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46節 作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46節 作孽字體大小: A+
     

    當天晚夕,十一姑娘薛東姝和薛江晚一起去請安,當着薛江晚的面,就把想着搬去和寧閣的事,告訴了老夫人。(.)

    老夫人的眸光在薛江晚身上一掠而過,笑眯眯道:“從前蓉姐兒最煩針線上的事,如今哪裏會想着學打絡子?定是你想學古琴,要勞煩你五姐姐去!”

    “祖母!”薛東姝當即笑盈盈讓老夫人身上依偎,道,“您是觀世音菩薩,心眼通明,哪裏都瞞不了您!您讓我跟五姐姐親熱親熱去吧。將來我出了家門,只怕再難了。”

    說的老夫人有些傷感,摟着她嘆氣了一回:“去吧去吧,祖母又沒說不準你去。可你二伯母和五姐姐清靜慣了,你要問問你二伯母。”

    薛江晚心中明白薛東姝搬離翠屏樓的真正原因,臉上青一陣紫一陣的。

    正好二夫人跟薛東蓉過來問安。

    老夫人就把薛東姝想要搬去和寧閣的事跟二夫人說了。

    因爲薛東蓉早就跟二夫人通氣,二夫人有心理準備,並不詫異,忙熱情笑道:“最好不過了。我們娘們怪清冷的,姝姐兒去,正好熱鬧些。”

    將來的淑妃娘娘住到她的院子,她如何不高興?

    庭掖變化瞬息,也許這個姝姐兒將來富貴不可斗量,她能主動親近,二夫人巴不得呢。

    頓了一瞬,二夫人又客氣問薛江晚,“晚兒要不要也搬過去?和寧閣比老祖宗這裏還要大,能住得下你們姊妹幾個呢。”

    薛江晚就算再不識趣,卻明白薛東姝的意思,就算要避開她。她哪裏還好意思跟去?

    就算她沒有地方去,她不會去二夫人的院子住,因爲她感覺那個五姑娘,特別的討厭她。雖然她沒有地方得罪五姑娘。

    薛江晚笑容勉強:“我就不去打攪了。”

    二夫人知道女兒不喜薛江晚,見她推辭,就沒有堅持,而後再也不提這話,只說薛東姝什麼時候搬過去的話。

    而後家裏衆人來請安,大家就都知道了薛東姝將要搬去和寧閣的事,大家的目光就不由自主在薛江晚身上打轉。

    老夫人瞧着薛江晚尷尬難耐,快要哭出來的樣子,狠下來的心又有了幾分不忍,就笑道:“既然姝姐兒要去和寧閣住,晚兒一個人在翠屏樓怪孤寂的,你就搬到我這裏,還住姝姐兒從前住的暖閣吧。”

    薛江晚忙起身,道:“多謝老祖宗厚愛。”

    聲音不由自主哽咽起來,“我自幼沒了爹孃,孤寂慣了,習以爲常。我還是住在翠屏樓,不打攪老祖宗了!”

    十一姑娘薛東姝原本不想理她,可見她快要哭了,又說這等混賬話,就故作一派天真道:“晚兒姐姐,我只是去跟五姐學古琴,也會時常回去看你的。以後別再說孤寂慣了的話,祖母是菩薩心腸,聽了該傷心了。”

    “是啊,以後就是一家人,別再說這等話了。”三夫人附和着笑道,“老祖宗聽了,心中過不去。”

    好像薛江晚訴苦,是有意爲難老夫人一樣。

    薛江晚心中恨得緊,卻再也不好哭出來了!

    薛家這些人!

    她暗暗攥緊了拳頭起身,眼角盈淚道:“是我眼裏沒了老祖宗,該打的。”

    衆人就連忙附和着笑起來,屋裏的氣氛頓時一鬆。

    東瑗瞧着這架勢,心中微微嘆氣。這個薛江晚是個聰明人,卻心思不用在正途上!

    最近家裏有“十一姑娘搶了九姑娘的富貴”這等言辭,衆人都在揣度這樣的話從哪裏出來。

    薛東姝要搬走,分明就是懷疑薛江晚。

    而老夫人不制止薛東姝搬走,就是默認了謠言是薛江晚製造出來的。老夫人不是刁鑽之人,不會無緣無故爲難一個小孤女,她定是有證據的。

    那麼,謠言真的是薛江晚鬧出來的。

    薛江晚是覺得自己聰明絕頂,可以瞞過薛家所有人,還是覺得薛府的人都是傻子?亦或者是覺得薛府的人會爲了情面不公開說出來?

    這樣不安分!

    東瑗倏然覺得從前的霄二奶奶和霄二爺的嫡女庶女們,都是個很仁厚的人或者很傻的人,否則薛江晚也不會得意十七年。

    她敢初來薛府就使手段,足見她以前沒有吃過虧,沒有失過手!

    可她忘了,薛府老夫人和姑娘、夫人們,都是大風大浪裏經歷過的,在京都見多識廣,心思九轉回腸,非安居南隅的霄二奶奶等人可比擬。

    默默嘆氣,東瑗並不說話,淡淡隱在薛府女眷裏,沒有存在感。

    有句話說,自作孽不可活,這個薛江晚一點也不值得同情。

    老夫人要抖出來,其實心中還是念着霄二爺,所以要震懾薛江晚,讓她以後安分守己吧?

    說笑了半日,老侯爺回來,老夫人讓衆人都散去。

    薛東姝搬走後,薛府就有了關於薛江晚的傳言。說她刻意挑撥十一小姐和九小姐,是個壞了心腸的東西。

    服侍薛江晚的人都是世子夫人身邊的,對她不夠親暱,她沒有聽到這些閒話,自己訕了幾天,依舊跟平常一樣在薛府生活,不見異樣。

    衆人對她,更多的客氣和疏離,背後都暗暗好笑。

    二月中旬,東瑗的親事定了下來,確定了四月二十出閣的日子。

    薛東蓉跟東瑗姊妹不是一個房頭的,她的婚事雖然着急,卻不用專門給東瑗姊妹讓道,所以她出閣的日子不需要急急忙忙排在東瑗前頭。

    老夫人下定決心把她嫁到建昭侯夫人的孃家陳家。

    二月十八,陳家的媒人正式提親。

    老夫人把這件事告訴了二夫人,亦把陳家公子的事說給二夫人聽:“……今年十五歲,比蓉姐兒虛歲小三歲。女大三抱金磚,陳家很滿意。陳公子如今在國子監讀書,很是聰穎,將來金榜題名不再話下。”

    陳家是出了名的富足,陳公子又是青年才俊,二夫人也很滿意,笑容滿面說請爹孃爲蓉姐兒做主。

    這件喜事很快就在薛府內宅傳開。

    薛東蓉亦在陳家提親的次日知曉此事。

    二月十九那日,東瑗醒得早,依舊來老夫人的榮德閣吃早飯。

    老侯爺上朝去了,東次間只有東瑗和老夫人默默吃飯。

    外間的寶巾說五小姐來了。

    氈簾撩起,只見薛東蓉穿戴簇新進來,並未跟二夫人和薛東姝一起,東瑗微微吃驚。

    她進了東次間,噗通給老夫人跪下:“祖母,我不嫁陳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