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11節 風波前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11節 風波前兆字體大小: A+
     

    橘紅和橘香看桃慵館打聽情況,卻到酉初二刻纔回來。

    不僅僅是她們,身後還跟着世子夫人身邊的榮媽媽。

    因爲老夫人喜歡東瑗,世子夫人向來對東瑗客氣有加,榮媽媽是世子夫人身邊最得力的,察言觀色功夫爐火純青,見到東瑗,一向恭敬謙卑。

    而此刻,榮媽媽眼梢暗噙幾縷嚴厲,對東瑗道:“九小姐,十小姐丟了只赤金棲鳳瓔珞手鐲,屋裏的丫鬟怕擔事,一股腦兒嚷了起來,非要搜搜十一小姐房裏的大小丫鬟,結果卻在玉桂櫃子裏找出來,鬧得不可開交,吵着您歇息了吧?”

    玉桂,是十小姐薛東婉的貼身丫鬟。搜旁人的櫃子,最後賊卻是自己人,這是個可以吵鬧的絕好理由。

    東瑗垂眸,掩飾眼底的哀痛與憤然。

    簪纓望族,未出閣的女兒自盡,傷家族的聲譽和體面,薛東婉的死,需要瞞下來。

    那個可憐的女孩子,連命赴黃泉都不能光明正大入土爲安。

    東瑗藏在袖底的手攥得緊緊的,情緒好半天才平復,裝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吵得那樣厲害,我叫了一個小丫鬟去打聽,說什麼十姐沒了,嚇得我都亂了,還讓橘香和橘紅去看看能不能幫忙。原來是爲了隻手鐲,十妹和十一妹太胡鬧了。辛苦媽媽走一趟。”

    榮媽媽微訝,目露幾縷欣賞,還以爲要認真勸說一番九小姐才能明白世子夫人的用意,誰知道三言兩語,她就懂了。

    這個九小姐,果然是絕頂聰明的。她說那番話的時候,眼眸都在打顫,分明就是明白怎麼回事,卻能顧全大局。這樣小的年紀,就是這般通透伶俐,家裏的姑娘們無幾人能及。

    既然九小姐心中有數,那世子夫人交代的那些話,榮媽媽就沒有必要再說了。

    她恢復了以往在東瑗面前的恭謙:“您這裏燈光通明,一夜沒睡好吧?您再歇會兒,老夫人那裏,我們夫人馬上要去回話,順便也替您回一聲,今早就不用去請安了。”

    老夫人只怕有事要處理,不方便讓東瑗去。

    東瑗心中明白,便勉強扯了笑容:“辛苦媽媽了,替我多謝大伯母。我一夜沒怎麼闔眼,臉蒼白得像紙糊的,祖母瞧了又該擔心。我晚些時候再去看祖母。”

    榮媽媽道是,恭恭敬敬給東瑗行禮,纔回了桃慵館。

    辰初三刻,晨曦薄霧裏,一輪驕陽冉冉東昇,灑在金色碎芒,桃慵館終於恢復了安靜,世子夫人和家裏的長輩紛紛各自回房。

    “……我們還沒有進桃慵館的大門,就被世子夫人跟前的海棠姐姐請到了桃慵館的抱廈裏,世子夫人屋裏的大丫鬟海桐守在那裏,眉目冷峻。不僅僅有我們,還有二夫人跟前的鬆霞、明霞,三夫人跟前的珍珠、紫珠,四夫人跟前的翠兒、喜兒。二夫人跟前的鬆霞小聲嘀咕了一句,海桐立馬就說,‘姑娘們都安靜些吧,仔細禍從口出。’大家心裏都明白,誰也不敢說話,直到剛剛,世子夫人身邊的花忍、花燭、海棠,榮媽媽都來了,分別送我們回屋。夫人們早就走了……”橘香坐在東瑗牀前的錦杌上,小聲跟她說着桃慵館的情況。

    東瑗頷首,說了句她知道了。

    不僅僅是他們屋裏的,就連幾位夫人屋裏的大丫鬟都要瞞着,像世子夫人榮氏一貫的手法。

    橘紅手裏捧着紅漆描金托盤進來,橘香起身幫她擺飯。臨窗的炕几上,布着青花碗碟,小半碗江米粥,一碟胭脂鴨信伴醬黃瓜,一碟糟蒸鵝脯,一碟酸筍,一碟甜醬黃瓜,一碟醬蘿蔔。

    橘紅服侍東瑗用早飯,見東瑗看了幾眼炕几上的菜,就解釋道:“昨夜鬧起來,廚房沒人管着,爐子的火半夜滅了。現起的爐竈,只有這些東西,小姐將就些。”

    東瑗沒有胃口,看着這些東西更加不想吃。可想到接下來肯定有一場風波,她需要健康的體魄和充足的精力,就在醬黃瓜和醬蘿蔔的扮佐下,努力嚥了幾口,然後讓橘香橘紅服侍她躺下,她要再睡一會兒。

    薛東婉離去帶給她的悲傷應該快些過去,她還有很多事要做。她的玉佩危機尚未解除;她屋子離桃慵館近,哪怕瞞得再緊都有風聲傳來,肯定有丫鬟要被換掉,來震懾衆人,令拾翠館的丫鬟們緘默。

    她要主動些,放誰留誰還是主動提出來,免得老夫人不知情況,胡亂把她屋裏的建構打亂,她又要重新安排一番。

    因爲她派了人去看情況,又點燈照明,她自己不會是薛東婉死因的知情者,她是安全的。

    羅媽媽在外面吃了飯進來,替她掖了掖被角,柔聲安慰她:“瑗姐兒別怕,媽媽和橘紅橘香都在外間……”

    然後替她放下綠紗牀幔,繡百碟穿花的幔帳阻隔了視線,牀榻內一片昏暗。

    東瑗朦朦朧朧中,耳邊竟然有薛東婉清脆又純淨的聲音喊她:“九姐,九姐,您聞這梔子花香不香…….”

    一個激靈,她猛然驚醒。

    後背有薄薄一層汗,屋子裏青銅鏨銀鼎燒得太旺,被子又厚,她浮躁中虛熱難耐。

    東瑗喊了橘香和橘紅進來,問什麼時辰了。

    卻是羅媽媽和橘香進來,說巳正一刻了。

    東瑗微微喘氣,道:“開半扇窗戶,我悶得透不過氣來。”

    羅媽媽把羅帳用金鉤懸掛,見東瑗一腦門子汗,心疼的喊了瑗姐兒,然後吩咐橘香:“叫廚房端些熱水來,給小姐擦擦身子。”

    然後起身從櫃子裏尋出一把絹繡團扇,替東瑗扇風,柔聲勸她:“外面天寒地凍,剛剛醒有些熱,回頭吹了寒風,鐵打的人也經不住,媽媽替你扇扇……”

    縷縷清風在團扇晃動下迎面襲來,有些許清涼,東瑗感覺自己呼吸順暢了很多。

    小丫鬟打了熱水來,橘香端進內室,擰了帕子給東瑗擦拭身子。

    “橘紅呢?”換好了衣裳,東瑗才發覺橘紅不在屋裏,不免問道。

    “前幾日老夫人屋裏的紫鳶姐姐問她借花樣子,她沒描好。今日好了,她送過去了……”橘香聲音故意微低。

    東瑗心中一凜,怫然作色:“誰讓她去的?快叫了回來!”

    羅媽媽和橘香鮮少見東瑗發火,一時間面面相覷。

    門外便傳來女子低沉輕微的腳步聲,橘紅臉頰被寒風吹得通紅,鬢角微亂,臉上卻帶着焦急。

    一進來,發覺東瑗後背筆挺,臉色輕攏薄霜,她微怔,聲音囁囁嚅嚅叫了聲小姐。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