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09節 範姨娘的心思(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09節 範姨娘的心思(1)字體大小: A+
     

    東瑗讓薔薇把薛江晚叫進來,又讓範姨娘跟薛江晚當面對質。

    薛江晚情緒起伏很大,很惱怒,範姨娘則冷靜的反駁。不管是氣勢還是道理上,薛江晚被輸給了範姨娘。

    東瑗咳了咳,打斷了兩人的爭吵,冷冷道:“你二人好端端把小事鬧大,在後院起了爭執,皆是要罰的。兩位姨娘各禁足半月,扣一個月的月例,另外抄五十遍女誡,半個月後親自送來。你們去吧。”

    範姨娘對這個處置結果沒有意外,恭敬磕頭道是,起身就走了。

    而薛江晚臉通紅,錯愕望着東瑗:“姐姐,您替我做主……”

    “薛姨娘!”東瑗的聲音猛然一提,壓住了薛江晚的話。

    這件事的始末,一旁的陶氏和邵紫檀聽得一清二楚,是薛江晚有錯在先。她是東瑗的滕妾,關乎東瑗的體面,所以對她的處罰沒有加重,東瑗已經在極力擡舉她了。

    她卻一點也不領情。

    “薛姨娘可是不服?倘若這樣,扣薛姨娘兩個月的月例,禁足一個月,如何?”東瑗冷冷說道。

    薛江晚怔住,片刻才低了頭,聲音裏帶着切牙的不情願:“姐姐,我服。”

    “那你先去吧。”東瑗聲音依舊嚴厲。

    薛江晚道是。

    剛剛要起身,就聽到外間的丫鬟說世子爺回來了。

    薛江晚臉上浮動着希冀。

    東瑗下炕,起身給盛修頤行禮。

    盛修頤在外院習武,一身的汗。他要出門去會同僚,所以回靜攝院更衣。看到滿屋子的人。卻不見孩子們,只有姨娘,他有些吃驚。

    卻沒有看薛江晚一眼,他的目光從衆人身上滑過,看了眼薛東瑗。就落在了陶姨娘臉上。

    陶姨娘臉上抹得藥膏味道很重,這麼久都不曾散去,讓人想忽視都難。

    東瑗一開始就明白了陶姨娘的用意。

    她真想告訴薛江晚。學學人家陶姨娘,耍手段高明一點,體面一點。讓東瑗不至於這麼難做。

    盛修頤讓她們起身。問東瑗:“怎麼了?”

    是問陶姨娘怎麼受傷了。

    他沒有直接問陶姨娘,而是問東瑗,尊敬東瑗這個主母的地位與權威。在內院,誰擁有話語權,誰就尊貴。盛修頤懂得這些,所以他想知道陶姨娘怎麼了,也不會越過東瑗去問妾室。

    東瑗卻道:“姨娘們給我請安呢。”

    然後喊紅蓮和綠籬服侍盛修頤更衣。

    盛修頤看了她一瞬,纔去了淨房。

    東瑗就趕緊把薛江晚打發走。

    等薛江晚走了。東瑗纔對薔薇道:“你去開箱籠,拿盒咱們帶過來的藥膏給陶姨娘用。”

    轉頤又對陶姨娘道,“陶姨娘。今日之事你受了委屈。”

    又吩咐紫薇去拿了自己的妝奩來。

    東瑗挑了一支如意雲頭綠瑪瑙金簪,和薔薇拿出來的藥膏。一併給了陶姨娘,道:“這簪子是賞你的。姨娘們有了爭執,該勸和、不勸爭,你做得很好。”

    一副賞罰分明的姿態。

    陶姨娘把如意雲頭綠瑪瑙金簪和掐絲琺琅描盒裝着的藥膏拿在手裏,心中卻快速閃過些許異樣,她屈膝給東瑗道謝。

    東瑗讓她起身,道:“陶姨娘,我這裏有些許藥物,倘若你哪裏不好,來討是一樣的。你臉上抹得那種藥膏,味道太重,治得了傷口,也薰得人難受,總歸不好。”

    陶姨娘心中猛然一跳,她忙應是。

    東瑗讓她和邵紫檀都回去,她們二人才屈膝給東瑗行禮,退了出去。

    盛修頤從淨房出來的時候,東次間只剩下東瑗。

    他問:“她們鬧什麼?”

    東瑗把事情的經過簡單說了說。

    盛修頤表情有些冷,聽到東瑗說賞了陶姨娘金簪和藥膏,盛修頤就道:“從前這屋裏的東西都是她收着、管着,她哪裏就缺了藥膏?”

    他也看得出陶姨娘是故意用藥膏來引起他的注意。

    東瑗沒有接口。

    盛修頤已經起身,道:“從前以爲她是個寬和懂事的……”

    說着,話就頓住了。想起陶氏是屋裏的老人,還是他的次子盛樂鈺的生母,終究給她留了幾分體面,沒有在東瑗面前說陶氏的不是。

    可仍是覺得有些失望。

    哪個男人不希望後宅和睦?

    他一直挺喜歡陶氏的忠厚。從前盛修頤覺得,內宅有事,絕對不會是陶氏惹起來的。可當他突然發現她陶氏會生事的時候,有種被小小愚弄的憤然。

    不過他也不曾對陶氏抱太大的希望,對她的要求也是妾室的品德而非嫡妻,所以這點憤然很快就消失了。

    盛修頤對人從來不苛刻。

    只要在其位、守其本分,他就會很滿意,小小的手段心機他能體諒。

    非要逼迫大家都沒有私心,不可能!因爲他也有私心。不能只允許自己有私心,不允許他人有。

    想着,盛修頤心頭的那些不虞消邇,對東瑗道:“我在國子監唸書的時候,有個同窗姓程,經常到我家裏來做客。而後他放了萬同府的知府,昨日回京述職,我同他聚聚,可能很晚纔會回來。”

    頓了頓,又道,“萬同府在陝西,我要問問他那邊的一些事。回來晚了就歇在外書房,你不用等我。”

    東瑗沒有多問,笑着道:“可要叫紅蓮把你的換身衣裳送去外書房?”

    盛修頤道:“不用,我以前經常住在外書房,那裏有衣裳……”尚未說完,他自己意識到了什麼,聲音有些不自然起來。

    外書房有衣裳,那麼現在回靜攝院換衣裳,只是尋個藉口,爲了跟東瑗說一聲晚上不回內院的事?

    東瑗心頭微暖,不禁笑起來。

    盛修頤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出去了。

    他走後,東瑗看了眼牆上的自鳴鐘,到了盛夫人請安的時辰。

    換了件衣裳,東瑗帶着薔薇去了盛夫人的元陽閣。

    範姨娘最先從靜攝院出來。

    她的丫鬟芸香忙迎了她,走了靜攝院的大門,低聲問:“姨娘,奶奶怎麼說?”

    範姨娘微微笑起來,把東瑗對她和薛江晚的處置告訴了芸香。

    芸香啊了一聲,道:“要扣咱們一個月的月例嗎?這……”

    沒有錢,處處不便宜的。

    範姨娘沒說什麼,快步回了院子。

    換了件家常的褙子,範姨娘讓芸香拿紙墨出來,她要抄寫女誡。

    芸香依言拿了,在一旁磨墨時,忍不住又唸叨:“……咱們一個月才二兩銀子的月例。又不像陶姨娘和邵姨娘,世子爺常有賞賜,夫人亦給些,咱們就靠這二兩銀子呢。姨娘,您好好的惹薛姨娘做什麼?”

    “哎喲芸香,你比媽媽還要羅嗦。”範姨娘蹙眉。

    芸香笑道:“姨娘這會子嫌我羅嗦,沒錢使的時候怎麼着?但凡聽我一句半句,我也省些羅嗦,姨娘也好……”

    範姨娘就笑起來。

    芸香也笑,還是忍不住勸:“姨娘,您何苦總跟她們鬧?陶姨娘有二少爺,邵姨娘有大小姐,還有夫人和世子爺;薛姨娘是奶奶的滕妾。咱們可什麼都不是,既不得世子爺喜歡,又沒有夫人和奶奶撐腰,吃虧的不還是咱們?”

    範姨娘表情微頓。

    “那日夜裏,世子爺明明來了,雖沒有寵愛您,您也不該一晚上要兩次水擦身,讓世子爺不快,給奶奶添堵。倘若您沒有如此,世子爺哪裏至於氣得第二夜不來了。倘若第二夜來了,有一次的恩典,您或者就能有個一兒半女防身……”芸香說着,想起她和範姨娘的將來,眼眶就微紅。

    範姨娘進府開始,世子爺就不喜她。一開始還來,而後不怎麼登門,最近半年都不來了。好容易新奶奶進門,重新安排的日子,世子爺給奶奶體面,也依言來了。

    終究是不喜歡,世子爺早早就躺下,沒有行魚水之歡。

    可是範姨娘一晚上折騰了兩次,非說熱了一身汗,要水擦拭。

    在姨娘們房裏歇,要水意味着什麼,世子爺清楚得很。範姨娘第一次,世子爺忍着沒說什麼;第二次要水的時候,當時世子爺就冷臉說:“你既要如此鬧,以後叫奶奶免了你的日子可好?”

    範姨娘還假裝聽不懂世子爺說什麼,委屈說她真的熱了一身汗。

    世子爺氣得無語,倒頭去睡。

    到底氣着了,一夜未睡着,次日內院門一開就走了。

    第二夜也不來了,乾脆去了外書房。

    這些,不都是範姨娘自己惹得嗎?

    “姨娘,您到底……”說着,芸香懶得去磨墨了,問着範姨娘。

    範姨娘伏案寫字,只是笑:“你不懂。”

    “姨娘又要說,您過的不好,旁人也別想好?”芸香氣道。

    範姨娘一愣,繼而哈哈大笑:“這個也有。還有……”說罷,她語氣裏有了幾縷悵然,“芸香,你不想知道當年春柳是怎麼被送出去的嗎?”

    春柳是當年興平王府送範姨娘過來時給的一個陪嫁丫鬟,跟範姨娘一起學唱歌的歌姬。

    範姨娘雖然不喜歡她,兩人卻也相依爲命。

    後來,世子爺無緣無故把春柳攆了出去,把靜攝院的粗使丫鬟芸香調過來服侍範姨娘。

    芸香後背微涼,問:“怎麼被送出去的?我不曉得。”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