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79節 維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79節 維護字體大小: A+
     

    盛修頤要進入她的時候,她只覺得疼,和昨晚一樣的疼連連吸氣。

    他停下來,手不禁拂過她臉頰,低聲問:“很難受嗎?”

    自然是很難受,不然她這個樣子做什麼?她心中有些怨氣,她都睡熟了,還要被迫醒來做這等辛苦事。

    她輕輕嗯了一聲。

    讓他停止是不能的,否則他也不會半夜把她弄醒。可繼續下去……她微微闔眼,只得咬牙忍着。.

    她跟這個男人不熟,不知道他的脾性,不知道怎樣拒絕才不會惹惱他。等以後瞭解了,纔好想出對策來應付他。

    此刻,還是不要貿然行事。

    忍一下就過去了,她安慰着自己,微微闔眼。

    卻感覺身子微輕,盛修頤放開了她,轉而將她摟在懷裏。幽暗中,他輕輕嘆了口氣,好似對東瑗的艱難很無奈。他的手在她光潔後背遊走,輕聲道:“你是不是很爲難?”

    當然爲難。

    見他主動問,東瑗有些尷尬,半晌不知道應該接什麼話纔好。

    “今日有個人來拜訪爹爹。”他倏然道。

    東瑗見話題換了,忙輕笑道:“您也見了嗎?”

    此情此景說這樣的話題,雖然很突兀,卻總算沒有冷場,讓兩人都有話說。

    盛修頤頷首,指腹有意無意在她肩頭摩挲着:“今年秋闈,吏部開始選學差了。那人想選安徽主考官,託爹的關係。爹不在他就問我,安徽可有想提攜的門生。又說當年我參加鄉試,主考官亦是他的恩師。”

    東瑗知道吏部選學差這件事,三年一次。

    三年前選學差,吏部尚書就這一樁,受賄三萬兩。那人是蕭太傅的門生,事情敗露後,蕭太傅一句話就遮掩過去。

    東瑗的祖父知曉後,氣得半死。無奈新皇不敢違拗太傅只得順了太傅的意思,吏部尚書調往陝西巡撫,就把這件事解決了。

    薛老侯爺那日回家,也不避諱東瑗在場,就跟老夫人說這件事,恨不能手刃那吏部尚書,說他阻撓國家選才,是萬惡之首。

    老夫人當時只說了句:放得好!這是罪證,將來蕭太傅服罪,這些鐵證如山他萬劫不復。當即說得薛老侯爺轉怒爲喜,連連說夫人遠見。

    可東瑗的公公盛昌侯是兵部尚書,吏部選學差,怎麼跟兵部扯上關係?那人託公公,是不是所託非人?

    “您也參加過鄉試嗎?”東瑗含笑問他。

    可能他也是個舉人。倘若他鄉試未中,只怕不願意提出來說。

    “是啊。那年安徽的主考官,是爹爹的好友。所以我中瞭解元,一直成了笑柄。”盛修頤聲音有些冷。

    東瑗微詫,他居然是安徽鄉試第一名嗎?

    這個年代科舉考試,可比後世的高考還要艱難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他能在安徽奪冠,足見文章出類拔萃。

    可外界一直猜測他的解元是假的?

    “您後來沒有參加會試?”東瑗見他只是聲音微冷,並沒有憤然就大膽問道。

    盛修頤輕輕搖頭:“那年……我生病了。而後也一直沒有再考。琴瑟絲絃既已斷,難覓焦桐續清音。”

    他說着,語氣裏便有了幾分悵然。

    東瑗好似明白了幾分。

    她的大伯是薛貴妃娘娘的生父,在朝二十幾年,一直都是個無爵位的正三品戶部侍郎。

    有見識的外戚,都會刻意避開鋒芒。像薛府,鎮顯侯爺只是個有名無實的三公之一的太師。

    外戚顯貴,必遭忌憚!

    盛修頤那年“生病”而後也再沒有建功立業是不是也因爲這個?

    所以三爺盛修沐都是個四品御前行走,他卻只是個五品刑部郎中?

    “琴瑟絲絃已斷”是說盛修頤的仕途受阻,難以繼續吧?

    “世子爺焦桐難尋,可鳳尾颯颯滿庭院,何愁清音調不成?”東瑗擡眸望着他,淡淡笑道。

    她是說,只要有才,總會有用武之地。沒有焦桐,鳳尾照樣做琴絃,來日方長。

    盛修頤聽懂了她的話,遽然將她摟緊,低喃道:“是,只要能成調,爲何拘泥於焦桐還是鳳尾?阿瑗,你的話甚慰我心。”

    東瑗忍不住輕笑。他是有傲骨的,他自負是琴絃良才,只是沒有機會。

    今日從外院回來那麼早,果真是遇到了事情。怪不得自己問他爲何回來,他臉發紅。

    並不完全是尷尬,亦有被人質疑、他卻逃避的羞愧吧?

    聽到東瑗的笑聲,他復又將她壓在身下,細細品味着她脣線的美好。東瑗的身子適應了幾分,人也清醒不少,比起剛剛的牴觸,她現在已經有了幾分接受。

    手摟住他的脖子,她很認真迴應着他的激情。

    等他再進入她的時候,感覺她的花徑水潤不少。

    “阿瑗,嫁給你莫要委屈,他日我定會爲你掙個誥命回來!”動情處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在她耳邊喁喁承諾。似剛剛墮入情網的毛頭小子般,恨不能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捧在心愛女子的面前。

    他一句莫要委屈,讓東瑗心酸不已。

    他既發出難覓焦桐的感慨,就說明他心中對現在的屈才很不甘心,他爲了家族,在承受難以言喻的委屈。可他仍然想到,她以侯府嫡女、同親王女的柔嘉郡主身份嫁他這個五品郎中的男人做繼室,應該是委屈的。

    單單這一點,東瑗覺得他是個很體貼的男人。

    功名利祿真的重要嗎?

    享受榮華的同時,要承受更多的提心吊膽。

    “我且等着。”她聲音伴隨着他的節奏.有些破碎凌亂。

    盛修頤的採擷便更加用力。她的兩條玉腿被他挾在腋下,身子隨着他的攻擊而起伏,胸前雪浪翻滾。

    東瑗溫熱的肌膚像着了火般的燥熱。

    見她亦動情,盛修頤的溫柔不復存在,他狂野撞擊着她嬌柔的花蕊,尋求最大的滿足。

    東瑗的身子又酸又麻,筋骨都好似被身子裏的火點燃熔化。

    一開始還能控制,而後她承受不住了,頭暈目眩.只覺得在雲端裏起舞,飄忽中騰雲駕霧般,她的嬌1吟變得急促。

    次日起身,東瑗身子痠痛難耐。

    薔薇服侍她穿衣時,看到她肩頭的草莓痕,臉唰的紅了一片。

    見她這樣,東瑗想起昨夜是她在外間值夜。盛修頤鬧到半夜,後來的動靜很大,東瑗自己都知道。

    薔薇肯定聽到了。

    思及此,東瑗的臉不禁紅了起來。她尷尬垂首.任由薔薇服侍盛修頤則氣色很好,心情也不錯,眉眼間有淡淡笑意。丫鬟們端了早飯,他還問東瑗是否吃的習慣。

    一副很怕她飲食不適的樣子。

    東瑗忙道:“在家裏也是吃這些……”卻沒有擡眸去望他。

    兩人吃了飯,去給盛夫人請安。

    二奶奶葛氏、三小姐盛修琪、表小姐秦奕,盛樂鈺、盛樂芸和盛樂蕙等人比他們先來,已經圍着盛夫人坐下說話。

    見他們夫妻來,衆人紛紛起身,彼此行禮。

    盛夫人見康媽媽端了錦杌給他們夫妻坐,又笑道:“二十八是文靖長公主駙馬爺的五十大壽。文靖長公主下了帖子.我們正在商量去拜壽的事呢。”又問盛修頤,“那日你可去?”

    盛修頤道:“我去的。爹沒空,我要代爹爹給駙馬爺拜壽。”

    “頤哥兒媳婦.你也去。”盛夫人慈祥笑道,“你們家跟文靖長公主府也有交情的吧?我記得三年前文靖長公主府的堂會,還見過你的。”

    東瑗有些吃驚,笑道:“那時的確去過。不過我一直在後頭,也不知道娘也在……”

    “那時候大嫂還是喊娘叫盛昌侯夫人。”二奶奶就呵呵笑,“去的人有多,大嫂自然不記得的。”

    是說東瑗自恃是薛府小姐,身份比盛昌侯的夫人還要尊貴.不屑記得盛夫人麼?

    東瑗心裏微頓.忙笑道:“是我膽小不知事,不敢擡頭看人。”

    盛夫人見東瑗有些窘迫的模樣.就笑起來:“那天人多,我就是遠遠瞧見過.你都沒有到我跟前請安,自然是不記得的。”

    二奶奶就不再說話了。

    “三年前她才十一二歲,小小年紀請過安也不一定記得娘。”盛修頤不鹹不淡突然道。

    二奶奶臉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

    盛修頤的話,分明就是說二奶奶沒事找事挑撥離間。

    東瑗微駭。她萬萬沒有想到,當着孃親的面,他居然敢公開維護她。婆婆一般不喜歡兒子太寵溺媳婦的。他這樣,不是害她嗎?

    東瑗擡眸去看盛夫人,餘光卻瞥見表小姐秦奕也在看盛夫人的神色。

    出乎意料的是,婆婆居然笑意加深,又怕二兒媳婦尷尬,強忍了下去,表情依舊帶着淡淡笑意。

    有種險險過關的幸慶,東瑗心中長舒一口氣。

    哪怕不熟,回頭她也一定要告訴盛修頤,婆媳妯娌的關係她能搞定,千萬別胡亂插手,讓她更加被動。

    她婆婆今日可能是心情好,不怪罪,他日碰上心情不好呢?婆婆不會怪兒子,只會罵媳婦是狐媚子的!

    從元陽閣回去,東瑗在路上就直接跟盛修頤說了:“世子爺,您下次別在娘跟前幫我說話。”

    見盛修頤神色如常,還是怕他不高興,補充笑道,“我在家的時候,見叔伯們都不會幫嬸嬸們在祖母面前說話。”

    盛修頤站住了腳步,回眸望着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