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98節 體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98節 體諒字體大小: A+
     

    陶姨娘避開其他幾位姨娘,單獨留下來跟東瑗說盛修頤的事。

    薔薇有些不虞。

    東瑗倒是能肯定陶氏不會說什麼過分的話,大約是不想張揚自己比其他姨娘多知道些盛修頤的事。在她攙和東瑗和大小姐盛樂芸說話時可以看得出,她是個頗有場面控制力的人,把自己凌駕與旁人之上,有主母的風采。

    東瑗這次沒有怪罪,只是出言提醒她要守本分。

    盛修頤房裏長達五年沒有正妻,陶姨娘自然養成了主母般的姿態,她行事既八面玲瓏又掌控四方,所以孩子們、邵姨娘甚至盛夫人都很喜歡她。

    一個人養成的習慣,需要時間改變,東瑗不強求陶姨娘一兩次能改過來。但是她會每次都提醒陶姨娘,事不過三,倘若陶氏一直不改,東瑗自然有後招對她。

    這個時代也是有好處的。對東瑗最大的最大的好處是,相對於她這個主母而言,妾室是沒有平等和人權的,趕回去甚至打死,全看東瑗是否願意。她並沒有把貴妾看作是個障礙,只是用後世的思想,以己度人的心來寬容她些時日,給她個改變的機會。

    養成的習慣不可能一下子改變。

    東瑗做不到,所以她不要求陶姨娘能做到。

    “世子爺怎麼了?”東瑗心裏念頭兜兜轉轉須臾,含笑問陶姨娘。

    陶姨娘道:“過了五月,世子爺要換夏季的中衣。從前世子爺的中衣都是我幫着做,如今奶奶過門,理應教給奶奶。奶奶哪日有空,我拿了來?”

    原來是這件事。

    丈夫的貼身衣物應該是妻子幫着準備,盛修頤房中五年無正妻,盛夫人又不能親手替兒子準備這些,更不好把世子爺的貼身衣物交到針線上去。陶姨娘是貴妾,在沒有嫡妻的情況下。由她做也不算失了禮數。

    “不用勞煩姨娘。”東瑗笑道,“薔薇,你跟着姨娘去取了來吧。”

    陶姨娘的表情又是一頓。

    東瑗看着她的表情,心中微笑。她是不是覺得東瑗會推辭?

    畢竟這五年都是她替盛修頤做中衣、鞋襪,盛修頤也許適應了她的手藝,東瑗居然毫不猶豫就奪了過來。陶姨娘也許驚訝東瑗居然不擔心盛修頤不喜吧?

    東瑗笑了笑,沒有說話。

    薔薇跟着陶姨娘去,把盛修頤中衣的布料、尺碼、樣式都取了回來。

    東瑗把東西放在炕上,喊了羅媽媽和橘紅、橘香進來幫她量好尺寸。她暫時不能動針線,等過了新婚一個月後再幫盛修頤做今年夏季的中衣。

    “奶奶。我去取這些東西的時候,陶姨娘笑呵呵的,但是她身邊的媽媽和丫鬟們臉色都不太好。她的管事媽媽還說,奶奶新進府不能動針線,不如交給姨娘把這一季做了再說。”薔薇幫襯着量尺寸,低聲對東瑗說。

    從薔薇取過來的東西看,陶姨娘已經準備妥當,只等翻日曆尋個好日子裁衣了。她大約是想幫着做完這一季的吧?

    可遲早要交出來的。長痛不如短痛啊,她不是正妻,這些不是她的本分。

    橘紅、橘香和羅媽媽都停下手裏的活兒聽着。

    “那你怎麼說?”東瑗問薔薇。

    “我說。‘陶姨娘特意告訴奶奶,把世子爺的中衣拿給奶奶做,是盡了本分的,敬重奶奶是世子爺的嫡妻,是屋子裏的主母。我若是還留給姨娘做,那些不知事的促狹鬼怕要背後嘀咕姨娘不懂事,霸佔着奶奶的東西不放,還會說姨娘口是心非,姨娘成了什麼?我如果不拿回去,是害了姨娘的。’”薔薇笑道。“陶姨娘這才教訓她的媽媽多嘴多舌,還給我一個八分的銀錁子,說多謝姑娘想的妥帖。”

    東瑗禁不住頷首。

    橘香就哎喲笑起來:“還是你會說話!要是我去了,陶姨娘的媽媽敢說這等話,我怕是要跳起腳跟她吵起來的。”

    說的東瑗和羅媽媽等人都忍不住笑。

    橘香不滿道:“笑什麼?陶姨娘的媽媽和丫鬟說這些話也夠誅心的,我真的會同她們吵起來的。我可不會像薔薇靜下心來跟她說套。”

    東瑗斂了笑,道:“就是知道你會,所以才笑啊!你應該跟薔薇學學說話纔是。”

    橘香吐吐舌頭:“學不來,薔薇這丫頭是天生的伶牙俐齒。”

    薔薇微微紅了臉。

    羅媽媽對東瑗道:“一家子姨娘,咱們家的薛姨娘不必說,她的品性奶奶是知曉的。邵姨娘看着像個老實人,範姨娘倒也直爽。只是這個陶姨娘,模樣端正,性子溫和大方,行事也得體本分,可我怎麼覺得她心裏對奶奶不真?”

    “媽媽,您真是太好心了!”橘香叫嚷着,“陶姨娘行事本分得體?她若是真的十分本分,她的丫鬟和媽媽就不敢當着薔薇說出那番話。她對奶奶真心?她估摸着正籌劃怎麼算計奶奶呢。”

    薔薇一向謹慎,從來不輕易說什麼,此刻卻道:“橘香姐姐說的是,陶姨娘怎麼會對咱們奶奶真心?媽媽、姐姐們想想,咱們奶奶沒來之前,這院裏什麼都聽陶姨娘調度。如今奶奶來了不說,還帶了薛姨娘來。陶姨娘不僅受制於奶奶,還要受制於奶奶的滕妾。不是薔薇小人之心,人之常情來說,陶姨娘應該不快、對奶奶有怨纔是!”

    橘紅和羅媽媽聽了都點頭,覺得薔薇此言甚對。

    東瑗也覺得薔薇的話在理。並不是她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從陶姨娘這次當面把大小姐往東瑗疏遠處引導就看得出來,陶姨娘有些不甘心。

    可是薔薇不像是會說這種話的人。

    東瑗笑笑,看了眼薔薇,沒有接口。

    等羅媽媽等人量好衣裳出去,內室裏只剩下薔薇和東瑗時,東瑗才問她:“你是不是覺得我今日對陶姨娘太手軟了?”

    薔薇方纔跟羅媽媽等人說的那番話,只有東瑗明白,她是專門說給東瑗聽的。

    薔薇見被東瑗識破,臉微紅,垂首了半晌才道:“是薔薇自作聰明瞭!薔薇只是怕奶奶心存仁厚,被陶姨娘欺負了。奶奶,我覺得陶姨娘是個很聰明的人,您應該小心她。”

    東瑗斂了神色,讓薔薇坐在她身邊的錦杌上,道:“陶姨娘自然不會對我真心的。單說屋裏的事,倒也是淺薄的。陶姨娘想的,怕是比咱們都遠”

    薔薇不解望着東瑗。

    “二少爺的前程,纔是陶姨娘最終算計的。”東瑗沉聲道,“就算我死了,只有侯爺還在,世子爺的嫡妻就輪不到一個妾室擡上來的。陶姨娘心中清楚得很,她做這些,無非是試探我是個怎樣的性格。倘若我陰險刻薄,將來二少爺前程不明;倘若我寬和卻心中有數,二少爺自然不會差。她把我看透了,纔好行事。你今日所做之事,很好,敲打敲打陶姨娘,讓她記着自己只是個生死任我處理的妾室,她就應該明白,我會怎麼對二少爺,不是她有能力試探的。”

    薔薇面上就有了幾分慚愧:“奶奶,我自作聰明瞭!奶奶早就心中有數。”

    東瑗拉着她的手,笑道:“你護主心切罷了。”然後又道,“爲自己、爲孩子的將來謀算,只要沒有使出害人的手段,都應該給予幾分體諒。活在這個世上,我、世子爺甚至貴爲權臣的侯爺,都在謀算,何況是卑微妾室的陶姨娘。她的謀算也是人之常情,提防着她,多留心就是了。”

    薔薇忙點頭。

    晚上盛修頤回來,東瑗把陶姨娘的事說給他聽:“世子爺現在有中衣穿嗎?我要等過了五月二十纔可以替世子爺縫衣,大約要六月初才能穿上。”

    盛修頤表情淡淡的:“每年都有定製,衣裳嶄新的就要擱下,換上新做的。你儘可從容,我夏季的中衣還有好幾套新的,不急一時。”

    東瑗道是。

    “爹今日回來了吧?”東瑗又問盛修頤,“二爺的事怎麼說?”

    盛修頤表情頓了頓,道:“爹親手抽打了他二十鞭子,皮開肉綻的,只怕十天半個月下不來牀。”

    東瑗已經知道了盛昌侯的態度了。

    似乎盛昌侯做的決定,一向不與盛修頤商議,也沒有迴轉的餘地,盛修頤說起這件事,口吻裏已經沒有了猶豫。事情定下來了,盛昌侯的孫子雖然單薄,但是他不會爲了一個骨肉就受制於建昭侯袁家。

    那個孩子是保不住的,袁小姐的命運如何,要看建昭侯袁家的慈悲了。

    二爺因爲這件事,臥牀整整三個月,這是後話了。

    二爺捱了打,不管是平妻還是貴妾都成了泡影,二奶奶生病臥牀一天就好了,次日紅光滿面來給盛夫人請安。

    盛夫人表面上什麼都沒說,等衆人都散去後,忍不住抹淚,對心腹的康媽媽道:“侯爺的心是什麼做的?海哥兒房裏子嗣艱難,難道不能爲了孩子低頭跟袁家說幾句好話嗎?侯爺不要那孩子,那女人和孩子只怕都沒有了活路,作孽啊!”

    康媽媽只是安慰夫人別哭,旁的話什麼都不敢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