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8節 丟失玉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8節 丟失玉佩字體大小: A+
     

    薛東瑗有塊岫巖玉佩,是東晉時期的湖水綠岫巖玉雕刻成流雲百福圖,清雲寺得道高僧親自開光,不論是材質還是意義,都非比尋常。

    當年韓氏懷東瑗時,做了個夢,說這孩子有場大劫,需一塊長命百歲玉石才能鎮住,保她一生安泰。

    韓氏說給老夫人聽,老夫人親自託人花了黃金千兩做成這塊玉佩,東瑗生下來就帶着。原本是掛在脖子上,後來她嫌太重不願意帶,老夫人叫人替她穿了流蘇穗子,懸在外衣腰封上。

    這可是保命的東西!

    要是丟了,這屋子裏裏外外的大小丫鬟僕婦都活不成!

    羅媽媽心中微慌,見溫順的橘紅亂了陣腳,她強自打起精神,道:“你也別急,仔細想着,到底丟在哪裏?九小姐,您也幫着想想……”

    祖母很在乎這玉佩,有一次去請安忘了戴,她就罵橘香不懂事,不會照顧東瑗,扣了橘香半個月的月例。後來請安,橘香都不敢去,只讓橘紅陪着。

    東瑗也不敢不戴。

    今日祖母沒有問玉佩,那麼她在祖母內室的時候,定是掛在腰際的。

    丟了?

    東瑗依稀想起左邊手肘有種力道牽扯不去。那扶着她的人,好似早有準備,速度快得驚人。

    如果丟了,便是在那個瞬間……

    她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那是她最珍貴的東西,倘若那人拿了去,再誣陷她與他有私情,東瑗百口莫辯。

    縮在袖底的手攥得有些緊,東瑗平淡眸子裏簇着凜冽怒意。

    丫鬟們開始翻箱倒櫃找玉佩,東瑗見這架勢,當即喝道:“玉佩我留在祖母那裏了,你們慌什麼?”

    橘紅大喜過望,淚珠花了妝容,眼淚簌簌拉着東瑗的手:“九小姐,您嚇死我了,您怎麼才說?”

    東瑗捏了捏橘紅的手,給羅媽媽使眼色。

    羅媽媽明白,把屋子裏的粗使丫鬟、婆子全部遣出去,只有羅媽媽、橘紅和橘香。

    橘紅微緩的精神又繃起來。

    東瑗沉聲道:“我進祖母屋子的時候,若東西不見了,祖母定會察覺,橘紅是一頓好罵的。祖母特別仔細這些佩戴!可我在祖母屋裏,她什麼都沒說,足見是回來時才丟的……你們都不許聲張!這東西是我保命的,要是被有心人揀去,做了巫術在上面,我是死是活?”

    東西不在老夫人屋裏?

    橘香和羅媽媽連連點頭,心中暗暗稱讚,九小姐不管做什麼事,都是這樣深思遠慮!

    橘紅臉色微白,嘴脣翕動望着東瑗。『冠華居小說網*首*發』原來玉佩真的丟了?橘紅眼淚似斷了線的珠子,怎麼都壓抑不住。

    “別哭……”東瑗嘆氣,現在生氣與害怕都於事無補,只能想法子彌補,“咱們回來時滑了下,那玉佩定是那時鬆了。我昨晚做了臘梅酥餅,雖然不太好吃,橘香和羅媽媽給老夫人送點去,一路上仔細找。從老夫人的榮德閣到咱們的拾翠館,要路過三夫人的凝香閣、十小姐和十一小姐的桃慵館,你們打聽她們在我回來那個時辰誰出了門。”

    然後看了眼橘紅,“你去打聽打聽,那些公公來坐了多久,說了些什麼。打聽不出來,也要知道當時老侯爺說了什麼,一言半語都行……”

    三個人屈膝應是,急匆匆出去了。

    大約半個時辰後,橘紅先回來。

    她憂心忡忡:“打聽不出來!老夫人把屋子裏的人全部遣了,她老人家親自倒茶。大約坐了一炷香的功夫,那些公公才走,依舊是葛大總管陪着,侯爺沒有出來。那些公公走後,侯爺就換了衣裳出去了……”

    老夫人親自倒茶?

    東瑗依靠着銀紅彈墨引枕的後背一下子就緊緊繃着。

    她想起那雙滿含驚豔光澤又放肆多情的眸子,那應該是個從小就不知道顧忌囂張跋扈的男人!

    好似一塊烙鐵,心口燒灼得生生的疼,東瑗的手指越發緊了,她有些透不過氣來。

    “怎麼辦啊小姐?”橘紅急得又要掉眼淚。

    “沒事。”東瑗口不從心安慰着她,“橘香和羅媽媽還沒有回來……”

    又過了半個時辰,羅媽媽回來了,她一臉的晦氣。

    “三夫人沒有出門,十小姐和十一小姐倒是去五夫人那裏坐了坐。我……我什麼也沒敢問……”羅媽媽愧疚看了眼東瑗。

    東西丟了,首先是不能聲張。羅媽媽只是僕婦,哪怕是庶出的十小姐和十一小姐,她都不敢去搜,更何況是三夫人?

    只能等橘香回來。

    橘香到酉正一刻纔回來。

    看着她低垂的眼簾,東瑗最後的希望破滅了!

    玉佩沒有找到!

    小丫鬟和粗使的婆子們在外間伺候着,東瑗主僕四人坐在東次間的炕上,彼此默不作聲。

    “小姐,告訴老夫人吧。”羅媽媽好半晌才道,“讓老夫人幫着去搜,儘早找出來。拖得越久,對您越不利!”

    東瑗沒有出聲,她緊緊攥住了引枕的一角,讓自己看上去既平淡又沉穩,安住羅媽媽、橘紅和橘香的心。她要是亂了,屋子裏的下人就更加沒有主張,事情就不可收拾。

    她此刻只想知道,那個可能撿了她玉佩的外男,到底是誰!

    不是太監,太監不對會女人如此興致;不是侍衛,宮裏妃嬪衆多,御前行走不敢如此大膽;那麼,就是皇帝的寵臣,或者皇兄弟,甚至元昌帝本人!

    到底是誰來看望,說服老侯爺重返朝堂,就必須知道朝堂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把老侯爺氣得稱病!

    把心底的煩躁情緒收斂,東瑗笑容自然而輕鬆:“不行啊。現在告訴老夫人,你們幾個人月例肯定要被扣。明天就是臘八節,家裏有賞賜的,你們出了事,可什麼都沒有!”

    羅媽媽和橘紅不說話,她們都不是薛家的家生子,指望月例過日子呢。特別是年關將近,總得送些東西回去,讓家裏人紅火着過年。

    橘香是家生子,她父母兄弟都在府裏當差,府裏生死榮耀纔跟她息息相關。她急了:“小姐,那是您的命根子,這個時候管什麼月例賞賜啊?”

    “什麼命根子!”東瑗不以爲意,溫婉微笑道,“不過是孃親的一個夢而已。我九歲那年從樹上摔下來,差點丟了命,就應了劫難的說法。劫難已經逃了,那玉佩還有什麼用?不過是祖母相信這些,我本着孝順才每日戴着……”

    橘紅、橘香和羅媽媽的心都微定。

    “那咱們怎麼辦?”羅媽媽沒什麼主見。這件事可大可小,她不敢做主。

    “鎮顯侯府,誰不知道九小姐是老夫人的心頭肉?又誰不知那玉佩是九小姐保命的?就算小丫鬟撿了,也是不敢拿出去賣的,定會拿給老夫人去請賞。放心吧,明日大概就有人送來……只是想想,老夫人那裏怎麼說……”東瑗的語氣輕鬆裏帶着自信與肯定。

    橘紅、橘香和羅媽媽終於被她感染,抿脣笑了笑。

    然後七嘴八舌替她出了好多主意。

    屋裏的事終於控制下來,東瑗躺在牀上,卻半夜不曾入眠。她輾轉反側,想着那塊玉佩。

    前幾年是穿了紅繩掛在內衣裳裏,東瑗總是不想戴,說壓脖子;老夫人又說做了項圈掛在外面,東瑗覺得像栓狗,更加不樂意。到了最後,才墜了穗兒,掛在腰封上。

    早知道會這樣輕易丟了,她應該聽祖母的,做個項圈掛在胸前。

    翻了個身,自鳴鐘滴滴答答敲響,寅初一刻了!

    次日便是臘八節,家裏的僕婦們昨晚就熬了臘八粥。

    臘八節,家裏要祭祀。

    男人們下朝後回家,開始祭祀祖先,然後閤家團聚喝臘八粥。不僅僅自己家裏喝,還要給親戚朋友送。

    巳初,宮裏的臘八粥就會賞下來。

    世子夫人給家裏一人留了一碗的量,便把剩下的分了幾食盒,給通家之好的幾戶人家送去。

    每年都是如此。

    東瑗雖一夜未睡好,黑眼圈卻不重。她卯初就醒了,卯正一刻去給老夫人請安,比平常早了兩刻鐘。

    老夫人屋裏的詹媽媽見她這樣早,問吃早飯沒有。東瑗笑道:“來祖母這裏蹭頓好吃的。”

    詹媽媽笑,吩咐小丫鬟給東瑗先上早飯。

    老夫人往常這個時候也吃早飯的,今日卻沒有起來,東瑗有些擔憂看了內室一眼,詹媽媽笑着解釋:“侯爺昨日回來得晚,老夫人一直等着,子初才睡。還沒有醒呢。年紀大了,好不容易睡安穩,我沒敢喊老夫人。”

    東瑗頷首,坐在炕上喝小米粥。

    卯正三刻,老夫人才起來。看到了薛東瑗,老夫人第一眼就發現她的岫巖玉佩不見了,拉下臉來問她,玉佩去了哪裏。

    東瑗只是笑:“祖母,您放心,沒有丟,有個驚喜給您,您現在別問了……”

    老夫人一頭霧水。

    東瑗卻笑而不答。

    這就是九小姐的緩兵之計?橘紅在旁邊伺候的時候聽到了,腦袋嗡的一聲大了!九小姐自信滿滿的說,自己有法子應付,原來就是這麼個餿主意?

    橘紅不免又看了老夫人。

    WWW▪тt kan▪¢ 〇

    老夫人居然眯起眼睛,罵她鬼精靈:“回頭只驚不喜,祖母可是要罰你的!”

    這樣就過關了?

    橘紅有種大難不死的幸運,懸着的心落了一半。老夫人真的很喜歡九小姐啊!

    辰初,世子夫人榮氏帶着大奶奶杭氏、孫女薛風瑞、孫子薛函嘉過來了;二夫人馮氏和五小姐薛東蓉也後腳進門;三夫人蔣氏和四夫人沈氏結伴而來;五夫人帶着薛東琳、薛華逸、薛東婉、薛東姝最後纔來。

    世子夫人就笑話東瑗:“我們九小姐來得最早,是不是饞臘八粥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