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96節 平妻(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96節 平妻(2)字體大小: A+
     

    從二奶奶的喜桂院回去,薔薇一路上敲開門,少不得麻煩守夜的媽媽,幸好隨身帶了荷包。

    一路下來,大約二兩碎銀子打發下去了。

    快要到靜攝院門口的時候,東瑗倏然站住腳步,望着身後黑黢黢的庭院愣神。

    薔薇和紫薇跟在她身後,不解看着東瑗。

    “奶奶,怎麼了?”薔薇擔憂問道。

    東瑗指了指她們來時的路,對薔薇道:“薔薇,咱們回來得好快……”

    薔薇有些疑惑,她不懂東瑗的意思。

    “若說管家,夫人性格和軟,大約不如咱們薛家老夫人。可咱們薛家入夜落鑰後,婆子們定是賭牌、喝酒、嘮嗑去了。只有不耽誤早晚開門關門的時辰,老夫人也不管束她們的,誰會時時守在門邊?可你瞧盛家,咱們從喜桂院回來,敲門不過片刻,就有人應。”東瑗微微嘆氣,“盛家內宅管得真嚴啊……”

    薔薇和紫薇一聽,的確如此。

    “是啊,盛家的下人比咱們家還要受約束呢。”薔薇笑道,“有規矩是好事啊,奶奶。”

    有規矩的確是好事,但是規矩嚴得如此,是不是像一個在高壓恐怖下的朝堂?

    這樣的規矩,真的能長久嗎?

    有賞有罰,有馳有鬆,才能讓人喘口氣啊!

    而盛家內院的管理,是不是有些軍事化?

    盛昌侯居然連內院的這些事都要管,還管得如此嚴厲,把家裏的下人訓得跟軍人一樣紀律嚴明。

    下人們心中肯定有怨氣的。

    東瑗想起二奶奶葛氏方纔說:“等你有了子嗣,就知道盛家沒一個好東西……”她是不是在說公公盛昌侯?

    東瑗不寒而慄。

    “薔薇,你偷偷去打聽打聽。角門上守夜的婆子們,都是些什麼規矩。”東瑗轉身回了靜攝院。跟薔薇吩咐道。

    薔薇道是。

    一旁的紫薇依舊似個透明的人般,她沉默不語,東瑗也從來不主動問她什麼。

    東瑗洗漱後,薔薇幫她散發。牆上的自鳴鐘滴滴答答敲響,已經是子初了。

    青絲散開,薔薇幫着鋪好牀,問她:“奶奶,您現在歇了嗎?”

    “我等世子爺,你先去吧。”東瑗坐在臨窗大炕上,把板牆邊立着的銀紅色繡牡丹呈祥的彈墨大引枕拉過來。斜倚着。

    薔薇把她拿了件薄裘蓋在身上。才退到外間歇息。

    東瑗拿着盛修頤擱在炕几上的那本《六韜》看,從前往後翻,分別是文韜、武韜、龍韜、虎韜、豹韜、犬韜,她便從後面的犬韜開始看。來到這個世界有些年頭了,又有西賓專門教過。她不會吟詩作賦,亦不能寫八股時文,可是閱讀沒有障礙的。

    六韜中,犬韜是指揮軍隊,彷彿運籌帷幄般,東瑗剛剛看了半頁,聽到簾外薔薇給盛修頤請安的聲音。

    她起身下炕,盛修頤已經進來。

    東瑗給他請安,問道:“二爺回去了嗎?娘還好吧?”

    盛修頤含混說了句好還。就去了淨房。

    薔薇在外邊安排紅蓮和綠籬服侍。

    等他洗漱妥當,已經子正了。

    盛修頤吹燈上了牀後,東瑗放下幔帳,躺下後纔對他道:“我送二弟妹回去,她倒沒有再哭鬧。”

    盛修頤輕輕嗯了一聲。

    東瑗見他不願意多談的樣子,就沒有再問。闔眼培養睡眠。

    盛修頤的手卻伸了過來,掀開了她的被子,將她抱在懷裏,下巴抵着她的頭,半晌才道:“二弟的事,等明日爹爹回來再說。今日是雍寧伯的母親滿服的日子,爹爹送禮去了。爹爹和雍寧伯是至交,兩人最是言談投機,喝酒不醉不歸,只怕歇在雍寧伯府了。”

    東瑗見他似乎想跟她說說,就輕輕迎了聲,又問:“二爺要娶誰做平妻?怎麼前頭一點風聲都沒聽到?”

    盛修頤的手輕輕摩挲着她的青絲,聲音卻有些冷:“他不曾想娶誰做平妻。咱們家有貴妃娘娘和三皇子,爹爹處處謹慎,二弟是知曉的,不可能同意他壞了綱常娶兩房的。他不過是想納個貴妾。”

    東瑗錯愕。

    這捱得上嗎?

    盛修頤見她疑惑,解釋道:“他從小就是這樣的性子,凡事留條後路。他若是一開始說要納個貴妾,家裏不同意,就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他先說要娶平妻,家裏不同意,他再一鬧,鬧翻了天之後才說納個貴妾,自然沒有阻礙的。”

    這個東瑗懂。

    就像小市場的商販,一件二十塊的小玩意,開價兩百,最後討價還價,顧客五十塊買走了,還覺得自己賺了。

    二爺盛修海挺有生意頭腦啊。

    東瑗失笑:“二爺很聰明……”

    盛修頤卻冷哼:“的確聰明!”語氣很不快。

    東瑗就知道自己的玩笑不合時宜,忙斂了笑意,道:“娘知曉他的把戲,所以跟他拖延?”

    可是身爲二奶奶的葛氏好似不知道。她哭天搶地,把盛夫人鬧得心煩氣躁,盛夫人只得請盛修頤和東瑗出面調和。

    二奶奶臨走的時候說“娘,您說句話”,大概是因爲自從二爺說他要娶平妻開始,盛夫人就沒有表態吧?

    溫柔,有時候也是一把利器。

    “這件事需要爹爹做主的,他跪死在娘面前,娘也不會答應他什麼。萬一爹爹不同意,娘要替他擔不是。”盛修頤聲音軟和了下來,吻了吻她的鬢角,“阿瑗,我們家的事,都是爹爹做主。”

    甚至包括內院的事。

    東瑗對自己的公公盛昌侯,心中產生了莫名的牴觸。她的祖父鎮顯侯可是從來不插手內宅之事,薛家也繁榮旺盛。

    而盛昌侯處處管制,盛家的子嗣單薄的詭異。

    “天和,爹爹不會答應二爺娶貴妾嗎?”東瑗擡眸問盛修頤,“二爺想娶誰啊,還非要是貴妾不可?”

    倘若盛昌侯會答應,二爺盛修海就不會那般逼迫盛夫人表態。

    二爺能猜到盛昌侯不會同意的。

    娶個妾而已,二爺居然費這麼多心機,既跟嫡母鬥又跟父親鬥。

    盛修頤頓了頓,才道:“爹爹答應不答應是其次,人家肯不肯嫁纔是關鍵。”

    東瑗錯愕。

    她不明白二爺到底唱哪出了。

    “你可知建昭侯袁家?”盛修頤問東瑗。

    東瑗當然知曉,她道:“建昭侯袁家同我孃家是通家之好,建昭侯先去的太夫人跟我祖母常有來往,建昭侯夫人陳氏跟我大伯母更是密友,時常走動。”她想了想,又道,“二爺不會想娶建昭侯府的七小姐吧?”

    她說着,自己都不信。二爺哪怕再沒有見識,也不會想到打建昭侯府小姐的主意。

    除了七小姐,建昭侯府沒有待嫁的姑娘了。

    盛修頤道:“自然不會。”又道,“建昭侯有個旁枝兄弟,曾經做個江寧鹽課司提舉,去年病死了的,你可知道?”

    東瑗身子微頓。

    她真的知道。

    去年臘月,袁三太太帶着女兒袁璞瑛去拜見薛老夫人,還是東瑗引薦的。袁三太太的丈夫就是江寧鹽課司提舉,跟東瑗的父親薛子明是國子監讀書時的同窗好友。

    袁璞瑛?

    “是她?”東瑗蹙眉,把袁提舉的太太拜訪薛老夫人的事說給盛修頤聽,吃驚道,“……二爺要娶她?她可是書香門第的小姐,怎麼會給咱們家做妾?再說,她是九月生的,都不滿十五歲。”

    當時薛老夫人問袁璞瑛的年紀,東瑗就在一旁,她記得袁三太太說袁璞瑛跟東瑗同年,是九月生的。

    東瑗今年春節滿十五歲的,那袁璞瑛要到九月才及笄呢。

    聽到東瑗說袁璞瑛是書香門第的小姐,盛修頤頓了頓,才說:“她懷了二弟的骨肉……”

    東瑗驚愕,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她還記得初見袁璞瑛時,溫柔靦腆,羞澀文弱的小女子,頗有弱柳扶風的風流姿態,怎麼就……

    這還不到半年呢。

    “二弟房裏子嗣單薄。二弟妹進門八年,只得蕙姐兒一個,兩個姨娘不見動靜,兩個通房也是如此。如今袁家小姐有了他的骨肉,咱們家自然要求娶進門。可是,建昭侯把她接回了建昭侯府。建昭侯府已經放出話,倘若不是平妻,就把此事鬧到陛下那裏去。”盛修頤重重嘆氣,“可咱們家,不可能同意娶平妻的。等明日爹爹回來,家裏只怕……”

    盛昌侯怕是要收拾二爺盛修海的,家裏又要起風波了。

    建昭侯府的旁枝小姐,亦關於建昭侯府的名聲。倘若給了盛家做妾,不明所以的人家,還以爲是建昭侯巴結盛昌侯,賣女求榮呢。

    而建昭侯袁家,在政治上無疑是偏向鎮顯侯薛家的,而非盛家。

    將來若儲君之位相爭,袁璞瑛這個妾在盛家,建昭侯的態度就會變得令人摸不清楚。他若是想成爲鎮顯侯薛家的黨羽,就不可能把旁枝的嫡女嫁到盛家爲妾。

    袁璞瑛被接到了建昭侯府,那麼她和那個未出世的孩子,怕是都活不成了。

    東瑗望着模糊的帳頂,心中升起異樣的感觸。

    盛修頤問她:“你在想什麼?”

    東瑗反問他:“你想什麼?”

    盛修頤頓了頓,才說:“建昭侯跟你們家是通家之好呢……”頓了頓又說,“二弟怕是要空費一番心思了。”

    他也覺得,那個女子和未出世的孩子,都活不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