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7節 內宅路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7節 內宅路滑字體大小: A+
     

    手爐是很輕,不過蘋果大小,捧在手裏毫不累贅,暖流沁入雪膚,在她掌心擴散,緩慢入心扉,心房亦跟着暖和。

    不管老夫人如何安排,都是爲她考慮……既然觀念不同,那自己應該想想,如何讓老夫人明白,進宮對於女人,就是判了死刑。

    她相信人與人的交往,並不都是爾虞我詐,老夫人這些年對她的恩情,並不是處心積慮的謀劃。

    念頭從心尖掠過,東瑗覺得老夫人的聲音依舊慈愛輕柔,入心定神。她笑容甜膩純淨:“很輕巧,很暖和。祖母,五姐流螢館比我的拾翠館遠,每次她來,捧着那麼重的手爐也很累。我想送給五姐……”

    老侯爺便望了她一眼,眉眼的笑意越發深濃。

    姊妹之間和睦友愛,謙虛禮讓,家族纔會團結,宗族才能興旺。

    老夫人聽了,頓時不悅:“你是嫌捧着麻煩!這個你拿着,祖母有東西賞你姐姐!”

    東瑗只得笑嘻嘻往老夫人懷裏鑽:“您非要揭穿我!我想孔融讓梨,博個賢名都沒機會……”

    老侯爺和老夫人聽了,都哈哈大笑起來。

    笑聲未落,內室氈簾微晃,大丫鬟寶綠走了進來:“侯爺,老夫人,二夫人帶着五小姐過來請安……”然後頓住,等老夫人示下。

    老夫人摟着東瑗,對寶綠擺擺手:“今日我這裏清靜一天,都攔着吧。”

    寶綠恭聲道是,退了出去。

    片刻,外間有木屐踢踏之聲,漸行漸遠。

    老侯爺問東瑗最近念什麼書。

    他好像對東瑗的學問很感興趣。

    四書五經她就算學了亦用不上,詩詞歌賦對她的人生僅僅錦上添花,針黹女紅纔是她應做的本分。

    因爲字不好,而將來出嫁,需要寫字的地方不少,所以她在寫字上很花功夫。這些門面上的,必須過得去才行。除此之外,就是跟着羅媽媽和橘紅橘香做針線,繡花縫衣,哪裏還唸書?

    老侯爺眸光裏帶着殷切,東瑗心中慚愧,羞赧起來:“女四書還沒有讀完……”

    然後偷偷打量祖父的神色,見他眉宇噙笑,聽完她的話,沒有不虞,就調皮着說笑:“我太笨。夫子原本想着,等我把女四書都背熟,還教我幾首前朝詩詞。怎奈我不是五姐般的過目不忘,十天半個月背不熟一篇,夫子先氣餒了……詩詞就不提了,只求我趕緊把女四書背熟,好交祖母的差。他還說,幸好我是女兒身,不用考功名、習八股時文,否則就是三倍的束脩,亦不到我們府上坐館……”

    老侯爺又笑起來。

    相處時間越久,老侯爺越發喜歡這個孫女。有人在的時候,她溫柔嫺雅,說話曼聲絮語,舉止優雅嫺靜;單獨一處的時候,她便調皮爛漫,常有妙語逗人捧腹。

    老夫人就捏她的臉:“侯爺您瞧瞧,她偷懶不用心念書,還找了這麼一堆藉口,也不知道像誰……小五的學問可是咱們家孩子最好的!”

    小五,薛東瑗的父親薛子明,永興四十五的狀元郎。

    “像我!”老侯爺大笑,“我小時候就不愛念書,總是在父親面前挑夫子的毛病!”

    “哎喲,原來出處在這裏!”老夫人誇張打趣老侯爺,惹得老侯爺又是一陣笑。

    東瑗亦跟着笑,屋子裏的沉悶一掃而盡,老侯爺的精神比東瑗剛剛來的時候還要好。

    老夫人這才微微放心。

    紫鳶端了茶進來,給他們續茶。

    寶綠又匆匆撩簾而入,道:“侯爺,老夫人,葛大總管說有急事見侯爺。”

    葛大總管是薛府的大總管葛陶祥。

    老侯爺眉梢便有了幾縷煩躁,沉聲道:“讓他進來說話。”

    葛大總管今年四十來歲,從前是老侯爺身邊的小廝,從小服侍老侯爺的。他穿了件天青色奈良稠裘襖,先給老侯爺行禮,再給老夫人和東瑗行禮,才道:“侯爺,乾清宮的婁公公來了,在外書房等着見侯爺。”

    婁公公,是禁宮太監總管,皇上身邊服侍的。

    老夫人急忙起身,要喊寶巾、寶綠、紫鳶、綠浮幾個大丫鬟進來替老侯爺更衣。

    老侯爺攔住了她,對葛陶祥道:“你去回了婁公公,說我病得神志不清,在內院養着,不能出去見客。”

    葛大總管眸中有了絲爲難,看着老侯爺。

    老侯爺眼角微挑,眸子變得鋒利。

    葛陶祥忙行禮道是,轉身疾步跑了出去。

    “侯爺,您何必……”老夫人語氣裏有些擔憂,看了眼旁邊的薛東瑗,話嚥了下去。

    老侯爺一瞬間面攏寒霜,冷哼一聲。

    薛東瑗心中一跳,發生了什麼大事?薛老侯爺向來不會恃寵而驕的,這次是怎麼了?這樣駁新帝的面子,會不會引來新帝的記恨?

    她又看了眼老夫人。

    老夫人慾言又止。大約是自己在場,有些話不方便說。

    “祖父,祖母,昨日羅媽媽說教我蘇繡的盤針,我再不回去,該嘮叨我偷懶了!”她笑着起身,給老夫人和老侯爺行禮,便要退出去。

    老夫人沒有挽留她,只是叫了橘紅進來,囑咐她好生服侍九小姐,又叮囑東瑗回去的路上慢慢走。

    這幾天化雪,小徑溼漉漉的,很容易摔跤。

    東瑗應了是,跟着橘紅出了內室。

    下了幾天雪,今天終於放晴,地面、樹梢的積雪融化在金色光芒裏,地面露出泥土的暗黃,樹梢則悄然有綠意萌生。

    璀璨金芒照在屋檐下,雀兒嘰嘰喳喳,風裏帶着料峭寒意,陰冷襲面而來。東瑗裹着雪狐坎肩,仍覺脖子面頰被風吹得生疼。

    手裏的暖爐就顯得更加溫暖了。

    她緊緊捧着,只差折斷了修長玉指蓋。

    朝廷到底發生了何事,老侯爺爲何不去上朝?

    回去的小徑冰凍初解,泥濘溼滑,橘紅和一個粗使小丫鬟左右攙扶着東瑗。

    出了老夫人的榮德閣,是一片左右種滿湘竹的青石小徑。竹葉翠綠,若翡玉般光潤在日照下流轉。

    竹林對面,是一條通往老夫人後廚房的青石寬徑,幾個粗使的丫鬟、婆子提着從外院拿進來的食材,快步往廚房去。

    她們走路習慣了,這樣的天氣亦不會打滑,只聞木屐聲聲,清脆又繁忙。

    東瑗駐足不前。

    她的心根本就安靜不了。

    朝廷到底怎麼了?

    祖母是怎麼想進宮這件事的?不是定了五姐薛東蓉嗎?怎麼她從老夫人的神態裏,看到了一些不明的東西?

    “小姐,這裏風寒,咱們回去吧……”橘紅在耳邊輕輕勸着。

    東瑗足下沒有動,眼神遊離了半天。等她回過神,眸光穿過竹影,剛剛那批婆子丫鬟走不見了,只有一個穿着蔥綠色綾襖、紫紅色棉褲、腳上厚重木屐的小丫鬟拎着半桶水,飛快往老夫人的後廚去了。

    家裏的粗使丫鬟都是這樣紅綠相配的衣衫,原本沒什麼的,可那個丫鬟單獨走路,讓東瑗覺得她的衣裳很滑稽。

    她失笑。

    橘紅不明所以,順着她的目光望過去。看到了那個小丫鬟,就笑道:“那是老夫人屋裏粗使的,叫玖薇,前年纔買進來的。她說話有些結巴,力氣卻很大,廚房的重活都是她做,從來不多話,管老夫人廚房的刑媽媽可喜歡她了……”

    玖薇……

    東瑗覺得有些不對勁,可又想不起哪裏不對勁,復又看了那丫鬟一眼,直到她的背影淹沒在屋檐下,才由橘紅攙扶着回拾翠館。

    剛剛走了兩步,她遽然想起哪裏不對勁了,不由啊的輕嘆一聲。

    橘紅忙問怎麼了?

    “剛剛那個丫鬟,她提着大半桶水,穿着木屐,走路卻沒有腳步聲……”東瑗側耳跟橘紅小聲道。

    橘紅不免衝着玖薇消失的方向再看了一眼。她們在竹林這邊,看那邊比較清晰。而她們站在竹蔭處,玖薇又是急忙趕路,沒有看到她們。

    剛剛,好像真的沒有什麼聲音。

    “小姐……”橘紅臉色微變,“她怎麼……”

    “賊步最輕!”東瑗若有所思望着後廚的方向,“你跟紫鳶要好,下次說給她聽,讓她留意這個玖薇……兩年前買進來的,她只怕有些功夫在身。”

    橘紅忙道是。

    她們話音剛落,小徑前方便有急促又沉重的腳步聲傳來,應該是數名男子。

    東瑗有些吃驚,讓橘紅攙扶着她退到路旁。

    卻見一個穿着宮服的四旬太監,手裏提着拂塵,匆匆往榮德閣趕去。他身後,跟着三名小太監,皆是一樣的裝扮,只有其中一個小太監步子穩重,後背筆挺,深處比幾位公公都要高大挺拔,很扎眼。

    他雖然走在後面,卻顯得氣勢咄咄。

    葛大總管面帶憂色跟在最後面。

    遇到了薛東瑗,這羣人同樣一愣。

    那個與衆不同的太監眸光就驚豔落在東瑗身上,再也不挪眼。

    他身量高大,肌膚白皙,一雙眸子深邃似潑墨般濃郁,眼眸深深落在東瑗臉上,好似一瞬間就掉了魂。

    東瑗忙低頭,心中既狐惑又惱怒。

    她憎惡這個小太監的目光,直勾勾的叫人難堪。

    葛大總管臉色一瞬間慘白,他疾步上前,跟東瑗道:“九小姐,這幾位是乾清宮的公公,代陛下來看望老侯爺。”

    領頭的公公聽到葛大總管叫這位穠麗少女爲九小姐,便知道她是主子,衝她頷首。

    東瑗心中大驚,什麼急事要闖侯府的內宅啊!表面上卻不動聲色,恭恭敬敬給幾位公公福了福身子。

    那位高大的太監微愣,身邊的另外一個太監拉他的袖子,他纔回神。

    “九小姐先請……”葛大總管臉色越來越難看。

    幾位太監便停在一旁,讓薛東瑗先行。

    東瑗心中亦震驚,卻不敢停留,笑着便由丫鬟攙扶着,從幾位太監身邊走過。

    她的餘光,感覺那位鶴立雞羣的公公一直在瞧她。她隱約明白幾分,腳步不由加快。可快走過幾人身邊時,左邊攙扶着東瑗的丫鬟突然滑了一跤,摔得四腳朝天。

    東瑗也足下一空,身子不由前傾,她大驚失色。

    怎麼越想快點走,越出事?

    橘紅啊的驚呼。

    一雙手緊緊攥住了她的胳膊,和橘紅一起架住了她的身子,她才堪堪穩住,腦袋裏空了一瞬。

    擡眸望去,那似墨色瑪瑙的眸子裏能看清她自己的倒影。

    那人快速放手,然後後退幾步,依舊站在領頭太監身後,規規矩矩的。可是他的眼神,叫人心頭直跳。

    葛大總管忙過來看怎麼回事。

    那個小丫鬟一身泥土,亦面若死灰爬起來,快要哭了:“九小姐……”

    “沒事!”東瑗聲音不禁有些厲,然後胡亂跟葛大總管點頭,由橘紅單獨攙扶着,一步步慢慢走出了這條竹林小徑。

    她長長的透了口氣,不敢回望。

    幾位公公亦錯身往榮德閣去。

    走在最後面的男子腳步放緩,回頭看了一眼舉步優雅的青石羽緞背影,脣角挑了一抹笑意。他掌心多了一塊繫着紅色惠子的湖水綠岫巖玉佩,玉質溫潤。男子握緊了拳,將這玉佩收在袖子裏。

    到了拾翠館門口,一向待人親切的橘紅就罵那個小丫鬟:“你怎麼這樣沒用?好好的走路,偏偏在外人面前就摔了!”

    那丫鬟蒼白臉色還沒有緩過來,哽咽着道:“我膝蓋突然好酸,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在還疼……”

    “你還狡辯!”橘紅臉色越發陰冷,“你害小姐出這麼大的醜,回頭告訴老夫人,把你賣出去!”

    “好了好了!”東瑗勸橘紅,然後對那個小丫鬟笑了笑,“路不好走,你又不不是故意…….去吧,叫羅媽媽來。”

    那小丫鬟摸着眼淚去了。

    橘紅不安叫了聲小姐。

    東瑗回眸,臉色同樣陰沉。

    那個扶她的人,絕對不是太監!他手上很有力氣,是個御前侍衛嗎?

    進了屋,橘香見東瑗和橘紅臉色都不好,頻頻給橘紅使眼色。橘紅不理她,只顧替東瑗更衣。

    脫了披風,正要換褙子時,橘紅再也忍不住,大驚失色:“玉佩呢,玉佩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