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12節 逃婢(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12節 逃婢(2)字體大小: A+
     

    羅媽媽帶着幾個丫鬟去搜紫薇的屋子,早起驚動了薔薇。她小日子在身上,昨日疼得厲害,今早緩了不少。她問服侍她的丫鬟,紫薇犯了何事,粗使的小丫鬟也說不清楚,薔薇只得自己起身來見東瑗。

    薔薇進來的時候,東瑗在宴息起居的東次間縫衣,羅媽媽等人依舊在一旁伺候。

    看到薔薇來,橘香就笑:“起來做什麼?怕我們委屈了『奶』『奶』,照拂得不仔細?”

    薔薇向來服侍得周全,橘香也喜歡同她說笑。

    薔薇也抿脣微笑。

    東瑗讓她到跟前,問她身子好點沒有。

    薔薇已經好了不少,撐得住,就說沒事了,幫着服侍東瑗縫衣,趁機就問:“『奶』『奶』,紫薇人呢?她怎麼不在『奶』『奶』跟前伺候?”

    東瑗頓了頓。

    羅媽媽也不太清楚到底發生了何事,看到東瑗沒有說話,她亦不開口。

    橘紅和橘香到現在也不明白紫薇到底怎麼了,自然不好說話。

    東瑗靜了一瞬,道:“薔薇,紫薇好像逃走了。她是你的乾姊妹,我不準備報官的。倘若你爹孃發現了她,讓她來見見我。我也不是那惡毒的主子,她服侍我一場,若要走,我給了她賣身契,賞她幾兩銀子也不礙事的。只是她這樣無緣無故走了,我連編個說辭法兒都沒有。”

    薔薇臉『色』驟然刷白,錯愕問:“她……她怎麼走了?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看到薔薇這樣,羅媽媽幾人有些不忍。

    橘香起身,拉了她坐到炕上,道:“薔薇,我們搜了她的屋子,首飾金銀都帶走了……你是她的乾姐姐,你可知道她爲何走?『奶』『奶』也一頭霧水呢……”

    薔薇茫然又擔憂的搖頭:“我……我一點風聲都不知曉啊!”

    東瑗就把在元陽閣遇到程永軒的事說了出來,問薔薇:“她是你爹爹撿回來的,可有什麼姓程的。亦或者姓程家管事之類的尋過她?”

    薔薇很肯定的搖頭:“沒有啊。她說她爹孃、哥哥都餓死了,只她一個人活到了盛京。而後在我們家,從未跟外人來往過……”

    然後起身,給東瑗跪下:“『奶』『奶』。您讓世子爺去問問程老爺吧。他看了紫薇幾次,大約是認識她的。既這樣,他應該知曉紫薇去了哪裏。她沒有戶籍,走到哪裏都不能落腳,說不定還會被人牙子逮去旁的地方賣了的。”

    說着,聲音就哽咽起來。

    東瑗倒不擔心紫薇出事,她可是有些武藝的。人牙子想捉了她怕是不易。

    羅媽媽就和橘香扶起薔薇。

    羅媽媽道:“『奶』『奶』也着急。薔薇,你向來懂事,現在怎麼爲難起『奶』『奶』來?要問程老爺,還要通過世子爺呢……紫薇不見了,盛家的人還以爲『奶』『奶』待人刻薄呢。我們正愁怎麼遮掩,還能巴巴去問世子爺不成?”

    薔薇一聽這話,就知道自己失言了,忙道:“『奶』『奶』。是我的不是,是我思量不周。”

    只是紫薇到底怎麼了。

    昨日還好好的,她不過是躺了一天。就發生了這種事。

    薔薇想着,怎麼都掩飾不住臉上的焦急。

    東瑗想了想,道:“我幫你問問世子爺。倘若有線索,就讓世子爺派人去尋她。人命要緊,總不能叫她莫名其妙走了,無處安身。”

    薔薇眼淚一瞬間落下來,忙給東瑗磕頭:“『奶』『奶』,我替紫薇多謝您的大恩大德。”

    東瑗笑笑說不用,讓橘紅和橘香扶起她。

    見她臉『色』雪白的,又吩咐竹桃服侍她去歇了。

    薔薇退下去後。東瑗讓橘紅去趟外院,看看盛修頤回來沒有,在做什麼。倘若沒事,讓他回趟靜攝院。

    橘紅得令去了。

    片刻後回來,說世子爺跟幾個朋友在外書房說話,等散了就回來。

    大約半個時辰。盛修頤急匆匆回來,問東瑗出了何事。

    “怎麼了?”他見東瑗在縫衣,屋子裏靜悄悄的,語氣裏有幾分不淡然的起伏。

    東瑗把羅媽媽等人都遣了下去,讓小丫鬟給盛修頤端了茶,才把紫薇的事徐徐道來:“……昨日見了程老爺,回來就跑了。”

    盛修頤臉『色』頓時落下來,他看眼東瑗,反問道:“不報官嗎?”

    他對東瑗的用意很瞭解。

    東瑗頷首:“紫薇是薔薇的乾姊妹。薔薇是我身邊第一得力的,我要給她幾分體面。再說,紫薇只是跑了,沒有害我,亦沒有偷府裏的東西。她不曾有戶籍,出去也寸步難行,報官與不報官是一樣的。”

    盛修頤蹙了蹙眉,起身道:“我稍後會去問永軒到底出了何事。有了消息就告訴你。”

    說罷,起身又走了。

    東瑗送他出靜攝院。

    直到傍晚,東瑗從元陽閣請過安回來,盛修頤也從外面回來了。

    他對東瑗道:“此事不要再提。紫薇逃走,你想怎麼圓的妥帖就怎麼圓。你現在身邊只有一個一等丫鬟,明日叫人牙子送些丫鬟進來。我會和娘說的。娘那裏,就說紫薇生病,送到你陪嫁的莊子上去了。”

    程永軒告訴了盛修頤什麼,盛修頤居然不讓她再問此事?

    東瑗心裏想着,有些吃驚,嘴上卻痛快應了。

    第二天早上,薔薇再來問紫薇的事,東瑗道:“……程老爺也不知曉,他跟紫薇從前不相識,只是覺得紫薇投了他的眼緣。她既然走了,定是有處去,咱們不管了,你也不用回去告訴你爹孃我昨日的話。”

    就是東瑗不追究紫薇逃走的罪了。

    薔薇既感激東瑗的大度,又擔心紫薇的處境,一時間犯難起來。

    過了幾日,一點消息都沒有。紫薇既沒有回盛府,亦沒有回薛府,音訊全無,薔薇好幾次想問東瑗,可想着東瑗不追究私逃之罪,已經是對紫薇的恩典,再問就是得寸進尺了,只得忍住不敢吭聲。

    東瑗也試探着問過一次盛修頤,到底程永軒怎麼說。

    盛修頤的說辭不變,讓東瑗不要再管了。

    還說:“永軒只說她像個故人,沒說像誰。既然走了,又不是得力了,你別多想了。”

    話說到這個份上,東瑗再去問他,顯得多麼沒有眼力價。

    盛夫人聽說紫薇生病送去莊子上,唸了幾聲可憐的孩子,就買了六個小丫鬟進來,給了東瑗四個做粗使的,頂派給盛修頤使喚的紅蓮和綠籬;又把自己元陽閣裏的兩個一等丫鬟賞了東瑗。

    一個叫碧秋,一個叫尋芳,都是盛夫人身邊比較聰慧的。

    東瑗笑着收下了,帶着碧秋和尋芳回了靜攝院,交給羅媽媽。

    雖然是盛夫人屋裏過來的,羅媽媽對她們也是跟薔薇一樣,把從前紫薇的事分給二人。

    碧秋和尋芳原是盛夫人元陽閣的一等丫鬟,在東瑗這裏自然還是一等的。加上薔薇,東瑗應該是四個一等丫鬟,現在還缺一個。

    東瑗問羅媽媽,院裏的幾個二等丫鬟裏,誰最穩妥,又說:“我瞧着夭桃、竹桃行事都不錯。”

    羅媽媽想了又想,才道:“我也覺得她們倆出挑些。不要,就夭桃吧?竹桃嘴上不穩,行事孩子氣;夭桃老沉些……”

    羅媽媽的眼光,東瑗自然是相信的,就提了二等丫鬟裏的夭桃做一等丫鬟。

    從前的紫薇雖然不說話,做事卻勤勉,羅媽媽和橘香、橘紅也感念她的好,突然就這樣逃走了,令人唏噓。特別是重新挑一等丫鬟頂了紫薇的缺,大家都會不時響起她來。

    也會在背後議論紫薇到底爲何走的。

    東瑗只裝作不知道,又從粗使丫鬟裏挑了兩個丫鬟做二等的,一個叫沉煙,一個叫淡柳。

    分派好之後,她拿了紙墨,把管事媽媽們、各級丫鬟的名字都寫了,給盛夫人送去報備。

    她去的時候,盛昌侯正好也在。

    東瑗給盛昌侯和盛夫人請安後,把單子遞上去,盛夫人看了眼,就笑了笑,問東瑗:“碧秋和尋芳做事可盡心?”

    東瑗忙笑道:“兩位姐姐都很好。只是從娘這裏去我那裏,總怕委屈着她們。”

    盛夫人笑道:“不礙事,碧秋和尋芳都不是輕佻的。我瞧着這兩個孩子好,想着將來留給兒媳『婦』使喚的……”

    東瑗笑着說多謝娘。

    盛昌侯在場,東瑗怎麼都有些不自在。

    盛夫人也不爲難她,讓她先回去。

    東瑗行禮退了出去。

    等東瑗一走,盛夫人就忍俊不住,又看了眼那單子,抿脣笑起來。

    盛昌侯看在眼裏,問她:“笑什麼?”

    盛夫人忙下意識把東瑗寫的那個單子往身後藏,笑道:“沒什麼,沒什麼。”

    盛昌侯一眼就能看穿盛夫人的心思,知道那單子有問題,道:“給我瞧瞧。都說字如其人,我看看薛氏的字寫得如何。”

    盛夫人不好再藏了,只好把單子給了盛昌侯。

    盛昌侯看了眼,臉『色』一下子就變得很難看。半晌,他把那單子摔在炕上,冷哼道:“薛氏才過門,頤哥兒就變了樣子!從前哪裏會做這種事?”

    盛夫人撿起那單子,仔細收好,笑道:“侯爺,您也太苛刻了。都是些小事,哪至於生氣吶?”

    “小事?”盛昌侯不由冒火,“這也算小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