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86節 壽宴(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86節 壽宴(3)字體大小: A+
     

    和煦大公主開口便問韓家的人是不是死絕了,東瑗感受得到她的恨意。

    太后恨東瑗,皇上惦記她,她跟皇家早已無友善之‘交’,此刻和煦大公主藉着文靖長公主家的壽宴,當衆給東瑗這樣一巴掌,侮辱的不僅僅是她,亦是她生母的韓家、她的婆家盛昌侯府和她孃家鎮顯侯府。

    她原本準備行禮微曲的膝蓋直起來,在四周或同情、或幸災樂禍、或單純看熱鬧的目光中,仰面斂了笑,聲音肅穆:“回大公主的話,韓家世代忠良,韓老尚書乃是年邁致仕,歸鄉時先皇御駕送至南午‘門’,韓家未曾被誅族,自然沒有死絕!”

    船廳裏倏然靜下來。

    東瑗揚眉,微挑的眼角自有一股子凜冽。

    盛夫人望着她,心裏說不出的喜歡。她自己一生不會說話,亦不敢張揚,時時受人語言欺辱卻不會反擊。二兒媳‘婦’是個好強的,可沒什麼本事,說不出檯面上的話。

    她很怕東瑗也是個無用之人。

    如今見她一派肅然,用先皇來還擊大公主,盛夫人心中暗暗叫好。和煦大公主原本只是想罵韓家的‘女’眷,卻被東瑗戴上了辱罵前朝功臣的帽子。

    要是被御史知曉,彈劾和煦大公主侮辱功臣,她必然要受懲戒。往小了說,自然是要聖旨告誡一番;往大了說,甚至要被削去大公主封號。

    和煦大公主的臉一瞬間紫漲,削薄的嘴‘脣’微微發抖,屋子裏靜得落針可聞。

    衆人的目光都落在東瑗臉上,各自驚詫。

    剛剛被夏二‘奶’‘奶’叫出去的文靖長公主便在此刻回來了。

    她和夏二‘奶’‘奶’進了船廳,被廳中詭異的沉默嚇了一跳。又見東瑗粉腮微揚。桃面含怒,與和煦大公主相視而立。

    而和煦大公主臉‘色’鐵青。面‘色’有些猙獰。

    “好,韓尚書是有功之臣,韓家子孫繁茂,你們且好好活着。”和煦大公主半天才擠出這麼幾句咬牙切記的話。

    東瑗卻好似聽到了什麼讚美之詞,她的笑瞬間揮灑粲然,款款屈膝給和煦大公主行禮:“柔嘉替韓家多謝和煦大公主的祝福。柔嘉也祝願大公主身體健康,萬事順意。”

    薛東瑗是御賜的柔嘉郡主,她也是有封號的。不是普通‘婦’人,可以任由和煦大公主欺凌。

    文靖長公主知道韓氏‘女’跟皇家的糾葛。和煦大公主對韓氏的恨意,她也是知曉的。

    見東瑗已經給和煦行禮低頭了。文靖長公主便出聲笑道:“和煦。你來了?剛剛還唸叨你,今日可是來晚了。”

    和煦大公主斂起面上的猙獰恨意,笑容淺淡道:“皇姑,和煦給您請安了。”

    文靖長公主忙請她免禮。

    今日是文靖長公主駙馬爺的五十大壽,長公主請的幾位貴客差不多都到齊了。丫鬟進來說梨香榭搭了戲臺,請公主和諸位夫人移步梨香榭聽戲。

    文靖長公主知道大兒媳‘婦’跟她孃家的大嫂不和,和煦又不喜盛修頤的新妻子薛氏,便親自陪着和煦大公主,讓夏大‘奶’‘奶’盛氏陪定遠侯府姚家的人,讓夏二‘奶’‘奶’姚氏陪着盛昌侯府盛家的。

    文靖長公主和和煦大公主走在最前頭,定遠侯府姚家緊跟其後,盛家就落在後面

    夏二‘奶’‘奶’趁機對東瑗道:“文雅公主是和煦大公主的一母同胞親姐姐,和慶公主是她的姨母表姐。兩位公主去後。和煦大公主傷心不已,她才當着郡主的面,說那麼難聽的話……”

    文雅公主,和慶公主?

    東瑗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兩位公主。

    她目‘露’不解望着夏二‘奶’‘奶’。

    夏二‘奶’‘奶’看着她的茫然,心中一咯噔:柔嘉郡主不知道那些往事,她多嘴了。她忙補救般笑起來:“郡主喜歡哪曲戲?”

    東瑗微微蹙眉。好好的話說了一半,真叫人撓心。和煦大公主對韓家有恨意,關文雅和和慶兩位公主什麼事?

    可夏二‘奶’‘奶’已經把話題岔開,轉而興致勃勃跟東瑗和盛夫人談起戲曲來,她再也不敢把話題引回去,畢竟剛剛跟和煦大公主‘挺’不愉快的,沒有必要掃興,心裏卻暗暗把文雅公主、和慶公主的封號記住。

    等哪日有機會回孃家,她要親自問問老夫人,到底和煦大公主爲什麼恨韓家。

    文靖長公主府的梨香榭搭了戲臺,鼓響羅鳴,錦旗漫卷,生旦淨末醜,粉墨描着‘精’致的容顏。鏗鏗鏘鏘中,好戲開場,戲服長袖輕飄,贏得滿堂喝彩。

    東瑗坐在盛夫人身邊,盛夫人就悄悄捏了捏她的手,低聲含笑對她道:“阿瑗,娘也不喜歡和煦大公主,她那個人刻薄得厲害。你今日做得很好,倘若讓了她,只怕她還有下次,也叫旁人看輕了盛家的媳‘婦’。”

    婆婆叫她阿瑗……

    東瑗愣了半晌,還是不知道應該回應什麼,亦握住婆婆的手,輕輕叫了聲娘。

    那邊,文靖長公主跟和煦大公主說了句什麼,就起身離席。

    戲文唱的熱鬧,有人注意到文靖長公主的離開,卻沒有多想,心思立馬被臺上的熱鬧吸引。

    夏二‘奶’‘奶’卻瞧得分明,她看到婆婆臨走前那個暗示的眼神,又瞧了瞧低頭跟盛夫人耳語的薛東瑗,緩慢將一杯茶撞在自己身上。

    她哎喲驚叫。

    坐在她身邊的盛家表小姐秦奕忙掏出帕子替她擦。

    衆人都紛紛問,燙着沒有。

    夏二‘奶’‘奶’已經起身,尷尬笑道:“還好茶水不燙。今日忙昏了頭,瞧我笨手笨腳的。”然後搶先一步,對東瑗道,“郡主,您陪我去換條裙子吧。”

    東瑗記得方纔在船廳的時候,夏二‘奶’‘奶’慌張進‘門’,先沒有看文靖長公主,卻是瞟了東瑗一眼;而後和煦大公主是由夏大‘奶’‘奶’迎進來的。文靖長公主和夏二‘奶’‘奶’婆媳慌忙出去,不知道做了什麼,等東瑗和和煦大公主的架吵完了纔回來。

    現在,她放在滿席的人不說,偏偏叫東瑗這個在婆婆身邊服‘侍’的人陪她去換裙子。

    這中間有曲折。

    東瑗想起當初在涌蓮寺,她的大伯母把她從老夫人身邊調開,推着她去西南小院,差點讓她**與元昌帝,用的手段跟此刻的夏二‘奶’‘奶’和先一步離席的文靖長公主如出一轍。

    東瑗心中咚咚直跳,她出嫁還不足十天啊,難道元昌帝……

    心中微緊,東瑗試探着,笑道:“二‘奶’‘奶’,讓秦小姐陪您去吧,我不太懂配衣裳。”

    盛夫人根本就沒有往深處想,見東瑗推辭夏二‘奶’‘奶’,還以爲她心裏生和煦大公主的氣,不太想搭理人,就幫着東瑗,也對秦奕道:“奕姐兒,你陪二‘奶’‘奶’去吧。”然後又對夏二‘奶’‘奶’道,“快去換了衣裳,可別被水冰着。”

    秦奕道是,正要起身,夏二‘奶’‘奶’笑呵呵按住了她的肩膀,然後過來拉東瑗:“郡主好大的體面,都請不動的。”又對盛夫人道,“您離不得郡主,也借我一會兒,馬上就還給您。”

    她拉着東瑗胳膊的手,有些用力。

    到了這個份上,再推辭已經毫無意義。

    倘若真的是元昌帝來了,文靖長公主不敢拒絕,東瑗亦不敢。掙扎沒有意思,還會叫旁人看出端倪。

    她只得笑着,陪夏二‘奶’‘奶’出了梨香榭。

    夏二‘奶’‘奶’有些緊張,走的很快。

    出了梨香榭,便有兩輛青幃鍛羽蓋小車停在那裏。

    夏二‘奶’‘奶’推東瑗上車,笑道:“咱們坐車去。”自己轉身上了另外一輛小車。

    東瑗坐在車上,感覺馬車裏顛簸得厲害,似乎跑得很快。她猛地拔下頭上的掐死玳瑁金簪,鋒利的簪子藏在袖子裏,心跳得‘亂’了節奏,貝齒陷入‘脣’裏:那個該死的男人,他到底要做什麼?

    難道真的像大伯母說的,除了死,她定是要是元昌帝的‘女’人?

    東瑗深深吸氣,壓抑心口的憤然與慌‘亂’。

    人治的社會,元昌帝是天下的主子。他們看似顯赫的家族,實則是他的奴僕。雖然君臣若舟與水,可此刻的東瑗,卻不能逃脫元昌帝。

    嫁到盛家都不能安分。

    也許,真的只有死亡可以解脫。要麼東瑗死,要麼元昌帝死。

    小車停下來時,東瑗藏在袖底的金簪緊緊攥在手裏。

    夏二‘奶’‘奶’幫她撩起車簾,扶她下車,笑盈盈道:“郡主,咱們到了。”

    東瑗扶着她的手,輕盈下了馬車。是一處‘精’致的小院,四周樹木繁茂,碧樹繁‘花’搖曳,滿地落英。

    四周樹蔭遮住了視線,似一處隱藏神祕的小院。

    果然,她猜對了。

    東瑗回眸,望着夏二‘奶’‘奶’,似笑非笑道:“您這院子住的幽靜,二爺不喜歡熱鬧吧?”

    夏二‘奶’‘奶’明明聽得出東瑗話裏有話,卻還要一副毫無知情的口‘吻’,笑道:“我和二爺都怕吵。”

    “我也愛清靜。”東瑗笑道,“只是祖母不准我住的偏僻,說年輕的‘女’孩兒愛靜,非福祿之相。富貴人家,安靜可是不祥之兆,二‘奶’‘奶’也該勸勸二爺,換個地方住住。”

    夏二‘奶’‘奶’這回聽的明白,東瑗生氣了。她是在暗示夏二‘奶’‘奶’,將來她會報復嗎?

    難道她心中有數?

    夏二‘奶’‘奶’忍不住看着那個年輕又美‘豔’的‘女’子,倏然有種心底不安的感覺涌上來。

    小院的‘門’已經開了。

    多謝see_an童鞋的和氏璧,15受寵若驚,麼麼噠

    這是PK票640加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