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10節 範姨娘的心思(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10節 範姨娘的心思(2)字體大小: A+
     

    範姨娘擱了筆,坐在鋪着紫紅色稠面椅袱的太師椅上,端了手邊的茶小啜一口,才嘆氣:“我也不知道……”

    芸香失笑:“您又嚇唬我,驚了我一身冷汗。”

    範姨娘也笑:“你怕什麼?你是盛家買的丫頭,不比春柳是個風塵裏滾過的。你再不好,大不了去做些粗活,斷乎沒有隨便攆出去的道理。”

    芸香低了頭,仔細磨墨,不再說什麼。

    範姨娘又是嘆氣:“也不知春柳現在淪落何方了。芸香,我從前在興平王府,有個服侍的丫鬟,雖不及你事事貼心,也是個真心對我好的。王爺把我給了盛家世子爺,還說賞個陪嫁丫鬟,我以爲定是那孩子。誰知道最後賞了春柳……”

    她說着,兀自撇撇嘴笑起來。

    芸香問:“春柳從前也是學唱的嗎?我也見過她幾次,說話的聲音好聽。”

    她知道範姨娘絲毫不忌諱自己是歌姬出身,說起歌姬、學唱這些詞,從不避諱,芸香也就大着膽子問。

    範姨娘笑:“她可不就是個學唱的?跟我們一樣的低賤,卻偏偏愛些詩詞曲賦,時常編個新巧曲兒唱給王爺聽。她曾經是個小姐呢,後家裏犯了事,他們全家被放到雲南去了,她才八歲,賣到了王爺府裏。”

    芸香哎喲一聲:“……真可憐。”

    範姨娘就冷哼:“可憐什麼?端着念過幾天書,高貴着呢。王爺和教曲的師傅總說她氣度好。王爺幾次想收在房裏,只是礙於王妃防家裏的歌姬和戲子防得緊,王爺下手不成。後要賞陪嫁丫鬟,大約是王妃的主意,把春柳給了我。芸香,你瞧瞧,她都走了一年多,我想起她。還是想不起她半點好來。”

    芸香被範姨娘說的莫名其妙。

    既不是個貼心的,總想起她做什麼?

    “姨娘總這樣,行事沒有章程!”芸香笑起來,見範姨娘手裏的茶喝乾了。她還捧着茶盞不撒手,就接了她的茶盞,拉她起身,“姨娘快抄書,早早抄完了,也能早早歇了。”

    範姨娘放了茶盞,被芸香拉着又回到書案前。把筆沾得濃墨飽酣,一邊工整落筆,一邊道:“我哪裏行事沒有章程?春柳再不好,也是我的丫鬟。把我的丫鬟趕走,我只要在府裏活一天,跟她不痛快一天。”

    芸香吃驚,方纔不是說不知道春柳怎麼走的嗎?現在怎麼又來了個“她”?

    她,應該是指陶姨娘。

    “邵紫檀自小服侍世子爺。後擡了姨娘,你真當她是個愚笨忠厚的?她是外面糊塗,心裏敞亮。”範姨娘笑。“她不會上當。薛江晚卻是個好順手的。這回看我不褪了陶氏一身皮……”

    說着,就呵呵笑起來。

    芸香終於明白,範姨娘以爲春柳被趕走,是陶姨娘弄的鬼。

    “姨娘……”芸香低聲勸道,“您反正不喜歡春柳,她去了也就算了,何必爲了她鬧這些事?我知曉您一直不喜歡陶姨娘,原來還有這麼個典故。可都過去了,不如咱們好好過日子。”

    “好好過日子?”範姨娘脣角就有了幾縷譏誚,“沒有子嗣的姨娘。將來會有什麼好下場?等你年紀大了配出去,我也尋條白綾掛了。好好過什麼日子?早死晚死,都上不了宗祠,一樣的……”

    說的芸香大駭起來,不免提了聲音:“姨娘,您又犯糊塗了!”

    唬得範姨娘手一抖。一個字寫壞了,整張紙也弄髒了。

    她微怒,提起筆就往芸香臉上抹:“作死的小蹄子,喊什麼?”一筆把芸香抹成了大花臉。

    範姨娘瞧着芸香滿臉的濃墨,卻睜大了眼睛慌亂的樣子,十分滑稽,她忍不住哈哈大笑。

    芸香睜着眼,用手去抹臉,一手的墨汁,只差哭起來:“姨娘,您……”心裏氣不平,舉手往範姨娘臉上抹去。

    範姨娘哪裏讓她抹?繞着書案就跑了。

    等陶姨娘和邵姨娘回來的時候,就聽到範姨娘屋裏又是笑又是尖叫。

    陶氏裝作沒有聽到,給邵姨娘頷首,就領着丫鬟回了自己屋裏。

    邵紫檀卻要經過範姨娘屋子前,回自己屋子。

    聽到範姨娘和芸香的笑聲,跟着邵紫檀的丫鬟蘭芝低聲對邵紫檀道:“姨娘您聽聽,範姨娘被罰了月例、禁足,還喜得這樣。”

    邵紫檀笑笑沒有接口。

    範姨娘一口氣讓陶氏和薛江晚兩個出了醜,她能不高興?

    “姨娘,範姨娘是那樣的出身,又不得世子爺的喜歡,還沒有子嗣,她應該小心恭順纔是,怎麼整日鬧事尋仇似的?”蘭芝搖頭感嘆。

    邵紫檀輕輕嘆氣:“光腳不怕穿鞋的唄。”

    範氏是興平王送的,哪怕她再不好,盛家都要養着她。她如今不得世子爺的喜歡,整日守在空房裏,鬧事或者不鬧事,世子爺也不會高看她一眼,那她憑什麼忍氣吞聲?

    倘若世子爺不高興,把她攆了出去。她重新去唱個曲兒,興許還有一番機遇,總好過默默孤寂老死在這府裏。

    範姨娘原本就是風塵出身,並不覺得唱曲賣笑是下賤行當。

    不像邵紫檀和陶氏等人,要麼是府裏的丫鬟,要麼是小戶人家的小姐,倘若被趕出去,並無謀生的手段,亦不願落入風塵。

    範姨娘卻是不怕的。

    邵紫檀曾經在盛修頤身邊服侍。有幾次奉茶時,聽到盛修頤的同窗、朋友們說起逛青樓的事。青樓的那些姑娘們,門檻特別高。

    那時盛修頤有個朋友就說,他一個月每日去某家青樓前的棋樓上題詩,又打賞龜公、媽媽,花了近五千兩銀子,還是沒能見那姑娘一面。有身價的青樓,文人墨客趨之若鶩,沒有文采,花再多的銀子也別想見姑娘的面兒。

    歌姬出身的範姨娘在興平王府裏,唱個曲也是人人吹捧。

    也許她想念那種繁華的生活了吧?

    想着,邵紫檀帶着蘭芝,回了自己的院子。

    蘭芝服侍邵紫檀褪了外衣,換了家常的褙子,又吩咐小丫鬟烹茶來吃。

    邵紫檀把針線簸籮拿出來,裏面有雙蔥綠色的雙粱繡花鞋快要做好,只等着收邊。

    繡了一對粉色蝴蝶,栩栩如生。

    蘭芝笑道:“給大小姐做的鞋?”

    邵姨娘抿脣笑,一臉的滿足。

    蘭芝讚道:“真好看。大小姐瞧見了,定是極喜歡的。”想着,又道,“大小姐好些日子沒來了。”

    自從上次盛樂芸帶着二少爺盛樂鈺,像往常一樣過來玩鬧,被薛江晚瞧見,就誇了幾句大小姐和二少爺真孝順的話,陶姨娘便不讓他們再來。

    大小姐很很懂,打那以後再也沒有來過。

    邵姨娘又不能去看她。

    最近幾日,邵姨娘吃飯都不香了。

    想着,蘭芝眼眸微黯,對邵姨娘抱怨道:“姨娘,陶姨娘也忒多事了。我瞧着奶奶的品格是好的,大小姐和二少爺來咱們這裏,奶奶定不會說什麼。偏偏陶姨娘多心……”

    邵姨娘笑着打斷她的話:“她也是好心。凡事小心些總沒有錯兒,陶姨娘也是怕奶奶多想。明日把鞋做好了,你給大小姐送去,瞧瞧她如何了。她好,我就放心。”

    說着,眼睛就有些澀。

    蘭芝忙應了,轉移話題道:“姨娘,咱們大小姐快滿十二歲了,該說親了吧?”

    說到這個話題,範姨娘心裏就靜不下來。

    她過得如何,都無所謂,如今只有一個心願,盼着大小姐有個好歸宿。

    “姨娘,您不如勤往奶奶那裏去,看看奶奶的意思?”蘭芝知道邵姨娘心裏着急,就替她出主意。

    邵姨娘眼眸亮了亮,笑道:“快些把大小姐的鞋做了,我替奶奶做雙鞋。你去靜攝院,若是薔薇姐姐得了空,要了奶奶鞋的尺寸來。”

    蘭芝笑着道是,轉身就去了。

    東瑗給盛夫人請安後,依舊回靜攝院歇下不提。

    次日早起,薔薇服侍她梳洗時,臉色很不好看。

    東瑗注意到了,回眸問她:“你可是生病了?”

    薔薇很不好意思,低聲道:“奶奶,我小日子來了……疼得緊。我沒事,一會兒就好了。”

    東瑗心疼的嗔怪:“那你早說啊,忍着怎麼行!”

    說罷,喊了外間的竹桃進來服侍,扶薔薇回房去歇了,今日讓紫薇跟在東瑗。

    薔薇還要叮囑紫薇,讓她小心服侍奶奶,東瑗笑道:“你快去歇了。離了你,這屋裏就不轉了?”

    薔薇也笑,只得扶着竹桃的手下去了。

    羅媽媽等人也先後進來,服侍東瑗洗漱、梳頭。打扮好了,吃過早飯,紫薇跟着,去給盛夫人請安。

    盛昌侯上朝去了,盛夫人就留東瑗說話,安慰她莫要因昨日盛昌侯發火而生氣,笑道:“侯爺就是這樣的脾氣,發起火來怪駭人的。以後時間長了你就知曉,侯爺倘若惱了誰,是不會理她的。心裏向着誰,纔會發火。”

    這話不管真假,總是盛夫人的一片好心,東瑗笑着應了。

    說着,外間的小丫鬟就說世子爺來了。

    氈簾撩起,盛修頤走了進來,身後還跟着一個穿玄色直裰的男子。

    盛夫人定睛一瞧,笑起來:“哎喲,永軒……”

    一看就是盛家的常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