫不當之勇,護住了元昌帝,生擒了蕭太傅。

    宮裏太監、宮女損傷不少,可妃子皇子公主都安全無虞。

    如何處置蕭太傅,便成了元昌帝再次爲難之事。

    而在這次動亂中,太后娘娘驚嚇過度。還被砍傷了腿,從此昏昏沉沉的,有些神志不清。

    而後,她的情況越來越糟糕,甚至說皇上不是她親生的,而是陳淑妃生的,還說陳淑妃找她索命。

    皇上日夜不解衣在太后牀前侍疾。

    最後,太醫紛紛覲言,送太后去皇家山莊靜養,宮裏不適合太后居住。

    六宮短短几個月內,既沒了皇后,又沒了太后,各宮裏的娘娘紛紛行動,有巴結薛貴妃的,有巴結盛貴妃的,還有巴結薛淑妃的,一時間人心不穩。

    而元昌帝好似不明白,只是偶爾去盛貴妃的宮裏去的勤快些。

    風向改變了,衆人猜測將來母儀天下的,定是盛貴妃娘娘。

    而朝廷裏,蕭太傅全族交押大理寺,等到審判。蕭太傅的黨羽太多,倘若隨便就殺了他,這些黨羽可能人人自危,朝中又是一番動盪。

    怎麼處置蕭太傅和蕭家,還需從長計議。

    一稱劫過後,便是花開春暖之日,三月的驕陽異樣明媚。

    盛修頤再次踏回盛京時,朝中文武數官在西武門迎接着他。

    穿着素服、面容緩和的盛昌侯立在衆人之首。

    出京都時,衆人皆以爲他是去送死;等他再回來時,已經滿朝傳誦。

    這期間,整整九個月,只有盛修頤知曉他經歷了些什麼。

    東瑗和盛夫人也準備好迎接盛修頤。

    跟盛夫人立在垂花門前翹首以盼的東瑗,突然覺得下腹墜痛難忍。

    她扶着薔薇的手,忍不住呻吟着彎下了身子。

    “奶奶要生了。”

    第三更了。看到粉紅票沒有進步,真心酸__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