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2節 訓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2節 訓僕字體大小: A+
     

    “你做什麼去了?”東瑗聲音不見了以往的溫和,冷銳低沉,眼眸亦輕攏霜色,把橘紅嚇住。

    她不安朝羅媽媽和橘香望去,只見她二人亦被東瑗莫名的怒火震懾,表情既失措又茫然。

    橘紅垂眸,聲音更加低了:“我……我給紫鳶送花樣子,她前段日子就問我討了,一直沒得空,昨日才畫好……”

    “你早不送晚不送,爲何今天去送?”東瑗咄咄詰問,眸子不見了往常的平靜。她有怒意,更多擔憂。

    橘紅這下慌了。

    羅媽媽搶在橘紅前頭開口:“瑗姐兒,是我叫橘紅去瞧瞧的。辰正二刻,幾個粗使的婆子擡了頂翠幄青稠轎子,拎了好幾個包袱走了,說送十小姐去靖遠庵靜養……辰末巳初,又叫了十一小姐去榮德閣。昨夜明明說十小姐沒了,如今又說去靜養;而且這年關將近,沒有道理送姑娘出去的。十一小姐被老夫人叫去後,十一小姐的乳孃金媽媽就給桃慵館落鑰,這青天白日的,怎麼關門的?我們都糊塗了……紫鳶跟橘紅要好,我們合計,去探探口風,到底怎麼回事……”

    東瑗深吸一口氣,輕垂纖濃羽睫,才把情緒斂去。

    “你們說,爲何世子夫人要擋在門口,封鎖消息?”好半晌,東瑗才口吻平靜問羅媽媽和橘紅橘香,絲毫看不出她剛剛雷霆大怒的痕跡。

    見東瑗忽而暴怒,忽而又若無其事,羅媽媽等人心中都打鼓。

    橘香天真些,她道:“不想別人知道桃慵館發生了何事?”

    東瑗聽了,微微頷首,眉梢卻沒有半縷笑意:“那爲何十一小姐走後,金媽媽就鎖了桃慵館的門?”

    橘香啞然,這太簡單了,不想人進去桃慵館啊。這麼簡單的問題東瑗還問,反而讓橘香不敢答。

    橘紅則試探答道:“不想旁人去桃慵館打聽事情,又不想得罪人?”

    倘若是夫人小姐們派人來,世子夫人不在,金媽媽等人可不敢傲氣把人拒之門外,所以乾脆鎖了門。

    “不錯!”東瑗道,“昨晚攔着你們,是世子夫人不想事情被別人知道;十小姐送走,十一小姐去了老夫人那裏,金媽媽敢白天鎖門,是老夫人的意思。昨晚發生了什麼事,老夫人不想任何人知道!”

    橘香和橘紅聽了,居然頷首贊同。

    羅媽媽卻後背一涼,她驚呼一聲,抓住了東瑗的手:“既然不想旁人知道,那橘紅去打聽情況的事……”

    她終於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橘紅和橘香聽到羅媽媽的話,都微微一愣,而後,兩人才各自變了顏色。

    “老夫人那麼厲害的人,又防的這樣嚴,自然知道誰去了榮德閣打探消息。她一定以爲,是小姐派人去打聽的……”橘紅臉色煞白,眼淚在眼眶裏打轉,“怎麼辦?我連累小姐了……”

    東瑗也嘆氣,丫鬟們擅自做主,雖然是好心,卻真的害死她了!

    老夫人是多麼精明的人,橘紅都知道。很多事她總是睜隻眼閉隻眼,不計較。而這次卻是大事,是東瑗不應該打聽的。

    偏偏她的丫鬟就去了。

    她不清楚自己這麼多年的努力,是不是在老夫人心中大打折扣,甚至化爲烏有。

    她的玉佩尚未找到,倘若真的是被那個“小太監”撿了,老夫人誤會她心思深沉,行爲不檢點,害得家族蒙羞,從此對她心灰意冷,不管不顧,她的未來一片昏暗。

    這是最壞的結果了!

    這麼多年,東瑗雖感激老夫人對她的溺愛,卻從未奢望這份溺愛會長久。她總擔心有一日,這份喜愛在她最危急的時候轟然倒塌。

    她處事謹慎小心,卻忘了自己對身邊的人太過於相信與寬容,她們又不知道輕重,擅自做主了!

    東瑗微微闔眼,有些疲憊,橘紅橘香甚至羅媽媽,再也由不得她捨不得了。

    羅媽媽鬆開緊攥着東瑗的手,見她神色有些失落灰冷,頓時老淚縱痕:“瑗姐兒,是媽媽連累你了!倘若老夫人怪罪,媽媽領去,瑗姐兒……”

    東瑗聽着這話,眼眸有些溼。

    五年來,羅媽媽溫柔和順,恭敬用心照顧她,像主子一般敬重她,像女兒一樣疼愛她,讓她這個身處異世的孤魂有些許溫暖;橘紅似姐姐般體貼,她話不多,性子和軟;橘香則大膽活潑,言辭潑辣生動,常常逗得衆人捧腹。

    她們也許不是很順手的下屬,卻是最衷心的陪伴,她捨不得。

    橘香和橘紅也跟着羅媽媽哭了。

    東瑗強打起精神,笑道:“沒事,沒事……出了這麼大的事,咱們去打聽情況也是情理當中,老夫人那麼疼我,只怕不會怪罪。媽媽別自責,你們都別哭了……”

    “瑗姐兒,你又哄我們……”羅媽媽用帕子拭淚,卻目光帶着期盼望向東瑗。

    老夫人是疼愛她,可此刻正在氣頭上,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羅媽媽和橘紅橘香已經沒了主見,她還能說什麼?

    她又笑着重複強調幾遍沒事了,羅媽媽和橘香橘紅才停止了哭。

    “你走了趟榮德閣,惹了這麼多事,可打聽出什麼?”東瑗說笑,捧起炕几上的青花瓷茶盞,輕輕撩撥浮葉,氤氳茶水蒸的她眼眸迷離,唯有旖旎笑意,不見雷霆震怒。

    橘紅亦顧不上自責,臉色微斂:“不十分清楚,卻聽到十一小姐沒說幾句話就哭了。還聽到她好幾次說九姐姐……”

    東瑗手裏的茶杯微頓。

    怎麼還扯上了她?難道是楊氏用她來挑撥薛東婉自盡的?

    橘香和羅媽媽同樣擔憂望着東瑗。

    東瑗笑了笑:“哭着還能聽到說九姐姐?十有八九是丫鬟們聽差了……”

    羅媽媽等人並沒有因爲她這樣的解釋而臉色好轉。

    東瑗又轉移話題,她想起自己先前的打算,便放下茶盞,清了清嗓子,開誠佈公道:“不管桃慵館發生了何事,老夫人是不想任何人知道的……她老人家身子骨不好,早就不管家裏的事,最後肯定是世子夫人善後。咱們拾翠館離桃慵館近,哪怕藏在再緊,都免不得被咱們的人聽到風聲,咱們院子自然要整治一番,才能震懾下面粗使的丫鬟婆子,不讓他們亂嚼舌根……”

    羅媽媽、橘紅橘香微緩的臉色又緊繃起來。

    “依着世子夫人辦事的慣例,要震懾下面的,自然要動你們三個…….”東瑗聲音平靜安詳,“咱們合計合計,如何能如了世子夫人的意,又不至於亂了咱們的陣腳……”

    橘紅臉色灰白,早已僵在那裏。

    橘香不安看着東瑗,又看了羅媽媽。

    此刻,羅媽媽倒沒有慌亂。

    “瑗姐兒,我們都聽您的安排!”羅媽媽鎮定望着東瑗,語氣肯定裏帶着相信與堅定。

    橘紅回過神,聲音蒼白裏帶着哀求:“我也聽小姐的……”

    橘香亦重重點頭。

    東瑗微微舒了口氣,讓她們去遣了外間服侍的小丫鬟,放下內室的氈簾,幾個人小聲說話。

    他當年不過是想鑿壁偷光,卻被人說成望見春光。

    無奈之下娶了一個掛着鼻涕的小妞妞,將她留在家中,獨自背井離鄉。

    十年過後,他已是小有成就,回到家中發現她已經變了模樣,竟……竟然成了神醫?!

    “娘子,爲夫十年未歸,這五歲的孩子是誰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