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56節 祈福(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56節 祈福(6)字體大小: A+
     

    出了小院,暮野四合,涌蓮山夜風習習,吹得竹葉簌簌,四周越發靜籟。料峭寒風吹在身上,汗溼的衣襟貼着肌膚,東瑗連連寒顫,不禁打了兩個噴嚏,身子冷得厲害。

    入夜的涌蓮寺點了大紅燈籠,處處見燈火明亮紅豔,而此處的小院前卻是一片昏暗。

    藉着稀薄的月色,東瑗攙扶着榮媽媽的手,踩着高低不平的石徑,繞過一處半人高的山石,一處短小回廊,才能看見遠處西廂房門口的燈籠散發出幽靜又豔麗的光。

    東瑗知道,此處的西南廂房是住男客,方纔入住的時候那個小沙彌說的。因爲提前封山,今日山上沒有其他香客,住在西南廂房的,是護送薛府衆人上山的兩位堂兄和家裏的管事、小廝、護院。

    她莫名出現在這裏,磕頭時把鬢角碰鬆了,鬢絲凌亂,衣衫汗溼,狼狽不堪,要是被堂兄或者管事看見,沒準說出什麼樣的閒話來!

    她是天成的狐媚模樣,要是有什麼不利的流言,栽在她身上,往往比栽在一般人身上可信。她原本就被長輩顧忌,再有閒話,只怕婆家先入爲主對她不喜,她的未來又是步步艱辛。

    千萬別遇到人,東瑗心中默默唸着。

    所喜西南廂房門口寂靜,並無人跡往來,大約是堂兄帶着管事、小廝們在前面吃飯,還沒有過來歇息。

    她要快點走。

    榮媽媽見她走得急,生怕山路崎嶇扭了她的腳,又不敢讓她慢些。

    榮媽媽也怕,萬一有什麼閃失,世子夫人在老夫人跟前失了顏面,榮媽媽就是替罪羔羊,她一輩子的老臉就保不住了。

    快要走過西南廂房,拐角處有一棵三人合抱的大銀杏樹,枝椏繁茂,似一座小小茅棚般,有幾百年的根基了,擋出了遠處的光線,陰森駭然。

    繞過這株銀杏樹,前面不遠處有座涼亭。只要到了那個涼亭,她們的來處就能自圓其說。

    東瑗腳步更加快了,恨不能一下子就飛奔過去。

    剛剛轉角,就遠遠瞧見一大羣人往西南廂房而來。爲首的是兩名男子,他們身後,跟着數名管事及粗使小廝、馬車等人,拎着行囊,浩浩蕩蕩往這邊來。

    不是薛府的人。

    而是另外的香客。

    東瑗和榮媽媽就大驚,怎麼這樣晚了,還有香客上山?她兩人一時間手足無措。

    幸好她們所處的拐角沒有燈,又被銀杏樹蔭擋住了月光。敵明我暗,那行人沒有看到東瑗和榮媽媽。

    榮媽媽比東瑗還要着急,低聲問:“怎麼辦九小姐?咱們往回走,快點,不能叫人看見!”

    現在知道不能叫人看見,剛剛和世子夫人串通把她從老夫人身邊弄過來的時候,怎麼沒有想到?

    責怪於事無補,東瑗反應機敏,她拉着榮媽媽,指了指身後不遠處的那株大銀杏樹:“往回走來不及了,躲在這裏吧。”

    榮媽媽急急頷首,主僕二人貓着腰,閃身躲在銀杏樹的後面。

    東瑗穿着玉色繡卷草紋褙子,月白色挑線裙子,衣着素雅;榮媽媽一襲藏青色衣衫。兩人躲在茂密銀杏樹後,又有昏暗月色,倘若不仔細,不會發現她們。

    那行人越走越近。

    他們不怎麼說話,只是靜靜走路。東瑗只能聞到腳步聲,不見人語。

    她方纔在小院內室出了一身汗,又被山上陰寒的夜風一吹,着實難受,禁不住想要打噴嚏。

    那行人剛剛走到銀杏樹前,東瑗鼻子裏癢得難以難受。她連忙雙手使勁捂住鼻口,可噴嚏來了,她咬緊牙關還是阻止不了。

    因爲用手捂着,聲音不大,卻是連續兩聲。

    榮媽媽的手捏得更加緊了,蹙眉瞥了眼東瑗,又不安側耳聽着動靜。

    東瑗又恨又怕,怕被哪個耳朵尖利的聽到。原本她和榮媽媽可以大大方方走過去的,也許會引來一些莫名的猜測;可她們偏偏怕麻煩,想着躲過這羣人,結果她噴嚏連連。

    現在要是被發現,就真的百口莫辯了。

    不做鬼,躲什麼?

    外面的腳步聲輕了三分,一個年輕的男聲詫異問:“大哥,怎麼了?”

    東瑗就聽到一個低沉的男聲不緊不慢回道:“無事,走吧!”

    腳步聲依舊響起,漸行漸遠,東瑗和榮媽媽緩慢鬆了口氣。兩人回眸望着他們都進了西南廂房,直到院門關了,纔敢貓着身子,從銀杏樹後面繞過去。

    不慎處,東瑗的袖子被樹幹勾住,她差點摔倒。

    榮媽媽忙扶了她:“九小姐,您沒事吧?”

    東瑗搖頭,什麼都顧不得了,示意榮媽媽快走。

    兩個人的身影漸漸繞回了她們住的東北角。

    等東瑗和榮媽媽兩個人疾步遠去,西南廂房的院牆上跳下兩個身影,一般的高大修長,融在夜色裏,面容年輕英俊,有五分相似。

    “大哥,會是薛家的女眷嗎?”更加年輕一些的是盛家三少爺盛修沐,御前四品帶刀侍衛。他今日不用當值,就陪着母親來了涌蓮寺。

    老成些的,是盛昌侯世子爺盛修頤。他看着那疾步奔走的婀娜身影,淡淡頷首:“不會武藝,不是刺客。蓮池大師說廟裏只有薛府香客,定是薛府女眷無疑了。”

    說罷,他的眼睛敏銳瞟見一處大紅色穗子,掛在銀杏樹一處斷裂的樹杈處。盛修頤幾步上前,把那穗子摘取下來,發現是一塊湖綠色岫巖玉雕刻而成的玉佩,穿着大紅色蝙蝠穗子,很是好看。

    藉着月色,能看清玉質上乘,刻着流雲百福圖。

    這樣的一個玉佩,價值黃金百兩,剛剛那個年輕的女子,是位主子。

    三少爺盛修沐湊上來,接過玉佩瞧了瞧,突然哎呀一聲:“湖水綠的岫巖玉……西漢末年的岫巖玉!”

    盛修頤見弟弟失聲,就問:“怎麼了?”

    “前段日子,皇上叫項大人幫他尋一塊西漢末年的岫巖玉。項大人尋了來,皇上畫了樣子叫內務府做玉佩,就是這流雲百福圖。”盛修沐聲音不由發緊,頓了頓才道,“大哥,剛剛那個女子,是薛府九小姐!”

    盛修頤微微蹙眉。

    盛修沐繼續道:“皇上那時拿了塊玉佩,被太后娘娘砸了,就是薛府九小姐的那塊。後來皇上重新叫人做了,我雖沒有見過玉佩,卻見過皇上畫樣子,就是這個圖案!”

    說罷,他不安看了大哥一眼。

    盛修頤表情平緩,沒有一絲起伏。他接過三弟手裏的玉佩,徑直收在懷裏,好似是他掉出來的東西,聲音平靜道:“回去休息吧,你明早還要趕着回京呢。”

    說罷,自己先折身回了廂房,一語不提那玉佩。

    盛修沐惴惴不安跟着。他看不出大哥的情緒。他的大哥自小沉穩,長大了就更加老成,向來表情清冷,喜怒不顯於色,盛修沐不知道他的態度,什麼話也不敢再多言。

    快到門口時,世子爺盛修頤突然站住。他的目光望向西南方向的迴廊,變成深邃莫測。

    盛修沐吃驚,順着大哥的目光望去,看到三個身影沿着小徑,快步下山。盛修沐難掩錯愕。

    雖然月色昏暗,可是作爲御前侍衛,這三人他太熟悉。一個是他的主子元昌帝,另外兩個,分別是御前二品帶刀侍衛。

    盛修沐又看盛修頤。

    而盛修頤的臉上波瀾不驚,好似什麼都沒有瞧見,又折身回了廂房,絲毫不動聲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