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18節 蕭五公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18節 蕭五公子字體大小: A+
     

    薛老夫人笑起來,對東瑗道:“祖母沒事……”

    然後在她手上重捏了下,示意她不要多言。

    東瑗會意,笑道:“那我放心了。聽聞祖母受了些涼,我正着急呢,宴席未散就離席了。我婆婆知道祖母不見客,讓我代她向您請安。”

    說着又給老夫人福了福身子。

    老夫人就呵呵笑,拉起了她。

    丫鬟端了茶點,詹媽媽讓衆多服侍的丫鬟都退了出去,只留東瑗和老夫人在內室裏說話。

    老夫人就問她:“上次你讓薔薇回來說的事,如今怎樣?”

    東瑗就把六月也沒有月信的事告訴了老夫人:“祖母,我嫁過去兩多月了,小日子都沒來……”

    老夫人不由面露喜色,笑道:“瑗姐兒,定是有了。你真是好福氣,進門就懷了孩子,以後在盛家,祖母也少替你擔憂些。”

    東瑗抿脣笑了笑。

    少些擔憂?這話是多麼美好的希冀啊。

    東瑗的心有些涼。

    盛家子嗣單薄凋零,盛修頤又去了西北,倘若有什麼事,東瑗簡直無招架之力。

    她是個御賜的柔嘉郡主,皇家只賞賜了她八百傾良田,四百兩黃金,同親王女的名聲,卻無封地和府邸。

    她只是同親王女,並不是親王女。

    什麼柔嘉郡主,嚇唬平常老百姓或許可以,在盛昌侯盛文暉面前,毫無用處。

    這個年代,女人似物品般,就算被丈夫打殺,尋個亂七八糟的名頭,栽贓個不貞潔,孃家都不能替她伸冤。

    東瑗穿越到這個年代,比這個年代的女人更加小心謹慎。她站在後世的角度看這個年代人權的不平等,有種超脫現世的憂患。她不是那不知無畏者。所以她格外小心遵從這個年代的規則。

    要想自保,她只能靠熬。

    熬到盛府她的丈夫能做主,熬到內宅她能當家,否則任何的輕舉妄動都會給她帶來滅頂之災。

    孝道至上。倘若她和盛昌侯起了爭執,盛修頤不可能顧東瑗而忤逆父親。不孝之人會被世人嘲笑,甚至官途上被御史彈劾,前途渺茫。一個人連父親都不能孝順,怎麼會忠心於君主?

    父權至上。盛昌侯掌控了盛府的一切。

    懷了身孕就會平順些?那要先弄清楚盛家子嗣單薄的原因才行。

    這些話,在薛老夫人面前是不能再提的。

    老夫人很高興,跟東瑗說了好些懷孕初期如何保養身子的話。大約到了午初。詹媽媽進來說,胡太醫來了。

    老夫人就讓東瑗到她的牀上去,放了幔帳,才請了胡太醫進來。

    隔着幔帳,東瑗聽到一個蒼老男人的聲音,給薛老夫人請安。

    老夫人呵呵笑,客氣了幾句,就讓丫鬟端了錦杌才牀前。給牀上的人診治。

    東瑗伸出手,詹媽媽就在她的手腕上搭了一塊絲帕,將肌膚遮掩起來。才讓胡太醫坐過來醫治。

    等了少許,胡太醫說有勞,就鬆開了手,東瑗將手腕收回了帳內。

    老夫人就讓丫鬟端了茶上來,又叫詹媽媽把屋裏的丫鬟們遣出去,才問胡太醫牀上的人得了什麼病。

    胡太醫常年在權貴人家行走,雖不知牀上人的身份,謹慎道:“左寸滑而圓,主思慮沉喜,氣血旺足;左關流而利。主體力充盈,飲食善而佳。從脈象上看,這位奶奶是喜脈。且奶奶身子骨健康,胎氣穩健,恭喜老夫人。”

    說罷,看薛老夫人的臉色。

    只見薛老夫人長舒一口氣。露出歡愉的笑意,胡太醫也鬆了口氣。

    他在老夫人屋裏、而非哪位爺屋裏診出喜脈,真怕是家裏的姑娘或者丫鬟做了醜事。

    老夫人一生氣,遷怒太醫,砸了他的車馬,從此斷了他在薛府的行走,甚至斷了他在這個行的營生。

    這樣的事也是有的。

    大戶人家都是這樣辦事。

    明明家裏有人不規矩,爲了遮羞,不肯承認,反而怪太醫。砸了太醫的車馬,轉身就悄悄把不乾淨的人送出去。

    太醫遇到這種情況,最倒黴了。

    因爲薛老夫人一向寬和體恤,胡太醫不敢不說實話。若糊弄薛老夫人,以後鎮顯侯府也沒有他行走之地了。

    鎮顯侯府每年送的年禮比平常人家多好幾倍呢。

    見薛老夫人露出喜色,胡太醫忐忑的心纔算定下來。他心念未轉,就聽到薛老夫人高興對屋裏服侍的媽媽道:“酷熱天氣,有勞胡太醫走一趟,封二十兩的消暑銀子給胡太醫。”

    胡太醫大喜,忙給老夫人作揖。

    薛府每年會都給太醫院封年禮,平常看病是不收費了。但是薛老夫人大方,每次都會給幾兩銀子的車馬錢。

    可一下子二十兩還是頭一次。

    胡太醫喜不自禁。

    “應該的!”老夫人呵呵笑,

    詹媽媽轉身出門,拿了一封整齊的二十兩雪花紋銀給胡太醫,送他出了榮德閣。

    丫鬟們進來替東瑗打起了幔帳。

    東瑗眼角也露出幾分欣喜。

    太醫的話她聽得一清二楚,說她和孩子都很健康。

    東瑗坐起身子,老夫人就問她:“想吃什麼,祖母叫人給你做。”

    東瑗說什麼都不想。

    下午末正三刻是吉時,五姐的花轎出門,東瑗想着她回門還是能見到,就沒有起身去看。

    花轎出門,宴席也散。

    天氣太熱,衆人也沒有逗留的心思,紛紛告辭。

    東瑗也從榮德閣出來,尋了盛夫人,一起回了盛家。

    晚上,東瑗把自己懷孕的事跟薔薇說了,還讓她先保密,不要告訴橘紅和橘香、羅媽媽等人。

    薔薇很高興,連連頷首。

    三日後薛東蓉回門。因前一天夜裏一場暴雨,清早的空氣裏帶着泥土的清香氣息,氣溫也降了不少,風吹在頰上暖暖的。

    東瑗早起給盛夫人問安後。帶着薔薇回了薛家。

    路上薔薇就問東瑗:“奶奶,不曉得五姑爺長什麼樣子。”

    比起盛修頤的平庸,蕭宣欽可是京都有名的紈絝荒唐公子。

    東瑗卻想起蕭家在對待薛東蓉尋死求嫁這件事上的態度,對蕭宣欽有了幾分保留。笑道:“等會兒不就能見到?”

    薔薇笑了笑。

    到了薛家,東瑗發現家裏的親戚不比她回門時少。

    東瑗回門時大家捧場,是爲了給薛老夫人助興;而薛東蓉回門時大家的齊聚,應該都是爲了看看蕭宣欽是個怎樣的人吧?

    他是臭名昭著的。

    大家的心思,大約是想看看五姑娘不顧家族的聲譽,不顧自己的前程,尋死要嫁的蕭五公子。是個怎樣的紈絝吧?

    都帶着幸災樂禍的心態呢。

    東瑗進了正堂,給家裏的長輩們一一請安。

    五老爺薛子明和五夫人楊氏看到東瑗,甚至沒有對侄女的那份親熱,輕輕頷首,就把目光投向旁處。

    老夫人和老侯爺則慈祥衝她點頭。

    一一行禮後,滿屋子的兄弟姐妹,少不得紛紛見禮。

    一圈下來,東瑗居然有些疲憊感。

    盛修頤說得對。她們家的兄弟姐妹真的很多。

    正堂給衆人都排了位置,東瑗按照齒序坐在四姐薛東婷的身邊。

    五姐薛東蓉是四姐薛東婷的親妹妹,薛東婷的神態裏有幾分忐忑。她也知曉蕭宣欽的名聲。很害怕等會兒蕭宣欽讓二房丟盡了顏面吧?她不時望向門口,神態裏的不安遮掩不住。

    東瑗落座後,薛東婷笑着跟東瑗寒暄幾句,始終心不在焉。

    人羣裏,東瑗也看到了十二姑娘薛東琳。

    她原本要禁足三個月的,因爲天氣酷熱病了一場,五夫人和五老爺在老夫人跟前替她求情,世子夫人也幫着說項,就提前放了她出來。

    看到東瑗,薛東琳的表情挑釁裏帶着怨恨。

    東瑗笑笑就撇過頭去。

    薛東琳要敢在今日這樣的場合鬧事。薛老夫人就會再禁她的足,東瑗猜想她不會跳出來尋事,對她不慎在意。

    正想着,聽到遠處大門口的鞭炮聲絡繹不絕想起,又有管事急匆匆跑進來稟告:“五姑奶奶和五姑爺回門了。”

    鞭炮聲一陣陣響起,一陣比一陣聽得清晰:過了三重儀門。過了垂花門,漸漸到了正堂不遠處。

    東瑗的幾個堂兄、堂嫂迎了出去。

    須臾,就把穿着紅色衣衫的兩人迎了進來。

    東瑗和正堂衆人的目光一齊投向門口。

    對於蕭宣欽,大家都是聞名已久。

    東瑗先看到了薛東蓉。

    她梳着婦人的高髻,帶着五彩碧璽鳳鈿,臉上塗抹脂粉,將她的五官襯托得更加明媚動人。只是神態裏沒有新婚婦人的嬌羞,跟在孃家時一樣的清冷,脣角含着淡淡的笑,把此刻的熱鬧排揎在外。

    好似她也是個看客般。

    而蕭宣欽,衆人尚未看清他的模樣,就聞到他身上濃濃的酒氣。

    薛老侯爺的眉頭緊緊蹙起來。

    待他進了正堂,衆人都在打量他。

    穿着紫紅色繭綢直裰,粉底皁靴,身量高大頎長,一頭烏黑的青絲,帶了玉冠。臉龐的輪廓很好看,只是眼睛裏有着未睡醒般的渾濁。

    臉頰帶着醉酒後的酡紅,眼底的黑影似徹夜尋歡的淤積。

    不僅僅是老侯爺,薛家衆人的臉色一瞬間都不好看。

    看着蕭宣欽的模樣,應該是剛剛被人從春樓裏尋回來的。

    二夫人看着薛東蓉,淚水就溢滿了眼眶。

    薛老夫人的眼波頓時沉了下去。

    東瑗看在眼裏,嘆了口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