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93節 敗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93節 敗露字體大小: A+
     

    東瑗和盛修頤在錦祿閣陪着薛子明和楊氏吃了飯畢,薛明又留盛修頤說話。

    薛子明現任翰林院修撰,他有意賣弄他博聞廣識,談的話題不僅僅是科舉的經史子集,詩詞、曲賦、稗官野史,都有談及。

    盛修頤讀書不以功名爲己任,多而雜,學問並不在薛子明這個狀元郎之下,兩人從四書的立德、立言、立功談到了時新的曲賦,又從曲賦談到了風角象數之術。

    盛修頤本無學派講究,很對薛子明的脾氣,兩人滔滔不絕,直到戌正老侯爺的小廝來問九姑爺今夜歇在哪裏,內院快要落鑰了,東瑗才和盛修頤起身告辭。

    盛修頤去了薛家外院的客房,東瑗帶着薔薇就去了桃慵館。

    六少爺薛華逸和十二小姐薛東琳也辭了五老爺和五夫人,各自回房。

    五夫人本想留薛東琳說話,可今夜五老爺歇了這裏,五夫人只得把滿心的怒意壓下。

    由丫鬟陪同回香茹館的十二小姐薛東琳忍不住自言自語道:“他學問真好。”一副與有榮焉的模樣。

    大丫鬟錦秋猜測這個他,是說九姑爺,就笑着接口道:“十二小姐,您說九姑爺嗎?”

    薛東琳停住腳步,目光陰沉看着錦秋,沉聲道:“我說盛昌侯府的世子爺!”

    錦秋微愣,繼而驚愕。她年紀大了,已經有些見識。今日知道了九姑爺要在錦祿閣用膳,十二小姐就處處透着怪異.她早已暗中留心,卻不敢斷定。此刻再聽薛東琳這番狠言,錦秋就明白了八九分。

    她口中道是,心中卻焦慮不安。應該早點告訴五夫人。

    倘若十二小姐做出什麼有違綱常之事,五夫人肯定第一個要打死錦秋的。

    “以後再在我跟前說什麼九姑爺,你就自賞二十個嘴巴,可明白了?我只認他是盛昌侯世子爺!”薛東琳惡狠狠道。

    錦秋忙道是。

    主僕倆只顧說話,卻不妨陰影處藏匿着一個身影。

    她是老夫人屋裏的綠浮,老夫人賞了十一小姐一個裝着首飾的紫金小匣子.着她給十一小姐送去,她剛剛從桃慵館出來。看到有人從遠處走來,預備着上前請安的,走到樹影處卻聽到是十二小姐的聲音,是在罵她的大丫鬟錦秋。

    倘若這個時候綠浮再走出去,只怕錦秋臉上下不來,她思量十二小姐沒有瞧見她,索性斂聲屏息站着不動。

    然後又聽到了薛東琳的後一句話。

    綠浮依稀也明白了什麼。

    她默默記在心上,轉身回了老夫人的榮德閣。

    老夫人尚未歇息,再等綠浮去回話。

    綠浮進了東次間.把桃慵館的事回稟了老夫人:“......十一小姐看到匣子,讓我回說謝老夫人的賞。奴婢出來的時候,正好碰到了九姑奶奶進去……”

    老夫人也有些吃驚:“是從五夫人的錦祿閣來的?”

    “奴婢也是這樣問的,九姑奶奶說是,說五爺和五夫人留着她和九姑爺說話,內院快要落鑰了才散。”綠浮恭敬回稟道。

    老夫人就微微笑了笑。她知道盛修頤很得薛子明的喜歡,總算替東瑗和薛子明父女間的冷漠打開了一個口子。

    “老夫人......”綠浮見老夫人心情不錯,看了眼屋裏服侍的詹媽媽和寶巾,聲音低了低。

    老夫人看在眼裏,對詹媽媽和寶巾道:“你們歇了去.派個小丫鬟和綠浮今晚當值吧。”

    詹媽媽和寶巾道是。

    屋裏沒了人,老夫人問她發生了何事,綠浮想了想.把薛東琳和錦秋的對話,一五一十告訴了老夫人。

    老夫人神色微落,思量片刻才道:“你去香茹館瞧瞧。倘若十二小姐歇了,把不當值的貼身丫鬟或者她的乳孃給我叫來。”

    浮綠道是。

    半柱香的功夫,綠浮把薛東琳的乳孃齊媽媽帶了來。

    齊媽媽性格溫敦,平日裏也不敢管着薛東琳。比起旁的姑娘小姐,薛東琳是半點約束都沒有的,一個院子的媽媽、丫鬟都怕她。

    身爲乳孃的齊媽媽也怕。

    見老夫人找人問話.她就急匆匆來了。

    “你把十二小姐下午做了些什麼.一一說給我聽。想清楚了再說,一個字都別錯。”老夫人面目嚴峻.聲音不怒而威。

    齊媽媽膝蓋微軟,嚇得噗通一聲給老夫人磕頭。

    “…...給五爺和五夫人請安.回來後,五夫人院裏的楊媽媽也來了,十二小姐叫奴婢開了銀錢匣子,用戥子稱了三十兩銀子給楊媽媽,還說什麼飯菜要精緻。奴婢送楊媽媽出去,問了她何事,她說九姑爺留在錦祿閣吃飯,五夫人不願意添菜,楊媽媽和幾個丫難,正好十二小姐瞧見了,就說願意添三十兩,還親自贊耥媽媽擬了幾個菜。楊媽媽誇十二小姐懂事,知曉替五房做臉。”齊媽媽絲毫不敢隱瞞,聲音微顫仔細告訴老夫人,“奴婢再回到屋裏時,十二小姐就和丫鬟們翻櫃子配衣裳首飾,忙了一下午,旁的事倒也沒有。”

    薛老夫人的臉色就比剛剛還要冷了幾分。

    齊媽媽惴惴不安跪着,好半晌才聽到老夫人的聲音:“起來吧。以後要盡心服侍十二小姐。”

    齊媽媽給老夫人磕頭,浮綠才攙扶她起來。

    浮綠送齊媽媽出榮德閣,齊媽媽就拉着她的袖子,順勢塞了個荷包給她,低聲問:“好姑娘,您告訴我,十二小姐又惹了什麼事?”

    浮綠臉上含着笑,不着痕跡把荷包遞了回去,笑道:“媽媽多想了,老夫人關心十二小姐,才叫媽媽來問。夜色深了,您快回去吧。”

    齊媽媽見浮綠嘴巴緊,越發覺得心裏不安。肯定是不好的事,否則這麼晚了,內院四處落鑰,老夫人不會把她叫過來問話。

    老夫人一直不太喜歡五夫人,五夫人嫡親的小姐少爺,老夫人都不太親熱。把齊媽媽叫過來問十二小姐下午做了什麼,還是頭一遭。

    齊媽媽想去錦祿閣跟五夫人說一聲,怎奈夜深了,通往五夫人那邊的角門都關了。

    她只是忐忑回了香茹館。

    錦秋服侍薛東琳睡下,出來時正好看到齊媽媽從外面進來,就笑着問她:“媽媽做什麼去了?”

    齊媽媽臉色不好,忙拉了錦秋去她的屋子,壓低聲音問她:“你陪着十二小姐去錦祿閣吃飯的,發生了什麼不曾?”

    錦秋迷惘搖頭道:“沒有發生什麼啊,您老怎麼一驚一乍的?吃飯的時候,就是五爺挺喜歡九姑爺的……”

    提到九姑爺,她微微頓了頓,想起薛東琳告誡她不準說九姑爺,要說盛家世子爺。可當着齊媽媽的面,錦秋倘若說盛家世子爺,怕又是一番周折解釋。

    見她語氣一頓,齊媽媽就急切問:“後來呢?五爺挺喜歡九姑爺,十二小姐不快了嗎?她又做了什麼?”

    身爲十二小姐的乳孃,齊媽媽很清楚薛東琳的脾氣。只有在老夫人跟前,十二小姐纔會收斂些。在五爺和五夫人屋裏,她若是有什麼不快,可是不會遮掩的。

    得罪了九姑爺?所以老夫人深夜興師問罪?

    齊媽媽額頭有細汗。

    “沒有,沒有!”錦秋回神,笑着安慰齊媽媽,然後聲音更低了,“小姐沒有爲難九姑爺。她還說九姑爺好才學呢......媽媽,你剛剛去了哪裏?怎的回來就直問十二小姐?”

    齊媽媽只得把老夫人問她的話,告訴了錦秋,道:“......我在府裏快二十年,可從未見過老夫人當着下人這樣冷臉說話,我心都快嚇破了。”然後又疑惑道,“十二小姐沒有惹事,老夫人到底找我問那些話做什麼……噯,錦秋,你怎麼了?”

    齊媽媽回眸,卻見錦秋神色比她的還有難看。

    “媽媽,媽媽!”錦秋緊緊攥着齊媽媽的手,聲音發抖道,“老夫人知道了嗎?”

    齊媽媽被錦秋又嚇了一跳,顫聲問:“知......知道什麼?錦秋,你還有什麼事瞞着媽媽?”

    “九姑爺的事。”錦秋急得快要哭了。

    老夫人都找齊媽媽問話了,一定是知曉的。等明日忙完了十一小姐進宮的事,肯定要找五夫人說了。

    錦秋怕是難在府裏立足。小姐有什麼不光彩的事,第一個倒黴的就是身邊服侍的大丫鬟。

    她可是好不容易在熬成了小姐身邊貼身服侍的二等丫鬟的。

    “九姑爺什麼事?”錦秋急成這樣,齊媽媽剛剛安定點的心又七上八下的亂了起來,“你快別哭,告訴媽媽,咱們想想法兒。

    要是有事,你跑不了,媽媽也跑不了。”

    錦秋只得哭着把十二小姐的心思都告訴了齊媽媽。

    齊媽媽聽了,終於明白老夫人爲何那麼盛怒。她無力跌坐在炕上,喃喃道:“咱們是逃不的了……

    友情推薦好基友的書:《錦醫夜行》,作者未眠君,他當年不過是想鑿壁偷光,卻被人說成望見春光。無奈之下娶了一個掛着鼻涕的小妞妞,將她留在家中,獨自背井離鄉。十年過後,他已是小有成就,回到家中發現她已經變了模樣,竟……竟然成了神醫?!“娘子,爲夫十年未歸,這五歲的孩子是誰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