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05節 承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05節 承諾字體大小: A+
     

    他兩次這般看東瑗,讓東瑗很驚訝,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裏令露出這般深沉的眼神來。

    她心中尚未想清楚,盛修頤已道:“走吧,給娘請安去。”

    他們到了元陽閣門口,便被盛夫人的管事媽媽康媽媽攔住,低聲對他們夫妻道:“侯爺在裏面,今日請安免了。”

    東瑗道:“媽媽替我們請安。”

    康媽媽道是。

    出了元陽閣,盛修頤問東瑗:“你在的時候,爹和娘還說了什麼?”

    東瑗想了想,把在簾外聽到的話告訴了盛修頤:“爹說姨娘們打攪了娘就說死罪。娘說,倘若怕她受委屈,當初就應該記住對她說過的話……她其實很想知道,當初盛昌侯是不是跟盛夫人承諾過不納妾,才特意把她聽到的這話告訴盛修頤。

    果然,盛修頤頓了頓,回頭看了眼跟着他們的薔薇。

    薔薇很識趣的落後幾步。

    盛修頤才問東瑗道:“娘還說了什麼?”

    東瑗搖頭:“大姨娘抱着孃的腿哭,娘也哭得厲害世子爺,當年爹是不是跟娘說過不納妾?”

    盛修頤猛然又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比起剛剛的深邃,此刻有些寒。

    他道:“回去吧。”然後快步往前走,走到岔路口的時候,去了外院,都沒有跟東瑗打聲招呼。

    他方纔明明想說些內情給東瑗聽的,此刻卻

    東瑗仔細回想自己的話,到底哪一句說錯了。倘若是不該問盛昌侯和盛夫人的往事,那麼方纔在靜攝院的兩次又是爲什麼?

    望着他的背影漸漸消失在亭臺樓閣之間。東瑗半晌沒有挪腳。

    薔薇上前,低聲喊奶奶,她纔回神,輕輕嘆了口氣。

    折騰了一天,晚上回到靜攝院。東瑗看着香噴噴的粳米飯,居然一口氣吃了兩碗。吃飽了就犯困,盛修頤從昨晚開始到這個月的三十日之前。都歇在四位姨娘處,她不需要等他,早早睡了。

    次日寅正時刻。東瑗醒了。喊值夜的薔薇服侍她穿衣梳洗。

    薔薇一邊替她梳頭,一邊低聲道:“奶奶……東瑗聽着她這語氣,就知道她要說什麼,頓時頭皮發麻,笑道:“倘若是範姨娘房裏的事,你不必說給我聽。以後哪位姨娘房裏的事,我都不想知曉。”然後對着鏡子吐了吐舌頭,“你昨兒告訴我那些話。我一整日不自在。”

    知道了不開心,還要強裝着沒事,還不如不知道。

    姨娘房裏的事。東瑗能知道得一清二楚,反推東瑗房裏的事。盛夫人定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太可怕了。

    雖說這個年代行房是以子嗣爲任,可是一晚上幾次都要被別人知曉得清清楚楚,真恐怖。

    從前東瑗不覺得,因爲沒有人告訴她旁人的事,現在

    她估計以後在盛夫人那裏都有陰影了。

    薔薇好似被東瑗最後調皮的動作感染,不由也笑起來。

    吃了早飯,去給盛夫人請安。

    盛夫人眼睛還是有些腫,見東瑗來,就勉強撐起笑容同東瑗說話。

    可見她昨日哭得厲害。

    “娘,您沒事吧?”東瑗拉着她的手問道,“您身子原本就弱,如今瞧着臉色不太好……盛夫人嘆了口氣,收起了僞裝,真誠跟東瑗道:“林氏太不懂事,昨日鬧成那樣,叫你瞧見了,娘一整夜不不安。”

    東瑗笑了笑:“娘,咱們一家人,媳婦不會到處去說的。”

    盛夫人也笑:“娘知道……然後喊了康媽媽和屋裏服侍的香薷:“你們去外面候着,二奶奶和少爺小姐們來請安,都攔着吧,我和阿瑗說說話兒。”

    康媽媽和香薷道是,把屋裏服侍的大小丫鬟都領了下去。

    見屋裏沒人了,盛夫人才對東瑗道:“林大姨娘還是被侯爺送到莊子上去了。何苦來着,她們進府整整十年了,阿瑗,無一兒半女防身,說送走就送走。我不喜歡她們,你房裏也有那麼些人,自然明白娘。咱們女人不說虛假話,兩個林氏好不好另說,半途娶進來的,我心裏就是不喜歡。可看着林大姨娘這樣的下場,我心裏也煩得很。”

    一副想跟東瑗傾訴的模樣。

    聽公公和婆婆的往事

    東瑗寧願從盛修頤口中聽到。

    婆婆親自告訴她,她倏然壓力好大。

    可又不能表露半分。

    東瑗安慰盛夫人:“娘,昨日爹爹的話,我和康媽媽在外間也聽了幾句。林大姨娘不安分,在爹爹面前弄鬼,送到莊子裏住些日子,讓她反省反省也好,您必須不忍,又不是您害了她。”

    盛夫人嘆氣:“我何嘗不知?”頓了頓,又道,“當年你爹爹是答應過我不納妾的。後來我也勸過他幾回,替他選了幾個容貌出衆、品行端方的,他都不要。十年前他出任陝西按察使,就帶了這對雙生姊妹回來……說着,盛夫人神色暗了暗,後面的話她不好說出來。

    東瑗卻是明白的。

    十年前,盛夫人也三十六、七歲了,人老色衰,再也不能像嬌妻一樣給盛昌侯帶來快樂。

    原本信誓旦旦說不納妾,最後還是帶回來兩個十四、五歲的美豔雙生子。

    那段日子,盛夫人很難捱吧?

    東瑗一下子想到了自己。年輕夫妻恩愛自不必說,可是等到女人三十來歲,男人卻正是鼎盛的四十年華,外界又不停的有美妾送上門,他如何去抵制?

    她到了三十多歲,盛修頤就快五十了吧?

    東瑗的父親四十多歲,他的上司照樣送給美妾給他。

    在沒有法律保障婚姻專一的情況下,守住自己的心,才能守住這個年代的主流婚姻。

    東瑗笑了笑,拉着盛夫人的手,沉默聽她說。

    盛夫人吸了口氣,才道:“侯爺跟我說,林氏姊妹是鎮西王送給他的,他不能推辭。他說,他不會讓她們姊妹有孩子的……盛昌侯如果不喜歡,推辭的方法有很多種,特別是回到盛京以後,辦法就更加多了。

    他的逼不得已,是多麼掩耳盜鈴啊。他還是想要這對雙生姊妹的。

    不讓她們有孩子,就算是對盛夫人那個承諾的一種補償?

    這種補償,只是盛昌侯想要的,而不是盛夫人想要的吧?

    還好,盛夫人告訴東瑗的,只是這些東瑗遲早會知道的話,沒有什麼隱晦的祕密,東瑗就鬆了口氣。

    她不是一個很喜歡知道旁人祕密的人。

    幫人保密也是見辛苦事。

    “阿瑗,你看,當時我就心軟了。”盛夫人笑了笑,“現在想來,我不容易,她們又容易麼?不管如何,我總有幾個孩子傍身,而她們卻什麼都沒有,戰戰兢兢活在盛家。”

    東瑗只是含笑聽着。

    林氏兩位姨娘沒有子嗣,是盛昌侯做的。

    其他人呢,二爺盛修海房裏沒有子嗣,又是誰?

    “人老了,從前的事就看得不那麼重。”盛夫人道,“昨日林大姨娘一哭,惹我想了很多往事,跟着她哭了一場。”

    東瑗就插科打諢:“您哪裏老?還是那麼精神。”

    盛夫人就笑起來。

    婆媳兩個在東次間說了半晌的話。盛夫人心裏難受得很,跟東瑗說說,也就減輕了不少。

    東瑗覺得緣分很奇怪。人人都說婆媳關係很難,可她和盛夫人,好似短暫相處就親密起來

    至少方纔那番話,盛夫人是真心告訴她的。

    說着說着,話題就從兩位姨娘身上,轉到了東瑗屋裏丫鬟的身上。

    “你的兩個陪嫁丫鬟給了頤哥兒使,過幾日娘這裏添幾個丫鬟,到時買四個小丫鬟給你使。”盛夫人笑道,“你從二等丫鬟裏提兩個一等的,再從粗使丫鬟裏提兩個二等的。新買的丫鬟就做粗使的。”

    東瑗道是。

    婆媳倆說了大半個上午的話,盛夫人有些累了,東瑗纔回了靜攝院。

    可是她總是在想,盛昌侯當年說不納妾的緣由是什麼。

    瞧着盛昌侯的性子,應該不是那種會跟盛夫人你儂我儂的人。他說不納妾,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吧?

    “你去打聽打聽,侯爺以前有過姨娘沒有”東瑗對薔薇道。

    薔薇轉身去了。

    她逛了大約一個時辰纔回來,對東瑗道:“奶奶,打聽不出來。盛家現在的下人都是來到京都時買的。從前在徽州老家的下人,除了夫人身邊的康媽媽,其餘的都沒有帶來。”

    東瑗頓了頓,詫異問:“一個都沒有?”

    盛修頤說他八歲到京城來的,他說他們家在徽州也是富戶,那麼自然有幾個使喚習慣了的丫鬟、婆子。除了盛夫人的陪嫁康媽媽,其他都不帶上來。

    盛家應該在徽州發生了些什麼?

    應該是些不想讓外人知道的事。

    “除了康媽媽。”薔薇補充道。

    東瑗頷首,讓她忙去。

    下午,東瑗叫了羅媽媽和橘香、橘紅幫忙,薔薇和紫薇在一旁服侍,替盛修頤做夏季的中衣。而盛修頤一整日都沒有回靜攝院,在外院吃了晚飯,直接去了薛江晚的屋裏。

    今日輪到了薛江晚。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