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32節 郡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32節 郡主字體大小: A+
     

    東瑗拉着老夫人的手,掌心有微微細汗。

    一種前途未卜的恐怖在她四肢百骸裏流竄,令她的呼吸有窒息感,額前有細細的薄汗。

    人治的社會,當權者一言九鼎,人命如螻蟻,無法反駁,無法抗爭,只能把命運寄託在僥倖上,不管多麼努力,最後可能全部一場空。

    東瑗隨着老夫人,一步步踏過穿堂,踏出垂花門,似踩在刀尖上。兩旁樹木虯枝懸掛厚霜,清晨日光下若鍍銀般絢爛,流轉着灼目光澤。微風中簌簌發抖的,不知是虯枝,還是東瑗的心。

    老夫人重重捏了捏她的手,令她吃痛,回過神來,擡眸間看到了祖母那雙微微渾濁卻鋒利強悍的眼睛:“瑗姐兒,別怕!”

    東瑗突然有些淚意,她喃喃叫了聲祖母,聲音哽咽,壓低着嗓子:“祖母,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貴妃娘娘都不喜歡我……”

    掌管六宮的女人都不喜東瑗,她要是進宮,前途可想而知。

    老夫人眼底有了些許笑,亦低聲道:“太后娘娘不喜歡你,所以你不用怕!”

    太后娘娘不喜歡她,所以不會讓她進宮的!

    一句話,彷彿撥開了雲團見明月,東瑗霪雨霏霏的心路恍惚照進了些許明媚驕陽,心輕了七八分,還是不放心,卻不敢再多言。

    外院擺了香案,薛老侯爺領着衆人跪下,東瑗跪在最後面。她穿着官綠色繡蝴蝶鬧春紋百褶如意湘裙,裏面穿了膝褲,可是跪着,冰涼依舊浸透厚厚的衣裙,滲入肌膚,有刺骨的寒。

    手掌撐地,青蔥般白皙纖長的手指伸出來,凍得指尖通紅。

    太監那陰柔的聲音便在耳邊響着:“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聞鎮顯侯薛鎮顯之孫女薛氏東瑗,靜容婉柔,恬嘉淑順,風華幽靜,性資敏慧,太后與朕躬聞之甚悅,故封柔嘉郡主,同親王女,如朕姊妹。賜良田八百頃,黃金四百兩。佈告中外,鹹使聞之。欽此。”

    太監音落,院子裏鴉雀消聲。

    東瑗終於不再發顫,恭敬起身,繞過薛老侯爺,上前垂首接旨,舉過頭頂,恭聲道謝主聖恩。

    絲毫不見剛剛的膽怯害怕。

    她的心終於安定下來。

    不是進宮的詔書。

    世子爺薛子侑和世子夫人面面相覷。老夫人神色微斂,薛老侯爺已經起身,跟那太監寒暄,令世子爺親自打賞他五十兩白銀,送出大門。

    那太監歡喜說鎮顯侯客氣了,笑着同世子爺去了。

    院落裏剩下老侯爺、老夫人、世子夫人和東瑗。

    四個人都不知道先開口說什麼。

    無緣無故,突然就封東瑗爲郡主,令人莫名其妙。反常則妖,老夫人那經歷世事沉穩鎮定的眼眸有難得一見的不安,看了眼老侯爺。

    老侯爺亦微微蹙眉。

    見大家站着,老侯爺沉聲道:“進去說吧。”

    跟剛剛來時不同,薛老侯爺和薛老夫人腳步有些急促,世子夫人不敢多言,小心翼翼看了眼東瑗,又看了薛老侯爺和薛老夫人,臉上微沉。

    東瑗雖不知到底發生了何事,卻明白一件:她是真的不可能進宮了!倘若她要進宮,就不會突然封郡主。封她做了郡主,好似跟皇帝結拜了兄妹。

    可是爲何會封郡主,她亦不知。

    若太后娘娘不要她進宮,從此不提她這個人便罷了,跟老侯爺暗示幾句,說喜歡十一姑娘薛東姝,東瑗肯定就被排除,沒有理由封她爲郡主,多此一舉。

    不合邏輯的背後,也許有更多的問題。可飲鴆止渴來看,她目前最大的擔憂解決了。沒有什麼比入宮更加讓她恐怖不安。

    東瑗短暫的喜悅壓抑不住,心路似繁華盛綻,碧樹繁茂,花影搖曳,斜長的眼睛不禁彎了彎,有瀲灩光芒浮動。

    回了榮德閣,薛家衆人皆在,紛紛詢問何事。

    世子夫人聲音不見喜悅,平淡敘述:“陛下封了瑗姐兒爲柔嘉郡主。”

    一時間,榮德閣亦同樣靜寂,衆人都愣神,目光落在東瑗臉上,似要透過她這張妖媚的臉,看出事情的緣由。

    東瑗靜靜承受着衆人猜忌的目光,不喜不嬌,似一泓水,透明見底卻沒有半分紋路。

    薛老侯爺清了清嗓子:“今日是大年初一,大家都拜年去吧,難得出門玩鬧一天。”

    衆位嬸母姊妹纔回神,紛紛給東瑗恭賀,請安,恭敬叫她柔嘉郡主,然後各自散去。

    世子夫人最後離開,見只有東瑗在屋裏,便笑着說她去安排人來客往的事,先告退了。

    東瑗沒有動,微帶迷惘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叫她到自己身邊,笑盈盈望着她:“瑗姐兒,你父親只是從六品翰林院修撰,並無爵位。皇上這樣封賞你,只怕衆人不服,你往後切記要勤勉淑順,不能叫人挑出錯兒來!”

    東瑗垂着眼簾道是。

    老夫人很滿意她的態度,聲音又軟和了三分:“瑗姐兒,你祖父是當朝一品大員,三公之一的太師,世襲一等輔國將軍的鎮顯侯!這麼多年,先皇和陛下對薛家多有賞賜,你祖父怕月滿則虧,俱推卻了。一個沒有封地的虛名柔嘉郡主,我們家當得起!”

    東瑗遽然擡眸,望着老夫人,感激道:“祖母,我記下了!”

    老夫人眸子越發憐憫,從袖裏掏了一個金底點翠如意紋荷包給她,笑道:“祖母給你的紅包,這是單單給你的!”

    東瑗笑起來,眼波橫流似明星般灼目炫耀,她跪下又給老夫人磕頭,謝了賞,攙扶着橘紅出了榮德閣。

    橘紅臉上難掩興奮,剛剛出了榮德閣,她便迫不及待低聲問東瑗:“小姐,皇上封賞了您爲柔嘉郡主?”

    東瑗點頭,臉上沒有半分喜色,剛剛那點興頭過去後,她又開始擔心後面的風波了。

    橘紅的興奮就突然消邇了一半,惴惴問道:“不好嗎小姐,您不高興嗎?只有親王的女兒才封郡主啊!”

    “是啊,只有親王的女兒才能封郡主!”東瑗嘆氣,她的父親並不是親王啊,爲何突然就封了她郡主。

    可以不用進宮的歡喜已經漸漸被後怕消磨了,東瑗的心有些沉。

    橘紅好似明白了什麼,卻還是不太懂,不安望着東瑗。

    東瑗端正了心緒,笑道:“皇上還賜了八百傾良田和四百兩黃金呢!”

    多麼還是有些強顏歡笑。

    橘紅的喜悅也沉了下去,勉強擠出笑意,道:“那小姐發財了。”

    是啊,一個柔嘉郡主的名頭,八百傾良田,四百兩黃金,是一筆豐厚的嫁妝,她的確發財了。聽到橘紅打趣的話,東瑗揚眉微笑,媚眼如絲般糾結着淡淡喜悅。

    橘紅也笑了,靜靜攙扶着東瑗,主僕二人一路無話,回了拾翠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