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20節 元昌帝的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20節 元昌帝的怒字體大小: A+
     

    回到盛昌侯府,已是黃昏,金燦燦的斜照似錦緞灑滿了元陽閣門前的青石小徑。東瑗和薔薇回來,盛夫人問她吃過晚飯沒有。

    東瑗笑:“還沒有,不怎麼餓,沒什麼胃口。”

    盛夫人笑道:“天熱,我也沒什麼胃口,叫廚房做了蓮米粥,你就在我這裏吃些再回去。”

    東瑗忙道謝,在盛夫人的院子裏吃了晚飯纔回了靜攝院。

    洗了澡,換了乾淨輕薄的中衣,東瑗斜倚在臨窗的大炕上看盛修頤留下來的那本《六韜》。

    羅媽媽進來,東瑗放下書,讓丫鬟們都下去,只留羅媽媽,笑道:“您今夜陪着我。”

    羅媽媽摸了摸她散開的青絲,像小時候一樣憐惜望着她:“好好,媽媽陪瑗姐兒睡。”

    丫鬟們不再跟前,羅媽媽就叫她瑗姐兒,跟在孃家時一樣。

    羅媽媽又問東瑗今日五姑奶奶回門,可有趣事。

    東瑗把蕭宣欽的事說了一遍。

    羅媽媽神色微黯:“五小姐當初真是魔怔了。尋死覓活嫁這麼個人。瑗姐兒,你說是不是報應?人在做,天在看,做一點兒違心事,老天爺都記賬呢。”

    東瑗笑了笑。

    羅媽媽替薛東蓉感嘆了一回,想起了什麼,猶豫片刻才問:“五小姐出閣……不曉得三少爺回來不曾……”

    三少爺,是指東瑗的三堂兄薛華軒。

    羅媽媽怎麼好好的問起他?

    “回來了。薔薇的大哥是跟在三哥身邊的,聽說這次也回了盛京。薔薇明日請了半日假。”東瑗笑道,“媽媽,您怎麼問三哥?”

    羅媽媽笑容勉強:“五小姐是三少爺的胞妹,就想起來問問……”

    東瑗想起今日祖母說,羅媽媽原本是服侍大奶奶生產的,而後也看好了她,想讓她做嫡長孫女薛華瑞的乳孃。

    而羅媽媽推辭了。

    “媽媽,您當初爲何不想給瑞姐兒做乳孃?”東瑗徑直問道。

    羅媽媽大駭。驚愕拉着東瑗的手:“誰和你說起過這件事?”

    東瑗眼底有了些許漣漪,道:“是祖母……媽媽,我可能有了身子……”

    她話未說完,羅媽媽駭然情緒猛然一轉。由驚愕轉爲大喜道:“瑗姐兒,你有了身子?”

    說着,往東瑗身上瞧。

    東瑗頷首,把薛府請的那位太醫的診斷告訴了羅媽媽。

    羅媽媽雙手合十,連連念阿彌陀佛:“祖宗保佑,菩薩保佑。”然後又問,“你和夫人說了嗎?”

    東瑗搖頭。

    羅媽媽臉上的喜色就輕了幾分:“……瑗姐兒。你這些日子總是和薔薇悄悄說話,媽媽也沒問。怎麼不和夫人說你有了身子的事?這不是大喜事?”

    倘若把盛家子嗣詭異的單薄告訴羅媽媽,不過是多一個人替她擔心罷了。羅媽媽雖在盛家生活,可能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盛家爲何子嗣稀少。

    而且羅媽媽善良糯軟,幫不上什麼忙,東瑗決定不說,就道:“三日前才診斷出來……我想再過一個月,胎位穩了才告訴夫人。免得早早說了。夫人以爲我討賞呢。”

    羅媽媽眉頭就蹙了蹙。

    她大約是覺得東瑗太謹慎,卻也沒有再反駁她。

    “……祖母想讓我告訴夫人,請夫人在我身邊放個懂生產的媽媽。我說您就很懂。祖母和詹媽媽才說起當年讓您伺候大嫂的話來。”東瑗又把話題轉了回去,“媽媽,您爲何……”

    “瑗姐兒!”羅媽媽重重捏了捏東瑗的手,打斷了她的話,“有些事不是媽媽不肯說……你也知道,咱們家幾代同堂,幾房住在偌大的院子裏,總有些不好的事。看在眼裏了,就爛在心裏……你別再問這話了。”

    羅媽媽在大嫂房裏見到了什麼不乾淨的事?

    東瑗心口跳了跳。

    羅媽媽先問了三少爺薛華軒,而後東瑗說起大嫂杭氏。她的表情瞬間駭然。

    的確不是什麼好事,東瑗隱隱猜測着,就不想再知道了。她笑了笑:“我以後不問。”

    酷熱的夏季似流火般,也挨不住秋風蕭殺,轉眼就到了秋高蟹肥桂花黃的八月底。

    盛修頤走了五十來天,纔到了西北大營。

    而東瑗去給盛夫人早上請安的時候吐了出來。被盛夫人和康媽媽看出了破綻,知曉她已經有了身孕。

    東瑗也不再隱瞞,把自己懷了身子的事告訴了盛夫人,心裏卻忐忑難安。

    她想知道盛昌侯是什麼態度。

    後來有一天昏定時碰到了盛昌侯。

    他沒有東瑗想象中的冷臉,難得溫和對她道:“倘若不適,隔三日來請安一次就好。好好誕下孫兒,就是對我們極大的孝順。”

    他的語氣和表情沒有絲毫的做作,像是很高興。

    東瑗進門就有了身子,這不僅僅是她的福氣,也是整個盛家子嗣旺盛的標誌。盛昌侯的歡喜不像是假的。

    那麼盛家子嗣單薄的原因……

    不會真的就是天然的吧?

    這個念頭一起,東瑗就覺得不靠譜。盛家那麼多人,怎麼就那麼倒黴,除了盛修頤的孩子,就只有二奶奶葛氏有個七歲的女兒。

    其他人怎麼會天生不能生育?

    東瑗想着,就下定決心要查查此事。她一開始以爲是盛昌侯,而現在……她對自己的判斷有了幾分不確定。

    盛昌侯的林大姨娘鬧了一場送去田莊,沒過兩個月就病死了。盛夫人告訴東瑗的時候,語氣裏有幾分悵然:“她們兩個,比你二弟妹還要小一歲,長得又好看,總沒有孩子,心裏不踏實的。侯爺一日日老了,她們總怕頤哥兒將來會怠慢她們,最近開始尋事了。把林大姨娘送走,也是想二姨娘能安分些…….誰知道,侯爺還是怕她們不安分……大姨娘不像二姨娘聰明。心地卻是好的……”

    盛夫人的意思,雖然很隱晦,東瑗聽得出是說盛昌侯弄死了林大姨娘,只是爲了震懾林二姨娘。要麼沒有子嗣的活在盛家;倘若起了要子嗣的歪念。就是個死。

    東瑗沒說什麼,忍不住想她公公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她嫁過來這段日子看得出,盛夫人雖是和軟性子,盛昌侯對她卻是尊敬的,有着平常人家少年夫妻老來伴的相親相敬。

    這一點,讓東瑗對盛昌侯有些改觀。他不是個寵妾的人,對盛夫人也不錯。

    也許自己一開始第一印象不好。就整個否定了盛昌侯,覺得他沒有可取之處。

    盛昌侯房裏的兩位林姨娘沒有子嗣,東瑗已經能從盛昌侯殺林大姨娘中確定是他做的。

    可是二爺盛修海、兩位叔伯家裏的兄弟也沒有子嗣,真的跟盛昌侯有直接關係嗎?

    想着,東瑗就拿出三百兩銀子,讓薔薇偷偷去了兌了現銀。

    她想用錢買通盛家的人,弄清楚各房沒有子嗣的原因。

    再也不能耽誤下去。

    八月中秋宮裏給皇親國戚家裏賞了吃食。盛夫人進宮謝恩的時候,把東瑗進門就懷了身子告訴了盛貴妃娘娘。

    盛貴妃就把這件事告訴了元昌帝。

    從盛貴妃娘娘的宮裏出來。元昌帝回到御書房,就把書案上一塊水晶鎮紙狠狠砸在地上。

    總管太監婁友德和御書房服侍的一羣大小太監見皇帝發火,全都噗通跪下。瑟瑟發抖,生怕觸了黴頭。

    “他居然敢,他居然敢!”婁友德聽到書案上的硯臺又被砸到地上,元昌帝的聲音憤怒如雷,反覆恨聲說“他居然敢”。

    太監們都將頭磕在地上,不敢吭聲。

    誰居然敢?

    “……朕都做得那麼明顯,他居然裝傻,他竟敢……”元昌帝憤怒蹂躪着書案上的筆墨紙硯、書籍、奏摺。

    等他安靜下來,御書房滿屋狼藉。

    婁友德並十幾個小太監依舊跪着,沒人敢開口說求皇上息怒。

    元昌帝坐在椅上。手捏住椅子扶手,鐵青的臉色好半晌都無法迴轉。

    婁友德不知旁的小太監感覺如何,他的腿都跪麻了。牆上的自鳴鐘響起,婁友德知道元昌帝沉默已經半個時辰了。

    他只得壯着膽子低聲問:“陛下……”

    “婁友德,文靖長公主的駙馬是哪一日做壽的?”元昌帝問答,聲音裏有了幾分迫切。

    婁友德忙道:“今年的四月二十八。陛下。”

    “四月二十……四月二十八……”元昌帝倏然站起身子,聲音裏有難掩的笑意,反覆踱步,倏然道,“……刺得好。”

    婁友德一頭霧水,可是他聽到元昌帝說“刺得好”,就想起那日元昌帝從文靖長公主府回來,胳膊上被什麼東西刺得鮮血淋漓。

    四月二十八是文靖長公主駙馬的壽誕。

    那麼四月二十,是什麼日子?

    他努力想了想,還是想不起來,四月二十到底是什麼日子。

    “才八天,誰說得清?”婁友德聽到元昌帝帶着笑意的聲音,便擡頭看去,只看到年輕皇上臉上有種異樣的神采。

    好似得到了一件稀世珍寶般。

    倏然回來就暴怒,又突然欣喜。能讓元昌帝情緒變化如此異常的,除了蕭太傅,婁友德想不出別的事。

    可是元昌帝方纔說“他居然敢”,又說“四月二十”,到底是怎麼回事?

    “起來吧。”元昌帝沉聲道,“把這裏收拾乾淨了。今日的事,要是太后聽得半點風聲,你們全部死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