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90節 留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90節 留飯字體大小: A+
     

    東瑗和盛修頤先去了老夫人的榮德閣。...

    略微坐了坐,世子夫人還有家務事要處理,就先回去。老夫人吩咐小丫鬟帶盛修頤去外院書房,看看老侯爺和世子爺、大少爺回來了不曾。

    等屋裏只剩下東瑗和老夫人祖孫兩人,老夫人開門見山問她:“手怎麼了?”很心疼的語氣,好似怕盛家虧待了她。

    “祖母,我昨日在文靖長公主府,刺傷了皇上。”東瑗亦沒有拐彎抹角,直接告訴了老夫人。

    老夫人猛然擡眸望着她,神色驚疑不定。

    那明亮的眸光,似乎要把東瑗看穿般。老夫人的脣色有些白,聲音低了下去:“瑗姐兒,你在說什麼?這樣的胡話,是要滅九族的!”

    是啊,這樣大逆不道,是要滅九族的。

    東瑗把掌心的紗布解開,一條猙獰的傷口翻滾着紅肉給老夫人瞧,她的聲音輕若羽睫,怕隔牆有耳:“我沒有留下證物。有幾個目擊者,但是他們比我更加害怕事情泄露。”

    老夫人聽着她的話,表情越發凝重,問她:“你昨日去了長公主府拜壽,是不是他也去了?”

    東瑗頷首,就把昨日夏二奶奶如何把她從梨香榭拉出去,她又是如何打算的,都告訴老夫人:“……當初在涌蓮寺如此,如今居然在長公主府,倘若他一再這樣下去,我和薛家、盛家都沒有顏面了。我知道二奶奶的打算,就決心跟他明言,大不了死諫。他說,從我出閣那日起。他就夜夜有噩夢。他心急如焚,只想瞧瞧我最近如何。我跟他說了現在朝中的局勢,亦讓他記得當初爲何要盛、薛兩族聯姻,又告訴他盛家即將也是蕭家的姻親,倘若想要江山安穩。就需割捨。等大權落實那日,自有佳人紅袖添香。”

    老夫人聽了,直直頷首:“然後怎麼起了衝突?”

    “他根本聽不進……他只問我。可否願意稱病,去天龍寺小住半年,他會時常來瞧我。只要我願意。他會親自安排。不讓盛家吃虧。”東瑗聲音裏就有了恨意,“我說,‘陛下是想要薛氏做楊妃嗎?倘若江山禍起,陛下要薛氏自掛在陛下面前,然後把過失退在薛氏身上,一句紅顏禍水來掩蓋陛下治理江山的無能嗎?’”

    老夫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種話東瑗都敢說!

    好半晌,老夫人才道:“你真是……你當着他的面,說這般大逆不道的話。你不怕他要你的命嗎?瑗姐兒,你怎可如何魯莽?倘若你有事,忍心叫祖母白髮人送黑髮人?”

    老夫人不由後怕。一向沉穩的手有些抖,看着東瑗面容蕭肅。她想起了年輕時的自己。初生牛犢不怕虎,敢言敢行,如今老了,反而畏手畏腳。薛東瑗的性格,像極了老夫人年輕的時候。

    “你當時不怕嗎?”老夫人拉着她的手,望着她,不由拂過她的臉頰,“你這孩子……”

    “我當時很怕。”東瑗眼睛有些溼,“可他聽完,暴怒起來,我就不怎麼怕了。他壓住我的時候,我就把袖子裏的金簪刺在他胳膊上。那簪子鋒利,我拔出來的時候,自己的手就割破了。我只要逃出去,只要沒有人瞧見我,等他冷靜下來,總要顧些顏面。我推開他的時候,跑出去順勢把門栓上了。哪裏知道,竟然在外面拐角處,遇到了一個帶着小廝的男孩子。我被那個男孩子攔住,他隨後撬開門也追了出來,也驚動了文靖長公主。”

    老夫人的眼眸就沉了下去。

    “……他要防着太后,遮掩都來不及。文靖長公主更加不會把事情宣揚出去。那支金簪、帶血的衣衫,我都拿了回來,已經洗乾淨了。只是那個帶着小廝的男子……”東瑗求助般望着老夫人,“祖母,您把這件事告訴祖父吧。”

    老夫人握住東瑗的手,低聲道:“好,瑗姐兒,你做個很好!文靖長公主那裏沒有落下把柄,她也不敢聲張。你祖父會進宮去面見聖上,把這件事向聖上透露幾分,他就算恨你,此前也不敢動手。”

    然後道,“他也該醒醒了。”

    東瑗垂首,頗有感觸。倘若他再不清醒,一再如此任性胡鬧,他就真的是個扶不起的阿斗,想做個明君也是黃粱夢。

    “太后進宮七年,才誕下太子。那時先帝已有六位公主,初得嫡長子,歡喜不已,也對他多有溺愛。只是先帝晚年,對權臣依賴得緊,反而給太子立起規矩,他纔有了些約束。後來他踐祚九五,蕭太傅又處處挾制他。瑗姐兒,他除了在蕭太傅這裏,一生沒有碰過釘子,你和他的樑子是結下了。哪怕你人老珠黃,他都要得到你出這口氣,他就是這種性格。”老夫人嘆氣。

    東瑗後背就陣陣寒意,卻咬牙道:“祖母,難道這不是命嗎?倘若那日沒有在榮德閣門口遇着,興許我如今的日子平靜無波。既是命,上蒼總有他的安排。我不做虧心事,盡孝盡忠,寬和待人,上蒼總會垂憐我幾分吧?有了這件事,蕭太傅未除之前,他應該不會再來找我的,總算有了些安靜……”

    老夫人聽着東瑗的話,又是不忍,又是欣慰,動容對東瑗道:“想當年,祖母嫁到薛家時,你祖父才十六歲,空有爵位,家底空虛,又無親兄弟幫襯。可如今呢,咱們家兒孫滿堂,你祖父也是三朝元老。瑗姐兒,今日不能說明日的話,你在盛家要踏實過日子,不要怕。”

    東瑗點頭。

    說了半天話,老侯爺和盛修頤也回了內院。東瑗和盛修頤又去錦祿閣給五老爺薛子明和五夫人請安。

    五老爺看着盛修頤,就隨口問了他幾句學問上的話。

    盛修頤引經據典,回答得很錦簇漂亮,薛子明眼睛就亮了起來,倒沒有因爲東瑗而繼續冷落盛修頤,親切叫他天和。

    “在這裏吃飯,咱們爺倆說說話。天和,我前日做了兩篇文章,回頭你瞧瞧去。”薛子明笑起來。

    五夫人楊氏就微微蹙眉。

    盛修頤忙笑道:“外父賜飯,小婿銘恩於心,只是方纔在榮德閣,祖父先言留飯了。”

    薛子明想了想,道:“那你和瑗姐兒晚上在我這裏吃飯。”

    東瑗錯愕,忙垂首斂了情緒。

    這可是她第一次聽到她的父親叫她瑗姐兒。從前她來給薛子明請安。薛子明總是愛答不理,冷得叫人尷尬。

    盛修頤就替東瑗回答:“多謝外父……”

    等盛修頤和東瑗出了錦祿閣,薛子明還在欣慰含笑:“天和學問精通,有國士之才學啊!”

    五夫人楊氏就冷哼:“你們都捧着他!什麼才學,連個功名都沒有!”

    薛子明的高興就減了幾分,不悅對五夫人楊氏道:“你懂什麼?他是盛昌侯世子,將來要承爵的,考功名做什麼?太子未定,他考了功名也是前途未卜……我跟你個婦道人家說什麼呢?”

    把五夫人氣得半晌無語。

    吃了飯,五老爺薛子明去了外書房,十二姑娘薛東琳和胞弟薛華逸來請安。

    五夫人還在不痛快,楊媽媽正好拿單子來問她:“晚上招待九姑爺,夫人,您添些菜,奴婢叫廚房早些備着。”

    五夫人就冷哼着瞥了她一眼,厲聲道:“是你們什麼正經姑爺?”

    薛東琳眼眸亮了亮,問母親:“盛家的世子爺要來嗎?”

    五夫人瞪了她一眼。

    楊媽媽見她發火,忙拿了單子退下去。到外面跟碧桃、碧柳商量晚上添的菜。九姑爺頭一次在五房這裏吃飯,又是新姑爺,自然要隆重些。碧桃和碧柳幫着擬了菜單。

    碧桃又對楊媽媽道:“您拿去廚房,說夫人會添十兩銀子給他們,讓他們放心做好。”

    楊媽媽就指了指菜單,爲難道:“做這些東西,二十兩銀子怕都打發不過去啊!”

    碧桃也爲難:“就這十兩,我都不知道如何跟夫人開口呢。媽媽,五爺像是很喜歡九姑爺,夫人又不高興。可總是咱們五房的面子,您不如去問問五爺要不要再添幾個菜,順便看看五爺的意思?說不定銀子就有了……”

    楊媽媽就啐她:“這事是夫人管,我拿去問五爺,不是在五爺跟前說夫人不賢良?我這老命還要不要?”

    碧桃就忙賠笑:“是我思量不周……”

    她們正在耳房裏商議,十二姑娘薛東琳正好路過,聽到丫鬟和楊媽媽唧唧咋咋,還提了句“九姑爺”,就忙站住了腳步,側耳傾聽。

    聽到說五夫人不願意出錢置辦酒席,薛東琳就在簾外咳了咳。

    把楊媽媽和碧桃、碧柳嚇了一跳。

    薛東琳已經撩簾而入,道:“我爹留盛家世子爺用飯,菜自然要精緻的。媽媽,你去跟我來,我墊三十兩銀子。”

    她一句都不說“九姐夫”或者“九姑爺”。

    十二小姐一向不喜歡九小姐,楊媽媽也沒有多想,見她肯出錢,還以爲是她要替五房做臉,忙笑盈盈跟着她去了。

    那邊五夫人楊氏喊碧桃。

    碧柳和碧桃就忙進去服侍。只是碧桃看了眼十二小姐的背影,總覺得她的慷慨有些怪異。

    PK票1660加更~~~姊妹們還有粉紅票麼?喜歡衣香就投票支持下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