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41節 婚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41節 婚事字體大小: A+
     

    老夫人留下東瑗,說了半個時辰的話,東瑗復又扶着橘紅的手,由小丫鬟替她們打傘,主僕二人踩在厚厚蓬鬆積雪,一路上淺淺腳印逶迤,回了拾翠館。

    薔薇打着油布雨傘,焦急不安等在院門口。

    瞧着東瑗和橘紅來,她把手裏雨傘交給旁邊的小丫鬟,冒雪攙扶着東瑗,急急問道:“小姐,皇上給您賜婚盛家嫡長子嗎?”

    這件事並不需要隱瞞,所以世子夫人並不是刻意不說。兩份聖旨傳下來,是薛府後宅的大事,衆人自然紛紛打聽。

    不過半個時辰,已經傳遍了。

    薔薇聽到是情理之中。

    東瑗沒有太多喜悲,淡淡道:“回屋說吧,這裏風寒路滑的。”

    薔薇應是,和橘紅左右攙扶東瑗,回了拾翠館。

    褪了木屐,換下綾襖,小丫鬟端了滾滾熱茶來,東瑗坐在臨窗大炕上喝茶。一杯熱茶下肚,才感覺四肢百骸裏流竄着暖意,她長長舒了口氣。

    “薔薇,你能不能想法子,打聽打聽盛家的事?”東瑗不見消極,只是眉頭微擰問薔薇,“祖母說,盛家世子爺二十九歲,鰥居五年,有一個十一歲的嫡長子,一個十歲的庶女,一個五歲的庶子,三房妾室……”

    橘紅聽着,臉色越來越難看,東瑗話音未落她就失聲道:“小姐,您可是侯府千金,怎麼就得罪了皇上,把您賜給這樣的人!這樣的人家,任憑他是潑天顯赫,也太委屈您了…….”

    說罷,她聲音哽咽起來,眼角溢滿了淚光,卻不敢落下。

    薔薇卻好似有些心理準備,比起橘紅的失態,她鎮定很多。

    盛家的事剛剛她就打聽了一二,小姐知道的這些,她也已經知曉。她忙給橘紅遞了帕子,柔聲道:“好姐姐,您別傷心,小姐也不自在呢,您別招惹小姐難受。”

    橘紅跟薔薇一樣,都是從老夫人屋裏來到東瑗屋裏的,倆人都是拿着老夫人屋裏的月例。拾翠館其他丫鬟婆子因爲她們是從榮德閣出來的,都敬着她們。她二人之間卻因爲先來後到,橘紅資歷深,薔薇處處捧着橘紅。

    這讓東瑗對薔薇越發滿意。

    橘紅聽了薔薇的話,忙不迭抹了淚,再也不敢哭,勉強笑道:“我就是心裏替咱們小姐不值得。你纔來,不知道,咱們小姐多不容易,好容易有今天,聖旨一賜婚,又什麼都沒有了!”

    “誰說什麼都沒有?”東瑗接了橘紅的話,笑道,“皇上不是御賜了郡主?”

    橘紅很難受,東瑗卻沒有太多的傷感。

    當時皇上御賜了郡主,她最擔心的結果是遠嫁,揚華夏國威。

    知道自己要嫁一個兒女齊全、喪氣多年、妾室三房的男人,她還有點僥倖。

    人就是這樣,什麼都有的時候想着錦上添花,挑三揀四。可感覺未來一片黑暗時,旁人送一點微弱的炭火都會似暖春驕陽般歡喜。

    東瑗便是這樣。這些日子,她日夜思慮皇上封自己郡主的後招是什麼,什麼樣的情景她都設想過。

    比起遠嫁或者和親,嫁給一個一事無成、兒女成雙的二十八歲男人,她感覺並不是太壞。至少她不用遠離京都,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重新適應那裏的風俗,努力兢兢業業把日子過好。

    盛京的人情世俗,她遊刃有餘。嫁到盛家,她並不灰心。

    當初自己醒來,知道到了陌生的世界,陌生的鎮顯侯府,處心積慮的繼母,毫無尊卑的丫鬟,冷漠疏離的祖母和姊妹,那時的慌亂與狼狽,纔是她最危急的時刻。

    不也是一步步熬過來了嗎?

    比起五年前,她如今有了老夫人和老侯爺的疼愛,有了對這個世界主流思想的認知,有了幾個忠心貼心的丫鬟,還有一個郡主的虛名。

    倘若她以後的處境還比五年前差,她也是白活了兩世!

    能留在盛京,她後背靠着鎮顯侯府,日子不會太難過。

    這樣安慰着自己,東瑗情緒沒有太多失落。

    每一次看似失意的遭遇,往往是上天給每個人的一場考驗,消極於事無補。積極面對,才能贏得這場考驗,最後發現,這其實並不是壞事,是老天爺設在光明大道上的一道坎,跨過去,纔會找到真正的美好。

    薔薇和橘紅見東瑗微愣了一瞬,斜長眸子微轉,眼角便有云錦般的絢麗光澤淡淡流轉。她笑着:“橘紅,我們並不是什麼都沒有!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也許這是一個更好未來的開始呢。”

    然後對薔薇道:“剛剛我說的,是祖母告訴我的。你再去打聽一些關於盛家世子的事。”

    薔薇道是。

    橘紅抹了淚,聲音依舊有些溼漉漉的哽咽:“薔薇,你且小心些,別叫人瞧出破綻。”

    薔薇笑了,忙道:“我記下了,橘紅姐姐。”

    東瑗沒有再多叮囑。薔薇幾次打聽消息來看,東瑗對她辦事很放心。

    正月初九的鎮顯侯府,註定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東瑗回去之後,榮德閣的老侯爺和老夫人開始商議何時嫁東瑗。

    薛東姝五月初一進宮,作爲嫡姐的薛東瑗,必須在五月初一之前出嫁。自古就沒有姐姐給妹妹讓道的道理,皇家讓薛東姝拖到五月進宮,就是給他們時間解決五姑娘的大事和商議九姑娘東瑗的婚事。

    “先把蓉姐兒的事定了…….”薛老侯爺有些頭疼。

    雖早已猜到皇上和太后的心思,也有了心理準備,可是瞧着瑗姐兒那稚嫩似三月桃蕊般的臉頰帶着幾縷茫然,老侯爺又開始心疼。

    家裏的孫女,他沒有特別偏愛誰,唯獨薛東瑗在人前貞靜,人後又俏皮可愛,讓老侯爺很喜歡。

    和老夫人一樣,一家子孫女裏,他們都偏愛東瑗幾分,希望她嫁一個如意的人家。

    可往往天不遂人願,東瑗的婚事是他們最不看好的。

    當初想着和盛家結親,老侯爺是打算從旁枝裏選一個嫡女,讓老夫人想個法子,養在死去的韓氏名下,嫁到盛家的。

    可哪裏想到,他自己設的圈套,把他最心愛的孫女套了進去!

    “袁夫人的孃家陳家如何?”老夫人沉吟須臾,對老侯爺道,“陳家發家雖草莽些,卻是真正的富足。蓉姐兒既然不滿意家族替她選的前程,我也不管她了。倘若她還不願意陳家,就送她去廟裏,先把瑗姐兒和姝姐兒的事辦了,再接她回來。以後她要如何,讓她和馮氏自己謀算去!”

    說到最後,語氣透出幾分失望。

    老侯爺卻是一頭霧水,問怎麼回事。

    老夫人嘆氣道:“臘月十八進宮,她是自己服了藥的,才腹瀉不止。她以爲能瞞得了我?”語氣很失望,“我真心爲她,她卻以爲我害她,連腹瀉都試了,我真是寒了心!既這樣,讓她自己去鬧騰吧。陳家的事她若是還不願意,以後嫁誰我都不管,只要她願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