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03節 反常(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03節 反常(1)字體大小: A+
     

    薔薇清早出門後,東瑗去給盛夫人請安,是紫薇陪着她。

    到了盛夫人的元陽閣,盛夫人讓東瑗做到她對面的炕上。見跟着她的丫鬟換了人,就多看了紫薇幾眼,對東瑗道:“這丫頭還沒有來過我這裏,叫什麼名字?”

    “她叫紫薇,是薔薇的乾姊妹。”東瑗笑道。

    盛夫人哦了聲,又問東瑗:“薔薇今日怎麼不在你跟前伺候?”

    “她早上跟我說,昨日夜裏做了噩夢,夢到她娘不好了,起早讓我準她半日假,她想會鎮顯侯府瞧瞧。我就準了她。”東瑗道。

    “夢都是反的。”盛夫人呵呵笑道,“不過做兒女的都是孝心重,心裏放不下回去瞧瞧也是應該的。”

    東瑗就含笑點頭,同意盛夫人的話。

    說了會閒話,盛家的其他人也紛紛來請安。

    二奶奶葛氏就笑道:“大嫂日日比我們早……”

    東瑗不以爲意,笑道:“我習慣了早起。”

    盛夫人眉頭輕輕蹙了蹙,二奶奶葛氏又在說東瑗阿諛奉承特別用心。不過葛氏的話也不好反駁,東瑗的確比規定請安的時辰要早些。

    身爲婆婆,內宅的最高當權者,她總不能說,下次你們也早些……

    這樣就壞了原先定下的規矩。

    東瑗明明是孝順,卻又被二兒媳婦這樣說,盛夫人心裏不是滋味。擡眸間東瑗神態自若,好似不懂二奶奶的諷刺,盛夫人越發覺得她是個寬厚人。

    請安過後,東瑗和紫薇回了靜攝院,薔薇也回來了。

    東瑗讓紫薇避出去,不要讓人進來,才問薔薇怎麼樣了。

    “我從後門進去,徑直去了老夫人的榮德閣,把您的事說給老夫人聽。老夫人讓您不要害怕。她晚些想了法子,讓詹媽媽親自來一趟,再和您說。”薔薇低聲道。

    東瑗點點頭,讓她下去歇了。

    吃了午飯。詹媽媽果然來了,還帶着兩個粗使的婆子,擡了一筐草莓來。

    “南邊安徽莊子上新熟的草莓,快馬從淮南運來的。”詹媽媽笑道,“才三筐。老夫人讓送一筐給九姑奶奶和盛家夫人奶奶小姐少爺們嚐嚐鮮。”

    這個時空,沒有大棚種植,淮南的草莓是出了名的早熟且美味多汁。一直受人追捧。現在才五月底,正常的情況下,草莓要六月初才成熟,快馬運到京師,也要六月中下旬。

    的確是稀罕物。

    東瑗請詹媽媽坐了,讓薔薇拿了兩塊五錢銀子賞擡筐的粗使婆子,自己又拿了一對赤金空心鐲子賞詹媽媽。

    詹媽媽推辭不要。

    東瑗給得很誠心,再三堅持。她才收了。

    “老夫人讓奴婢告訴九姑奶奶,跟平日一樣,莫要害怕。既然心中有顧忌。暫時什麼都別說。老夫人還說,姑奶奶過門剛剛一個月,就算上身了,也診斷不真切,讓九姑奶奶安心等着,再過二十來天,老夫人會尋個事由請您回去,再請大夫。”等屋裏沒人的時候,詹媽媽低聲對東瑗道。

    東瑗聽着,微微頷首。

    詹媽媽又道:“九姑奶奶往後服侍姑爺。也要小心。倘若不放心,不如把姑爺調往薛姨娘那裏……”

    老夫人看得出東瑗的害怕還有一方面是房事上?

    她真的怕自己不懂,行房時傷了孩子。

    可是從旁人口中說出來,東瑗臉上頓時不自在。

    她尷尬支吾了過去。

    詹媽媽就笑起來。

    東瑗沒有留她,帶着她去給盛夫人請了安。

    又叫薔薇尋了個青花瓷碟子,裝了一碟子新鮮穠麗的草莓。給盛夫人送去。

    盛夫人見詹媽媽來,又見薔薇手裏捧着的草莓,便知道是替薛老夫人給東瑗送新鮮的果子,忙笑着讓人搬了錦杌來詹媽媽坐。

    詹媽媽給盛夫人行禮後,含着笑半坐在錦杌上。

    “如今就有了草莓?”盛夫人笑着問。

    詹媽媽恭敬回道:“是淮南莊子上新熟的,送了來給夫人和九姑奶奶嚐鮮。”

    盛夫人聽了,微微頷首,又問老夫人的身體,詹媽媽一一答了。

    看着天色不早,盛夫人就道:“吃了飯再回去吧。回去替我請老祖宗的安。”讓東瑗留詹媽媽吃飯。

    詹媽媽推辭,笑道:“老夫人來前再三叮囑,早去早回……”她是個僕婦,哪有資格在外人家留宿的?詹媽媽也知道盛夫人只是客氣話。

    東瑗在一旁幫腔:“詹媽媽是我祖母身邊的老人,她老人家一刻都離不得詹媽媽。”

    盛夫人就笑,讓香薷打賞了詹媽媽一個荷包,裏面裝了幾個八分的銀錁子。

    詹媽媽道謝收下,東瑗親自送她到垂花門口,才折身回了靜攝院。

    回來後,東瑗把那筐草莓留了一青花碟子給盛修頤。另外的分別裝了碟,叫丫鬟們用食盒盛着,給二爺房裏送一份,三爺盛修沐、大少爺盛樂郝各送了一份。

    又用小碟子,給盛樂芸和盛樂鈺送了一份。

    一筐草莓,還剩下一碟子。東瑗讓薔薇去洗了,喊羅媽媽和橘紅、橘香、紫薇都來嚐嚐。

    東瑗送給盛夫人的草莓,盛夫人並未動,一併留着等盛昌侯回來,才叫丫鬟去洗了來吃。

    “咱們家在淮南也有莊子吧?”盛夫人笑着問盛昌侯。

    盛昌侯道:“有。明日我寫信,讓他們也送些來。”

    盛夫人就笑:“侯爺,我不是這個意思。這是薛家淮南莊子上運來的,我隨口問問罷了。”

    盛昌侯道:“無妨的。”說罷,又有些生氣,“現在淮南的田產是誰在打理?越發沒規矩了,新鮮的果子也不知道提早送些來。”

    說罷,讓丫鬟去把外院的管事叫來問。

    盛夫人忙攔着:“都入夜了,爲了點果子值什麼?算了,侯爺。”

    盛昌侯只得作罷,不想讓盛夫人覺得晦氣。吃了些果子,盛昌侯就讓丫鬟服侍他洗漱歇息:“明日早朝又要議西北的事……”

    對西北的事很頭疼的樣子。

    盛夫人對政事不懂。也沒有興趣,見盛昌侯喊丫鬟進來服侍,就笑道:“您今日該去林二姨娘那裏了……”

    盛昌侯只有兩位姨娘,是一對雙胞胎姊妹。都是姓林。盛夫人就分別給她們排了林大姨娘、二姨娘。

    盛昌侯每個月在兩位姨娘那裏各兩天。

    上個月到了兩位姨娘的日子,盛夫人身子不太好,盛昌侯就留在元陽閣。

    這個月再不去,該有怨懟了。

    盛昌侯卻好似沒有聽到,徑直去了淨房洗漱,歇得元陽閣不提。

    次日下朝後,在外院吃了飯。晚上又歇在元陽閣。盛夫人又提醒他一次。盛昌侯只說:“這是地勢高,夜風透氣,歇着舒服些。”

    而後幾天,統統歇在盛夫人處,把兩位姨娘的這個月各自兩天都佔了。

    已經兩個月不去兩位姨娘處落腳,盛夫人有些奇怪。

    盛昌侯對自己和家裏的下人們要求都很嚴格。

    他定了每個月在兩位姨娘處各兩夜,十幾年從來不多一夜,也不少一夜。像這樣自己違了自己的規矩。還是頭一次,盛夫人不禁想到底出了何事,讓盛昌侯反常起來。

    康媽媽卻進來。低聲對盛夫人道:“昨夜世子爺歇在範姨娘處……”

    盛夫人才想起,今日是五月二十,盛修頤房裏的幾位姨娘從十九號就開始排日子。

    昨晚正好是範姨娘。

    盛夫人笑了笑,沒說什麼。盛修頤一直不喜歡範姨娘,她進府快兩年,盛修頤一開始還去,後來就不怎麼登門了。

    康媽媽的聲音卻更加低了:“……昨夜範姨娘房裏要了兩次水。”

    盛夫人微訝,而後又失笑道:“從前不怎麼喜歡範姨娘的,如今倒變了。”

    康媽媽提醒盛夫人:“世子爺歇在大奶奶屋裏,每晚都只要一次水的。而且最近幾日都不曾要。只怕大奶奶的人也探聽到了……”

    丈夫在她房裏只有一次,去了小妾房裏卻兩次,任何女人聽了都不會開心吧?

    康媽媽是擔心東瑗年輕承受不住,要拈酸吃醋吧?

    盛夫人蹙了蹙眉:“頤哥兒再喜歡範氏,也不好這樣。阿瑗臉上和心裏只怕都過不去的。”

    康媽媽嘆氣:“只怕是。大奶奶是新媳婦,再不快也要強忍着的。”

    兩人正說着。外頭丫鬟說二奶奶葛氏請安來了。

    葛氏一進門,見只有盛夫人,就笑道:“大嫂今日到比往常來得晚。”

    盛夫人才注意到,東瑗的確比平常晚些。

    正說着,丫鬟說大奶奶來了。氈簾撩起,東瑗臉上跟平常一樣,帶着溫和的笑意,給盛夫人請安。

    “大嫂今日來晚了。”二奶奶葛氏就抿脣笑。

    東瑗的笑更深了些,對盛夫人道:“娘,您瞧瞧二弟妹!來早了也說,來晚了也說,將來誰做她的媳婦,難爲死了!”

    說的盛夫人和滿屋服侍的都笑。

    二奶奶陪着笑,卻掩飾不住臉上的尷尬與心底的氣憤。東瑗那番話聽在二奶奶耳裏,明明是在笑話她沒有兒子,還說她爲人刻薄!

    二奶奶雖笑着,臉色卻不好看。

    請了安,盛夫人怕東瑗回去一個人多想,就留了她打牌。

    東瑗神色無虞,笑着說好,看不出她有什麼不開心。

    二奶奶葛氏被東瑗奚落了一頓,臉上一直不好,便要先回去了。

    盛夫人也沒有留她,讓屋裏的香薷和康媽媽湊數,四個人摸牌。

    摸了一上午牌,快到午飯的時候,盛夫人讓大家歇了,笑道:“阿瑗牌打得真差。”

    東瑗就抿脣笑:“我在家不怎麼玩這個……”

    正說着,就見一個穿着銀紅色杭稠玉簪花紋褙子的年輕美婦疾步走了進來。她不等丫鬟通稟,徑直闖進了盛夫人的東次間,臉上掛着晶瑩的淚珠,噗通給盛夫人跪下:“夫人,您救救我,求夫人饒命,夫人饒命!”

    是盛昌侯的大姨娘林氏。

    盛夫人一頭霧水。()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