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61節 義女(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61節 義女(1)字體大小: A+
     

    盛修頤行事一向穩妥,不是輕浮之人,怎會平白無故去結交未出閣的小姐?盛夫人不過是心中不安,纔有此一問,求個踏實罷了。見盛修頤回答肯定,她的心就放了下來。

    “陶姨娘和邵姨娘去年送你的生辰禮,就是那個玉葫蘆墜兒,你放在哪裏了?”盛夫人又問。

    盛夫人雖然心中肯定不是盛修頤送出去的,也想弄清楚緣由。

    薛府那位晚兒小姐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燈。

    當着盛家人的面,把盛修頤的東西大搖大擺掛出來,她打的是什麼主意,盛夫人隱約明白一二。等弄清楚了玉葫蘆墜兒是怎麼到了薛江晚手裏,盛夫人應該親自去趟薛府,把事情的真相跟薛老夫人稟明,免得老夫人誤會她的頤哥兒。

    世子爺盛修頤想了想,道:“那個玉葫蘆啊……從安徽回來,就不見了,不是落在安慶府,就是落在路上。娘,您剛剛說薛府的小姐,什麼小姐?”

    他好似想起了什麼。

    盛夫人不由心一沉,道:“薛老夫人只說是從南邊來的晚兒姑娘,大約是位遠房親戚,客居在鎮顯侯府,閨名江晚。你真的認識她?”

    “我從安慶府回來,快到濟南府遠郊的時候,在官道上遇上一個小姐帶着僕人,他們的馬車斷了轅子,擱置在半道,上前不着村後不着店。那老僕攔了我的馬車,說他們在雪地裏凍了兩個時辰,沒人願意帶他們一程,又說小姐和老媽子快凍昏的。我原不想理他,那老僕跪下說他們是去鎮顯侯府探親,回頭叫鎮顯侯謝謝我。

    我想着。濟南府離京城遠,官道上來往的人大多數是山東人氏。不知鎮顯侯府的顯赫。又怕他們是盜匪;再說。是新年裏,又是大雪天,趕路的人都有急事。沒人願意帶他們,只怕是實情。我叫管事看了他們的路引和一封鎮顯侯府的名帖。知他所言屬實,就帶了他們到濟南府。到了濟南府。那小姐和老媽子來我下榻的客棧道謝,在大堂見過一回。她帶着遮帽,沒瞧過她的樣子。

    後她知道我們也是往盛京的。就跟林管事說想和我們同行。一路上求個照應。我想着和薛家做親是逃不掉了,賣個人情給鎮顯侯也無妨,就帶了她一同上京。”盛修頤淡淡回憶着,給說盛昌侯夫人聽。

    盛夫人剛剛放下的心,又瞬間提起來,有些緊張問兒子:“那你可有贈東西予她?”

    盛修頤聽到母親這話。眉頭微微蹙了蹙,道:“娘。她雖與我們同行,一路上都是林管事和來安在安排。我坐在車裏,直到回了京城,都不曾再與她碰面,更何況是贈送東西?男女有別,我無緣無故送她東西,倒是稀奇了!”

    盛夫人徹底放心。

    可盛修頤的配飾,怎麼就到了薛江晚手裏?這個,大約要問盛修頤的小廝來安了!

    盛夫人把盛樂芸的話,說給盛修頤聽:“只怕你那個玉葫蘆墜兒,現在她手裏,可如何?”

    盛修頤微微沉吟,眼眸裏有幾縷不虞:“一路上我的東西都是來安收着,他沒膽把我的東西送人。他也是一雙手、一雙眼,落在哪裏沒有瞧見,被人撿了去,倒是可能的……”

    就是說,玉葫蘆可能是小廝不慎丟了,被薛江晚撿了去。

    既然是薛府的遠房親戚,也算個小姐,自然是有些眼力價的。那小玉葫蘆玉質上乘,穗子精緻,一看就是主子的東西,薛江晚應該看得出來。她自然能猜到是盛修頤的。

    撿到了,她不還就算了,還當着盛家人的面帶出來,這姑娘想幹嘛,盛夫人心中隱約有數了。

    她微微冷笑。

    “咱們家又要多位姨娘了……”盛夫人嘆氣,“還是個這樣不省事的!”

    語氣裏有了幾分厭惡。

    盛修頤微微蹙了蹙眉,道:“這叫什麼事!”

    語氣很冷峻。

    薛老夫人一行人下午申時回到了盛京,世子爺薛子侑領着四爺、五爺在宣陽門迎接。

    回到薛府,老夫人神色不善,讓衆人都去歇息,只留下世子夫人和世子爺在跟前說話。

    第二日,世子夫人身邊的榮媽媽把薔薇叫了去,東瑗的心沒緣由的緊了下。怎麼好好的叫薔薇去說話?

    薔薇回來時,沒有半分歡快神色,一臉的茫然不安。

    東瑗瞧着,心裏也是一突,問她:“大伯母叫你做什麼?”

    薔薇看了眼屋裏服侍的紫薇和紅蓮,沒有答話。

    東瑗會意,讓紫薇和紅蓮先出去。

    薔薇這才道:“小姐,世子夫人說,三小姐出嫁後,鄭姨娘膝下空虛,想認我做乾女兒。”說罷,她又迷惘望着東瑗,一副不解的樣子。

    成爲薛府的小姐,薔薇就可以脫了奴籍,這樣的糖衣炮彈攻下來,薔薇沒有昏頭,她反而不高興,這一點讓東瑗對她越發滿意:這個小丫鬟見識不俗。

    鄭姨娘是世子爺房裏的二姨娘,生了薛府三小姐薛東盈,爲人怯懦膽小,在世子夫人面前畢恭畢敬,世子夫人一直很喜歡鄭姨娘,用她來打壓生了庶子、薛府二爺薛華浩的王姨娘。

    突然讓薔薇給鄭姨娘做乾女兒?

    東瑗也不太明白。

    倘若沒有旁的事發生,如今世子夫人和老夫人做的每件事,應該是保障東瑗嫁到盛家去之後的生活。

    薔薇見東瑗愣神,就喊她:“小姐,您是薔薇見過最聰明的人了。爲何世子夫人要我做鄭姨娘的乾女兒啊?您定是知曉的。小姐,我不知是福是禍,就沒有答應,說回來想想,明兒給世子夫人答覆的。世子夫人也沒有生氣,只說讓我好好思量。”

    東瑗腦海裏亂七八糟的,被薔薇一問,一下子就更加亂了。她笑了笑:“我也不明白爲何,你讓我想想,去幫我沏杯茶來吧。”

    薔薇無法,只得去了。

    東瑗的思緒就又回到世子夫人的動機上來。

    在涌蓮山上,老夫人因東瑗的事怪罪世子夫人,回到薛府卻只留世子夫人說話,是不是讓她將功補過,幫着東瑗謀算一番,如此避免嫁入盛家後的險境?

    皇上公開刻玉佩給東瑗,盛家三爺、盛貴妃娘娘自然知曉,那麼盛家和盛昌侯世子爺也是知曉的吧?

    知道皇上惦記薛東瑗,盛家爲了長久的榮華興旺,用了永恆的聖寵,應該不敢違拗聖意。那麼盛家世子爺和盛夫人應該不會想東瑗生下一兒半女,以免將來薛東瑗被皇上接走後,對盛家有眷戀,無法安心服侍皇帝,得罪了聖駕,遷怒盛家。

    倘若盛家世子爺子軟和謹慎些,他可能根本不會碰東瑗。

    沒有子嗣的媳婦,又是宗族長媳,會有很多把柄供婆婆和丈夫刁難,甚至還要受貴妾的氣。

    薛府需要做的,就是讓東瑗有一兒半女防身。哪怕她是郡主,都不能彌補她無子嗣的困境。

    東瑗自己不能生,她的通房可以生啊,照樣養在她的名下。

    薔薇若是跟着東瑗過去做了通房,她的兒女就是東瑗的兒女。薔薇本就是東瑗的貼身丫鬟,她是要陪嫁到盛家的。不用讓她做鄭姨娘的乾女兒,薔薇也可以做通房的。

    怎麼就非要弄個乾女兒出來?

    東瑗向來心思轉的快,這回卻轉來轉去,進入了死衚衕,怎麼都解釋不通的。

    薔薇給她端了茶來,一口清冽的鐵觀音,仍驅散不了心中的疑惑。

    本想問問薔薇,通房到底有哪些規矩是她不知道的。可這話問出口,就等於告訴薔薇,她將來會是自己的通房。

    也許薔薇是願意的,東瑗卻不太願意。

    這個丫鬟很聰明,她想留着薔薇在身邊,嫁給盛家管事,然後做自己房裏的管事媽媽,她能省心不少。

    太精明的丫鬟做了通房,將來擡了妾,東瑗自己心中先是過不去。

    羅媽媽又出去了,她真的無人可問。

    想了想,東瑗讓薔薇幫她換了件湖水色褙子:“我去祖母那裏坐坐。”

    此刻剛剛吃了午飯,老夫人應該正在歇息,東瑗是知道的;薔薇從老夫人屋裏出來的,她亦知道,所以不解望着東瑗。

    東瑗沒有解釋,只是笑笑讓薔薇服侍她換衣裳。

    到了榮德閣,老夫人果然歇午覺,寶巾在內室服侍,詹媽媽和寶綠、紫鳶、綠浮都在東次間。

    見東瑗來,幾個人忙不迭給東瑗行禮,請東瑗炕上坐。

    “老夫人剛剛歇下……”詹媽媽笑着跟東瑗道。

    東瑗笑容恬靜:“我知道。媽媽,我有幾句話想問問您……”

    寶綠等人給東瑗上了茶,聽得東瑗說這話,都很自覺避了出去,薔薇亦跟了出去。

    “媽媽,我想問問您,通房有哪些規矩?”半晌,東瑗才低聲問。

    詹媽媽一愣,她仔細打量着東瑗,怎麼好好問了這樣一句?想着,詹媽媽的心思就轉到了剛剛陪着東瑗一起過來的薔薇身上。

    難道九小姐以爲薔薇做鄭姨娘的乾女兒,是爲了給她做通房?

    詹媽媽忍不住噗嗤一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