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26節 歸期(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26節 歸期(1)字體大小: A+
     

    世子夫人榮氏給東瑗鬆了護膝,在盛家吃了午飯,又冒雪回鎮顯侯府。

    盛夫人和東瑗也踩着厚厚積雪,一直送到垂花門前。

    世子夫人回了薛府,剛到大門口時,見一隊車馬停頓,幾個穿着蓑衣的婆子撐着傘,扶一位穿孔雀藍緙絲斗篷的四旬婦人下車。

    身後跟着兩個石青色緙絲風氅的年輕男子。

    世子夫人定睛瞧了瞧,見他們高馬敞車,隨行的都是強壯的腳力,像是從外地趕路而來。

    瞧了再瞧,依舊不太記得是誰。

    停了馬車,婆子和花忍攙扶世子夫人下了馬車。

    門房上的人忙迎上來,給世子夫人撐傘。

    停在世子夫人前面馬車裏下來的人就都回眸看。

    門房的小廝見他們車馬華麗,也上前恭敬問:“哪裏來的貴客?”

    來客裏的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男子正要答話,那四旬婦人卻看着世子夫人出神,此刻哎喲一聲:“您是世子夫人吧?”

    榮氏微愣,越看這婦人越覺得眼熟,可現成的人就是想不起到底是誰,只得由丫鬟攙扶着走進些。

    那婦人迎了幾步,笑道:“多年不見,您還是這樣的好氣色。”

    笑起來,右邊臉頰有個小小梨渦,一臉的慈祥和藹。

    電光火石間,世子夫人猛然想起,驚愕道:“您......您是韓家大太太?”

    那婦人頷首:“正是妾身。給您請安了。”

    說着,衝世子夫人福了福身子。

    世子夫人忙上前攙扶了她:“大舅母什麼時候進京的?”

    確定了對方的身份,世子夫人就換了稱呼。

    這婦人是當年韓尚書的大兒媳婦,東瑗生母韓氏的大嫂。他們家早年就搬回來韓尚書的桑梓安慶府。時過境遷,音容暗換,世子夫人一時間真沒有想到是韓家的人來了。

    “快裏頭請,快裏頭請!”世子夫人笑,也顧不上多問,“裏頭說話,怎麼站在雪地裏?”

    韓大太太笑着道是又喊了兩個年輕的公子上前給世子夫人請安。

    “這是老大乃宏,這是老三乃華……”韓大太太把兩個年輕的公子介紹給世子夫人認識。

    世子夫人笑着應了。見他們的車馬隨從,就知道他們是從安慶府剛剛進京的,世子夫人一手挽着韓大太太,一邊吩咐管事把韓家的車門從側門牽進去,好生款待韓家的隨從。

    自己則領着韓大太太和兩位少爺去了老夫人的榮德閣。

    老夫人年紀大些,應說記性不如世子夫人,卻一眼認出了韓大太太韓大太太感激得眼裏有淚,忙要跪下給老夫人磕頭。

    薛老夫人讓丫鬟們扶住,不讓她跪下。

    韓大太太就讓她的兩個兒子給老夫人磕頭。

    兩個年輕的少爺磕了頭。

    薛老夫人很歡喜讓他們在沿炕一排的太師椅上坐了。

    韓大太太就笑着跟老夫人說起進京的緣由來:“......瑗姐兒出閣時,老太太不太好,大老爺和二老爺都怕老太太撐不過,家裏的人寸步不敢離,所以只派了僕婦給瑗姐兒送禮。

    後老太太竟大好了,又唸叨着此事,說瑗姐兒是三娘留下唯一的血骨,韓家再落魄,也不能這樣輕怠了瑗姐兒,讓我們妯娌親自走一趟盛京給瑗姐兒送些妝奩來。

    挨着就是秋闈,老太太又說,不如等乃宏、乃華兄弟過了試再說。倘若中舉進京參加春闈,我就陪着同來,打理着他們的吃食。

    祖宗保佑,他們兄弟皆過了鄉試。我們都來不及宴請親鄰,就急急上京了,趕着給瑗姐兒送妝奩。哪裏想到,今年這樣早雪,在袞州就遇上了冒雪拖延到今日纔到……”

    聽說是給東瑗送嫁妝來的薛老夫人也想起了死去的韓氏,一陣心酸。

    又聽說韓家兩位少爺皆中舉又是高興。

    “兩位哥兒都是少年進學,將來前途不可限量。”薛老夫人笑着讓丫鬟去取狀元及第的彩頭來賞兩位少爺。

    韓乃宏今年二十三,而三少爺韓乃華才十五歲。

    這樣年輕的舉人,薛老夫人稀罕不已,讓韓乃宏和韓乃華兄弟上前,坐到她身邊的炕上。

    “娶親了不曾?”薛老夫人問韓家三少爺韓乃華。

    韓大太太就忙代答:“老太太說學業要緊,還不曾定人家呢。”然後想了想,又道,“老夫人有好人家,替我們乃華說說,就是他極大的福氣了。”

    韓家原本退出朝廷,直到新帝五年才送孩子進學,大約也是想重返京都世家,爭取些官爵。

    韓乃華未定親,一來是爲了不讓他分心念書;其二,恐怕也有些瞧不上安慶府小地方出身的女兒,想着聘門盛京的望族千金吧?

    倘若韓乃華春闈過了,就是十五歲的少年進士,又是韓老尚書的嫡親孫子。單單這兩樣,娶門詩禮望族的小姐不成問題。

    薛老夫人想着,就痛快答應了,拉着韓的手道:“過了春闈,我就替咱們的少年進士定門好親事韓乃華臉微紅,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韓大太太聽出了薛老夫人的弦外之音。

    是替少年韓進士定門好姻親,而不是韓少爺或者落第舉人。

    韓家離京十幾年,早已人走茶涼,除非韓乃華少年進學,否則也難再入高門的。韓大太太心裏明白,還是忍不住酸了酸。

    說着說着,話題就繞到了國喪上。

    韓大太太哎喲一聲:“我們進城的時候,滿城素縞.我正滿心疑惑,又怕問了不吉利。原是皇后娘娘薨了......”

    語氣裏焦急起來。

    皇后崩了,那明年春季的春闈還舉行不舉行啊?

    薛老夫人看出韓大太太的擔憂,就道:“新帝首開恩科,自不會中斷爲國取才……”

    後面的話,也不好再說了。

    韓大太太是通透人,一點就通,當即明白過來,表情微微鬆弛。

    “那我過了國喪再去盛昌侯府瞧瞧瑗姐兒。”韓大太太把話題繞過來.“她也是要進宮哭喪的吧?”

    世子夫人接口笑道:“再過幾日,大舅母不僅要備好瑗姐兒的妝奩,還要備好小外孫的三朝禮呢。”

    韓大太太眼眸亮了亮:“瑗姐兒有喜了?”

    提起這事,最高興的是薛老夫人:“過門就有喜,已六個多月呢。”

    “都是老祖宗給她的福氣。”韓大太太唏噓。

    世子夫人問他們在哪裏落腳。

    韓大太太道:“從前老太爺在世,治了幾處宅子。只是我們新來,那些看門的下人恐怕樣樣都不齊全。本不敢打攪,又怕老祖宗覺得我們硬氣,就先打擾一日。明日打掃了宅子就搬過去。”

    老夫人道:“這大雪天,就算置辦齊全了也不便宜。咱們府裏旁的不說.暖和的空房是有幾間的,丫鬟婆子、用度一應整齊,何必再去費事?我倚老賣老,留大舅太太和兩位表少爺住了。”

    世子夫人也道:“是這話!大舅母安心住在我們這裏,平日陪着老祖宗說笑,老祖宗跟前也熱鬮一時。兩位表少爺就在我們家外院住着。我們家不算書香門庭,卻又有幾個唸書的孩子,一處唸書做文章,也好過兄弟倆孤燈唸書。”

    韓大太太道:“狀元郎府裏說不算書香門庭?那旁人家都不敢說念過書的。”

    說的滿屋子都笑。

    世子夫人見韓大太太答應了,就吩咐丫鬟們去準備好客房.讓韓大太太住下。

    韓大太太進京,也帶了丫鬟婆子,薛老夫人還是把身邊的綠浮撥給她用。

    下午家裏的各房都聽說韓家兩位表少爺和韓大太太進京了.紛紛到老夫人的榮德閣來看。

    韓大太太看到五夫人楊氏,雖客氣着見禮,臉上的笑就輕了幾分。

    五夫人見到韓大太太,也不自在。

    五夫人曾經如何對東瑗,韓家也是聽聞過的。只是那時韓尚書已經致仕,韓家無能力替東瑗討回公道。

    對東瑗的繼母,韓家都是恨的。

    晚夕衆人散去,韓大太太也去由丫鬟帶着去了客房歇息。

    世子夫人卻留了下來。

    她有些憂心對老夫人道:“娘.這大舅母不會把當年的事說給瑗姐兒聽吧?”

    老夫人不以爲意.道:“韓三娘是怎樣的人,咱們心裏都有數的.只是小五那混子,聽人挑撥就胡亂疑她。不妨事的。小五那樣對瑗姐兒.你打量瑗姐兒猜不着幾分?三娘磊落,瑗姐兒倘若聽了閒話就疑自己的生母,也是個不值得人疼的。”

    東瑗的母親是韓家女兒中的老大。韓家卻是把女兒的排行跟兄弟算在一起。

    韓氏有兩個哥哥,她雖是大女兒,卻有個小名叫三娘。

    世子夫人笑笑:“我也是怕瑗姐兒多心。倘若她多心,疑惑是咱們府裏害死了三娘,只怕……”

    老夫人頓了頓,沉默半晌才嘆氣:“三孃的確是死在薛家的。瑗姐兒倘若要怨,也沒有怨錯。”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老夫人心裏是有些愧疚的吧?

    世子夫人見老夫人感傷,忙打住不提了。

    國喪七日,到了第三日終於放晴,內外命婦進宮哭喪也不用那般辛苦。

    國喪第八日那天,薛老侯爺素服進了內院。遣了屋裏服侍的,對老夫人道:“西北大營有了消息,蕭宣孝失蹤了,巡察使拿了西北大軍的兵符,不過返京。天和立大功了!”

    說罷,臉上有了喜色。

    老夫人笑道:“侯爺,您親手爲盛家世子爺揚名,不怕將來他會成爲盛家刺向咱們家的利器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