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21節 來客(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21節 來客(1)字體大小: A+
     

    盛修頤走後的第四個月,東瑗的肚子漸漸顯露。

    她一開始晨吐得很厲害,不過幾日就消停了。

    盛夫人誇她肚子裏的孩子聽話,還跟東瑗說她曾經懷孕的辛苦:“……我當年懷貴妃娘娘的時候,吐了整整七個月,貴妃娘娘誕下後,我整個人瘦得不成形。後來懷頤哥兒的時候也吐了好幾個月,懷海哥兒的時候也不好受。真沒有一次像你懷相這樣好的……”

    然後又對東瑗道,“頤哥兒不在身邊,你不用怕。當年娘懷三個孩子的時候,侯爺都在外出徵……”

    東瑗卻注意到,盛夫人說她懷三個孩子,沒有提盛家今年五月進宮的嫡女盛修琪。

    三小姐盛修琪難道不是盛夫人生的?

    “有娘呢,我不怕。”東瑗心念轉過,不敢多問,忙笑着搭訕。

    康媽媽用青花描金瓷碟端了掰成瓣的甜香橘進來,請盛夫人和東瑗吃橘子。

    東瑗不愛其味,勉強吃了一塊,就不再吃了。

    盛夫人也不太愛,吃了一塊,讓康媽媽端下去賞屋裏服侍的丫鬟們吃。

    康媽媽就笑着起身,把碟子又端了下去。

    東瑗和盛夫人在東次間聊天,盛夫人的丫鬟香薷在一旁服侍。

    康媽媽端了橘子下去後,半晌不見回來。須臾,東瑗就聽到院子裏有丫鬟的聲音。

    康媽媽再進來的時候,臉色不太好。

    她立在一旁。給盛夫人使了個眼色。

    盛夫人看在眼裏,知道康媽媽有事,就對東瑗道:“你先回屋去吧……”

    東瑗道是,起身下炕。

    香薷上前跪下給她穿鞋,康媽媽又喊了薔薇進來。

    出元陽閣的時候,東瑗瞧見了一個穿着紫色短褥的丫鬟站在屋檐下,跟盛夫人的大丫鬟香櫞說着什麼。

    東瑗好似從未見過那丫鬟。不免又看了她一眼。

    那丫鬟就乖順屈膝給東瑗行禮。

    東瑗笑了笑,帶着薔薇轉身就走了。

    元陽閣的內室裏,康媽媽低聲跟盛夫人耳語着什麼。

    盛夫人臉色瞬間大變。不由自主攥緊了康媽媽的手:“……他來做什麼?侯爺說過,不准他踏入盛京的……”

    “程氏不行了……”康媽媽低聲道,“咽不下氣。斷糧好幾日,反覆念着海哥兒和琪姐兒,死不得,也活不得。”

    盛夫人神態裏有分悲憫:“她一生都這麼可憐……”

    “是啊,辰哥兒見他娘這樣,看不下去。只得親自上京來求侯爺,讓他帶胞弟胞妹回去見他娘最後一面。”康媽媽低聲道,“人現在門房那裏呢。夫人,您拿個主意,總不能把人擱在門房吧?”

    “我能有什麼主意?”盛夫人聽到程氏不行了。眼裏不由有淚,嘆氣道,“當年說好的,海哥兒和琪姐兒養作我的孩子,程氏親口同意的。侯爺不可能讓海哥兒再回徽州去;琪姐兒還進宮了。也去不成。我要是做主讓辰哥兒進來,侯爺又該罵我……”

    這倒是實情。

    盛昌侯是不可能讓盛修海和盛修琪再回徽州的。

    況且盛修琪進宮了,不可能再回去。

    “……那怎麼辦?不能總讓辰哥兒等在門房吧?他長得像咱們家的人,要是那些刁鑽的奴才看出什麼,嚼出什麼舌根子……”康媽媽越想越怕,聲音更加低了下去。

    “領到沐哥兒院裏去。”好半晌。盛夫人左思右想,決定道,“派個人去宮門口等着,等換了班,快尋沐哥兒回來,讓他先見見辰哥兒。他們兄弟有話好說。要是侯爺發怒要打殺辰哥兒,沐哥兒還能攔一攔…….我是攔不住侯爺的…….”

    康媽媽噯了聲,見盛夫人臉色蒼白,眼裏有淚,就讓香櫞進來伺候。

    她快步去了外院。

    東瑗和薔薇回了靜攝院,羅媽媽帶着橘紅、橘香正在曬被。

    見東瑗進來,羅媽媽就笑:“今日是個吉日,把屋裏的衣裳被子都拿出來晾晾。奶奶先屋裏坐……”

    東瑗沒有進屋,而是轉身坐在院裏的藤椅上,看着她們曬被,還笑嘻嘻道:“我也曬曬日頭……”

    靜攝院的牆角有兩株虯枝繁茂的桂花樹,此刻正是滿園濃郁馥郁。東瑗很喜歡,瞧着微風下簌簌飄落的軟香碎蕊,心情很舒暢。

    薔薇沒有阻攔東瑗,只是轉身進屋,拿了軟墊和薄裘給她蓋着,生怕她受了涼。

    見東瑗瞧着桂花飄落出神,薔薇就笑着問她:“奶奶,咱們要不要做些桂花糕嚐嚐?今年的桂花開得好……”

    “好哇。”東瑗回眸,高興道。

    橘香聽到了,就放着被子不晾,擠到東瑗跟前,討好看着東瑗:“奶奶,我上樹去摘桂花吧?”

    東瑗噗嗤笑起來。

    羅媽媽也笑,搖頭道:“多大人了,跟孩子似的,摔下來怎麼好?想做桂花糕,讓個手腳靈活的小丫頭去摘,你老老實實的吧。”

    橘香忙站起來,活了活手腕:“媽媽,我就是那手腳靈活的。”

    說的滿院子丫鬟婆子哈哈大笑。

    東瑗也笑得不行。

    最後,還是橘香領着小丫鬟摘了滿滿兩提籃桂花。

    羅媽媽做的糕點最好,她去淨手揉麪,橘紅和橘香便在一旁幫忙。

    一個時辰左右,桂花糕做好了。

    東瑗嚐了一口,甜香又不膩,好克化。

    “給夫人和二奶奶、表小姐、三爺都送些吧。”東瑗笑着紛紛薔薇,“尋了食盒來裝。”

    薔薇道是。

    等薔薇尋了四個食盒過來,羅媽媽幫着分了。

    薔薇拿着給盛夫人送去。夭桃給二奶奶送去,尋芳給表小姐秦奕送去,碧秋給外院的三爺盛修沐送。

    片刻,薔薇、夭桃、尋芳都回來了。

    盛夫人很高興,賞了薔薇一對手鐲。

    表小姐秦奕賞了尋芳一個八分的銀錁子。

    二奶奶也打賞了尋芳幾個錢。

    只有給三爺送桂花糕的碧秋一直沒有回來。

    “碧秋去了這半天。可不得了,失足落水了不成?”橘香笑道。

    盛家處處都是池塘。

    碧秋和尋芳從前都在盛夫人的元陽閣當差。聽到橘香問,尋芳就笑着解釋:“碧秋和三爺院裏的畫琴從來總是一處兒頑。後來三爺從西北大營回來。在外院住下,夫人就把畫琴、畫扇都遣去服侍三爺。大約是畫琴絆住說話呢。奶奶,我尋尋她去。”

    東瑗搖頭。笑道:“咱們這兒又沒事,她難得出去一趟,逛逛不礙事的。”

    尋芳應是。

    話音剛落。碧秋就回來了,手裏拎着同樣的食盒。

    她笑着把食盒打開,是一碟子芙蓉酥餅。

    她跟東瑗說道:“……我剛去的時候,三爺不在,有個陌生的男子坐在屋裏,夫人身邊的康媽媽居然陪着。我不認得是誰,準備放下東西就走,正好三爺回來了。問我何事,我照直說了,三爺就讓我略等等。然後進屋陪那男子說話呢。我等了半晌,畫琴才端了這個出來,說是三爺昨日買的,味道還好,讓送給夫人和奶奶們嚐嚐。正好我去了。就讓我帶回來,三爺不派人送過來了…”

    然後又從袖底掏了兩個銀錁子給東瑗:“三爺賞的……”

    東瑗的心思卻不再這酥餅上,只是好奇康媽媽陪個陌生男子坐在三爺屋裏,到底是怎麼回事。

    見碧秋掏出銀錁子,東瑗笑道:“三爺賞你的,你收着就是。”

    碧秋屈膝道是。

    東瑗留下酥餅。還剩下些桂花糕,羅媽媽讓橘香拿下去分給丫婆子們都嚐嚐鮮。

    日後偏西,羅媽媽讓丫鬟們幫着收被子、衣裳。

    東瑗坐在臨窗的大炕上,只覺得身子乏得緊,薔薇拿着美人捶輕輕幫她敲腿。

    “薔薇,你說,是不是世子爺從西北派人回來了?”東瑗一直在想到底是誰在三爺屋裏,盛夫人身邊最得力的康媽媽還陪着,很怪異。

    難道是盛修頤出了事,特意避開東瑗?

    她想着,後背就僵直起來。

    薔薇被她嚇一跳,忙扶下她躺着,笑道:“奶奶多心了。倘若是世子爺有了消息回來,夫人定會叫了您去的。”

    東瑗知道這是安慰的話,一直惴惴不安等着。

    下午姨娘們和孩子們給東瑗請安。

    “母親,祖父回來了,在屋裏罵人。”盛樂鈺爬在東瑗的耳邊,跟她低語。

    東瑗又想起盛修沐屋裏的那個男子,心猛然一跳。

    盛樂鈺雖是跟東瑗耳語,聲音卻不小,屋子裏的人都聽到了他的話。

    幾個姨娘們都側耳傾聽。

    盛樂芸就忙要上前抱盛樂鈺,低聲對東瑗道:“母親,鈺哥兒不懂事……”

    東瑗笑了笑,對盛樂芸道:“沒事,沒事。”順勢把盛樂鈺摟住。

    薔薇在一旁瞧着心驚,生怕盛樂鈺不小心打到了東瑗的肚子。

    東瑗笑道對四位姨娘道:“我有些乏了,你們都忙去吧,孩子們陪陪我就好。”

    沒有聽到盛昌侯發火的後文,好似話說了一半嚥下去,幾個姨娘心裏又不太舒服,可有不敢違逆東瑗,起身告辭了。

    特別是薛江晚,表情很明顯。

    等姨娘們一走,東瑗讓盛樂郝、盛樂芸也坐到她身邊,然後問盛樂鈺:“鈺哥兒想要考狀元郎,做博學國士,可是?”

    盛樂鈺忙點頭。

    東瑗就笑摸了摸他的頭,然後擡眸問盛樂郝:“郝哥兒跟着先生唸書,你告訴母親和弟弟,如何能成爲國家棟梁?”()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