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24節 子嗣單薄緣由(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24節 子嗣單薄緣由(2)字體大小: A+
     

    薔薇依舊低着聲音,反問東瑗:“奶奶,其實您也能猜到二爺房裏爲何只有蕙姐兒一人吧?”

    東瑗微愣。她嫁進門半年多,對二奶奶葛氏的脾氣已經有些瞭解。

    東瑗是鎮顯侯府的嫡女,又是御賜的柔嘉郡主。雖然空有郡主的名號,沒有封地與府邸,可總歸是聖旨上所說的“同親王女”。

    在盛家,她是世子爺盛修頤的嫡妻,雖是續絃,卻也比二爺盛修海的嫡妻葛氏尊貴。

    倘若葛氏有點見識,絕對不會給東瑗找茬。

    可是從東瑗進門第一天開始,葛氏就不停尋事。

    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無關痛癢。

    後來東瑗打聽,方知曉盛夫人從前管家,總是帶着二奶奶葛氏,讓她幫襯一把。

    東瑗進門後,二奶奶似乎是很怕東瑗佔了她的位置。

    她卻忘記了,東瑗纔是宗族長媳,是盛昌侯府世子爺的嫡妻,未來的盛昌侯夫人。

    盛昌侯府,管家的大權遲早是東瑗的。

    二奶奶的擔心與挑釁,毫無意義,只會令她在婆婆面前失了賢惠。

    而二奶奶擔心的事尚未發生,東瑗就懷了身孕。

    這樣,盛夫人更加不可能讓東瑗取代二奶奶幫襯管家了。

    二奶奶這才消停些,對東瑗也少了那份刻薄。

    她這樣害怕失去地位,這樣見識淺陋,怎會在她自己生下兒子之前讓妾室懷孕呢?

    東瑗聽到薔薇的反問,就換了種問法:“二奶奶爲何只有蕙姐兒一人?”

    薔薇道:“二奶奶從前身子不好,生蕙姐兒的時候吃了大虧,只差血崩而亡。如今還偶爾吃藥呢。太醫說。三五年之內不能有孩子,否則大人孩子都不容易保住。可是快十年了。二奶奶還是不見動靜。”

    想了想,又道“二爺的傅姨娘生過一個小姐,八個月天折了;徐姨娘懷過身子,四個月就小產了……”

    東瑗駭然,問薔薇:“侯爺和夫人都不管?”

    這樣的事,應該可以猜測到是誰下手吧?

    “二爺是通房生的,養在夫人名下。二爺自小就不得侯爺喜歡。夫人雖慈善,到底二爺不是她肚子裏出來的,喜歡是有的。心裏真正的疼愛怕是淺些。將來侯爺百年後。二奶奶和二爺是要分出去單過的。侯爺都不管,夫人豈是那管事的性子?”薔薇緩緩道。

    說的東瑗沉默不語。

    上次盛修海與建昭侯府旁枝的小姐袁璞瑛的事,至今沒有聽到後話。東瑗也不敢貿然去打聽。

    可是因這件事,她對盛修海的印象不太好。

    想起成婦禮上第一次見面時,二爺那陰寒的眸子。東瑗對他就更加保留幾分。

    內宅裏生活,自己都是火中取栗,明哲保身才是最關鍵的。

    從薔薇說的這幾件事看,盛家子嗣單薄,至少跟盛昌侯沒有明顯的關係,她的孩子已經六個多月了,心也該放下來了。

    主僕二人在內室說了半晌的話,羅媽媽估摸着她們也說完了,就高聲在簾外道:“奶奶。午膳的時辰了……”

    東瑗笑了笑,跟薔薇從內室出來。

    橘香猶自不甘心,當着東瑗的面笑拉着薔薇:“這半日,你跟奶奶說啥了?也說給我們聽聽……”

    薔薇想了想,面容帶着淡笑:“奶奶讓我去打聽點事,我回奶奶呢。”

    東瑗不解看着薔薇。

    羅媽媽和橘紅有些驚詫。

    橘香也微愣。她不過是調皮性子。隨口問着有趣,哪裏是真的想知道東瑗的祕密?

    “……奶奶讓我去打聽哪個廟裏的求子觀音靈驗。”薔薇繼續道“說橘香姐姐嫁到羅姐夫好幾個月了,肚子不見動靜,奶奶替橘香姐姐着急……”

    東瑗等人終於聽出薔薇的打趣之意,皆掩脣失笑。

    橘香也反應過來,臉先紅透了,追着薔薇要打:“作死的小蹄子,拿姐姐消遣!”

    薔薇往羅媽媽身後躲,也笑得喘氣:“好姐姐,我錯了,您饒了我這回……”

    橘香哪裏肯依?

    橘紅和羅媽媽又是攔又是勸又是笑,幾個人鬧作一團。

    屋裏服侍的大丫鬟天桃、尋芳和碧秋見她們幾個笑鬧,也禁不住微笑起來。

    東瑗臉上的笑意卻淡了幾分。

    橘紅和橘香出嫁在她之前,也快半年了啊。

    橘香和橘紅的男人雖然也在盛府當差,卻都是小差事,級別低,只能住在下人們集體住的倒座裏。

    只有做到管事,才能分到一處小院,夫妻同住。

    橘紅和橘香的男人都是單獨住在下人房裏,有時也回東瑗陪嫁的宅子住。而橘紅和橘香就住在東瑗這裏。

    因爲她們皆有差事,每個月也就出去兩次,和彼此的丈夫團聚。

    光陰瞬息,東瑗都來不及留意,橘香和橘紅已經出嫁好幾個月了。不能總叫他們夫妻分離,這樣太不人道。

    想着,她就暗暗下了決心。

    橘香和薔薇還在笑鬧,羅媽媽已經抽身,吩咐小丫鬟們去端了飯菜進來,伺候東瑗用膳。

    吃了午飯,東瑗讓她們幾個都下去歇會兒,只留羅媽媽和薔薇在跟前說話。

    “不如暫時免了橘紅和橘香在差事,讓她們只在我跟前走動,陪着說笑。”東瑗詢問羅媽媽和薔薇的意見“今日薔薇提醒了我,橘紅和橘香出嫁都快半年多,總不能叫他們年輕夫妻聚少離多吧?”

    薔薇抿脣笑了笑:“奶奶,咱們院裏人夠使喚。只是橘香和橘紅姐姐不常在跟前,奶奶要清冷些。您捨得嗎?”

    這是大實話。

    院裏的丫鬟,沒有哪個像橘香那般開朗。少了橘香常在跟前,的確會少很多的歡樂。

    除了薔薇和羅媽媽,就是橘紅和橘香讓東瑗有種家人的親密感。

    羅媽媽笑道:“奶奶說的在理。也該讓他們夫妻多聚聚。”然後又笑道“況且是在奶奶的宅子裏住着。無事也能來府裏陪您。”

    東瑗笑道:“不是還有薔薇和媽媽您嗎?”

    就算是商量定下了。

    東瑗中午略微睡了會兒,下午的雪下得更大了,扯絮般,把小徑、虯枝、屋檐染上銀裝。

    東瑗起牀後,喊了橘紅和橘香進來,把自己的意思說給她們聽。

    橘紅和橘香知曉東瑗的用意後,都紅了臉。

    “等他做了管事,府裏分了院子,自然就能住在一處。”橘紅也羞赧,低聲道。“我服侍奶奶吧。世子爺不在家。奶奶又懷着小少爺。薔薇是盡心的,可她也只有一雙手、一雙目,做不到看不見的事,我也能幫襯着些。讓橘香先去吧……”

    橘香也忙道:“我也等小少爺落地,世子爺回來了再出去。”

    東瑗就笑:“又不是以後不進來了。況且宅子裏住着。每日也能進府走動……”

    橘香有些猶豫。

    橘紅很堅持。

    “橘香去年便嫁了,橘紅今年三月才嫁的。”羅媽媽見橘紅一副不放心東瑗的模樣,最後道“奶奶,橘香先出去,橘紅再等半年吧。”

    “是啊奶奶,我再等半年。”橘紅忙接口“況且在府裏,又不是終年不見。奶奶一個月還準我們出去兩日的……”

    說着。她的臉又紅了起來。

    最後,只得先讓橘香去跟她公公婆婆一起住在宅子裏,橘紅依舊留在東瑗身邊。

    雪越下越大,院裏已經落了厚厚的一層。

    姨娘們和孩子們冒雪來給東瑗請安。

    略微坐了坐,東瑗就打發他們回去了。

    東瑗打聽盛夫人回了府,穿着銀灰色鼠皮斗篷。由薔薇和尋芳兩人攙扶着,去給盛夫人請安。

    盛夫人也回府不久,正在東次間捧着暖爐和康媽媽說話。

    聽到小丫鬟稟告說大奶奶來了,康媽媽忙迎了出來。

    “落這麼大的雪,地上滑得站不住腳。”盛夫人臉落下來,嗔怪道“你倘若失了足,叫娘如何是好?以後有雪的日子就不要過來,不是早免了你的晨昏定省,嗎?”

    然後喊了尋芳和薔薇進來“下次你們也記着,雨天、雪天就攔着你們奶奶。要是有了閃失,你們有幾個腦袋?”

    薔薇和尋芳忙跪下了磕頭道是。

    東瑗就笑着拉盛夫人的手:“娘,您彆氣。媳婦是想着,您今日進宮見了貴妃娘娘和四皇子,想過來問問您娘娘和四皇子好不好。”

    盛夫人轉氣爲笑,還是念叨幾句她不該冒失前來,讓薔薇和尋芳起身,才道:“好着呢,好着呢。四皇子重七斤三兩……”

    說着,臉上滿是笑。

    “娘娘也好。”盛夫人繼續道“一點虧都沒吃,一個半時辰就順利誕下四皇子,比三皇子的時候容易多了。我進去瞧她,氣色很好。”

    東瑗也高興含笑。

    “阿瑗,薛淑妃娘娘也有了身子呢。”盛夫人又笑道“淑妃娘娘如今是皇上跟前的紅人,四皇子洗三朝她也來了。還問了很多你的事呢。”

    薛東姝的封號是三品淑妃。

    她也有了孩子啊。

    “真的?”東瑗笑“她還好嗎?”

    盛夫人呵呵笑道:“好着呢。淑妃娘娘人好,太后和皇上都喜歡着她呢。”

    盛貴妃娘娘剛剛誕下四皇子,薛東姝也懷了龍種,東瑗笑笑沒有再多的評價。

    盛夫人對這件事到底是什麼態度,東瑗看不明白。她不想胡亂說話,踩中盛夫人的不悅之處。

    這一夜,盛昌侯徹夜未歸。

    次日早起,地上厚厚一層雪,還上了凍,東瑗就沒有去給盛夫人請安。

    還是讓薔薇代她去說了聲。

    “奶奶,皇后娘娘薨了。”薔薇回來的時候,對東瑗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