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57節 風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57節 風寒字體大小: A+
     

    東瑗和榮媽媽幾乎一路小跑,回了剛剛與世子夫人分別的地方。..

    世子夫人早已等在那裏,焦急張望,看到東瑗和榮媽媽來,面上一鬆。因爲小跑着,東瑗和榮媽媽都是釵環斜橫,鬢絲凌亂。

    走到世子夫人跟前,東瑗又禁不住打了兩個噴嚏。

    沒有意外的話,她受了風寒。

    世子夫人見東瑗狼狽,隱約猜到了什麼,眼中閃過幾縷過意不去的心疼神色。愧疚不過瞬間一閃而過,又把心狠了下來。她亦不多問,忙低聲對榮媽媽道:“先扶九小姐回房。”

    榮媽媽道是,跟着世子夫人,攙扶東瑗回了她住的廂房。

    她今晚和世子夫人住在一處,這是世子夫人早就安排好的。此刻廂房裏只有東瑗的丫鬟薔薇和世子夫人的丫鬟花忍在收拾行禮、鋪牀疊被。

    看到世子夫人攙着東瑗進來,又見東瑗的異樣,薔薇心中一咯噔,什麼都不敢深問,只是關切迎了上來:“小姐,您怎麼了?”

    世子夫人笑了笑:“快去打水來,伺候小姐梳洗。”然後對花忍道,“你服侍榮媽媽梳洗。”

    花忍和薔薇道是,忙出門去要了熱水來。

    等薔薇端了一盆熱水來,世子夫人褪了腕上的掐金絲翠玉福壽嵌藍寶石手鐲,親自服侍東瑗洗臉。

    薔薇微駭,東瑗倒顧不上推辭。

    她順着世子夫人的手,接過熱騰騰的帕子,敷在臉上。那熱氣順着臉頰沁入心扉,她僵直的精神才活絡起來,不免深深吸了幾口氣,才把心頭的沸騰壓下去幾分。

    好僥倖!

    居然推開了元昌帝,居然保存了她的處子之身,居然還能繼續她的人生,真的好僥倖。現在想來,依舊後背微寒。在皇權至上的年代,那個男人是全天下的主子,被她以下犯上推開,他沒有反撲過來,東瑗萬分僥倖。

    洗了臉,薔薇服侍東瑗換了件藕荷色如意雲紋褙子,湖水色五福臨門紋百褶裙。

    對鏡勻面,東瑗的臉色終於恢復了幾縷明豔。薔薇拿過梳子替東瑗梳頭,卻不敢拿眼睛看世子夫人。她最是懂規矩,懂得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只是她不慣於服侍梳頭,東瑗的頭髮又滑又軟,她半晌弄不好。

    榮媽媽已經洗了臉、梳了頭,換了新的衣衫,見薔薇梳頭手法生疏,就乾脆上前接過她手裏的犀角梳,要幫東瑗綰成她平常喜歡的雙寶髻。

    東瑗連連又打了好幾個噴嚏。

    世子夫人道:“瑗姐兒,你怕是受了風寒……”

    東瑗沒有轉頭去看世子夫人,對着鏡子頷首,穠豔面容蒼白虛弱:“剛剛累了一身汗,又被夜風一吹,身上涼颼颼的,怕是有些風寒。”

    她是出來幫世子夫人安排行禮的,自然會累着。聽到這句話,世子夫人不免看了她一眼,目光中露出幾分鬆懈與感激。

    薔薇就急了:“我去叫廚房做些薑湯來。”

    世子夫人就榮媽媽不要梳頭了,又把梳好的青絲散下來,對東瑗道:“祖母那裏,我去回一聲就好。你好好躺着,喝些薑湯出身汗,再飽飽睡一覺,就無事了。”

    東瑗道是。

    外面傳來腳步聲。

    站在門口的花忍就高聲笑道:“寶巾姐姐,您來了。”

    寶巾恬靜笑了笑:“老夫人問,世子夫人和九小姐怎麼還不過去,忙好了不曾,吃飯了沒有。盛夫人在老夫人身邊陪着說笑了半日,老夫人讓九小姐過去請個安……”

    世子夫人看了眼榮媽媽,低聲道:“你留下來照顧九小姐。”

    說罷,自己撩起氈簾出了廂房,對寶巾笑道:“就這來,你先去回老夫人,我們都吃過了……”

    寶巾屈膝應是,轉身去了老夫人那邊。

    世子夫人又叮囑花忍:“你也在這裏伺候着。九小姐薑湯喝了要還是不管用,你就急急來報了我……”

    花忍道是。

    世子夫人轉身,去了老夫人的廂房。

    尚未走到窗櫺下,就聽到屋子裏三夫人呵呵的笑聲:“……太后娘娘說二皇子像皇上,天資聰穎……”

    世子夫人就抿脣微笑。

    只怕盛貴妃的喜訊,老夫人和薛府衆人都從盛夫人口中得知了。盛貴妃娘娘的三皇子雖然健康活潑,卻讀書、騎射不及薛貴妃的二皇子。二皇子嘴巴甜,常常討得太后娘娘歡心,太后娘娘就常說他像皇上。

    其實單單從容貌上而言,盛貴妃娘娘生的三皇子更加像皇上。

    三夫人一派直爽,只怕是盛昌侯夫人說了什麼話叫衆人不快,三夫人擡出二皇子壓盛家。

    外邊服侍的衆丫鬟見世子夫人來,就衝裏面喊了句世子夫人過來了,然後幫着打起簾子。

    世子夫人進了廂房,滿屋子珠圍翠繞,脂香粉融。

    有個穿着紫羅色八團喜相逢雲霞紋褙子的四旬婦人,跟老夫人一起坐在臨窗大炕上,眉目慈善,笑容親切,舉止間透出幾分溫柔敦厚。世子夫人認識她,她就是盛昌侯夫人。

    見世子夫人進來,盛昌侯夫人就要下炕,跟世子夫人以姊妹之禮敘之。世子夫人卻搶先一步,先給她行了禮,畢竟盛昌侯夫人是一品誥命,而世子夫人是三品淑人。

    盛昌侯夫人亦不拿大,忙不迭還了禮,牽着世子夫人的手,往炕上坐,見她一個人進來,就笑盈盈問她:“怎不見九小姐?”

    老夫人也笑望着世子夫人。

    世子夫人笑容滿面道:“讓她跟着我安排行禮。她不慣於走路,出了身汗,說頭沉沉的,我就叫丫鬟去煮薑湯,服侍她躺下了。”然後拉着盛昌侯夫人的手笑道,“您急什麼,再過一個月,您就能天天見着她了。”

    一屋子人都附和着笑,只當是東瑗害羞不敢來。

    老夫人卻把眼睛在世子夫人身上溜了一瞬,才笑着對盛昌侯夫人道:“瑗姐兒生的靦腆……”

    補充解釋說東瑗真的是害羞纔不敢來。

    盛昌侯夫人亦不見異色,笑呵呵道:“現在的孩子都靦腆,我們家琪姐兒也怕在人前說話。”

    坐在下首一個穿着粉紅色繡煙霧桃蕊紋褙子的嬌麗女子就溫軟一笑。她是盛家三小姐盛修琪,今年十七歲,正月裏封了四品婕妤,跟薛府的十一小姐薛東姝一樣,等着五月初一進宮。

    薛東姝正好坐在盛修琪對面,世子夫人就看到盛修琪的目光不時瞟過薛東姝,在打量這位即將跟她一樣進宮服侍皇帝的十一姑娘。

    而薛東姝垂眸嫺靜,裝作瞧不見。

    世子夫人笑了笑,目光轉移到盛修琪旁邊一位水紅色折枝海棠紋褙子的女子身上,二十多歲的年紀,笑容純淨,右邊臉頰有隻小小梨渦,襯托她的笑容越發美麗。

    她應該是盛家二少爺盛修海的嫡妻葛氏吧?

    盛昌侯夫人見世子夫人目露疑惑,就笑着把家裏的女眷又介紹了一遍:“這是老二媳婦,”她指着世子夫人剛剛看的那名少婦道。

    果然是盛家二奶奶葛氏。

    再指了盛修琪:“這是琪姐兒,五月要進宮的。”

    又指了葛氏身邊的穿着玉色繡盛綻玉簪花紋的少女笑道,“這是芸姐兒,老大的長女,今年九歲。”

    然後指了穿着豆綠色繡纏枝寶瓶紋的少女道,“這是蕙姐兒,老二的長女,今年七歲。”

    最後有指了一個銀紅色繡百蝶戲花紋褙子的明豔少女道:“這是我的外甥女,奕姐兒。”

    盛家的姑娘們就紛紛起身,給世子夫人行禮。

    世子夫人忙褪了手上兩枚紅寶石戒指,賞了兩位孫小姐;又摘了頭上一支鍍金點翠金鏤空碧璽石釵,賞了這位表小姐;褪了腕上鍍金點翠金鏤空碧璽鐲,賞了盛修琪。

    說了些閒話,蓮池大師派人來說素齋備好了,請盛昌侯夫人等人用膳。

    盛夫人就起身,跟老夫人行禮辭行,領着盛家女眷,去了正東廂房不提。

    送走盛夫人,老夫人就打了個哈欠。

    衆人知道老夫人累了,紛紛起身告辭,各自回屋歇下。

    老夫人喊了世子夫人略微站站,有句話問她,世子夫人單獨留下來。

    “瑗姐兒怎樣了?”老夫人擔憂問。

    世子夫人知道老夫人向來精明,薛東瑗不是那等忸怩之輩,豈會躲着不見人?定是真的有事。

    “娘,山上夜風大,瑗姐兒沒出過門,被風吹得噴嚏不止,怕是受了寒。”世子夫人道。

    老夫人臉色微變,讓詹媽媽服侍着要穿鞋去看薛東瑗。

    世子夫人攔住:“娘,外頭起風,您別也跟着受了寒。我跟瑗姐兒住一間屋子,我照顧她,您放心吧。”

    老夫人卻很固執,非要去看:“你做事我向來放心的。可是不瞧瞧,我一晚上不踏實。”

    詹媽媽只得服侍她穿了鞋,由世子夫人攙扶着,去了東瑗住的廂房。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