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72節 盛府祕密(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72節 盛府祕密(1)字體大小: A+
     

    被盛修頤一看,東瑗心口微緊。【 ]

    嫁入盛家,避免了給皇帝做妾,避免了進入深宮禁苑,又順利圓房;在成婦禮上,公公婆婆都給了她體面。她所擔心的事都沒有出現,心情自然是大好的。橘香、橘紅是從小跟她頑慣的,在她們面前,就像單獨在薛老侯爺和薛老夫人面前一樣,東瑗有些小孩子的稚氣與開朗。

    放鬆了警惕,心情又愉悅,自然有年輕女子的活潑,這是掩飾不了的。

    可是她忘了作爲主母的儀態,而且被新婚丈夫看見了,他會不會覺得她不夠端莊?

    東瑗實在太患得患失,所以惴惴又看了眼盛修頤。

    卻意外發現,他眼睛有淡淡笑紋。

    她鬆了口氣,他並沒有板起臉來。

    橘紅和橘香退了下去,盛修頤坐在東瑗對面的炕上。紫薇和紅蓮沏茶來,東瑗親自捧給他,態度恭敬溫順。

    盛修頤瞧着她不免又柔和了幾分。

    他品了口茶,就放下茶盞,問她:“剛剛說什麼趣事?”說罷,還拉過身後銀紅色織金重錦引枕靠着,一副與她閒談的悠閒模樣。

    東瑗想起他只是刑部小小五品郎中,又是新婚第一日,的確無甚麼公務。閒談可以增進兩個人的瞭解,東瑗頓時笑了笑,把橘香說踩藕、捕魚的話,都告訴了盛修頤。

    盛修頤瞧着她說話時眉梢飛揚的神采,不禁失神片刻。沒等東瑗發現,他已斂了情緒。

    從前他以爲自己並不是膚淺的人,不會被女子的容貌魅惑。所以時常有人爲了討好他的父親,給他送美婢。他瞧着,心半分都未動過。

    可從昨晚到現在,不足十二個時辰,他頻頻被新婚妻子的輕顰淺笑引得失了心魂,心口一陣陣悸動。不是他不受魅惑,只是他未曾遇到真正的美人。

    盛修頤又想起了父親的話:“今日瞧來。薛氏有美貌,又機敏過人。是個不錯的,你且要小心。她若是留在你身邊,遲早要成爲你的禍害。你仔細想,當初我們跟貴妃娘娘提過。要娶薛家十二姑娘的,貴妃娘娘也說給皇上聽了;太后娘娘給了皇上那麼多人選,讓他賜婚薛氏東瑗,皇上最後卻選了你。只因你克妻,將來他要薛氏。只要傳出薛氏像陳氏一樣‘暴斃’,就可以把薛氏接走。薛氏美豔,男人都愛她,你切莫忘了,咱們的榮辱生死。遠遠比一個女人重要,不能因她得罪了皇上。【 ]大丈夫何患無妻?”

    大丈夫何患無妻?

    因爲皇上看中了他的妻子,他就要拱手相送。...這就是他父親的處事原則嗎?盛修頤脣角就有了冷笑。

    這麼多年了。盛家早已在京都立穩了根基,可是父親的處理方式,一點也沒有變,依舊像剛剛來京都立足時那樣。

    如果皇上要是想要什麼就有什麼。當初就不會把薛氏賜婚給他!踐祚九五,是天下之主。若想學堯舜,做個萬世稱頌的明君,皇上的約束往往比普通人還要多。只要能找到制衡點,就能保住家族,亦保住妻子。

    當今聖上,是勵精圖治,想成就千萬偉業的。他念着薛氏,卻不肯爲了薛氏放棄江山的。

    東瑗正在跟盛修頤說橘香的話,擡眸就瞧見他脣角一閃而過的冷笑,心口一滯。她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再看時,盛修頤又恢復了平靜神色,好似剛剛的冷笑,只是東瑗的錯覺。

    若不是東瑗運氣好,剛剛那個瞬間擡眸,否則根本就看不到他那瞬間即逝的表情變化。

    這個男人,很會控制自己的情緒。

    東瑗一瞬間不能確定,他是不是喜歡自己。

    丈夫、公公、婆婆,好似只有婆婆比較和藹,喜怒現於形色;丈夫和公公的歡喜與厭惡,不能從他們的表情來判斷。

    她嫁過來之前,祖母念着她是閨中姑娘,盛家很多隱晦沒有跟她提起。關於盛修頤,祖母對他的評價是:一事無成,庸才!

    這樣善於隱藏情緒的男人,怎麼會一事無成?

    “……你沒有見過捉魚、踩藕吧?”盛修頤見她說得興致勃勃,卻是一知半解的囫圇吞棗,就問她。

    東瑗頷首,又笑道:“您見過嗎?”

    “嗯,我們小時候也踩藕。”盛修頤道。

    “去莊子上玩,跟着管事去的?”東瑗好奇。她想象不出,盛修頤小時候也是個調皮的。如今瞧着他這份沉穩內斂,還以爲他自小就老成,跟東瑗的三堂兄一樣。

    盛修頤揚眉:“不是,在老家。老宅不遠處就有荷塘,家裏的長工時常打漁、採蓮,二叔三叔帶着我,也常去河裏玩。”

    老家?

    東瑗還以爲他是在盛京長大的。

    盛家以前不是在京都嗎?怎麼祖母從來沒提過盛家這些往事?

    “那裏很多河嗎?”東瑗試探着問。她是想知道盛家的老宅在哪裏,又怕觸了忌諱,不敢直接問。

    盛修頤看了她一眼,眼眸深邃,才道:“很多河,徽州是魚米之鄉。”

    安徽境內的徽州?盛家竟然是徽州人?

    盛修頤願意說,那麼盛家的往事應該不隱晦。提起徽州,他語氣裏有幾縷掩藏不住的輕快。那裏應該是他的榮耀,應該給過他很美好的童年,所以他願意提起自己是徽州人,語氣很驕傲般。

    東瑗順勢問道,“世子爺小時候在徽州長大?”

    盛修頤點頭:“我八歲那年纔到京都來。”

    東瑗笑:“我知道徽州。”

    盛修頤見她口氣很大,不免動容,眼睛有淡笑,問她:“你知道?”

    東瑗很肯定的點頭:“我知道徽商啊!”

    盛修頤忍俊不禁,卻聽到她聲音柔婉,繼續道:“徽商性情堅毅,他們遠走千萬裏,帶來經濟的繁茂。可我覺得,徽州女子才最可敬。”

    盛修頤斂了笑容。

    “男人行商,女子獨守家園。打理家業,教育子女,孝順公婆。她們身上承擔着很多男人應該承擔的責任。世子爺,娘是徽州女子嗎?”她眼眸清澈。望着他。

    這些話在平日裏聽來,就是普通的誇讚之詞,毫無新意。

    可她最後一句,娘是不是徽州女子。讓盛修頤心中一動。他想起父親外出打仗的那些年,母親守着老宅的日子。

    現在瞧着他的母親溫和敦厚,殊不知她剛剛嫁到盛家時,性情怯懦,膽小怕事。可家裏無丈夫主事。公婆年老昏聵,一個不敢大聲說話的女子,逼着自己同惡奴爭吵,同鄰里相爭,只爲盛家不受人欺凌。

    這些辛苦。只有身爲長子的盛修頤清楚。

    “娘是徽州女子!”盛修頤堅毅道。

    東瑗笑起來:“我母親也是安徽人,我外祖家桑梓之地在安慶府,離你們徽州府是不是很近?”

    盛修頤又點頭:“我有個姨母嫁到安慶府。離徽州不遠。”

    東瑗就纏着他說徽州和徽商的事。她對徽商的瞭解。很多是從後世的影視和書籍裏看來的。跳出了現在的認知,見識很深刻。盛修頤說起徽商和徽州,她總能接上一兩句,且說的很精闢深邃。讓盛修頤既感嘆又驚喜。

    ωwш▪ ttκa n▪ ¢ o

    徽州是盛修頤的桑梓之地,他對那裏有很美好的記憶。他很願意談這個話題。而東瑗又能接上話,讓話題有了互動,兩人越說越起勁,不知不覺就到了午飯時辰。

    盛修頤留在這裏吃了午飯。

    吃過飯,盛修頤起身,去了靜攝院的小書房。

    靜攝院四間正房,左右八間耳房,四間抱廈。盛修頤的書房就在西邊第一間正房裏,緊挨着內室。

    東瑗有些犯困,她又不敢像在家一樣在屋裏來回踱步消食、消困。正好去學規矩的薔薇和羅媽媽回來了。

    知道盛修頤在書房裏,幾個人說話都輕聲悄語。

    東瑗問薔薇和羅媽媽:“吃飯了嗎?”

    薔薇和羅媽媽都說吃過了。

    “大奶奶,咱們院裏有個小廚房。”薔薇跟東瑗說道,“跟世子夫人的小廚房差不多,有兩個媽媽、兩個小丫鬟、一個廚娘。”

    東瑗笑了笑,她不用猜都知道。盛家雖不及薛府在京都根基深,卻是權臣人家,這些用度規矩一樣不少的。

    可是這個小廚房,東瑗大約不會用。

    薛府的世子夫人榮氏也有個小廚房,除了熱水,還能撥些食材單獨開小竈,跟薛府老夫人的小廚房一樣的定製。可世子夫人榮氏當家十幾年,都是公中吃飯,從未明面上用過小廚房做飯吃。

    沒有成爲內宅的最高當權者,就不要做令下嫉妒、令上猜忌的事。

    見薔薇有些高興,東瑗正想潑她冷水,就聽到薔薇繼續道:“小廚房管事的崔媽媽,她孃家不是盛府的。她孃家侄女嫁給了咱們薛府後院管花園子的秦媽媽的侄兒……”

    不僅僅是東瑗,就連羅媽媽就忍不住笑起來。

    “這樣犄角旮旯的關係,你都能尋出來!”東瑗笑得不行,又不敢大聲,怕被盛修頤聽到。

    薔薇被她們笑得臉微紅:“崔媽媽愛說話,又是拿您屋裏的月例,我就趁機想跟她親近,不成想,關係攀一攀,還真的攀上了!”

    就是說,薔薇想打聽些盛府的事。因爲崔媽媽是東瑗屋裏的,自然不敢把薔薇向她打聽情況到處去說,薔薇才安心去攀關係、套話。

    東瑗微斂了笑:“崔媽媽跟你說了些什麼?”

    薔薇看了眼書房的方向,垂着眼簾沒有說話。

    關於盛修頤的?

    東瑗心頭一跳,沒有再問,想着等盛修頤走了再細說。

    外邊的丫鬟進來道:“大奶奶,姨娘們和少爺小姐給大奶奶請安。”(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