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5節 過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5節 過繼字體大小: A+
     

    五小姐薛東蓉腿發軟,站着說話都搖搖欲墜。

    二夫人眼淚都快要落下來,既心疼女兒,亦心疼失去了進宮的好機會。

    老夫人瞧着,眼眸微斂,叫詹媽媽和寶巾扶着薛東蓉去她的榻上躺着。

    半盞茶的功夫,薛東蓉立馬坐起來,讓她的丫鬟銀杏攙扶她出了內室,捂住腹部對老夫人和二夫人道:“祖母,娘,我……”

    她要去淨房如廁。

    詹媽媽和寶巾、寶綠看得明白,忙和銀杏一起,服侍她去了淨房。

    老夫人的臉色比剛剛又沉了幾分,二夫人的眼睛裏透出了絕望。

    薛東蓉這樣不好,是不能去宮裏的。

    東瑗望着東次間旁人的氈簾微晃,倏然有些異樣的感覺:薛東蓉是真的運氣如此不好?

    或者說,如此好?

    是運氣還是她不想進宮而人爲的?

    這個年代的女子,不都是以進宮爲榮嗎?像薛東蓉這種,親哥哥在四川任知府,姐姐出嫁,只有她守着寡母在薛家過日子。倘若老侯爺哪日駕鶴西去,世子爺成了新的鎮顯侯,她寡母的日子不會多好過吧?

    若她能進宮,成了元昌帝的寵妃,再誕下皇子或者公主,薛家會厚待她母親的。

    薛東蓉怎麼可能不想進宮?

    要麼,她是真的如此背運;要麼,她真的見識不凡;亦或者,她跟東瑗一樣,十幾歲的身體裏,藏着一個更加成熟的靈魂!

    她會是哪一種?

    東瑗對這個清冷貞靜的堂姐,第一次有一種不同尋常的感覺,她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複雜吧?

    東瑗亦不想進宮,可她對宮廷的牴觸,不足以她犧牲自己的身體來換取。這個年代的醫療條件十分落後,一個不慎,腹瀉亦能死人。

    東瑗這個外來者都清楚,薛五小姐東蓉定是知道的。

    假如她是故意的,那麼,她真是寧死不入宮門啊!

    東瑗捧起手邊的茶盞輕呷小口,微微嘆氣。假如五姐是故意的,那麼東瑗便是進宮固寵的不二人選。這個堂姐連腹瀉的招數都敢使,還怕沒有後手?

    但願是自己想多了,東瑗這樣安慰着自己。

    世子夫人榮氏一襲華衣進來的時候,見老夫人和二夫人臉色陰晦,而東瑗坐在炕上小口喝茶不敢吭聲,她微微吃驚,問二夫人:“蓉姐兒呢?”

    氈簾微動,寶巾和銀杏攙扶着捂住腹部、表情痛苦的薛東蓉出來。

    她的臉色比剛剛又蒼白了一些,那些脂粉卡在臉上,顯得很突兀。明明嬌豔可人的女子,此刻卻虛弱得似久病不治的人。

    世子夫人大駭:“蓉姐兒,你哪裏不舒服?”

    一旁的銀杏就把薛東蓉跑肚的事又說了一遍。

    世子夫人臉色驟變:“阿彌陀佛,這個關口,你怎就跑肚?這可如何是好?”

    說的二夫人再也忍不住,小聲啜泣。她辛苦盼女兒能入宮門,將來出人頭地,光宗耀祖。可哪裏想到這飛來橫禍?

    蓉姐兒定是得罪了哪路菩薩,纔有這樣的大難!

    薛東蓉雪齒咬住了櫻脣,痛苦的皺眉。

    外面丫鬟說十二小姐來了,世子夫人朝門口望去,就看到了一襲桃紅色繡折枝櫻桃花紋褙襖的薛東琳走了進來。她梳了飛燕髻,低垂的鬟髻上插了四朵珠花,額前帶着東瑗和薛東蓉一樣的蝶穿白玉蘭花簪。

    如此一打扮,原來就高挑的薛東琳成熟不少,青澀褪去,顯得嫵媚動人。

    她不解看着滿屋子的人,又望着炕上痛苦蹙眉的薛東蓉,輕聲:“五姐怎麼了?”

    世子夫人剛要回答她,薛東蓉猛然站起身,爬起來就往淨房的方向跑去,鞋子都未穿。

    銀杏和寶巾忙提了鞋子追過去服侍。

    二夫人無法抑制,嗚嗚放聲哭起來:“娘,蓉姐兒怕是去不成了……”

    薛東蓉這樣,的確是沒法子去了。

    當初懿旨上說着薛家嫡女覲見,又沒說全部的嫡女必須去。

    只要去的是嫡女即可。

    薛家少一個嫡女去,太后娘娘少一個挑選的對象而已。

    二夫人哭成這樣,薛東蓉又半盞茶的功夫跑兩次淨房,世子夫人一時間不敢拿主意。薛五姑娘的情況,定是不能去的,可二夫人卻是很想女兒去,倘若世子夫人這個時候表態,怕二夫人將來心中有積怨。

    她求助般望着老夫人。

    老夫人的目光快速從薛東瑗和薛東琳的臉上滑過,看到東瑗望着淨房的方向愣神了瞬間,薛東琳則暗含欣喜遮掩不住,老夫人眸光深邃果斷,對詹媽媽道:“去把姝姐兒帶來,我們進宮去,時辰不早了。”

    世子夫人、二夫人、詹媽媽以及寶綠、紫鳶等人都面面相覷,好似不明白好夫人的意思,誰都沒有動,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把十一姑娘薛東姝帶來做什麼,她又不是嫡女!

    東瑗亦擡眸望着老夫人,不解其意。

    世子夫人知道老夫人向來心思深遠,她能有此安排,定是周密妥帖的。她看着難以置信的詹媽媽,出聲提醒道:“媽媽,快去替姝姐兒裝扮,來不及了!”

    詹媽媽回神,帶着寶綠和紫鳶忙去了東邊的暖閣,喊醒熟睡中的薛東姝。

    二夫人臉上淚痕猶存,錯愕問老夫人:“娘,姝姐兒要進宮去嗎?她可是婢生女!”

    薛十二姑娘不由自主頷首。

    老夫人眼眸變得平和慈祥,嘆道:“我前日夜裏夢到了韓氏,她對我說,陰司裏孤寂,無兒供奉香火,又擔心瑗姐兒孤立無依。纏了我半夜,非要我替瑗姐兒過繼個弟弟供奉香火……”

    這藉口……

    既知道荒唐,卻無從求證。

    “咱們家子嗣繁茂,小五也有了嫡子,要去過繼孫兒,豈不是人笑話?”老夫人平靜笑,“我就答應韓氏,把姝姐兒寄養在她名下,給瑗姐兒做伴,她才肯罷手回去。”

    就是說,薛十一姑娘東姝要過繼到死去的韓氏名下,成爲韓氏的女兒,就是薛府的嫡女。

    東瑗一直在想,老夫人會如何處理薛十姑娘東婉的死,才能讓楊氏得到處罰。

    如今看來,就是薛十一姑娘東姝了!

    既然楊氏怕庶女們擋了薛十二東琳的路,老夫人偏要把她的庶女擡成嫡女,成爲薛東琳的嫡姐!

    以後,薛東琳的一切,都要先讓了薛東姝!

    東瑗眼睛有些溼,十妹的亡靈看着這樣的結果,會不會有絲欣慰?

    屋子裏沒人吭聲。

    是過繼嫡女非嫡子,不牽扯家族的祭祀,與世子爺的利益不衝突,世子夫人可以睜隻眼閉隻眼;二夫人敏感多心,她已經猜到薛十姑娘東婉是死了,而非送去廟裏靜養,而老夫人擡薛東姝就是爲了替薛十姑娘東婉報仇,給楊氏難堪。她的女兒生病了,怨不到姝姐兒代替她進宮去,這件事跟二房亦沒有利益衝突,二夫人垂首沉默。

    東瑗和薛東琳都是晚輩,更加沒有話語權。

    老夫人見大家都不說話,便笑道:“這件事,我和侯爺已經商量好了,原本想着等過了今日再說。現在不巧,蓉姐兒病了,我就先帶了姝姐兒去給太后娘娘瞧瞧,回頭再祭祀祖先,姝姐兒正式養在韓氏名下。”

    就是說,老夫人想替薛東姝討了太后娘娘的賞賜,再替她正式過繼。

    這樣的恩寵,自然亦是爲了給楊氏下馬威。

    東瑗想起了薛十姑娘東婉。盈盈燭火裏,東瑗纖濃羽睫已經溼濡了一片。老夫人雖說把這件事壓下來,卻也沒有讓婉姐兒枉死,老夫人會替她討回公道的!東瑗想着,偷偷用帕子摸了淚,不敢讓淚珠落下來花了妝容。

    銀杏攙扶着薛東蓉從淨房出來,詹媽媽和寶綠也攙扶着錦衣華服的薛十一姑娘東姝進了東次間。

    ~~~清晨手指動動,對身體好喲姐妹們~~~O∩_∩)O~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