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54節 祈福(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54節 祈福(4)字體大小: A+
     

    榮媽媽帶着東瑗,來到寺院最西南角的一處小庭院。

    院外兩旁小徑種滿青翠湘竹,微風中青葉若菸絲斜卷;院中則栽種百年古桃,三兩虯枝攀牆而出,嫣紅嫩蕊若錦霞紛披。

    院門未開,東瑗就錯愕回眸看了眼榮媽媽。

    斜陽將晚,昏黃餘暉中,薛東瑗那斜長妖媚的眸子似染了血色,嫵媚撩人裏似乎有股子煞氣,叫榮媽媽心頭一驚。

    榮媽媽正想說話,院門已開,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

    他看到榮媽媽和東瑗,亦不多問,熟稔道:“快進來吧,主子在裏面等着。”

    榮媽媽就拉着東瑗,進了這處的小院。

    院子很小,卻乾淨整潔,牆角一株桃樹正吐蕊盛綻,落紅滿地,似錦緞如雲霞,絢麗灼人,空氣裏有淡淡幽香瀰漫。

    有外男。

    世子夫人叫人帶着她這個未出閣的姑娘來這樣的小院見外男,這個男人是誰,東瑗心中已經明瞭。

    小院中只有一棟三間正房,不帶耳房和抱廈,似專門爲身份貴重的香客而建。

    那個給她們開門的男人對榮媽媽拱拱手,道:“請這位媽媽留在這裏,小姐請!”

    氣勢咄咄逼人,不容質疑。

    東瑗復又看了眼榮媽媽,只見榮媽媽垂首,不敢擡頭,很是害怕的樣子,她心中更加有數。

    隨着那青年人的腳步,東瑗踏上了廂房前的丹墀,她的心一直在沉,沉得無邊無沿,腳步不由虛晃,差點就被丹墀滑了一跤。

    深吸一口氣,她才能斂住情緒。

    那青年人就用餘光掃了她一眼,見她害怕,替她推開了雕花木門,低聲道:“小姐請,敝主等候多時了。”

    東瑗藏在袖底的手在發顫,腳步亦不穩。可是當這扇門推開,裏面昏暗一片,她知道她無路可退。不管有多麼狼狽,多少恨意,都要把這關過了。

    和上次相比,她有親自參與這場考驗的機會,不是把運命都交在旁人手裏。她害怕,可是必須撐起她的僥倖與勇氣,扭轉她的局勢。

    她斂衽進了室內。

    那青年人見她雖然害怕,卻一語不發,不問、不逃、不喊、不囔,好似心中有數,不覺對她暗生欣賞。隨手,那青年人關了門。

    室內沒有點燈,日暮西山,屋內影影綽綽,看不清楚,一扇屏風擋住,裏面臨窗大坑上依稀有個端坐的身影。

    東瑗停在那屏風前,噗通跪下,低聲又恭敬磕頭:“柔嘉參見陛下,吾皇萬歲萬萬歲。”

    她不是民女,她是御賜的柔嘉郡主,是同親王女、如皇帝姊妹的柔嘉郡主。雖是第一次稱萬歲,可她聲音清晰、恭敬,帶着權臣對皇帝的崇敬之情,婉轉妙音透過屏風,傳入元昌帝的耳裏。

    東瑗心中早已明瞭,這個主子,是萬民之主,當今天下的聖主元昌帝。她的大伯母管着薛府內宅,最明白女子閨譽關乎女子性命。

    倘若不是這個人不能在此處久留,倘若不是這個令世子夫人不敢違抗,世子夫人是不會在老夫人眼底底下搞鬼的。

    唯一的可能,這個人是皇帝,纔敢讓世子夫人冒天下之大不韙,把東瑗推入這間房。

    端坐在屏風後臨窗大炕上的身影頓了頓。

    也許是驚訝她的聰慧,也許是震驚她的沉穩,亦或者是在猜測爲何世子夫人要提前告訴她,好半晌,東瑗才聽到他說:“起身吧,過來說話。”那聲音溫和低醇,很好聽,沒有威儀天下的冷酷,而是似鄰家兄長的親切。

    東瑗沒有起身,而是重重將頭磕在涌蓮寺廂房的青石磚上。

    三月春暖花妍,可黃昏的涌蓮山,依舊有料峭寒意。陰暗的內室寒意更甚,東瑗穿着月白色挑線襴裙,跪在冰涼地板上,那寒意就沿着膝蓋,緩慢浸透她的身子,伏在地上的手不知是凍的還是害怕,有些僵。

    “陛下,柔嘉是未嫁之身。倘若朝堂,自當覲見。可斗室容龍軀,本就是柔嘉罪該萬死,讓陛下身陷此地。若再以孤身相見,衝了龍氣,柔嘉萬死難抵其罪!”東瑗的聲音有些慢。

    因爲緊張,因爲寒冷,她有些顫抖,不敢快聲,怕泄露了自己的異態。

    屏風後又是一陣短暫的沉默,須臾,元昌帝淡淡笑道:“瑗姐兒,你好聰慧!朕恕你無罪,到朕身邊來。難道你要朕親自去扶你?”

    東瑗字字句句稱自己爲柔嘉,就是希望他想起她是御賜的柔嘉郡主。

    可元昌帝恍若不聞,一句“瑗姐兒”把東瑗一大半的希望澆滅!

    他以萬金之軀離京來到此處,又這樣隱祕,定是偷偷出宮的。他怎麼可能任由她口吐蓮花、三言兩語就放棄他原本的念頭?

    東瑗身子顫抖得更加厲害。

    以爲賜婚了,她就能躲開進宮。

    可元昌帝此番前來,也許她的命運,就要這樣註定了。

    不!

    她心中不停的反抗,她不要進宮,不要成爲那禁牆之內一個孤寂的靈魂。她還有一個月就要出嫁了。只要她出嫁了,她就再也不用和宮闈有任何牽扯。

    她不能功虧一簣。

    東瑗依舊附在地上,把額頭貼着冰涼地面,聲音越發沉穩堅毅:“陛下,柔嘉不敢!”

    屏風後的那人呼吸一滯。

    東瑗的心似敲鼓般的亂跳,手不禁發顫,可額前涌出了細汗,她玉色繡卷草紋褙子貼在身上,才警覺後背汗溼了。

    元昌帝沉默片刻,遽然站起來。

    東瑗就聽到了輕緩又急促的腳步聲,繞過屏風,朝着她走來。

    她不敢擡頭,身子顫抖越發厲害。明明想逃,可理智告訴她,逃走是下策。

    那腳步聲就在她身畔停下,悉悉索索的衣裳響動,元昌帝彎腰,一隻堅毅溫暖的手拉住了她的胳膊。

    東瑗身子發虛,此時此刻,她再也不敢不從,只得隨着他的手,站起身來。

    她低垂眼簾,感覺到身邊人微重的呼吸,卻不敢擡頭去看一眼。

    那拉着她胳膊的手漸漸發緊,只要一個力道,她就會跌入他的懷抱。自古皇家寺廟多齷齪,失身於此的女子不再少數。倘若她今日失身此處,這輩子,她薛氏東瑗,就只能是元昌帝的女人,不管她是什麼身份。

    冷汗沿着臉頰,毫無徵兆滑落,東瑗原先想過的很多方法,此刻消邇無蹤,她腦袋裏一片空白,好似孤獨行走在茫茫雪域,她有種看不到出路的寒冷與絕望。

    原來,她這樣渺小,若螻蟻般任人踐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