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21節 訴委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21節 訴委屈字體大小: A+
     

    楊氏眼裏的怨恨,楊老夫人瞧得一清二楚,她的臉色越發陰沉:自己一生未叫人說句不是,偏偏生出個愚笨的女兒。

    人不怕愚笨,可怕愚笨卻不自知。

    楊氏便是這種自作聰明的愚笨人。

    臘月初九,楊氏帶着兩個丫鬟就跑回了孃家,一見到楊老夫人,就失聲痛哭,哽咽着說了一大堆。

    她聲音帶着哭腔,吐字混沌,楊老夫人沒有聽清,只得柔聲安慰着幺女。

    等她安靜下來,楊老夫人遣了屋裏服侍的,東次間只剩下她們母女,楊老夫人才開口問她,到底怎麼回事。

    楊氏被婆婆罵了一頓,滿心的委屈發泄完了,人精神不少,亦憤然:“還不是那個老太婆……”

    老太婆,自然是說她的婆婆薛侯爺夫人了。楊老夫人微駭,聲音嚴厲道:“都是兩個孩子的娘了,說話還不長進!”

    然後頓了頓,柔和了幾分問楊氏,“你婆婆給你氣受?”

    “可不是!”楊氏一想到薛老夫人那怒火滔天,一茶盞砸在地上,明着是要砸五爺,卻差點砸中了她,她就心中委屈與惱怒。她在孃家可是父母含在嘴裏怕化、捧在掌心怕丟的明珠,一輩子沒捱過一根手指頭,差點就被薛家那老太婆給打了……

    要是那茶盞偏一點,真的砸到楊氏身上,她一輩子的體面可就沒了!

    楊氏竹筒倒豆子般,把老夫人故意拂茶盞想砸她,一股腦兒說的了楊老夫人聽。

    楊老夫人和薛老夫人都出身京都望族,幼年就相識,雖不是和睦姊妹,卻是知己知彼;後又嫁入等同簪纓世家,常有來往;而後建衡伯爲了討好鎮顯侯,把愛女嫁給鎮顯侯的幺子做繼室,兩人成了兒女親家,更加清楚彼此的底線。

    楊老夫人很清楚薛老夫人的秉性,無緣無故的,薛老夫人那張菩薩嘴臉是不會輕易撕破的,只怕是女兒犯了大錯,才惹得薛老夫人起了打罵之心。

    “你老實說個緣故!”楊老夫人沉聲道,眼眸精明盯着女兒,“你婆婆可不是那種不着三四的女人,不會一時氣不順就用茶盞砸兒媳婦!”

    楊氏被母親一說,頓時氣焰短了三分;又被母親這精明的眸光一照,有些無處遁形,半晌期期艾艾:“就……就是何姨娘生的那個女兒,排行第十的,叫婉姐兒,她……她昨夜歿了!”

    楊老夫人面皮微麻,她太瞭解自己的女兒了,又有薛老夫人用茶盞砸她在後,只怕這件事跟她脫不了干係。握住碧璽念珠的手微頓,楊老夫人氣有些順不過來:“你……是不是跟你有關係?”

    “跟我有什麼關係?”一聽這話,楊氏什麼都顧不得,狠聲叫嚷起來,“娘,旁人怎麼說我,我不在乎,您可是我親孃,您也懷疑女兒?”

    說罷,附在織金重錦引枕上,嗚嗚哭了起來。

    楊老夫人不理她,獨自闔眼,轉動手裏的碧璽佛珠,輕輕翕動脣角,念起佛來。

    半晌,楊氏不再啼哭,一邊用帕子抹淚,一邊用眼角瞟着母親。

    楊老夫人終於停止唸經,微微睜開眼,微微渾濁的眸子卻異常鋒利:“孃親不懷疑自己的女兒,可孃親瞭解自己的女兒和親家夫人。倘若跟你無關,你婆婆不會想用茶盞砸你!說吧,娘還能幫你想想法子,挽回些體面……”

    楊氏無法,知道母親和婆婆一樣的精明,根本就糊弄不了,只得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當年瑗姐兒可是幫老夫人抄一本佛經,從此就得了老夫人的喜歡。婉姐兒呢,居然起了這樣的賊心思,她放着我和五爺的年鞋不做,先替老夫人和老侯爺做了兩雙鞋。她打量我不知道她的心思?她已經滿了十四,該說親了,怕我虧待她,想走老夫人的路子!

    她要是也成功了,得了老夫人的歡喜,老夫人不讓我插手她的事,那我在屋裏人面前,還有什麼威信?娘,我們房頭還有三個庶女,她們要是看着眼饞,都學樣,我在薛家成了什麼?

    當初瑗姐兒我是沒留心,讓她得手了,婉姐兒可沒那麼容易!我聽五爺說,蕭國府想和我們家結親。可蕭國府的公子中,只有那位嗜妻殺妾的五公子沒了原配,侯爺想從家裏的庶女裏尋一個嫁過去做五奶奶。

    我藉着這件事,讓碧桃去桃慵館,暗示了婉姐兒和姝姐兒,就是讓她們規矩些!昨日在老夫人屋裏喝粥,老夫人衝婉姐兒笑了好幾回,婉姐兒就得意起來。我把她留下來,故意說起蕭國府的事,只是敲打她。

    哪裏曉得,她那麼沒用,居然晚上就上吊了!她死就死吧,還把自己的首飾分給姝姐兒,跟姝姐兒嘆氣,感嘆什麼‘要是我歿了多好啊!我反正是個無用的人,不能爲家族增彩,你們都比我聰慧漂亮。要是我歿了,祖母有了警惕,就會像對九姐姐那樣,疼愛你和庶妹們,讓你和妍姐兒、嫺姐兒都有個好前程,母親就管不着你們,你們也不用擔心嫁給什麼瘟神厲鬼了!’

    娘,她的意思,分明就是說我害死了她,我逼死了她!可是娘,她的婚事,老侯爺沒有點頭,五爺沒有點頭,是我能做主的嗎?我嚇唬她罷了!

    姝姐兒那個小賤人,婉姐兒這些沒有邊際的話,她聽聽就算了,可是她居然當着大嫂把這話說了一遍,又當着婆婆說了一遍!大嫂轉給我聽,那眼神真叫人難堪。

    我在薛家已經無容身之處了!孃親,女兒的命好苦!房裏的人,自從瑗姐兒造反,就沒一個安生的!妍姐兒和嫺姐兒年紀小,姝姐兒那小賤人是個小滑頭,最不好拿捏。

    好容易婉姐兒是個軟柿子,我想着借她開頭,敲打姝姐兒和衆人一番,結果她……”

    話音未落,楊氏面頰溼濡,越說越傷心,用帕子掩面哭起來。

    當年母親也是這些收拾屋子裏的庶姐妹和衆姨娘的,個個服服帖帖,從來不敢鬧幺蛾子,怎麼到了她這樣,事情就樣樣不順?

    “娘,明日我要去廟裏拜佛,求菩薩保佑我改改運!我嫁到薛家,就沒有一天氣順的!”楊氏哽咽說道,用餘光瞟母親。

    卻發現疼愛她的母親,臉上沒有那種心疼的憐惜,而是陰沉着,隱藏了失望的怒意。

    姐妹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