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19節 拒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19節 拒絕字體大小: A+
     

    衣香

    蕭宣欽和薛東蓉給薛家衆人行禮。

    他兩人,蕭宣欽宿醉未醒,腳步微踉;薛東蓉冷淡漠然,置身事外。與東瑗回門時的喧鬧不同,氣氛詭異的冰冷。

    婆子拿了蒲團,讓蕭宣欽和薛東蓉跪下給老侯爺和老夫人磕頭。

    老侯爺卻猛然站起身,冷哼一聲出了大堂。

    冰冷的氣氛頓時凝滯起來。

    老夫人亦顫顫巍巍站起身,扶着丫鬟寶巾的手走了出去。

    二夫人禁不住掩面而泣,四姑娘薛東婷忙起身去安慰母親。一個穿着天藍色寶稠直裰的男子亦上前勸二夫人。

    他是東瑗的三堂兄薛華軒,二夫人的親生兒子。因爲胞妹薛東蓉成親,他特意從邊遠的四|川趕了回來。

    看到這等場景,他的臉鐵青。

    世子爺嘆了口氣,也跟着老侯爺出去。

    世子夫人只得跟上前去服侍老夫人。

    正堂內嘈嘈切切,有人嘆氣,有人嗤笑,有人同情勸二夫人,有人扶起跪着的薛東蓉。

    在亂雜中,蕭宣欽緩緩附身,對着剛纔薛老侯爺和老夫人坐的正席磕了三個頭,次次落地有聲。

    東瑗的目光就投向了他。

    從背後看去,他的背影有種相似感。時常跟盛修頤去給盛夫人請安,東瑗總是走在盛修頤背後,有時會不經意間看到他的背影。

    蕭宣欽的背影和盛修頤有幾分相似。

    老侯爺和老夫人都走了,薛東蓉也起身了,他還是對着薛老侯爺和老夫人的位置磕了頭。

    看一個人的操守,主要視其所爲與所不爲。

    明知三日回門,倘若心裏明白些,都會藏拙。哪怕再荒唐,都不會在昨夜徹夜尋歡。

    明明老侯爺和老夫人已經走了,將他冷落,他依舊做出了孫女婿對長輩的敬重。

    看到蕭宣欽磕頭。薛家有人白眼,有人嗤笑,東瑗心裏卻有絲異樣。

    這個五姐夫,是故意的吧?他做出這副荒唐的姿態。是爲了什麼?

    給薛老侯爺看嗎?

    東瑗的三堂兄薛華軒若有所思。

    薛東蓉回門這頓飯,吃得很壓抑。

    晌午的天氣又酷熱起來。

    吃了飯,大家也懶得看戲。這次的客人,都是薛家嫁出去的女兒,天氣炎熱難耐,大家都回了各自母親房裏乘涼。

    東瑗想着老夫人和老侯爺在生氣,想去陪老夫人說笑。寬慰寬慰老人家。她先去給五老爺和五夫人請安後,才帶着薔薇去了老夫人的榮德閣。

    青幃小油車在榮德閣門口停下,婆子端了小杌子,薔薇先下來,然後扶了東瑗下車。

    小丫鬟稟九姑奶奶瞧老夫人來了,詹媽媽就迎了出來,唸叨:“這麼熱的天兒,九姑奶奶又是雙身子的人。怎麼四處跑?前頭不坐席嗎?”

    東瑗笑了笑:“前頭的席撤了,聽戲的芳榭又熱,大家就散了。”

    詹媽媽淡笑。請東瑗進東次間坐,讓小丫鬟給東瑗上茶,然後指了指內室,讓東瑗說話的聲音輕些。

    東瑗知道老夫人和老侯爺在內室說話,就微微頷首。

    榮德閣的東次間擱了冰,比外面涼快多了。可東瑗和薔薇是剛剛進門的,還是不停拭汗。

    詹媽媽拿着雪色團扇替東瑗打風。

    薔薇上前,低聲道:“媽媽,讓奴婢來。”

    詹媽媽沒有同薔薇爭,把扇子給了她。然後壓低聲音對東瑗笑:“九姑奶奶,薔薇這孩子越長越好…….”

    薔薇就微微紅了臉。

    東瑗卻好似聽出了些弦外之音。

    她懷了身子,她的滕妾又不得盛修頤的喜歡。不想讓其他姨娘在她懷孕時鑽空,該安排通房了。

    詹媽媽不會是這個意思吧?

    倘若詹媽媽是這個意思,也是老夫人透了口風。當初東瑗嫁到盛家去,她們就是想讓薔薇做滕妾的。

    “薔薇模樣是越來越好。”東瑗輕聲笑道。

    詹媽媽看了眼東瑗。沒有再說什麼。

    丫鬟撩起氈簾,老侯爺從內室走了出來,臉上已是一片淡然,沒有了在正堂時的盛怒。

    薔薇攙扶東瑗下炕,給他行禮。

    老侯爺看到她,笑了笑:“前頭散席了?”

    東瑗道是。

    “陪你祖母坐坐,天涼了些再回去。”老侯爺叮囑道,轉身出了榮德閣。

    東瑗和詹媽媽進了內室。

    老夫人衝東瑗招手。

    東瑗就坐到她身邊。

    “這樣熱的天兒,不該過來的,動了胎氣怎麼好?”老夫人摩挲着她,笑容慈祥。

    “不礙事的,坐車過來,走了幾步路而已。”東瑗笑。

    老夫人就問她最近幾日可有不適等等,又道:“早些告訴你婆婆,讓她派個懂生產的媽媽在你身邊。”

    “羅媽媽生養了兩個兒子,一個閨女,她就比管生產的媽媽還要懂。”東瑗笑道。

    老夫人哦了聲,想起了什麼,向詹媽媽詢問羅媽媽的事:“當年大奶奶生瑞姐兒,是不是她去照顧大奶奶的?”

    詹媽媽笑:“可不是?您說她生了三個孩子,從來沒病沒災的,是個會照顧人的,就把她派去照顧大奶奶。還想讓她做瑞姐兒的乳孃呢。”

    老夫人恍然大悟般,呵呵笑道:“是了是了,我想起來了。”

    羅媽媽派給東瑗之前,差點做了薛府嫡長孫女的乳孃?

    東瑗錯愕。

    給薛府嫡長孫女做乳孃,那是極高的榮耀;從老夫人屋裏出去,給六年前的東瑗做管事媽媽,等於貶職。

    這是天與地的差別。

    那時的羅媽媽並不能預見東瑗未來會受寵啊,她怎麼會願意呢?

    一個是薛府嫡長孫女的乳孃,應該是薛府下一代裏較尊貴的乳孃了,是光耀的前程;一個是不受寵的嫡女的管事媽媽,前途未卜。

    一般人都會選擇前者吧?

    羅媽媽從未在東瑗面前露出過不滿,對東瑗盡心盡力。

    倘若不是今日老夫人提起,東瑗壓根就不知曉從前那麼回事。

    東瑗準備問是怎麼回事,老夫人已經嘆氣道:“……她跪在我面前,說沒有福分做大小姐的乳孃,哭哭啼啼的。問她什麼,又說不出來,是個老實的。後來留了兩年,纔給了瑗姐兒。”

    詹媽媽點頭,笑道:“老夫人還是這樣的好記性。”

    羅媽媽自己不願意去?

    “爲何不願意啊?”東瑗問,“給瑞姐兒做乳孃,不是好事嗎?”

    詹媽媽搶在老夫人前頭,笑道:“可不是,當時衆人皆說是好事,偏她不願。九姑奶奶,這是您和羅媽媽的緣分。”

    看來是不能說了。

    東瑗就笑笑沒有再問。

    在老夫人處坐了一下午。

    中途世子夫人帶着二姐薛東喻來給老夫人請安。寶巾出去說老夫人身子不利爽,九姑奶奶陪着呢,讓世子夫人和二姑奶奶先回去。

    後來大約是世子夫人去通知了衆人,再也沒有來給老夫人辭行的。

    而老夫人也隻字不提五小姐薛東蓉和五姑爺蕭宣欽。

    東瑗自然也不敢提。

    落日西沉,透過院裏高大樹木投下斑斑樹影,深綠濃翠掩映着榮德閣。牆上自鳴鐘響起,已經申正。

    老夫人知道東瑗也要在婆婆跟前立規矩,不能回去晚了,就叫詹媽媽送東瑗和薔薇出去。

    臨走的時候,老夫人賞了薔薇一支掐金絲鏤空金簪,叮囑她好好服侍東瑗。

    薔薇接了,謝過老夫人後,跟着東瑗出了榮德閣。

    回盛昌侯府的馬車上,東瑗問薔薇:“你可知曉羅媽媽當年爲何不給瑞姐兒做乳孃啊?”

    她還是念着這件事,反而把老夫人對薔薇事情的暗示擱在腦後。

    東瑗不會安排薔薇侍寢。

    因爲就算她懷了孕,盛修頤的妾室也無機可乘。盛修頤的妾室,邵紫檀在他身邊十幾年,陶氏六七年,範氏兩年。倘若他喜歡誰,早就寵上了,兒女也早有了。

    她和盛修頤不是新婚夫妻。

    再說,在她誕下麟兒之前,盛修頤都不一定能從西北迴來……

    甚至可能回不來…….

    她忙打出念頭,不敢往深處想。

    薔薇見東瑗問她羅媽媽那件事,就笑道:“奶奶,瑞小姐都快八歲。給她選乳孃也是八年前的事。那時我才七八歲,在老夫人院裏管燒茶水的差事,哪裏能知曉羅媽媽爲何不給瑞小姐做乳孃的事?您不如回去問問羅媽媽。”

    東瑗聽了失笑,她的確捨近求遠了。

    薔薇頓了頓,對東瑗道:“奶奶,三少爺從四|川回來了……”

    東瑗不解望着她。

    薔薇有些不好意思:“奶奶興許忘了,我曾經跟奶奶提過,我大哥是二房的三少爺跟前服侍的,後舉家跟三少爺去了四|川。我瞧着三少爺回來了,我大哥大約也回了盛京。奶奶,我想跟您告一日假,明日回去瞧瞧兄嫂,好些年不見面了。”

    東瑗笑道:“行啊,你明日就去,住一晚再回來。”

    薔薇搖頭,笑道:“奶奶有了身子,滿院子只有我知曉,旁人服侍不周,我回去也住得不安心。我早上回去,下午就回來。”

    東瑗忍不住笑:“你安心回去兄妹團聚,我還有羅媽媽和橘紅橘香呢……”

    薔薇見東瑗說的很誠懇,是她莫大的恩典,就不再推辭,給東瑗道謝。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