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59節 玉葫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59節 玉葫蘆字體大小: A+
     

    老夫人聽着世子夫人的話,臉色並未好轉。她仍是覺得怒火中燒,冷冷哼道:“能否懷上龍種,是老天爺的恩惠,也是自己肚子爭氣,皇上有什麼法子?”

    “去的多,機會就大些。”世子夫人見老夫人尚未鬆動,心中焦急起來,連忙道,“前幾日皇上在貴妃娘娘那裏歇了四日,夜夜恩寵。從前每個月只歇兩晚,有時皇上乏了,就算了,耽誤了這些年……”

    三皇子的生母盛貴妃娘娘懷了龍種,對薛家、薛貴妃娘娘和二皇子都是個威脅。假如皇上有心讓薛貴妃也懷上,薛家自然是願意傾其所有來爭取這個機會。

    倘若是旁的孫女,老夫人睜隻眼閉隻眼也就認了。

    作爲家族的一員,應該以家族的大業爲重。被皇上看中了,除非她死,遲早會是皇上的人,哪怕嫁了人,也不過是權宜之計,這就是被皇上看中、被太后不喜的後果。

    命中註定這樣的磨難,就必須承受,這是命。

    若是旁的孫女,老夫人會這樣想。

    可是瑗姐兒,就不行!

    她最疼愛的孫女,已經被皇家欺負到嫁給一個鰥夫做繼室,如今還在瑗姐兒出嫁前夕來招惹瑗姐兒,實在可惡!

    這樣大逆不道的話,老夫人不敢講,可是她心中的怒意越積越盛,甚至薛貴妃娘娘懷上龍種都無法消滅她的怨氣。

    她希望她的瑗姐兒能一生平順和美。瑗姐兒這樣努力,這樣小心,又這樣謹慎,而且天生的聰慧,在老夫人眼裏,世間所有女子都不及她,老天爺應該給她一個美好的將來,這是瑗姐兒應得的。

    誰都不能踩着她的瑗姐兒往上爬,哪怕是爲家族固寵的薛貴妃娘娘!

    “等貴妃娘娘懷了龍種,將來富貴顯達,我們都要仰仗貴妃娘娘恩澤,一個堂妹是不足微惜的,你做得不錯。”老夫人不敢說皇上,還是敢在世子夫人面前抱怨薛貴妃娘娘的。

    口吻之酸,語氣之重,令東瑗和世子夫人心中各自一跳。

    東瑗眼睛有些酸。她從未想過,老夫人疼愛她,到了如此地步。因爲憐惜她,老夫人連貴妃娘娘都要刻薄幾句。爲了這份愛,再多的委屈東瑗亦能忍受。可再過一個月,她就要出閣,未來又是一片迷茫,而這份愛,也要疏遠了。

    想着這些,她緊緊攥住老夫人的手,低聲叫了祖母。

    世子夫人則心中震撼,老夫人真的把瑗姐兒看得很重。爲了瑗姐兒,老夫人心裏對貴妃娘娘生了怨懟。有些話,世子夫人不能在藏着掖着了。她要替她的女兒——薛貴妃娘娘辯駁幾句。

    剛要開口,薛東瑗已道:“祖母,皇上沒有把我怎樣。我還是處子之身……我真的只是受了風寒。”

    聽到老夫人對貴妃娘娘的那些怨言,加上自己這副模樣,東瑗猜想老夫人誤會了。

    聽到這話,老夫人眼眸迸出驚喜,反手緊緊握住東瑗的手:“瑗姐兒,這是真的?”

    “是真的!”東瑗連忙點頭,把在小院裏如何推開皇上,如何磕頭求饒,一五一十告訴了老夫人,又道,“祖母,今日是祖父生辰,我們來替祖父祈福,我遇着皇上的事不應該告訴您,讓您擔心的。”

    世子夫人就擡眸望着東瑗。

    東瑗頓了頓,繼續道:“只是皇上說了句話,我心裏害怕。既怕大伯母拿不定主意,也怕瞞着不說給薛家惹事,才冒昧把這件事告訴您的……”

    原來是皇上說了什麼,薛東瑗覺得世子夫人不能處理,只得告訴老夫人。

    世子夫人這才釋然。她就只得自己沒有看錯,薛東瑗不是爲了圖一時痛快就得罪人的女子。東瑗明知老夫人會替她撐腰而怪罪世子夫人,還是把這件事說出來,原來是有更大的事。

    世子夫人不由豎起耳朵聽着。她也怕更大的事。老夫人已經惱了,要是還有更加爲難的事,只怕老夫人心中對她和貴妃娘娘都會記恨上的。

    老夫人年紀越大,早已不顧忌寵愛平等,她偏袒東瑗越來越沒有避諱了。

    “祖母,皇上說:他今日怎麼把我送出去的,他日就怎樣把我接回來!”東瑗緩慢說道。

    老夫人和世子夫人不由變色。

    這樣的話,瑗姐兒出嫁還有什麼意義?

    他日到底是哪一日?

    皇上還要不要瑗姐兒安生?

    老夫人一掌拍在牀畔上,怒喝道:“欺人太甚,簡直欺人太甚!”手上的青筋都突出來。

    世子夫人望着老夫人的怒氣,一向機敏的她此刻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皇上這個意思,只要稍微透露一點,身爲御前侍衛的盛家三爺就會明白。盛家三爺明白了,盛家世子爺對薛東瑗,只怕要敬而遠之。

    弄了這麼多周折,讓薛東瑗嫁入盛家,只會讓她陷入一個冰涼、疏離,沒有真情的深宅。

    丈夫不會要她,婆婆不會喜歡她,小姑子和妯娌不會同她親近。

    皇上封她爲郡主,是想着這等情況下,無人敢欺負薛東瑗。可是生在皇家的皇帝不明白,普通人不僅僅害怕有人欺負,更加害怕無人疼愛!

    而無愛的折磨,比被欺負更加難捱。

    “祖母,自從姻親是合二姓之好,兩族同聲共氣,互幫互助。我嫁入盛家,只怕不會帶來盛、薛兩族的和睦,只怕將來有一日,還要連累兩族成仇。倘若薛家有事,盛家因恨我而落井下石,打擊薛府以泄私憤……”薛東瑗理智又冷靜,說給老夫人和世子夫人聽,“祖母,您替我想個法子,我不想成爲薛家的罪人!”

    老夫人聽着這話,萬箭鑽心般的疼,緊緊將薛東瑗摟在懷裏,眼眸已溼了:“日子就像蚌殼裏的石子,合着血淚打磨,才能得到珍珠。瑗姐兒,年輕時把苦都受了,你將來會有好日子的!”

    老夫人是告訴她,先苦後甜,只要努力,逆境裏亦能步步生花。

    東瑗撲在老夫人懷裏,禁不住眼淚簌簌。

    她並不是對未來有多麼絕望。日子是一步步過出來的,她明白這個道理,絕境處總能逢生。她只是被老夫人這些話觸動心絃而已。

    世子夫人瞧着東瑗和老夫人,一時間既感觸又愧疚,望着東瑗那譎豔的臉龐,世子夫人倏然覺得:上天給薛東瑗美貌,原來是對她的懲罰,並不是對她的厚愛。

    東南廂房那邊,盛家世子爺和盛家三爺已經安頓好行禮,過來陪盛夫人吃飯。

    盛夫人坐首位,世子爺盛修頤居於盛夫人之下,三爺盛修沐挨着世子爺,而後是二奶奶葛氏、三小姐盛修琪、表小姐秦奕、孫大小姐盛樂芸、孫二小姐盛樂蕙。

    世子爺向來沉默寡言,三爺心中有事,也不多語,吃飯時顯得沉悶。

    吃了齋飯,世子爺和三爺送了盛夫人等人回廂房,就去了西南廂房歇息。

    孫大小姐盛樂芸低聲說了句什麼,二小姐盛樂蕙就啊呀一聲驚呼:“真的嗎?姐姐你沒有瞧差?”

    盛夫人笑盈盈問盛樂芸和盛樂蕙:“你們小姊妹倆說什麼呢?”

    盛樂芸忙給妹妹使眼色,叫她不要說,自己臉上訕笑;盛樂蕙也跟着訕訕笑。

    兩個小鬼這樣擠眉弄眼,把大人都逗樂了。

    二奶奶葛氏就笑道:“什麼好事還藏着掖着?”

    盛修琪和表小姐秦奕都含笑望着盛樂芸和盛樂蕙這對小姊妹。

    七歲的盛樂蕙天性開朗,心裏藏不住話,雖然姐姐不停給她使眼色,她仍是笑呵呵道:“姐姐說,薛家那個叫晚兒姑娘的,她腰際墜的玉葫蘆墜兒,是大伯父的!”

    聽到這話,大人們皆是臉色一沉。

    唯有盛夫人表情變化不明顯,依舊慈祥和善,把兩個孫女叫到跟前,柔聲笑道:“這個世上,模樣相似的東西很常見,薛家晚兒姑娘有個玉葫蘆墜兒跟大伯父的一樣,可不能說那就是大伯父的。男女不能私相授受,你們這樣說,晚兒姑娘清譽不保,會惹大禍的,知道嗎?”

    盛樂芸忙點頭,說她知道了:“祖母,我以後不會亂說話了。”

    盛樂蕙就有些無趣的撇撇嘴。

    晚上盛夫人帶着大孫女盛樂芸住,等衆人都退下去,盛夫人悄聲問盛樂芸:“芸姐兒,你一向是個穩重的孩子,怎麼說晚兒姑娘的玉葫蘆墜兒,是你爹爹的東西?”

    雖然表面上讓孩子們不要瞎說,盛夫人心中卻信了。盛修頤的長女盛樂芸才九歲,卻是跟盛修頤一樣,自小的老成穩重,她不會無憑無據說這樣的話。

    PS:沒有意外的話,今晚凌晨就要上架了,我會在開通上架之後就發出一章來,有姐妹們陪着熬夜啵?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