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71節 嫡子(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71節 嫡子(1)字體大小: A+
     

    繞過二奶奶葛氏,輪到三爺盛修沐時,他看了眼東瑗,就垂下眼瞼,接過了東瑗的禮,說了句多謝大嫂。....【 ]

    剛剛東瑗進門,盛修沐就瞧過她的模樣,心中驚歎造物者的神奇。

    康媽媽把三個孩子領過來。

    他們給東瑗請安,口稱母親。

    東瑗打量着他們,皆是嶄新的衣裳,個個態度恭敬。穿着青藍色杭稠直裰的是盛修頤的長子盛樂郝,今年十歲。可是他生的瘦小單薄,內向怯弱,像七八歲的孩子,垂首不敢看東瑗。

    穿着粉紅色玉簪花紋褙子的,是盛修頤的庶出女兒盛樂芸,今年虛歲九歲。她肌膚白皙,臉頰有個淺淺梨渦,笑起來的模樣很甜美。眼睛水靈,比起嫡子盛樂郝,她貞靜裏有三分靈巧,有些小孩子的朝氣。

    她身量比十歲的盛樂郝還要高些。

    穿着寶藍色繭綢直裰、帶着金項圈的,是盛修頤的庶子盛樂鈺,今年五歲。他沒有嫡兄盛樂郝的怯弱,活潑可愛,一雙秋水般清澈透明的眸子望着東瑗,很討人喜歡。

    東瑗給了他一個荷包作爲見面禮,他笑嘻嘻接在手裏,奶聲奶氣給東瑗作揖:“多謝母親。”

    動作很不規範,惹得衆人哈哈大笑。

    他見衆人笑,就羞赧一頭紮在盛夫人懷裏。盛夫人笑呵呵抱起他,很憐惜把他抱在懷裏。

    一旁的嫡長子盛樂郝看到這一幕,眼眸微黯,低垂了腦袋悶不作聲。

    東瑗的餘光瞥到了他,這個才滿十歲的男孩子,跟當初的自己是多麼相似。她也聽說過陳氏的事情。陳家被抄家滅族後,陳氏暴斃。沒有母親、沒有外家仰仗的嫡子,處境是多麼尷尬,東瑗太清楚。

    她的外祖家雖沒有被抄家,卻在外祖父致仕後,闔家遷往安徽重鎮安慶府。遠離了京都。當年她在薛家,亦是這樣舉步維艱的。

    東瑗雖然纔來。卻看得出盛家衆人對盛樂郝這個嫡長子,還不如盛樂鈺這個庶子疼愛。

    大約他是被當年外祖家的事牽連了吧?

    康媽媽見東瑗愣神,又引着她見了叔父家的小叔子和妯娌們。直到辰正,成婦禮纔算完成。

    盛修頤和盛修沐兄弟隨着盛昌侯去了外院的書房。二爺盛修海則陪盛夫人回了內院。//**//盛夫人吩咐康媽媽,親自送大奶奶回靜攝院。【 ]

    東瑗不敢違逆,隨着康媽媽回去。

    回到院子,薔薇和紫薇把今日收到的禮物都給東瑗過目。全部是些名貴的首飾。雖然名貴華麗,卻不罕見。東瑗陪嫁裏這些東西舉不勝數。不說她,就是薔薇都沒啥感覺,過了目就放在首飾箱籠裏收起來。

    須臾,羅媽媽走了進來,身後跟着一個未留頭的小丫鬟。

    羅媽媽笑着對東瑗道:“大奶奶。這是我姑娘秋紋。”然後對那小丫鬟道,“快給大奶奶磕頭。”

    秋紋忙跪下去,給東瑗磕了三個響頭。

    去年臘月因爲十小姐薛東婉的死。羅媽媽出去。今年開春時就把秋紋送進薛府。秋紋年紀小,一直在世子夫人榮氏的院子裏,跟着榮媽媽學規矩,東瑗沒有見過她。

    直到世子夫人替東瑗選十六個陪嫁丫鬟。才把秋紋送過來。

    她不到十歲,身量較小。並不適合在屋裏服侍。

    東瑗看着羅媽媽,笑道:“讓秋紋做二等丫鬟吧。”

    她帶過來的陪嫁丫鬟中,薔薇、紫薇、紅蓮、綠籬現在是一等丫鬟,竹桃、夭桃是二等,其他皆是三等。按照盛家的定製,她可以有四個大丫鬟,四個二等的。

    現在還缺兩個二等丫鬟。

    除了她自己定下的這幾個一等二等丫鬟是從拾翠館裏帶出來的,她比較熟悉,其餘都是世子夫人選的,她不太清楚,想先看看品行如何,在提拔兩個二等的。

    羅媽媽從東瑗九歲時就在東瑗身邊,事事處處替東瑗打算,比親生母親還要盡心盡力照拂她,不敢有私心。如今她的女兒也在這裏做事,東瑗自然要擡舉她們母女。

    羅媽媽性情溫柔敦厚,並不是恃寵而驕的人,她值得擡舉。

    聽到說讓秋紋做二等丫鬟,羅媽媽微駭,忙笑道:“大奶奶,她年紀太小,先跟着做些粗活,學幾年規矩,等年紀大了些,再到大奶奶屋裏服侍吧。”

    秋紋睜着一雙水靈單純的眼睛,不知所措。

    東瑗道:“媽媽,我雖不是吃你的奶長大,卻一直當你是乳孃。秋紋就是我的乳孃妹子,原本就比其他人親近些。她年紀小,跟着薔薇學幾年規矩吧,不要做粗活了。將來她大了,屋裏的什麼規矩都懂,我是要重用她的。”

    羅媽媽聽着,不禁感激溼了眼眶,拉着秋紋,母女一起給東瑗跪下,說謝大奶奶。

    正說着,橘紅和橘香也進來。

    聽說秋紋現在是二等丫鬟,橘香就笑她:“你可做得來?”

    “我跟姐姐們學,大嫂也教我。”秋紋憋了半天,羞紅着臉,終於回了這樣一句。

    惹得東瑗等人都笑起來。

    橘香和橘紅都嫁給了羅媽媽大伯家的雙胞胎侄兒,橘香的男人是老大,橘紅的男人是老二。秋紋在堂兄弟姊妹中年紀最小,橘香又是開朗脾氣,時常逗逗這個小堂妹。

    “大奶奶,香薷姐姐來了。”外間有丫鬟稟道。

    東瑗有些迷惘,她不知誰是香薷。

    羅媽媽就忙提醒她:“是夫人身邊的貼身丫鬟。”

    東瑗恍然大悟,忙下炕迎接。只見一個身量高挑的、穿着鵝黃色短衫、青蔥色長裙的女子走了進來,二八芳華,模樣清秀,進屋就給東瑗行禮,恭聲喊大奶奶萬福。

    東瑗親自扶了她,請她炕上坐。

    香薷不敢,再三推辭,薔薇忙端了錦杌給她坐下。

    香薷笑着對東瑗道:“大奶奶,夫人怕您這裏的人不曉得咱們府裏的事兒,讓我過來跟薔薇和羅媽媽說說話兒。”

    就是讓香薷來教教薔薇和羅媽媽盛府的規矩。

    東瑗心中感激,她正在愁什麼都不知道,應該去問誰,婆婆就派了指導的丫鬟來了。是不是剛剛在大堂,東瑗堵文靖長公主的兒媳婦——五姑奶奶的話,正中了婆婆的心思,所以婆婆對她另眼相看?

    自古婆媳、姑嫂的關係都很微妙,東瑗覺得婆婆不喜歡五姑奶奶,五姑奶奶亦不喜歡婆婆這個做大嫂的。

    心念迴轉,她忙笑道:“有勞香薷姐姐。”

    香薷笑着說大奶奶客氣,就看了眼薔薇和羅媽媽:“那我們下去說話吧,別擾了大奶奶歇息。”

    薔薇和羅媽媽給東瑗行禮,就帶着香薷去了薔薇的住處,靜攝院旁邊的耳房。

    新婚頭三天,她不能拿針線,所以枯坐很無聊。

    正好橘紅和橘香在跟前,很久不曾跟她們閒話,東瑗把東次間的紫薇、紅蓮、綠籬都遣了下去,只留橘紅和橘香在跟前。

    橘香開朗說,喋喋不休說莊子裏好玩的事:“……您看過踩藕嗎?那麼冷的天兒,他們擼起褲管就下去了,在爛泥裏搗騰,踩上來的藕又脆又甜,冬藕最好吃了。都是大中午池塘裏的冰化了再去。有個城裏住慣的管事不知道,大早上就去了,冰渣子割得大腿都是血。”

    橘紅就咳了咳。

    橘香很委屈,撇撇嘴道:“這個是真的!”

    東瑗忍不住笑起來:“你在莊子上瘋野了。”

    橘香是薛家的家生子,她老子娘都在薛府做事,她亦是從小在府裏,對莊子上的事特別好奇。性格又開朗,嫁到莊子上去就更加野了。

    橘紅是從外面買進來的,她從小就在農莊上長大。橘香覺得有趣的農活,做久了很累人,並無樂趣,所以橘紅不能體會到橘香的快樂。她只是覺得橘香說“大腿都是血”會嚇到東瑗,所以出聲阻止。

    見東瑗兩眼發亮,橘紅知道她喜歡聽這些,就不再多言了。

    橘香又道:“小姐……呃,大奶奶,我還下塘捉魚呢!”

    東瑗瞠目:“你才嫁過去,也不怕婆婆笑話你!”

    橘香笑容裏帶了幾分羞赧:“大莊帶我去的。莊子上的人都趕集去了,我瞧着捉魚有趣,正好大莊要去放水,我纏着他,他就答應了。”

    大莊是她男人的名字,看得出他們小夫妻感情很好。

    東瑗就回眸問一直沉默的橘紅:“二莊沒有帶你去?”

    橘紅臉一下子就通紅,嗔怒看了眼橘香,對東瑗抱怨道:“大奶奶,您也跟着橘香這蹄子打趣我!”

    “二莊不會!”橘香就咯咯笑起來,“二莊像個木頭人,橘紅也悶,他們夫妻倆像兩個悶葫蘆。”

    “那你們夫妻倆像什麼?”東瑗問着橘香,忍不住哈哈笑,又扭頭問橘紅,“你怎麼還橘香橘香的,不是應該叫大嫂嗎?”

    說的兩個丫鬟滿面通紅,橘香就更加把她當成小時候的孩子,要撓她的癢:“我才走了小半年,您就刻薄了,定是薔薇那小蹄子教唆的!”

    東瑗最怕癢,使勁求饒,主僕三人在炕上笑作一團。橘香嗓門又大,連小丫鬟在門口說世子爺回來了東瑗都沒有聽到。

    直到盛修頤目露驚訝望着和丫鬟鬧成一團的東瑗,東瑗三人才忙下炕,紛紛屈膝給他行禮。

    pk票1580加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