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99節 寵愛(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99節 寵愛(1)字體大小: A+
     

    二爺盛修海雖不是盛夫人的親生兒子,可盛昌侯對他的處置方法,讓盛夫人有些心寒。她情緒一落千丈,最終反映在身體上,胃疼的老毛病毫無預兆的又犯了。

    康媽媽一邊吩咐去請太醫,一邊讓丫鬟告訴了東瑗。

    東瑗聽說盛夫人生病了,丟下房裏的事,帶着丫鬟忙去元陽閣侍疾。

    她到的時候,太醫已經開好藥出去了。康媽媽親自吩咐外院的小廝抓藥,又親自準備好藥罐,預備親手替盛夫人煎藥。

    東瑗見盛夫人捂住胃,痛苦的呻吟,忙坐在她牀邊,關切問道:“娘,您疼得厲害嗎?藥快要好了,您且忍忍。”

    盛夫人有氣無力,半晌才道:“老毛病,不礙事的……”

    正說着,丫鬟香薷端了熱騰騰的牛乳來。

    “夫人,牛乳好了……”香薷平平給東瑗行禮後,便要上前給盛夫人喂。

    看來盛夫人胃疼的時候總是喝牛乳。

    東瑗攔了香薷,轉頤對盛夫人道:“娘,胃疼的時候不能喝牛乳……”

    香薷道:“大奶奶,這是孫太醫吩咐的,牛乳養胃。”

    牛乳的確養胃,是指在胃正常的情況下。胃疼的時候,原本就消化力不足,還喝牛乳這種東西,不好消克,更加疼了。

    都市生活的小白領們,多少有些亞健康。東瑗從前沒有胃病,身邊卻好幾個同事胃不好,耳濡目染也知道些。

    盛夫人也蹙眉看着東瑗,很不解的模樣。

    東瑗道:“娘,您從前胃疼的時候喝牛乳下肚,感覺會好些嗎?”

    盛夫人表情頓了頓。而後很肯定的搖搖頭。

    “娘,您躺着。媳婦伺候您。”東瑗把香薷的牛乳攔下,對盛夫人道。

    見盛夫人遲疑片刻後微微頷首,她就立馬轉頭對香薷道,“”你去端杯熱水來,再叫婆子燒個手爐。”

    香薷看到盛夫人頷首同意了,不敢遲疑,放下牛乳,忙去端了熱水來,又叫婆子燒手爐。

    一杯滾燙的水緩慢喝下去,盛夫人也沒感覺胃裏舒服多少。還是疼。沒有方纔那麼劇烈。

    東瑗又給她一個手爐,讓她隔着衣裳偎在懷裏。

    盛夫人好似很信任東瑗,照着做了。其實她不過是不想駁了東瑗的面子而已。新媳婦獻殷勤,婆婆是高興的。況且這幾日的相處,盛夫人覺得東瑗不是那種愛出風頭的性格。不會爲了討好她就胡亂出主意。

    這一點,她還是相信東瑗的。

    喝了熱水,又偎着暖爐,盛夫人闔眼假寐,東瑗在一旁陪着她。

    東瑗是最先到的。稍後二奶奶葛氏、表小姐秦奕、大小姐盛樂芸、二小姐盛樂蕙和盛修頤的兩個兒子也紛紛先後來了。

    小廝這時才抓了藥來,康媽媽忙去煎藥。

    盛昌侯下朝後,聽說了夫人身子不好,胃疼的老毛病又發作了,當即回內院。東瑗等衆人起身給他請安。盛昌侯依舊帶着慈祥的笑,讓他們免禮。

    可他的笑落在東瑗眼裏,別樣的驚心。

    “要不要換個太醫瞧瞧?”盛昌侯問盛夫人,“孫太醫治了這些年,還是不見起色。”

    盛夫人笑容很虛弱:“已經很好了,不需要再換太醫。這毛病原本就是不能斷根的。只有孫太醫的藥管用。”頓了頓,又道,“侯爺,您去忙吧,孩子們在這裏陪着我呢。”

    盛昌侯想了想,道:“我還有些事要去趟衙門,不曉得什麼時辰回來。今夜叫林氏過來服侍你。”

    林氏,說的是盛昌侯的兩位雙生子姨娘。

    盛夫人表情頓了頓,撐起笑容道:“讓她們服侍侯爺就好了。我若是真的不好,阿瑗在這裏服侍也是一樣的。”

    盛昌侯聽到“阿瑗”二字,就擡眸看了眼東瑗。雖然表情很和藹,眼神卻有一閃而過的探究與陰霾。

    東瑗不敢和他對視,垂了頭。

    “那你吃了藥歇着,我晚些再來瞧你。若不見輕緩,讓人去衙門告訴我一聲,我再另外替你尋個太醫來。”盛昌侯叮囑道。

    盛夫人低聲道是。

    盛昌侯前腳剛走,盛修頤和盛修沐兄弟後腳也來看盛夫人。

    盛夫人疼得難受,抱着暖爐假寐,屋子裏靜悄悄的,大家紛紛圍坐着,都不敢吭聲。

    東瑗連呼吸都安靜不少。

    “……好像緩了不少。”盛夫人正闔眼休憩着,倏然睜開眼,驚訝對滿屋子人說道。

    衆人都目露驚喜。

    從前吃了藥還要半天才能緩解些,現在藥尚未煎好,盛夫人已經說緩了不少,的確是個好消息。

    盛修頤上前問:“娘,您還有哪裏不舒服?”

    盛夫人搖搖頭,目光透過衆人,落在東瑗身上:“就是不那麼疼了,緩了不少。還是阿瑗的法子好,比太醫的藥還靈驗。”

    大家便轉頭看着東瑗,目帶探究。

    東瑗笑道:“太醫的藥纔是治本,我的法子不過是解燃眉之急。娘,您躺着再歇會兒,藥快好了。”

    盛夫人脣角有了些笑意,頷首,依舊闔着眼。

    盛修頤就衝衆人招手,把大家都遣出了內室,只讓東瑗留在這裏。

    片刻,他自己又進來。

    正好盛夫人聽到腳步聲睜眼。

    盛修頤道:“娘,您好了些,我讓他們都回去了。我和阿瑗陪着您。”

    盛夫人輕輕嗯了一聲。

    康媽媽這才把煎好的藥端了進來。

    東瑗服侍盛夫人吃了藥,又服侍她漱口,躺下。大約半個時辰,盛夫人的胃不怎麼疼了,人也漸漸睡去。

    天色漸晚,大約酉正的時候,康媽媽進來低聲問:“世子爺。大奶奶,您二位在這裏用膳吧?”

    盛修頤正要說話。一直睡着的盛夫人悠悠醒了。

    東瑗和盛修頤也顧不上說吃飯的話,紛紛問盛夫人感覺如何了。

    盛夫人嘆了口氣,目光柔和望着東瑗,伸手要拉她的手。東瑗忙把手遞給她,盛夫人握住,才道:“每每犯病,受半日的罪是少不了的。今日還是頭次少受些罪,都是阿瑗的功勞。”

    然後對盛修頤道,“咱們家娶了個好媳婦,是上蒼的恩惠。”

    盛修頤不禁看了眼東瑗。

    東瑗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娘。不過是小事。您好了,媳婦才安心。”

    盛夫人的眸光越發欣慰,又道:“什麼時辰了?”

    一旁的康媽媽提醒說酉正了。

    “你們還沒有吃飯吧?”盛夫人慾起身,東瑗就忙遞了個引枕給她靠着。

    “我們等會兒再吃。”盛修頤答道,“娘。您餓不餓?讓廚下做些細粥來吧。”

    盛夫人笑:“你一說,還真的餓了。”

    康媽媽大喜,忙道:“奴婢去吩咐,一會兒就好了,夫人略等等。”

    半柱香的功夫,康媽媽端了熱騰騰的粥來。

    東瑗和盛修頤服侍盛夫人喝了粥,又在元陽閣用了晚膳,一直忙到戌正纔回去。

    臨走的時候,盛夫人對東瑗道:“明日是端陽節。鎮顯侯府唱堂會,請帖早上就送來了。娘怕是去不成,你自己回去一趟吧。”

    “我服侍娘吧!”東瑗道。

    盛夫人笑:“不用,不用,這不都好了?我們家原先和你孃家不怎麼走動,這還是薛老夫人第一回請咱們家的女眷呢。咱們家都不去的話。不好,不知道的還以爲是故意的呢。你代娘去吧。”

    東瑗應諾。

    回到靜攝院,兩人分別洗漱後,吹了燭火上牀歇息。

    東瑗剛剛放下牀幔,就被身後的盛修頤猛然抱在懷裏。他摟住她纖柔的腰肢,脣在她耳邊摩挲着:“阿瑗,今日多虧你。”

    東瑗欲躲開,盛修頤順勢將她壓在錦被上,手探索着她褻衣的衣襟,不知不覺中解開了她的衣帶。

    “我只是盡媳婦的本分……”東瑗謙虛着,不停忸怩想避開他的掌心。他粗糲的掌心摩挲得她肌膚酥麻的難耐。

    盛修頤淡淡笑起來,將她圈箍在自己身下。退了她的褻衣,露出蔥綠色繡折枝海棠的肚兜,兩隻玉|兔便呼之欲出,肚兜擋不住靡麗的春光。

    雖然是昏暗中,東瑗依舊能感受到他目光的炙熱,不自在想拉過被子遮擋,卻被盛修頤控制了雙手。

    他寬大右手掌將她的雙手扣在頭頂,左手就掀了她胸前的遮掩物,玲瓏嬌軀頓時在他眼前展露着年輕的曼妙。玉峯頂端的紅蕊越發嬌豔,盛修頤垂首,便輕輕含在口中吮吸。

    左手揉捏着另外一隻玉峯。

    片刻,東瑗酥麻得不能忍受,扭動着嬌軀,卻被盛修頤壓住。

    她口中溢出令盛修頤心神搖曳的嬌|吟。

    盛修頤吮吸着她玉峯的紅蕊便更加用力。

    放開了她的手,他的右手騰出來,沿着她盈盈一握的腰肢緩緩撫摸着,一寸寸感受她肌膚的嬌柔順滑。

    東瑗緊緊攥住錦被的一角,淺淺喘息着,身子早已軟了。

    盛修頤的碩大進入她的花徑時,東瑗還是緊緊蹙眉,有些痛苦的呻|吟了聲。

    “還疼嗎?”他吻着她的脣瓣,柔聲問東瑗。

    “還好……”她道。

    盛修頤就笑起來。

    他知道她現在容納他時,沒有前幾次的痛苦,所以他放開了手腳。

    這一晚,東瑗覺得自己在風口浪尖般,時而高高拋上雲端,時而瞬間跌入深谷,浪潮一陣猛似一陣襲擊着她。她無助的嬌|啼,修長手指陷入了結實的後背,承受着他狂風暴雨般的席捲。

    用水後,東瑗陷入了昏迷般的沉睡。等她再醒來,身子又痠痛得厲害。

    今日還要是端陽節,她要回鎮顯侯府參加堂會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